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贪色男人 > 第十章

第十章

贪色男人 | 作者:未知 | 更新时间:2017-01-04 19:01:37
第十章
 
    纵横情场无数年的樊耀凯竟成了有性功能障碍的男人!
 
    茉莉是演艺圈里着名的大嘴巴、广播电台,经由她那张嘴巴恶毒的渲染之下,媒体争相报导,全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向来贪色的樊耀凯可能再也不能人道了。
 
    樊耀凯对此事保持缄默,脾气变得异常暴躁,谁跟在他面前提起“女人”这两个字,二话不说,他一律给予严惩!不是加重工作量,就是减薪!让底下的员工哀号不已。
 
    他们不过是提自己的女人而已,也会惨遭池鱼之殃。
 
    傅伯轩看到报章上的耸动标题写着“花花公子樊耀凯再也不能花心了!”
 
    他把报纸丢给整日关在自己房间里,对外界不闻不问的傅忆烟。
 
    “老天有眼,帮你报了仇。那个樊耀凯连我去也不卖我面子,秘书说他忙着开会无法见我,而且我又没有事先安排时间,结果让我在会客室等了一整个下午,还让我听到他们底下员工说他又跟哪个女人出门……原来他宁愿泡妞也不愿意见我,真是气死我了!现在可好,他不能再玩女人了,这就是老天爷给他的报应!”傅伯轩咬牙切齿。
 
    “爸,你说他怎么了?他过得不好吗?”
 
    傅忆烟浑浑噩噩过日,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感兴趣,但只要提到“樊耀凯”这三个字,她就显得特别有精神。
 
    “你……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他抛弃你,你还关心他?!”
 
    “我……”
 
    她也不想啊!可是她就是会情难自禁的想要关怀他。
 
    “自己看报纸就知道了。”傅伯轩冷哼一声,就走出去了。
 
    拾起报纸,傅忆烟看完有关于他的长篇报导,竟觉得酸楚难捱。
 
    他真的不能人道了吗?
 
    他是个自尊心超强的男人,这种关起门来的性事却变成人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而且传出去的还是他想要鱼水之欢的女人,他能忍受吗?
 
    虽然明知不该理会他,他已经放弃她,她就不该再去同情他,但她的心还是好软,软得为他的处境感到怜悯与不舍。
 
    他说过要跟她当朋友,她是不是应该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去见他一面?
 
    见一面只是借口,说实在的,她真的放心不下他,是真的想念他,想见他!
 
    ☆☆☆www.yidudu.org☆☆☆www.yidudu.org☆☆☆
 
    看过几个医生,对于他突生的状况连在医界富有权威的医生都摇头不解,直说他可能是心理上有什么障碍未除。
 
    樊耀凯才不承认!
 
    他责怪医生自己医术不佳,才无法帮他治好。
 
    抱着忿恨难平的心情,他看什么事都不顺眼,也不到公司继续巡查,直接让司机载回家里休息。
 
    心情真是荡到了谷底!
 
    都是那个傅忆烟害的!
 
    是她,让他无法再接受其他女人,光那个茉莉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就让他觉得恶心,性致全部消散不见。
 
    当他的手被动的抚上茉莉的圆乳,那明显一看就知道是整过型的,他还真怕太过用力会捏破,任何该有的感觉也在害怕中瞬间烟消云散!
 
    他是喜欢做爱的感觉,但是,自从回国后接触到傅忆烟以外的女人,他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任何感觉都成为负面的了。
 
    都是傅忆烟把他害得这么惨!若是让他再见到她,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总裁,到家了。”
 
    司机把他的思绪拉回,他一回神,就从车里看到门口有个水蓝色的娇小身影在徘徊。
 
    他这辈子永远都不会看错的,虽然只是背影,但她绝对是傅忆烟!
 
    “傅亿烟!”
 
    樊耀凯一下车就大声的连名带姓叫唤她。
 
    傅忆烟原本是想来看看他过得好不好,但没想到他见到她的表情就像一只狂怒的猛狮要把她四分五裂似的,让她霎时脸色全白,想要逃走。
 
    她不该来的,他根本就不欢迎她!
 
    樊耀凯目光阴惊!“你休想跑走!”
 
