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历史穿越 > 年华 > 结局

结局

年华 | 作者:庄飞扬 | 更新时间:2016-12-25 13:30:43
转眼间一双大手便把我提了起来,[灵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把头压的低低的,我知道是邢烨在问我,其实这句话我也想问他的,可是想到追究起来的后果,我还是深深的愧疚起来。
  见我低头不语,邢烨转向了司马凌云,[凌云,她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个——]我偷偷抬起头,看见司马凌云正为难的看着我,我知道如果让他说出真相,只怕要天下大乱,[是我出去玩落水了,是,是他救了我。] 我说得越来越轻,这样的谎言根本经不起琢磨。
  接下来,是可怕的安静,我感觉到邢烨愤怒的呼吸,[凌云,今日就到此,我和灵儿有事要谈!]说完他拉起我,分身离开。我听到司马凌云在身后担心的呼喊,可是此刻我已经无心此事了,邢烨抓得我手臂生痛,我知道迎接我的绝对是一场暴风雨。
  邢烨把我拉到了修罗门的一处厢房,推开房门就把我扔在了睡榻上,我被摔的头晕眼花,背后更是疼痛不已,他两手撑在我两侧,怒目看着我,[你!为什么,先是邢祺!再是那该死的齐霄!现在又勾上了凌云,我到底欠了你多少,你要这样对我!] 看着他受伤的眼神,我感觉到深深的愧疚,虽然司马凌云并非他所说的那样,但是和邢烨、齐霄的出轨,的确是我的不对,眼泪顺着我的眼角流了下来,知道自己无从辩解,我只能等待惩罚。
  [你知不知道,当邢祺派人来告诉我你又去找齐霄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难道我们两个人都满足不了你吗?]怒气已经让他的嗓音有些沙哑。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哭腔的说道,[我,我,对不起,你休了我吧!是我对不起你。]我痛苦的闭上眼睛,等待审判。
  [我不会休妻,我说过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永远没有那一天!] 他低下头狠狠的吻住我得唇,用力的啃咬,百般蹂躏,剧痛传来,我尝到了咸咸的血腥味,想必他是恨死我了。
  当他发了疯似的撕破我的衣襟的时候,我无力阻止只能逼上眼睛承受,他粗暴地捏住我的酥胸,用力的揉捏着。
  [烨,好痛!] 我痛苦的呻吟似乎换来了更疯狂的对待。他俯身用尖利的牙齿咬住我的蓓蕾,撕车着,我痛的紧紧咬住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手紧紧的扯得身下的布垫,关节更是挣的发白,是我逼得他那么粗暴对待我!
  他的双手转向我的下身,猛地撩起裙摆,扯破我的亵裤。一只手臂抬高我的一条腿,不顾我下身依旧干涩紧束,毫不怜惜地猛然刺入。
  [啊!……]感觉下体硬生生被他的蛮横的贯穿,我睁开眼睛,吃痛的叫出了声。 因为剧烈的疼痛,让我无法放松自己,甬径内绒壁的紧紧夹住了他热烫的男剑,他几次强悍地挺腰上顶后,见我依然紧绷着身子,咒骂了一声,退出了我的身体。
  本以为他就此放弃,岂料他竟然抓起我的膝盖用力分开,埋首在我的双腿间舔弄起来。
  [别这样!] 我难堪的挣扎着往后退,却被他牢牢抓住,强烈的快感从下身传来,感觉有一股热流在小腹处汇聚,[啊……啊……]我不可控制的呜咽着,他的似乎舌头越舔越深,吸吮着我下体不断涌出的蜜液。
  [邢烨,]我颤抖的说道,[够了……嗯……]
  听到我的呼唤,他挺起身扣住我的腰部再次深深的刺入花穴内,开始疯狂的蹂躏。有了爱液的润滑,我已经能够承受他的巨大,强势的顶撞让我只能攀着他的肩膀,随着他抽插的律动而抖颤,身下的睡榻也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嗯…………唔…………]感到我的迎合,他更剧烈的不住挺进,让热烫的男性埋入幽穴内狂冲猛刺。一阵晕眩来袭,我瘫软在他身下,如同布娃娃任他摆弄,两人的交合处早已经湿濡一片,蜜液顺着溜下,沾湿了身下的布垫,更有少许随着律动顺着我细白的双腿流下,滴落在地上。
  [灵儿……我不会让你离开的……除非我死!] 他改变了角度抬高我的身体疯狂抽插着,在我的体内撞击,每一次似乎都顶上了最高处,再把我抛下,[烨……不要那么深……你……你顶到我了……啊……]我承受不了他的疯狂,感觉意识冲上云端又从高空跌落,双手无力的推着他的胸膛。但是他并没有减轻力度,怒恨和征服的快感似乎更加深了他狂野的欲望,我的意识渐渐模糊只觉得下体被不断的贯穿,等他将怨气完全发泄,我早已昏迷。
  修罗门内:
  齐霄虽然已经恢复基本的行动能力,但是由于‘迷月’的关系,他的无法使用武功只能无所事事的被困在石室中。
  门无声无息的开了,齐霄抬眼开见进来的人竟然是月舞,[你来干什么!] 他有点生气,为什么灵儿还不来?
