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饕餮盛宴 > 第 71 章

第 71 章

饕餮盛宴 | 作者:小白龟的猫 | 更新时间:2016-12-27 10:19:30
第 71 章
  相对于茶末和楚人美的沉默冷场,宋湘莲和孟浩然倒是相谈甚欢。
  茶末就在他目光所及之处,楚人美也很守约的孤身前来,那一帮很噱头的黑衣人一个也没带,所以孟浩然还是挺安心的。安心了他就比较放松,可以专心的和宋湘莲谈谈。
  因为茶末的关系,孟浩然当然对宋湘莲有几分感激和尊重。但不同于茶末的那份由衷感激和欣喜,他可不觉得宋湘莲掺和在里面单纯只是为了茶末好。
  但究竟宋湘莲为了什么而掺和,他也猜不透。毕竟这个族群本身足够匪夷所思,所以他们的各种行为也诡异难测。
  对方既然有诚意来谈谈,那也是好事,总比什么都不说要好得多。
  那就谈吧,机会难得,大家索性敞开了好好谈一谈。
  孟浩然没有和宋湘莲客套,直接进入主题。
  “那个孩子,就是楚人美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很重要也很严肃,孟浩然不是不相信茶末,而是他必须弄清楚问题的实质。
  宋湘莲优雅的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然后纤细白皙的手指轻描淡写的随意挥了挥。
  “放心,那不是小末的种,当然也不是楚人美的种。”
  “嗯?那孩子是。。。。。。”
  “孩子是林晓培的,你不认识,你也不需要认识。”宋湘莲微微一笑。
  孟浩然皱皱眉,不说话但依然注视着她。
  “OK,林晓培就是林晓培,她和我和小末一样,属于同一类人。但她确实和你无关,你完全可以放心,她不会对你和小末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宋湘莲一挑眉,笑笑。
  孟浩然轻哼了一声。
  “你确定?要知道她的孩子可已经干扰了我和小末的生活。”
  “那是楚人美的问题,不是林晓培的问题,也不是孩子的问题。”宋湘莲说道。
  孟浩然沉默了片刻,点点头。
  “那为什么那个。。。。。。林晓培的孩子会在楚人美的手里?他又为什么要用别人的孩子冒充他和。。。。。。小末的孩子?这是为什么?”
  “林晓培不想养育自己的孩子,所以把孩子托付给了楚人美。”
  孟浩然挑挑眉,表示不理解。
  宋湘莲笑笑。
  “是挺难理解的,但林晓培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孟浩然抿了抿嘴,还是不能释怀。
  “究竟林晓培心里怎么想的,我也猜不透。但我个人理解吧,她是这样想的。首先,她的情况不允许她养育孩子。孩子的父亲。。。。。。背景很复杂,身处的环境也很。。。。。。。畸形。这么说吧,你应该知道楚人美是什么出身吧?”宋湘莲挑挑眉。
  孟浩然点点头。
  “略有耳闻。”
  “那个孩子的父亲。。。。。。他比楚人美的出身还糟糕。同样,林晓培的环境也。。。。。。很复杂。所以孩子的父母都不适合养育孩子。”
  “难道楚人美就合适?”孟浩然提出他的疑问。
  “当然不合适。让楚人美带孩子简直就是笑话,但问题是楚人美可以把孩子带离他的父母。”
  “什么意思?”
  “简单的说,林晓培把孩子托付给楚人美,让他把孩子带到国内来,然后找一户合适的人家收养。这样孩子可以在一个安全的正常的环境下成长。林晓培自知不能做一个合格的母亲,无法给孩子一个安全正常的成长环境,所以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孩子好。你也是要做父亲的人,想必能理解这种放手的爱。”
  孟浩然缓缓点点头。
  “但显然。。。。。。她托付错了人。”
  宋湘莲咧嘴一笑。
  “我倒觉得林晓培眼光很毒,没有托付错。”
  “为什么?”