    她要再度从他生命中离开的事实像—记重棍狠狠的打向他的脑后,他迅速变了脸色,凌厉而快速的追上她,声音生硬冰冷得令人发麻。
 
    “谁叫你离开的?”
 
    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男性脸庞宛如罩在千年寒冰中。
 
    傅忆烟纤细的手腕不堪他这般粗暴的对待,正隐隐作痛,而他又不放手,那像钢条似的掌力让她挣扎不开。
 
    “你放开我……”
 
    “我不放手!你跟我进去,我有话要问清楚。”樊耀凯铁青着脸,沉声命令。
 
    “好,我跟你进去。你先放开我的手,我的手好痛。”
 
    他重重的松开手,她抚着红痕满布的白皙手腕。
 
    樊耀凯打开门,拉着她另外一只手直到走进他的房间才放开。
 
    “要说话在客厅里说就好,我不要在你的房间里说。”
 
    “为什么不要?我想在哪里说就在哪里说!”
 
    “我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来关心你的,不过我看你现在没有什么问题,我还有约,我要走了。”
 
    “有约?你有其他男人了是不是?”樊耀凯一时醋劲大发,怒光闪闪、语音咄咄的瞪着她,“才跟我分开不久,你就勾搭上了哪个野男人?他愿意穿我的破鞋吗?我跟他的技巧谁比较好?”
 
    傅忆烟被他抨击得不胜恼火。明明自身清白,没有其他男人,她却忍不住反击回去。
 
    “当然是他比较好!你已经不能人道了,不是吗?”
 
    “谁说的?”被内心最重视的女人一激,他觉得非常狼狈。
 
    樊耀凯抱住她,把她压在床上自己的身下。
 
    “我还可以!”
 
    傅忆烟看了眼他的下腹,一片平坦……
 
    她内心百味杂陈,“你会为我吃醋吗?你在意我吗?”
 
    樊耀凯缄默不语。
 
    “如果不是你提出分手,我会以为你在乎我。我也不怕被你笑话,我是真的爱你,就算你不能人道,我也不在乎。爱情并不是以性为第一考量,对我而言,我更向往追求心灵上的满足感。”
 
    “我不能满足女人的性欲,女人一定会移情别恋,或是红杏出墙。”
 
    “我不一样。我爱你的全部,不论优点、缺点,我都爱。虽然我气你的风流,但你从不下流,而且婚前的花心并不保证婚后也会花心,你就算不能人道,在其他方面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
 
    “其他方面?”他眼神暧昧。
 
    “你的工作能力不容小觑!”她含笑。
 
    “你是在跟我求婚吗?”他目光如炬。
 
    她红着脸,“我……我不敢奢望。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是真心真意的爱,不是敷衍。”
 
    “如果我是穷光蛋,你还会爱我吗?”
 
    “爱!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这一身本事。如果我爱你的钱,在我们出游期间,我会跟你要求买首饰、买衣服、买皮件。但是我并不看重那些,我也没有要求你买任何东西给我。”
 
    “就算我没钱又没办法在床上满足你,你也一样真心对我?你确定?”他挑眉。
 
    “你对女人非常没有安全感,也在怀疑我的居心,是不是?”
 
    “社会历练我比你多,也看多了现实面的残酷。”他淡淡的说。
 
    她伸出手,帮他抚平他没有察觉到的眉间皱褶。“相信你自己,你本身就是个迷人的男人,炙手可热。”
 
    “现在大概是上流社会的笑话了!”他自嘲。
 
    “我不会笑你。”她真诚的说,眼神再认真不过。
 
    “我们还没分手,是你自己跑掉的。”
 
    她讶异,“你不是提分手了?”
 
    “我还没说什么时候生效吧?”他皮皮的说。
 
    “哪有这样的?”她捶他,“我有自知之明,不想让你更讨厌我,所以自己先走。”
 
    “现在我知道了,全世界的女人都爱我的钱、爱我在床上的表现,只有你,只爱我的人!”他拥紧她。
 
    她惊讶的圆张着嘴。“下面……它……我有感觉到……硬了……”
 
    她语无伦次,他却会心的笑了。
 
    “是你救活了它。”
 
    他抓着她的手往下摸,真真实实的隔着裤子感受他坚挺的勃起。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回国后就不想碰你以外的女人了……”
 
    “对其他女人你只能看、不能吃,不是很痛苦?”
 
