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武侠仙侠 > 盼君怜情 > 16、撮合

16、撮合

盼君怜情 | 作者:无谓悲伤 | 更新时间:2016-12-04 15:35:16
16、撮合
    因为被禁足,君怜只能在客栈范围内走动,逮着冷残夜小闹了一会儿,她细心瞧出了他眉目间的疲惫神色,所以在用过午餐后便良心发现放他回房休息,而她亦早早回了房。本来打算躺在软椅上看看书,可是被需索了一夜的身子实在虚乏得很,不知不觉中她便睡下去了。
    睡了一觉起来,君怜看看窗外昏黄的天色,大好的下午时光就这样被她睡过去了。
    守在一侧的紫衣看见她醒来,柔声道,“小姐,还要再睡会儿吗?若是不睡了,紫衣伺候您梳洗,主子们都回来了,您下去正好可以一道用晚餐。”
    君怜懒懒的趴在软椅上不想动,“不急,还饱着呢!紫衣姐姐,什么时辰了?”
    “酉时。”
    她扫视一周,没瞅见那抹绿色身影,“绿袖姐姐呢?”
    “伺候遥儿小主子沐浴去了。”
    她朝紫衣伸长了手,“紫衣姐姐,拉我起来。”
    紫衣宠溺的笑看她懒洋洋的德性,上前动作轻柔的将她扶起。
    君怜轻拂裙摆,柔柔笑开,“是时候该去看看情况了。”
    出了房门,左拐右拐经过繁复的走廊,君怜和紫衣在门上挂着‘天字十四号’门牌的门口站定,如果没看错的话,掌柜给刑天岚的房号牌应该是这个。
    紫衣上前抬手轻轻敲了敲门,迟迟没人回应。君怜扬声叫唤,“苏末,我要进去咯!”话音还没落,双手已经自动自觉搭上前推开了门板。
    一进屋,满室甜腻浓郁的欢爱气息扑鼻而来,君怜咋舌,抬眼望去,她要找的人儿正蜷缩着身子坐在床角,丝被裹了一身,一头及腰的黑发几乎盖住了整张脸。
    听见异响,他,不,应该是她,抬起头,双眼迸射愤怒的火焰,“滚开!你来干什么?看笑话吗?这儿没有什么可供你大小姐消遣的东西,给我滚!”
    君怜没理会她的大吼大叫,在桌上倒了一杯茶水后走到床前,“声音都哑了,来,先喝口水润润喉。”
    “不用你假好心!”她拍开她的手,她没拿稳,茶杯摔到地上碎裂开来,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侧的紫衣沉下俏脸,不能容忍别人对君怜不礼貌,想要斥责她,刚想开口,君怜抢先一步,“紫衣姐姐,你去让人准备热水过来。”
    紫衣臭着脸哼了哼,不高兴的挥挥衣袖走开。
    紫衣走后,房内很长一段时间的静默,苏末将脸深埋进膝盖里没有说话,君怜自然也很有耐心的等着。
    良久,“求求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微哑虚弱的声音透出疲惫,让人听着心酸。
    “你想逃避到什么时候?”
    苏末的身子明显一颤,抬起苍白清秀的脸,眯着眸子悲愤的大吼,“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一副对事情了如指掌,全天下都掌握在你手中的自大模样!你以为你是神吗?拯救世人?不用你多管闲事,给我滚!”声嘶力竭。
    君怜轻轻叹气,“爱是一种让人甜蜜而又痛苦的东西呢!反复无常总是带给人无尽的伤害和打击。你很累吧?”
    苏末轻颤,单薄的身子好似有种摇摇欲坠的错觉,两行眼泪沿着清冷的面颊无声的滑落,她紧紧咬着唇瓣低声呜咽。倔强得让人心怜。
    君怜爬上床,跪在她身侧,仿着君无绝待她的方式,顺着苏末的发丝轻抚她的后脑,“哭吧,哭出来会轻松一点。”
    “我不爱他,我恨他,好恨好恨.......”
    苏末睁着一双水雾迷蒙的眼猛摇头,似是对君怜澄清,又似是极力说服自己。
    “我知道我知道。”君怜柔柔的安抚,轻缓低柔的嗓音似能穿透人心让人安心。
    苏末一开始很激动,哭得换不过气来,渐渐的,她靠在君怜肩上低低的抽泣,“我好恨,他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不应该的,姐姐对他一片深情,他不应该背叛姐姐............”
    “他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你会排斥讨厌吗?”
    “我....”苏末紧紧咬着唇瓣,欲言又止。
    君怜抬起她的脸静静的凝视她的双眼,“告诉我,你对此次上青城抱着什么样的态度?”
    她撇开眼,“姐姐和他自小订了婚约,两人更是青梅竹马长大,他一年前却突然说要解除婚约,姐姐为了他茶饭不思,成天郁郁寡欢,他却不理不顾,他是背信弃义的负心汉,我要代替姐姐教训他,他.....”
    君怜打断她,“真的全是为了姐姐而没有一点私心吗?你扪心自问。”
    “我.....我.....不要逼我....”她摇头,刚止住的泪水再度滑落,“我好卑鄙,我对不起姐姐,我只想远远的看他一眼,我甚至私心的希望他他从此忘了姐姐。”
    “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既然爱上了,即便不择手段,也要牢牢抓紧不放手。”
    “不应该,他是姐姐的,我不能抢了他。”苏末一脸不安无措。
    君怜摇摇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他若是不喜欢你姐姐,谁也拿他没辙,你以为他为什么要对你做那种事情?你难道看不出来他爱的是你?”