  [怎么?昔日共事一主,今日即使各走各路,也不必如此生疏吧!] 月舞看着他,脸上挂着不达眼底的微笑。
  齐霄别过脸去,不理睬她。月舞故意闪身到他的眼前,[难道现在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 看到齐霄冷漠的偏过头去,月舞有些抓狂, [哼! 在等你的燕灵公主吧! 一个头脑空空的小丫头,你还是忘了她吧,她不会来了。] 她嘲弄的看到他的表情有些僵硬, [现在恐怕你的灵儿姑娘正在被邢烨好好的关在屋子里惩罚吧——]满意的看到齐霄眼睛里燃起的怒火,她得意的笑了。
  [你!出去!] 齐霄气急的想赶她走。
  [出去?事情还没有办妥呢,怎么能离开?]她抬手扬了扬手中青色的小瓷瓶。
  [你——] 月舞伸手制住齐霄,[在你离开修罗门的那一刻,我就说过,我的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会得到!]
  火光跳跃,映衬着月舞美丽却因为怨恨而扭曲狰狞的脸庞,她缓缓的起手,细细的银针准确无误的刺入了齐霄的眉心……………………
  邢府:
  好困,我皱了皱眉头,刚想把被子拉拉高再睡,却听到了邢祺的声音,[灵儿,醒醒。]我翻过身看见邢祺正坐在床边,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的脑子一时间有些短路。我张了张窗外,外面天气阴沉沉的,还下着小雨。
  [灵儿,] 他叫我回神,隔着被子紧紧的抱住我,[你知不知道,当你不见的时候我有多担心!]
  我安静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看来我的确是惹了不少麻烦。四处张望一下,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邢府的房间,想来一定是邢烨把我带回来的。
  [对不起……] 
  [大哥说明天要带你去财穴,灵儿,]他顿住抓住我的肩膀对上我的双眼,[你不要再让大哥伤心了好不好。]
  他略带哀求的语气,让我的心头揪起的疼痛。[对不起…………]
  窗外的雨似乎又大了起来,滴滴嗒嗒的从屋檐上滴落,汇入心中。
    大雨过后的清晨格外舒爽,可是我的心里面却是七上八下的。昨天邢烨很晚才回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把我抱到床上便合衣睡下。黑暗中我默默地看着他紧闭的双眼,我知道他并没有睡着,想向他道歉,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我和邢烨两个人共乘一骑,身边带了几个侍卫便出发了,走了没多远,侍卫便不再跟随,又过了一段曲折弯路,他停在了一棵树下。见他下马跪拜,我也马上跟着他行礼,邢烨自始便没有开口过,他轻轻的扒开有些湿润的泥土,从中取出了一个白色的瓷坛,我猜想里面一定是他父母的骨灰,想来这里就是财穴了,想不到平平无奇的地方竟然隐藏了那么多的秘密。
  回来的路上,我邢烨都下马通行,我在也忍不住,[邢烨,我——]话到嘴边却又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邢烨回头搂住我,[我都知道,等事情都解决后,我会带你离开这是非之地的。]
  听得出他的无奈,我点了点头,大家都累了。
  我和烨慢慢地走着,难得的宁静让我想起了我刚到此地,邢烨带我四处游玩,我甜蜜的沟着他依偎在他身侧。
  突然间感到邢烨全身紧绷,单手把我飞快的拉向身后护住我,另一只手持剑警惕的环视四周。一道身影闪过,强烈的杀气向我们袭来,邢烨早有准备的接下那一招,便和来人打斗起来,这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了袭击的人,竟然的齐霄,凶狠的眼神加上凌厉的剑法,那时我从未见过的侧脸。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齐霄!住手!]我想冲上前去阻拦,却被邢烨叫住,[灵儿,快走,他被人控制了。现在谁都不认得了,你快走!]