    “不会!”他郑重的摇头。
 
    “你很贪恋男欢女爱不是吗?”
 
    “以后不会了。我只贪一个女人的欢、只恋一个女人的色,那个人就是你。”
 
    她全身一阵轻颤,鼻端感到酸涩,整个身躯被他窒息般的紧拥着,吸嗅的全是他洁净的男性麝香气味。
 
    一阵令人天旋地转的亲吻就像狂风暴雨般!全数落在她甜蜜动人的芳唇上。
 
    她满心悸动,感受着这份致命的狂情,也热烈的回应她的柔情。
 
    他轻轻咬着她的下巴,“你说爱我,就不要再离开我,我要你死巴着我不放,像牛皮糖一样缠着我。”
 
    “听起来我好像很没有价值……”她皱皱鼻。
 
    “不然换我当牛皮糖,我要缠着你不放。”
 
    “这样比较好。我喜欢男人追求我的感觉!”
 
    “好,我让你有虚荣感。”他搔着她的腋下。
 
    她笑着、躲着、扭动着。“哈哈!放开我……好痒……哈哈哈……”
 
    他放开了顽皮的手指,她在他怀里笑得快要不能喘气,一张脸红艳逼人。
 
    “这几天它都没有翘起来过,我怕中看不中用……”他丧气的说。
 
    “不会吧?你以前很勇猛的。”她瞠大眼。
 
    “我们来试试看好吗?”
 
    她被他整个压住,大腿被迫张开,他的双膝就在她的两腿之间摩擦。
 
    傅忆烟双颊酡红。
 
    “你……你真是色性不改!”
 
    “以前的风流帐都过去了,现在我的色只针对你一个,你就给我吧。”
 
    他眼底充满狼狈的深情,让她动容。
 
    “我以为你不会爱上我。”
 
    “你就像呼吸般闯进我的心里,当我找不到你,不安、混乱,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我才知道我不能失去你。”
 
    “为什么不来找我?”她问。
 
    “因为……我怕吃闭门羹!”他小声的说。
 
    她打着他的肩,“你……你真是……”她无法形容。
 
    “不过我很高兴你来找我了。”
 
    “如果我都不来找你,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之间的缘分到尽头吗?”
 
    “不会!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期限,等你开学了,我会天天去学校等你下课,我会让你重新接受我的追求,我会天天一束玫瑰,让你成为全校人人羡慕的对象。”
 
    傅忆烟嘟着唇。“现在我自投罗网,等我开学,我就没有办法享受这些待遇了。”她哇哇叫,“放我下床,我要回家!”
 
    “不会!”他信誓旦旦,“你开学后我依然照做,而你还没开学的这段时间,我要你天天陪我。”
 
    “不要!”她摇头,“你如果害我怀孕怎么办?我不要堕胎!”
 
    “我也不会让你堕胎伤害自己的身体。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向你求婚——
 
    两个答案让你选,嫁给我,我们做一天一夜;不嫁给我,我们做三天三夜。”
 
    “喂!”她不平的大叫,“哪有这种求婚方式?”
 
    “做一天一夜怀孕的机会较小,做三天三夜的怀孕机会较大。只要你有身孕了,你就永远都属于我,那你就嫁定我了!”
 
    “你好无赖。”她娇嗔抱怨。
 
    “你现在才知道?”他扬唇大笑。
 
    “我两个都不选。”
 
    “没关系,我知道,你要的是跟我没完没了。我未来的‘性福’就交到你手中了!”
 
    “你确定你真的行吗?”她还是怀疑。
 
    “这件事光说不练也是没用的,我们就实地进行吧!”
 