    “怎么可能.....”苏末喃喃的低语,揪紧了胸前的丝被,“那个冷酷的男人,那个瞧都不瞧我一眼的男人.......”
    “你不信?”君怜挑高了秀眉,高深莫测的一笑,“我来证明给你看。”
    接下来,一脸茫然的苏末被紫衣和绿袖服侍着沐浴净身,换回了红颜女装。
    苏末,原名苏茉儿,自铜镜里看君怜坐在床沿上悠闲自在的荡着双腿,再看看身后给她挽髻的紫衣,“你们早知道了吗?”她指的是她女扮男装的事。
    紫衣凉凉的瞥她一眼,因为刚才的事,她还没有原谅她,口气有点不善,“就你那拙劣的乔装技巧,我小时候就不屑一看了,若不是早看出你女儿身,早在小姐盯着你不放的那一刻,你就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你以为我们家爷会让小姐跟一个男的如此亲近么?”
    想起那个冷绝的男子,苏茉儿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紫衣,不要吓她。”绿袖在一旁好笑的看一眼紫衣气鼓鼓的脸蛋。
    换上一袭罗裙,稍加装扮过后的苏茉儿少了几分英挺的帅气,多了几分娇弱的柔美,君怜让她转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
    苏茉儿倒不自然了,“你到底打算怎么证明?”
    “不急,我现在饿了,我们下去用餐吧!”
    苏茉儿被她拉着走,看着她柔若柳的后背,心思复杂,这个谜样的少女总是那么轻易做出或者说出一些让她意外的事情,明明外表娇弱,看似天真无邪,却又在下一秒冷静犀利的道出最关键的一点。
    君怜带着苏茉儿下了楼,大堂内的人不多,寥寥落落坐了几桌人,她一眼就看见了正中央的一桌人,熟悉的七张面孔,她突然觉得好笑,感觉‘醉清风’成了第二个无尘谷。
    月无双看见了她,招手,“怜儿,过来。”
    她笑着点头,“好。”
    感觉身侧的人身子微僵,她抬头循着她的视线看去,角落静默坐着的男子仅是抬头朝她们这边看了一眼,随即自顾自的喝酒。
    她拉着苏茉儿走到君无绝一行人面前,将她推到花无意身上,自己则顺势偎进君无绝敞开的怀抱中。
    花无意倒也配合,将苏茉儿抱到大腿上安放着,美人在怀自是一脸玩世不恭的坏坏笑容,只是苏茉儿僵硬着身子,一脸不自然。
    君怜揽着君无绝的脖子,好奇的问,“怎么不见小遥儿和无心姐姐?”
    水无痕温和一笑,“遥儿在外头玩了一天,洗过澡后心儿便带他早早睡下了。”
    闻言,君怜嘟着小嘴一脸幽怨,“我又没得玩!”
    君无绝俯下脸在她唇瓣上轻点,“只要你乖乖的不乱跑,明天我带你出去玩。”
    “真的吗?”她一脸兴奋,“绝哥哥真好。”她在他脸上重重一吻。
    “饿了吗?”柔情软化了他脸上的冷硬,他眼中盈满只为她展现的笑意。
    “嗯。”她点头,张开嘴吞下他送到嘴边的一勺饭菜。风无情一干人早已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倒是苏茉儿,无论看多少次,还是觉得不太习惯。四周全是没见过的陌生面孔,身下又是花无意温热有力的大腿,她红着脸无措的不知道将视线搁在哪儿。
    “小美人,你叫什么名字?”花无意挑起苏茉儿尖削的下颚,笑得魅惑邪气,在君怜看来倒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地痞流氓,她没好气的白他,“无意哥哥,不要吓到我的朋友啦,茉儿,无意哥哥其实很好人的,你不用怕。”
    “对啊,不用怕的,茉儿。”花无意温柔的轻声细语,“来,无意哥哥让你尝尝好酒。”也不待苏茉儿开口说话,他捏起酒杯递到她唇际,看她嘴唇微张,直接将酒液灌了进去,苏茉儿被刺激的酒液呛得直咳嗽,一张俏脸红润不少。
    花无意轻抚着她的脸颊,啧啧轻叹,“脸蛋儿粉粉的,真是可爱呢!让人差点把持不住。”
    看着花无意不亦乐乎的调笑,除了君无绝以外的人全都忍俊不禁,辛苦的憋着笑意。
    对这个比自己要美上万分的男子,苏茉儿除了尴尬还是尴尬,一双手抵在他胸前推拒。蓦地眼前的光亮被遮住,她还没抬头只听见熟悉冷然的声音,“抱歉,人我带走了。”下一秒,她的身子便换了位置,被来人拦腰捞起。
    苏茉儿抬头看刑天岚冷漠异常的侧脸,突然害怕起来,“不要!你放开我!”
    “失陪。”刑天岚轻点头,抱着苏茉儿足下轻点,直接跃上了二楼。
    君怜啧啧称奇,“哇....刑少侠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水无痕轻笑,“怜儿,你对这种事情还真是乐此不疲呢!”当初,他和心儿两人彼此伤害时,也是怜儿从中调解撮合,他和心儿会有今天,她绝对是第一大功臣。
    “好玩。”君怜笑弯了一双璀璨美眸。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