  此时,我才注意到齐霄的表情虽然凶恶但是仔细观察,他的目光似乎没有焦距。怎么会变成这样,想到侍卫应该离的不是太远,我急忙赶去求援。谁知道没跑几步,另一个人竟然拦住了我的去路,[燕灵姑娘,去那里啊?那些侍卫早给我解决了。]
  月舞穿着鲜红的衣服,银恍恍的钢刀上有着鲜红的血迹。我感觉自己手脚冰凉,这?——!月舞的脸上有着可怕的微笑,似乎故意的戏弄我,她总是缓缓的举起刀刃,向我冲来,我狼狈的来回躲闪,很快就发现原来他是想分散邢烨的注意力,原本占上风的邢烨此时冲过来保护我,却为此被齐霄砍伤多处。混战中,我拼命的叫喊齐霄,但是他始终无法回神。在他合月舞的夹攻下,邢烨受的伤越来越多。知道是自己在拖累邢烨,当我看到月舞突然发狠的向我刺来的时候,任命的推开了邢烨。
  [当——!]温热的血液飞溅上我的脸庞,我诧异的睁开眼睛,月舞的剑被打出很远,但是另一把长刃却深深刺穿了邢烨右手的手臂。
  [邢烨!] 我赶紧扶助他有些踉跄的身子,他手上的剑已经掉落。血顺着伤口大量的涌出,[邢烨!] 手持剑柄的齐霄似乎定住了,他的脸上也被溅到了鲜血,顺着脸庞落下。
  [大哥!] 不远处传来了邢祺的声音,月舞见形势不妙,马上拉着齐霄飞身离开。
  邢烨被送回府的时候,大夫已经等候在那里了。[我有些公事要处理,想晚些去找你们的,不想却看见随行的侍卫都已经被杀,想不到赶来已经有些迟了。]
  我站在门口,看着一盆盆清水端进去,一盆盆血水端出来,我的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到了傍晚,大夫才擦着汗出来说没事了,手臂应该可以恢复,但是伤了经脉,以后可能不是那么灵活了。我站在床前,邢烨的脸色有些苍白,右臂上还缠绕着厚厚的纱布。我的双手用力的绞着手里的锦帕,事情该做个了结了!
 我转身走出房间,正好碰上手里拿着汤药的邢祺。
  [灵儿!你去哪里?] 似乎感觉到我身上的怒气,邢祺有些担心我会干出什么傻事。
  [你照顾烨吧,我去找月舞算帐!] 我转身走出房间,正好碰上手里拿着汤药的邢祺。
  [灵儿!你去哪里?] 似乎感觉到我身上的怒气,邢祺有些担心我会干出什么傻事。
  [你照顾烨吧,我去找月舞算帐!]
  [灵儿,太危险,你一个人别去!] 他有些激动的抓住我。
  [我会先去找司马凌云,我曾经就过他,他一定会帮我的!] 
  [凌云已经知道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月舞和齐霄是不会回到修罗门的,凌云已经派人去找了,你不要冲动,这件事情不急于一时,还是等大哥好些吧,现在他需要你!] 看着邢祺把药碗端到我面前,我知道他说的对,接过碗小心的回到屋子里,却看见邢烨一只手在挣扎着撑起身体,[邢烨!]我忙过去,把碗饭在矮桌上,扶着他斜靠在床边,想必是我在门口的大闹吵醒他了。
  我有些内疚的看着他,[还痛吗?] 我小心翼翼的问,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他,他的手臂已经无法像从前那么灵便了。[别伤心了,]他看了看包着白布的右手臂,[如果,这能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那我可就赚了。] 他的笑容有些苦涩,傻瓜,如果那一瞬间能用赔和赚来比拟,那哪儿还有这世间的是非与纷纷绕绕。[烨,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啊!]