  “林晓培希望孩子在一个正常的家庭里成长,有一对正常的父母,这不正是楚人美找上茶末的原因吗?”
  “你的意思是,楚人美想和茶末一起组建家庭,然后共同养育那个孩子?”
  “没错,他就是这样想的吧。”
  “为什么?”孟浩然不解。
  “为什么?想要一个家需要理由吗?正如同为什么你要和茶末结婚一样,他喜欢茶末,他想和茶末一起生活,或者说,他爱上茶末了。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尤其是我们这种类型的,不是很正常吗?”宋湘莲笑着把手一摊。
  孟浩然抿了抿嘴,沉默片刻。
  “但这是为了什么呢?我不否认小末的魅力,也不否认楚人美对她的执着,但是什么理由让他用那种方式来。。。。。。争夺小末?这显然不合乎情理。”
  “当然,楚人美的行为不正常,但他有他不得已的理由。虽然他很介意别人暴露他的私生活,但我不介意把他的原因暴露给你知道。依他的性格,可能会瞒着小末一辈子。但我要告诉你,你则要告诉小末。”
  孟浩然皱皱眉,心里突然有种不想继续听下去的感觉。
  宋湘莲却不给他拒绝的机会,继续往下说。
  “他生病了,很严重。我知道小末的第一任,也就是那个姓王的男人,想必你也认识。他也得过病,所以我想你能理解楚人美得病是因为什么。”
  孟浩然点点头。
  “楚人美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他和他的父亲关系。。。。。。比较恶劣。他用了很不好手段从他父亲手里夺权,然后把资金转移出来到国内投资。他想洗白自己,想脱离他的家庭,过一种比较干净的生活。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手段。。。。。。不怎么好。总之他这种行为惹恼了他原本属于的哪一类人,触及了他们的利益。所以,趁着这次他生病,他被夺权了,而且是被自己的父亲夺权。哎,总之是一出狗血的家族内斗戏码,说也说不清。”宋湘莲摆摆手,以示不屑。
  孟浩然安静的听着。
  “有句话不是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像楚人美这样的男人,一遭失势打击可想而知。他被彻底赶出了社团,甚至被他父亲从家族里除名。所以,他现在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小孟你是医生,想必能理解一个从死亡边缘爬回来又遭遇到如此打击的人,做出一个不合常理的事情绝对是正常的。他只是渴望有一个家而已。”
  孟浩然点点头,然后面色一正,注视着宋湘莲的眼睛说道。
  “我理解,但爱是自私的,很抱歉我不能割让我和小末的幸福。”
  “当然当然,我不是劝你割让幸福的,这点你可以放心。”宋湘莲摆摆手,笑笑。
  “那么你是为了什么?为了楚人美?为了小末?还是为了。。。。。。你自己。”孟浩然问道。
  “都有吧。但大部分是为了小末。”宋湘莲继续说道。
  “小末很幸运,真的很幸运。我不知道杨媚有没有和你说起过关于怀孕关于进化这方面的事?”
  孟浩然摇了摇头。
  “哈,这个老妖婆,明明你是她老相好的儿子还对你留一手,真令人郁闷。”宋湘莲嘲弄一笑。
  “什么是进化?和怀孕有关吗?”孟浩然却明白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于是追问。
  “进化就是进化,当然和怀孕有关。怀孕就是进化,怀孕一次就进化一次。但因为只有怀孕才能进化,所以进化是雌性的专利,雄性不能。”
  “雄性?你的意思是。。。。。。还有男的?”
  “当然,没道理都是母的,没一个公的。但这不是重点,至少不是你该知道的重点。你只要知道,小末会进化,而进化就是怀孕。小末很幸运,进化对于我们来说可遇不可求。比如我,至今还没有遇到能令我进化的男人。杨媚也没有遇到过,我想她挺希望你父亲是,可显然你父亲不是。”
  “按你的意思,是我让小末进化的?”