    “喂喂……你不要这么猴急……哪有这样的?我还没答应……嗯——啊……”
 
    他让她全身赤裸的趴跪在床上,目光淫乱充满贪婪,她的双脚打开,他直盯着她美丽的三角地带,私密又羞涩的花穴渐渐染上了湿润的水气。
 
    他的手指轻绘花唇的娇样,她感觉到骚动,呻吟出声。
 
    “好美的花……”
 
    初绽的粉红唇花在他灼热的视线下兀自开放。
 
    他拉开两片软嫩的花唇摩挲,她娇喘不休。
 
    他手指揉弄着藏匿其中的珍珠,一阵阵酥麻快感让她动情的蜜汁分泌得更多、更快。
 
    “已经变得红肿了。”他轻轻一弹那颗泛红的珍珠,她立即产生剧烈的反应,全身大颤。
 
    “我好想冲进去……”
 
    他的鼻子凑近,吸着她浓郁的体香。
 
    “你好香……香得快让我把持不住……”
 
    她全身乏力,腹部痉挛,因为他露骨煽情的言语刺激,她的蜜穴收缩着。
 
    冷不防,他送进一指,她的小穴马上紧紧吸住不放。
 
    “你愈来愈热情了……”
 
    他使力抽送,她湿润的小穴激荡出羞人听闻的潺潺水声。
 
    “耀凯……好羞……不要了……”
 
    “才刚开始而已,稍安勿躁……”
 
    他轻抚她的背脊,麻痒舒服的快感让她逸出迷人的娇啼。
 
    樊耀凯抓着她的双腿,在她空虚不满的叫声逸出前,快速的送上他火热的舌头。
 
    “啊啊——”
 
    摆动俏臀,她感受到源源不绝的爱液泌流而出。
 
    她无法拒绝他的唇舌入侵,也无力阻止。
 
    “不要这样……不要吸得那么用力……”
 
    她把他的头夹得更紧,他更卖力的取悦她,牙齿磨着她的花核,让她敏感得全身直打颤。
 
    “你这么湿了……已经为我准备好了。”
 
    他喷出的热气就洒在她的热穴上,她难以控制的娇喘吁吁。
 
    “不要……啊……”他持续不断的舔弄她的大小花唇,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她剧烈颤动,高潮迫不及待的降临在她娇弱的身躯上,连他的舌尖都能感受她强烈的收缩不上……“还没完……”
 
    当她瘫软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全身软绵得像快要融化的棉花糖时,他剥去身上的衣物,抓着她的手放在他光滑硕硬的男根上。
 
    “你好大……”
 
    “因为你而变大……这是你身为女人的傲人魅力……”
 
    她觉得血液逆流到脑门,整张脸红通通。
 
    “耀凯……”
 
    “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再叫一次。”
 
    “耀凯……”
 
    他把欲望挤进她花谷间的细缝,没有马上满足她。
 
    意乱情迷的她款摆腰肢,“进来……好不好?”
 
    “等一下……”他用硬挺的下身在她敏感的沟渠间来回扫动着,她被他弄得全身欲火,既空虚又难捱。
 
    她水淋淋又湿漉漉了……
 
    他扶正欲望,一鼓作气挺进去。
 
    天哪!
 
    她怎么能这么湿又这么紧?
 
    他快要泄在里面了!
 
    “忆烟……我的女人……”他激烈的撞击着她。
 
    “耀凯!耀凯……”
 
    她的身体正承受着他给予的激情狂爱,她爱恋不舍。
 
    “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你觉得我还能不能人道?”
 
    “能……你好棒……”
 
    报章媒体的谣言不攻自破,沉溺在鱼水之欢的她明白,在她心里,他永远都是最棒的。
 
    “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
 
    “你会成为我最后一个女人,我保证!”
 
    贪色男人已被眼前小他八岁的小女人给捆绑了身心,以往只有性爱没有真情的肉欲已经离他远去。
 
    他像重生般,真心真意的对待面前这个与他不仅肉体相契,心灵也相契的女子,和她共享情爱世界里的狂风巨浪……
 
    “啊——”
 
    他抚捏她胸前的乳肉,将她两处最敏感的地方占为己有,恣意狂野的攻击着。
 
    她完全沉沦,不可自拔。
 
    他将她妩媚的娇态烙印进心版,猛力快速的进出。
 
    当热烫的种子在她体内生根时,他还舍不得放开她,让软疲的下身离开。
 
    “我爱你,忆烟。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伴侣!”
 
    疲累的傅亿烟听到他的肺腑之言,高兴的流下感动的泪水。
 
    好棒……
 
    她的贪色男人终于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她终于得到了他珍贵的心,她好满足……好幸福……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