  听到我的话,邢烨的眼睛里映入了神采,他直起身子,用左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我。[该喝药了。] 我微笑着起身拿起一边的汤药,试了试热度正好,坐到他身边准备喂他喝下。
  [药当然要喝,右手不能动怎么尽为夫的责任。]说完他暧昧的冲我眨了眨眼,而我羞涩的低下了头。
  接下来的几日,我都在忙于照顾邢烨,而邢祺因为一些要事落到他头上,也常忙得脱不开身,只是在用午膳的时候,他过来和邢烨说说商运往来的事情,至于月舞的事情则只字不提,我知道他在有意的回避,但是想到齐霄似乎受到了月舞的控制,我还是担心的皱起了眉头。
  县城最热闹的风月楼:
  该死!竟然让邢烨躲过,本来想一剑双雕,既可以借齐霄之手除去邢烨,到万岁爷那里领取赏金,又可以让齐霄因为杀了赵燕灵的夫君而痛苦,以解当年之恨。而今却只能躲在这里进退不得!
  月舞斜眼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齐霄,毒蛊遇到血会暂时减弱,一定要再增加药量,到时候万一齐霄清醒了就麻烦了,可惜现在邢烨哪一边一定加强防范,根本没有机会了。看来要另外想办法了,她拿出贴身放置的一块羊皮,当年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司马凌云手里盗得此图,看是翻来覆去的研究却也只是张羊皮,她知道司马凌云为了这张羊皮的失踪大动肝火,而且数年来一直追踪齐霄多半也是为了它,好在自己当时顺势嫁祸给离开的齐霄,[唉!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当然无法参透了!] 冷冷的声音从月舞的背后炸然想起。
  [谁!] 当看清楚从布帘后出现的人时,月舞的脸瞬间惨白,司马凌云!他竟然能找到这里!她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想不到你竟然躲在这里,着实让我费了些功夫,不过就此为止,]司马凌云绷着脸看了看她手中的羊皮,[看来还有多年前的一笔帐要算!]
  看到他充满杀气的眼神,月舞有生以来第一次呼吸到了死亡的气息。
  [灵儿,太危险,你一个人别去!] 他有些激动的抓住我。
  [我会先去找司马凌云,我曾经就过他,他一定会帮我的!]
  [凌云已经知道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月舞和齐霄是不会回到修罗门的,凌云已经派人去找了,你不要冲动,这件事情不急于一时,还是等大哥好些吧,现在他需要你!] 看着邢祺把药碗端到我面前,我知道他说的对,接过碗小心的回到屋子里,却看见邢烨一只手在挣扎着撑起身体,[邢烨!]我忙过去,把碗饭在矮桌上,扶着他斜靠在床边,想必是我在门口的大闹吵醒他了。
  我有些内疚的看着他,[还痛吗?] 我小心翼翼的问,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他,他的手臂已经无法像从前那么灵便了。[别伤心了,]他看了看包着白布的右手臂,[如果,这能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那我可就赚了。] 他的笑容有些苦涩,傻瓜,如果那一瞬间能用赔和赚来比拟,那哪儿还有这世间的是非与纷纷绕绕。[烨,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啊!]
  听到我的话,邢烨的眼睛里映入了神采,他直起身子,用左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我。[该喝药了。] 我微笑着起身拿起一边的汤药,试了试热度正好,坐到他身边准备喂他喝下。
  [药当然要喝,右手不能动怎么尽为夫的责任。]说完他暧昧的冲我眨了眨眼,而我羞涩的低下了头。
  邢府:
  [王爷,您的手臂已无大碍,配合活血生筋的药膏,数日后日常琐事皆无影响,请您放心。]大夫在察看过邢烨的伤后毕恭毕敬的档馈?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他动了动手臂,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打发了大夫,我连忙走过去,[还没有完全好,你就不要乱动了。] 我仔细的看着,当日血红的刀疤如今已经结茧,在手臂上狰狞的扭曲着。由于长剑是穿臂而过,所以手臂的被侧还有一倒疤痕,每每见到,我就仿佛又置身于当时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希望别留下疤才好。]
  我依偎着邢烨喃喃的说。
  [又不求好看,只要夫人你不嫌弃,怕什么。] 他说的爽朗,再我听来却鼻头发酸,烨啊!你知道吗?你可能不能像以前那样自如地持剑挥舞了。
  [灵儿……我想要你……]邢烨低头亲吻我的头发,有些恢复的右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走开来,唉!康复思淫欲,我抬起头,[我的好夫君,现在可是大白天,万一有人进来。]
  我说完做势离开,他却用双手圈住我,[浴池里没有人。]看着他充满欲望的眼睛,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浴池中
  他手臂上的伤虽然结茧,但最好不要碰水,所以我小心翼翼的为邢烨清洗身躯,[烨,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我有些胆怯,想到当时邢烨生气的样子,我还心有余悸。
  感觉到他身体一僵,[是我为什么会在修罗门的事吧。]
  我点了点头,[其实,凌云才是我的弟弟] @_@ ?,[祺,是前任管家仲叔的儿子,在祺三岁的时候,仲叔出门查账路遇强匪身故,而祺的娘也因为过度悲痛一病不起,不久也相继过身。我娘于是便收养了他。只是当时祺还年幼所以都不记得了,直到他成年才告诉他真相,因为一直都当他是自家人,所以也没有改口。]
  [那司马凌云为什么会在修罗门呢?]