  “算是吧。但你不必因此以为你对她就是特殊的存在。进化是很复杂的事情,至今我们族人也没有完全搞懂是什么触发了进化,仅仅知道这和男人有关,可原因是什么,一无所知。也许将来小末还会很幸运的遇到另一个让她进一步进化的男人,也许还是你,谁知道的。据我所知唯一一个进化过三次的族人,是因为三个不同的男人。也许你能创作奇迹也说不定。”宋湘莲摊摊手。
  孟浩然沉默,然后缓缓的艰难的开口问道。
  “那么,我想知道我和小末的孩子。。。。。。会是。。。。。。你们这种特殊的。。。。。。类型吗?”
  宋湘莲笑了,伸出手,纤细的手指轻轻在他肩膀上扫了扫。
  “这个问题在你心里搁了很久了吧?”
  孟浩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注视着她,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接受答案的准备。
  宋湘莲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发髻,嫣然一笑。
  “小末真的很幸运,能够遇到你。不过你完全可以放心,孩子不会像我们。孩子。。。。。。会很正常。”
  孟浩然送了口气,但随即又皱皱眉,手指动了动。
  “那。。。。。你们的族群如何繁衍?难道必须是族群里的。。。。。。”
  “不不不,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宋湘莲摆摆手,打断他的话。
  “你不必怀疑小末的父母,他们就是她的亲生父母。天赋是神赐的,我们只是神的玩物而已。这种情况是随即的,不可测的,摊上了说不清是幸运还是倒霉,反正如同投胎转世一样,老天爷不会给你选择的权利。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至少对我来说,这是上天的恩赐。如果没有这种恩赐,我可能在那场战乱中死去。我的父母,我的姐姐,我的妹妹,还有一个小弟弟,都死了。只有我,在。。。。。。那些男人的保护下,活了下来。所以,这是恩赐,是幸运。”宋湘莲笑着,用一种淡然的态度说着曾经的往事。
  孟浩然不说话,宋湘莲说的匪夷所思,仿佛天方夜谭,但他明白这肯定是真实发生过的。只是,他怎么也不能相信,面前这个衣着时尚容颜娇艳,看起来仿佛才三十出头的美艳少妇一般的女人,是从那半个多世纪前战乱烽火里走来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宋湘莲经历半个多世纪还是这样一副容颜,那么茶末会不会。。。。。。
  “会,她也一样会。”宋湘莲解答了他的疑问。
  孟浩然脸色变了变,伸手掩住嘴,别开头,呼吸急促了一些。
  “你有理由不相信我的话,但时间会证明一切。其实看看你父亲看看杨媚你也会明白,这就是现实,或者这就是不现实的现实。”
  孟浩然依然沉默,低着头在心里消化这些不现实的现实。
  “你真的很出色,真的。我真心觉得小末能遇到你,她是幸福的。她真的很幸运,她接受这种上天的恩赐才不过几年而已,她就遇到了你。你给她婚姻,给她进化。小末幸运的。。。。。。令人嫉妒。”宋湘莲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孟浩然抬起头,看向她。
  宋湘莲优雅的挥了挥手指。
  “就是嫉妒,她幸福的令我嫉妒。所以,我忍不住想要破坏她的幸福。”她挑着眉狡猾的浅笑。
  孟浩然怔了怔。
  “这就是女人的友情。”宋湘莲摊摊手。
  “但即便我出发点不那么高尚,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依然是为了小末好。”
  孟浩然皱眉,女人的友情?可真够难懂的。
  “我也曾经结过婚,别不相信。女人嘛,我毕竟也是女人,也会梦想有一天披上嫁衣找到一个良人相伴一生。但结果。。。。。。”她双手一摊,抿嘴一笑。
  “为什么?”孟浩然问。
  “为什么?谁知道呢。也许是因为我还需要其他的男人,也许是因为他会老而我不会,也许仅仅是他厌倦了,也许。。。。。。谁知道呢。这世界上每天都有人结婚,但也每天都有人离婚。所以,这很正常不是吗?”
