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历史穿越 > 重生之小雪之良 >  62、Chapter3-终章 ...

62、Chapter3-终章 ...

重生之小雪之良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7-05-22 15:34:47
 
62、Chapter3-终章 ... 
 
 
  万小雪在校门口跟闫之良分开,闫之良独自回到自己的公寓。
  他总是觉得这间房子太过冷清,给自己倒了杯水,把自己埋进沙发里,他想,或许这房子有了一位女主人之后就不再那么冷清了。
  他想起这间房子的未来女主人刚才塞给了他一张字条,闫之良从皮夹里把这张字条拿出来,展开,上面写着五个字——我们分手吧。
  闫之良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冰窖。
  闫之良几乎将字条上的字一看再看,可对于上面的五个字,总觉得自己怎么看都看不明白……他不明白,他跟万小雪好好地,为什么,她突然之间想要跟他分手?
  在家里呆了三天,没有去学校,甚至连门都没有出过,要不是饥饿提醒他,他可能真的会就这么一直思考下去。其间,他无数次的想要冲出门去,冲到万小雪面前,问她为什么不给她要跟他分手、问她他做错了什么……最终,他却连踏出房门的勇气都失去了。他觉得,那天他跟万小雪就像平时一样见面,散步然后吃饭,万小雪一开始还似乎很高兴,还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她。闫之良的脑子一团乱麻,这三天来的思考效率比不上往日的三分钟,可是他却毫无所觉,依旧沉思在自己的思绪中。
  虽然没有出门,不过他却把手机端端正正的放在自己面前,这三天来给他打电话的人不少,可他往往是往屏幕上看一眼,确定了不是万小雪的来电之后就再不理睬,任由电话嘟嘟的响,却是打死不接的。此时,电话又响了,闫之良看了看来电,号码很长,是赵胤成的。闫之良本来想着是打死不接的,可是赵胤成就仿若化身成为小强,你不接他电话,他就一个接一个的打,由此可见此人今后的成功与他的执着十分不开的……如此五分钟之后,闫之良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不能让这小子这么一直把电话线路占着。按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赵胤成中气十足的声音:“喂,你怎么才接电话啊……balabalabala”一番唠叨之后,赵某人终于发现对方似乎一个字都没说,不由得问道:“喂,你怎么不说话,你没事吧。”电话那头,赵胤成将电话从左耳拿到了右耳,蟑螂,哦不是,赵胤成自认直觉很准,此刻,他觉得他的好兄弟有点不对劲。过了好半天,久的赵胤成差点儿就怀疑电话那头没人了,才想起一个沙哑干涩的声音:“我……”
  然后,就没了下文,赵胤成被电话那头的沉重传染了,一时间也大气不敢出,可又是一阵沉默,赵胤成突然想起了自己现在打的可是国际长途,自己的零用钱和小金库都掌握在爷爷奶奶手里,捏了捏拳头,他小心翼翼的说道:“之良,咱们是多少年的哥们儿了,有什么不痛快的跟我说说啊,说不定我还能给你出个主意不是?”
  再一次的沉默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气若游丝般的声音:“小雪,她……嘟——”电话断了。而这边,赵胤成却感觉自己听出了一声冷汗,难道,闫之良的不对劲竟然跟万小雪有关,闫之良跟万小雪的关系他是知道的。可是,一想起闫之良刚才沉重的好像天塌下来的反应,他自动的将“分手”这个可能性划掉了,难道是万小雪出了什么事情了么?脑中回荡起起电话断线之前闫之良那声气若游丝的“小雪”……赵胤成觉得一定跟自己想的没错,应该是万小雪出了什么事情了。于是,他觉得不论万小雪出了任何事,自己如果打电话跟闫之良询问那就是刺激他。当下也顾不上最初的目的是要跟某人讨论专业话题了,他开始一边祈祷这万小雪千万不要出什么大事,一边翻出了万小雪的联络电话。几分钟之后,正在自家房子里(津津有味的)陪老婆看八点档狗血剧的万爸爸战战兢兢的接了一个来电显示很长的疑似国际长途的电话。赵胤成从万家老爸的话里话外没听出什么不对的,于是他向万爸爸要了万小雪学校寝室的电话之后,国际长途打到了万小雪所在的寝室。万小雪正在后悔着三天前的冲动,就被舍管阿姨在楼外的大喊声唤回了心神,屁颠屁颠的跑下楼接电话了。
  尽管万小雪一路是跑者去接电话的,可显然赵胤成大朋友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再加上,目前他正心急如焚着。不过,既然万小雪能接他电话,那么有事的显然就不是他了……很显然,目前出状况的是他的好兄弟。在万小雪拿起电话之前,他觉得大约能将这次的事件猜个大概了。万小雪调整了下呼吸,冲着舍管阿姨笑笑,电话拿到耳边的一瞬间,就立马移开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生大大的声音:“我说,你到底对闫之良做了什么?”