  [那也是曾祖的遗训之一,所以我师傅再很小的时候把凌云带走了,并且创建了修罗门。]
  [等一下!]
  [?…………]
  [烨,你几岁了?]
  [……………………]
  [刚才你说祺很年幼,你么你——]
  看着我一脸的狡猾,邢烨有些尴尬的躲开。[不许跑!]我死死的拽住他。[还不老实交待。]
  他有些脸红的叉开话题,[灵儿,你刚才答应为夫,要鸳鸯戏水的。]
  [不行!你要先说你几岁!] 说着我还恶意的把手伸到他的掖下挠他。
  邢烨一把抓住我偷袭的爪子,[通常用这招对付别人的人,自己别怕这个。]说完空着的另一只手便相我袭来。
  [救命啊!] 我开心的躲闪着,浴池里溅起了欢快的水花。
  ……………………
  半个月后。
  我手里握着羊皮地图,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眼前的石龛,这就是帝穴吗?我小心的把手伸进去,碰到了一个小坛子拿出来一看,想来这便是当今皇帝先人的骨骸。我小心捧着把它埋在附近,回到石龛那里,我不禁想到了数日前的午后,那日我和邢烨、邢祺三人正在花园的石凳上饮茶,欣赏秋日的红叶。突然司马凌云现身,邢烨单独和他交谈了一会儿后,拿着一个瓷瓶和一张羊皮回来了,当着我和祺的面将瓷瓶里面的血倒在羊皮上,很快羊皮上变显现出一幅图。[这就是帝穴,]邢烨指着图上面的一个像土地龛的标记说道,我和祺都十分惊讶,[羊皮在月舞身上,是他嫁祸齐霄的,上次偷袭的事情也是她一手策划的!],祺听了有些忿忿,但是对于我,证实了心中对齐霄的信任之后,反而觉得若有所失。邢烨将图和瓷瓶都塞到我的手中,我知道他想让我做决定,感觉手上的东西有千斤重,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在烨和祺的目光下回到了屋子。
  此时,烨和祺都运远地站在我目光可及的地方,一切都该结束了。我深吸一口气,把瓷瓶和羊皮都扔进石龛,然后仔细的埋好,头也不回地走向烨和祺。
  当我看清楚他们脸上挂着微笑向我展着双臂的时候,我知道我够到了幸福。
  
  话说曾富冠全国的邢家,自被朝廷逼迫交出粮盐道后,便陆续关闭各处的钱庄和驿站。在一年之内很快的销声匿迹,在邢府做事的下人说,邢烨自娶得燕灵公主之后,百般宠爱,更是无心从商,据传在某日结束一切生意往来后,便带着家人和贴身随从与公主此处云游,如今正过着如神仙般的世外隐居生活。
  而朝廷得到重要的盐粮往来后,不断的榨取囤积粮食,终逼民反,不久后便淹没在各地的起义风潮中。在起义的各股势力里面有一支力量极为庞大,在朝廷被灭后,很快便由这支队伍的首领司马凌云登基称帝,国号为燕。
  
 
  我,邢思婕,17岁,女。我娘是天下第一美女,我自然就是天下第二美女了,大爹爹总说我的自信没有根据,哼!才不理他呢。
  对了,我和别人不一样,因为我两个爹爹,还有一个就是小爹爹喽,两个爹爹都很疼我,但是我总觉得大爹爹一见我缠着娘亲就板着脸,还说我跟他抢,嗯!还是小爹爹好,总是笑嘻嘻的逗我玩。而且娘曾偷偷的告诉我,我的亲爹是小爹爹呢。?虽然不是特别明白,但是两个爹爹我都喜欢。
  我还有个调皮的弟弟,简直就是克星,什么都要跟我强,爹爹,娘,连红烧肉都不放过。
  [不许抢!这是我的!]