  孟浩然点点头。
  “那么你和小末呢?你们的未来会如何?”
  孟浩然看着她,坚定的说。
  “我爱她,我愿意用我的一生照顾她,保护她,爱护她。”
  宋湘莲低头笑,然后摇摇头。
  “你现在爱她,但未必将来还能继续爱。”
  “可能吧,但那又如何呢?这只是我和她之间的事。”
  “不不,这不仅仅是你和她之间的问题。”
  “至少和你无关,和楚人美也无关,不是吗?”
  “和我确实无关,但和楚人美可不一定。”
  “为什么?”
  “现在问题回到了楚人美的身上,一切都和他有关,而且不仅仅和他有关。他只是一个例子,一个代表。小孟,每一种生物都必须遵从本能生活。老虎要吃肉,兔子要吃草,人有七情六欲,这些都是本能。同样的,我们的本能,或者说小末的本能,就是男人。她需要很多男人,你不会是唯一,你也不能是唯一。如果她爱你,她就绝不会让你成为唯一。你能接受吗?”
  “我父亲和杨媚。。。。。。”
  “哦,算了吧。你父亲和那老妖婆,虚伪的令人恶心。”宋湘莲打断他,用力一挥手。
  “你父亲快死了,你以为杨媚能守着你父亲几年?或许那老妖婆确实对你父亲很不一般,但并不代表你父亲是她的唯一,不然你以为她是怎么过日子的?你父亲和她算什么呢?你父亲可没有娶她,而且她也只是在你父亲人生最后的那么几年里陪着他而已。是,她为了你父亲在违背自己的本能,可那又如何?她会违背一辈子吗?再说你父亲吧,如果他真的爱杨媚,又何必要她违背本能生活呢?虚伪,虚伪的令人作呕。”宋湘莲鄙夷说道。
  孟浩然沉默,若有所思。许久,他才缓缓的开口。
  “我有这个心理准备。”
  宋湘莲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的脸,温柔的就像一个大姐姐。
  孟浩然觉得有点尴尬,但并没有避开。
  “所以我说,小末很幸运,幸运的令人嫉妒。”她说。
  “但那又如何呢?曾经娶了我的那个男人也说过你这样的话,当时他的眼神可比你还真诚可靠,但结果呢?你确定你真的能承受那一切吗?那可不仅仅是楚人美而已,会有无数个楚人美。”
  “为什么是楚人美?”
  “这你得问小末了。”
  “小末她并不喜欢这个男人。”
  “哈,女人的话只能听一半,尤其是关于她们讨厌的男人。如果她真的厌恶楚人美,那又怎么会令他得病?正如你不能强迫一只老虎吃青草一样,楚人美也不能真的强迫小末一直和他在一起。被迫是不会得病的,只有她被取悦了,才会。明白吗?”宋湘莲注视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
  孟浩然不说话,沉默。
  “我不知道小末是怎么挑选附和她口味的男人,楚人美的存在必然表示他在某一方面能取悦她。我们是很挑剔的,要找到符合口味的男人很不容易。有些男人对我们来说是鸡肋,饥不择食的时候拿来用用,仅仅只是果腹充饥而已。而有些则是心头好,想要让我们不吃,那简直是违背本能。楚人美对于小末来说,正是心头好。否则,她不可能把他搞成。。。。。。那样。”
  “所以可以预见,你和小末的未来生活里,楚人美是一个避不开的存在。她或许现在可以为了你暂时克制欲望,可将来呢?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帮助楚人美的原因,小末是我的朋友,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我希望她能自由的生活,而不必为了世俗压抑她的本能。当然,破坏你和她这令人嫉妒的幸福很有快感,我很乐意这样做。”宋湘莲笑着说道,表情很愉悦很兴奋。
  对方的坦然令孟浩然无从发怒,他只能无奈的看着宋湘莲,然后审视自己的内心。
  是啊,他真的准备好了吗?他真的能承受将来可能发生的一切吗?