  [可是这是我先看到嗒!]
  两符筷子在桌面上为了最后一块红烧肉而僵持不下……………….
  ……………………
  在我18岁的时候,我终于忍受不了那个捣蛋鬼,在爹娘面前发表了闯荡江湖的豪情壮志后,在他们尚未回神之际,一溜烟离开了家。
  ……………………
  [马儿啊!你快些走啊!我好饿啊!天都要黑了…………]我无奈的催促着胖马,好吃懒走!
  [姑娘!你的马好快呀!]调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谁那么不止死活,我杀气腾腾的瞪过去,是个骑着马的锦衣华服的公子哥。他什么时候赶上来的?[不管你的事!]
  [呵呵!姑娘!照你这么走法,到天黑也到不了县城啊!如果姑娘不嫌弃,让我载姑娘一程吧。]
  [好啊!] (观众跌倒!)所以扬长道上,前面公子的马尾巴上套了根绳子袭在后面马的脖子上。而这样的后果就是,他们到了县城,天早就黑了,连客栈都关门了。
  [都怪你,谁让你的马那么慢!] 我冲着他生气的叫嚷道,一脚踢向他,可惜他人没飞出去,我的鞋子却先飞了。[该死的!把鞋子还给我啦!]
  [你把绣鞋踢给我,算不算我们定情?] 他漂亮的抬手接住,还向我摇了摇。
  [定你个大头鬼!] 厚脸皮!
  [既然要把我定下,我当一回大头鬼也未尝不可。]
  我气得转身就走,[哎!你等等我啊!
  半个时辰后,在破庙里,
  [你偷看我!]
  [谁——谁偷看你了!两个鼻子一个眼睛有什么好看的!]被抓个正着,我的脸烧了起来。
 
  第二天,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我先告诉你,我们交换,我叫司马夜。] 那小子有些得意洋洋。
  [哦!我叫邢思婕。]
  [你不知道我是谁?] 他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_—!!
  [等等!你叫思婕!邢烨是你什么人?]
  [哼!他是我爹爹,这关你什么事?] 白眼伺候!
  [哈哈!当然关我的事。] 我的好婕儿,终于让我遇见你了。
  
  提问:玉玲珑干什么用了?
  回答:它是司马家先人送给赵加的信物,后来赵家背信弃义,所以要拿回来,传家宝啊!只是那老头当时没有说明白,人家大师,要深沉些。
  提问:同根血呢?
  回答:就是邢烨和司马凌云的兄弟之血,财穴和帝穴的图都是要相对应的他们的血才会在羊皮上显现出来的。
  提问:因为把邢烨父母的骨灰从财穴里面拿出来了,所以邢家没落了,可是为什么司马凌云能当上皇帝?
  回答:是燕灵公主无心为之,把沾着司马凌云的血的瓶子埋在了帝穴里面,所以血脉相传所以他就成了开国皇帝了,当然这都是他们家先人事先算好的。
  提问:齐霄呢?
  回答;齐霄的事情有些遗憾,司马凌云虽然救了他,但是体内的毒无法完全清除,有时候会发作乱伤人,所以齐霄选择默默离开,那日燕灵拿着羊皮地图回到屋子里面就看到了齐霄离别的书信。
  
  哈哈!写完了,有些仓促!结尾有些草率,不过是开坑的时候就想好了,故事有些淡薄,大家忍到现在不容易啊!在此,飞扬谢谢大家支持,深深鞠躬!很多人说写的不好,就请多多包涵,借用王小波的话来说,作为读者,看小说不是为了受教育,而是为了娱乐,对飞扬么写文章也是娱乐之一啦!至于小说好看的或者不好看大家就别计较了。这部小说永远不能成经典!(废话!)甚至飞扬也不敢说这是一部好看的小说。但是只要有人喜欢,这就足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