  抬起头,他看向坐在另一边的茶末和楚人美。
  他们两个大半时间都在彼此沉默,偶尔相互抬头看一眼,几分尴尬几分慌乱又有几分暗涌。
  如果茶末真的对楚人美毫无感觉,那她绝对是不会同意来和他谈谈的。
  从接受茶末那一刻起,他就决定接受茶末的一切。但现在真实的面对她的一切,他还是有点不适应。
  这种不适应不仅仅是因为独占欲或者嫉妒,还有一种害怕和担忧。
  宋湘莲说的对,她们很挑剔,茶末也一样。
  无论是董卿还是陈立阳,或者眼前的楚人美,甚至自家的孟非,都是很出色的年轻男人。
  他们各自身上都有夺目耀眼之处,无论哪一个单独拎出来都是能扫荡一片的主。
  相比于这些男人,他孟浩然其实并没有什么优势。
  而将来,可能还会有更出色的男人出现。比他更好,比董卿比楚人美更好。那个时候,他又是否还能承受?或者说,茶末又是否还能忍受他?
  真正往后想想,他能体会到宋湘莲那个结婚对象的心情。
  自己心爱的女人是不老的,当你一天天老去,优势变成劣势的时候,她依然是一朵娇艳夺目的鲜花。围绕在她身边的,会是比你年轻比你成功的男人。那个时候,你是否还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即便她依然允许你存在,可内心的骄傲是否还能让你坦然站在她的身边?
  他不知道,未来谁也不能预见。
  从孟浩然的眼睛里,宋湘莲能看到他内心的挣扎和慌乱。这就是现实,残酷而暴力。爱情在现实面前脆弱的犹如一朵水晶花,轻轻一推就能让它粉身碎骨。多少言辞凿凿的爱情都在现实面前化成了齑粉,连个渣都没留下。
  小末是幸运的,但同时也是不幸的。
  她的爱情,是否能够经受住现实的考验?
  最终,孟浩然停止了思考。
  他依然无法肯定自己是否能和茶末坚持到底,但未来谁也说不明白,索性就别想了吧。于是他摆摆手,苦笑一声。
  “不想了,我决定什么也不想。”
  宋湘莲挑了挑眉。
  “未来的事就让未来去决定,我和小末还是过好当下每一天更现实。”他说。
  宋湘莲笑笑。
  “那么万一有一天,你和小末也分手了,怎么办?”
  “总有一天我们都将分手。即便我和小末爱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死亡也会将我和她生生隔开。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真散了,那也是我们的缘分尽了,我只求与她好聚好散。”孟浩然坦然说道。
  宋湘莲却一脸不信,摇摇头。
  “你现在说的坦然,可到时候能不能这么坦然可不一定。我见多了男人和女人分分合合,还真没见过好聚好散的。”
  “那就请你期待我和小末吧,也许我们会突破你的看法。”孟浩然微笑说道。
  “哦,那可真令人值得期待。要知道当年我和那个男人可不比你和小末。。。。。。”宋湘莲依然不信。
  “我和小末不是你和他。”孟浩然打断她的话。
  “我们和你们不一样。我明白,爱情是脆弱的不可靠的。男人和女人结合在一起,支撑他们过完一辈子的往往不是爱情,而是感情。不管小末将来会不会继续爱我,也不管我能不能继续爱她,至少有一点我们之间的感情不会消失。因为我们有孩子,谁也无法改变这一点。她是母亲,我是父亲,这一点会把我和她永远结合在一起。这就是我们和你们最大的区别。”
  宋湘莲沉默,注视着孟浩然许久,缓缓裂开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且淡淡苦涩的笑容。
  她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抿嘴一笑。
  “是的,孩子。所以我嫉妒小末,她真的太幸运了。”
  “没错,她很幸运,这份幸运是因为我。所以,我有这个权利和自信和她生活在一起。我们总要试一试,即便未来可能是失败结局,但总要试一试。”孟浩然昂起头,骄傲的说道。
  宋湘莲看看他,然后伸出手。
  “祝你好运。”
  孟浩然握住她的手。
  “谢谢。”
  谈话到这儿,该说的也基本都说完了。孟浩然和宋湘莲看向另一边的茶末和楚人美,显然,他们也谈的差不多了。四个人互望了一眼,纷纷站起身。
  孟浩然走过去,手轻轻搭在茶末肩上,低下头询问。
  “怎么样,没事吧?”
  茶末拦住他的手臂,摇摇头。抿了抿嘴,她依靠过去,抬起头对他微微一笑,表示一切OK。
  孟浩然握住她的手,两人的手指相扣纠缠在一起。
  那头楚人美依然绷着脸,目光落在他们纠缠着的双手,神情落寞而痴怨。
  宋湘莲走过去,拍拍他的肩。
  他冷然回头,看她一眼,目光微微脆弱。
  宋湘莲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握了握他的手。
  楚人美愣一下,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孟浩然揽着茶末,抬起头,目光扫过楚人美和宋湘莲。
  “都来喝一杯喜酒吧,带着祝福就行。”
  宋湘莲点点头,微笑。楚人美则仿佛听不见也看不见孟浩然,一脸木然。
  孟浩然当然也明白对方是不可能来的,他只是说一句场面话而已。
  “时候也不早了,小末下午还要去化妆和做头发,我们就先走一步了。”他说。
  “好,你们先忙,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聚。”宋湘莲笑着说。
  “宋姐,你不来喝杯喜酒吗?”茶末看向她,幽怨问道。
  宋湘莲朝她爽朗一笑。
  “傻丫头,我当然会来。不过不是现在,等你和小孟在Z市办的时候,我一定来闹洞房。你们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哟。”
  听她这么说茶末立刻脸红一下。
  “可是,你都到这儿了,我连顿饭都不请你,我不好意思。”她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宋湘莲摆摆手。
  “没关系没关系,咱们来日方长呢。再说了,我这不是还有人得照顾嘛。你们安心结婚吧,这边交给我。”她拍拍楚人美的肩,说道。
  茶末越发过意不去。
  “宋姐。。。。。。”
  “哎呀,婆婆妈妈的干什么。快去做你的头发吧,新娘子一定要是最漂亮的。小孟,你快带她走吧,不然她要是哭起来,我可受不了。”宋湘莲笑着甩手赶人。
  孟浩然朝她感激一瞥,然后搂了搂茶末。
  “放心吧,到了Z市,我和你一起好好款待宋姐。现在,我们还是去做头发。阿姨也该给你送补汤来了,别让她久等。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茶末看看她,又看看宋湘莲。
  “宋姐,我。。。。。。”
  “去吧去吧,你都快吧我酸死了。”宋湘莲笑着赶她。
  “宋姐,再见。”茶末这才举起手摆了摆,然后目光瞥向楚人美。
  “再见。”她低低吐出一句。
  楚人美只是冷冷瞥了她一眼,一声不吭。
  孟浩然则朝宋湘莲点点头,然后拥着茶末转身离开。
  茶末走了几步,突然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在她身后,楚人美仰着头一脸冰冷的骄傲,唯有目光,依恋缠绵。
  那种缠绵如此强烈,使得茶末不得不在接触到目光的瞬间就转回头躲避。
  而她的回头也令孟浩然明白,身后的楚人美确实是他未来生活里避不开的存在。
  但那又如何?
  生活从来不会是完美无缺的,正是因为生活不完美,所以才如此变幻莫测令人着迷。
  谁也不会知道一对男女究竟能相爱多久,一天,一年还是一辈子?
  可不管是一天还是一年,又或者是一辈子,如果连开始的勇气都没有,那就连一秒钟都不会存在。
  勇敢的去爱吧,不要管结果会如何,至少爱情来过,我们拥有过。
  刹那即是永恒,花开便是幸福。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