  这句话一下就把万小雪打懵了,但是好几年没有听到赵胤成的声音,导致了她一时间根本分辨不出来人是谁,即使心里因为电话那头那人的不客气心里小小的不舒服了一下,但还是尽量礼貌的问道:“请问你是……”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了片刻,那个声音才咕哝的说道:“……赵胤成。”万小雪居然没听出他的声音,这种情况他压根儿没想到,心里有点郁闷,又有点儿尴尬。
  不过万小雪也没有注意他的语气,她还惦记着刚才赵胤成那句“你到底对闫之良做了什么”呢,也就顾不上跟他寒暄了,直接问道:“你说……闫之良怎么了?”
  赵胤成也是个直来直去的,说:“你和他不会是分手了?”万小雪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脸色也有一瞬间发白,沉淀了一下心情,才吐出一个:“是”字,然后她小心翼翼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赵胤成听着万小雪那支吾的语气就断定这两人的关系绝对还没死透,也就是说万小雪心里应该还是放不下闫之良的,就说:“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知道他现在在那儿吧?知道的话你现在就去看看他。”说完,不给万小雪继续提问的机会,果断的断线。万小雪知道电话那头的忙音响了十来秒中,才恍若打了鸡血一般,快速的挂掉电话,不顾舍管阿姨在她身后喊着:“宿舍里不准跑步”踩着塑料拖鞋那清脆的声音冲上了自家寝室。大约三分钟之后,在舍管阿姨惊讶的目光注视下,万小雪已经换上了平素的便装,脚踩一双运动鞋,向着学校北门跑去。
  一路上她心急如焚,就想着立刻跑到那个人跟前,看看他,然后……然后她也不知道。她除了脚上的动作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脑子里反复的骂自己“白痴!”。她不记得跑步这种运动除了体育考试能用到之外还能用在别的地方,不过,她现在有些后悔以往体育课总是的过且过,从来没有重视过这项运动了。现在,她恨不得脚下的是两个轮子而不是两条腿……这样,她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当电梯终于停在19楼的时候,万小雪那还没有从方才的奔跑中消停下来的心脏,再一次经受了考验,区别在于这一次是由于紧张。
  万小雪在1901的门牌号前犹豫了几分钟,才鼓起勇气按下门铃,然后紧张的等待着门打开,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门都没有开,于是,万小雪又按了一次门铃……门依旧没打开,隔着厚厚的门板,万小雪听不见里面的响动。不过,越是什么也听不见,她越是焦急……在她几乎可以认为房子里没人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了。
  然后是闫之良比平时苍白和憔悴的脸。
  万小雪呼吸一滞,她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捏住,不能吞咽,因为一吞咽就会哭出来。
  两人在房门口呆滞了几秒钟后,闫之良才用几近耳语的声音叫了她的名字:“小雪。”
  尽管声音很小,但是难以掩盖嗓音中的干涩。
  万小雪侧身进入屋内,闫之良走在她身后将门轻轻关上,打开灯……这时,万小雪才发现,从刚才到现在,房里一直都是没有开灯的。
  客厅的沙发上仿佛还有一个凹陷的痕迹,证明着主人不久之前正坐在那里,茶几上摆着一个玻璃水杯,里面还有大约五分之一的水——一张似曾相识的纸条此刻正被水杯压着边角,静静的躺在茶几上。
  万小雪深吸一口气,她拿起那张纸条,上面是她的字迹。
  “小雪……”闫之良从万小雪进门之后,他的目光一便直紧随,他小心翼翼的叫着这个名字,小雪来看他了,是不是意味着他还没有失去她?
  万小雪转过身,面对着闫之良,问道:“你吃饭了么?”
  闫之良先是一愣,然后心里就不自禁的燃起希望,他轻轻摇头,就看到万小雪微微泛红的眼眶立刻盈上水汽,直到这层水汽再一次被眼睛的主人硬生生憋回去,才听到眼睛的主人轻轻的说:“我做饭给你吃吧。”
  “好。”他听到自己说。
  厨房的冰箱几乎就是摆设,闫之良从来不往里面放东西,里面只有几盒牛奶方便面,鸡蛋火腿这些容易保存的食物……还是万小雪每次来的时候一点点填进去的。
  闫之良看着万小雪走进厨房,才重新坐到沙发上,看到万小雪开始在厨房里忙碌,他才仿佛恢复知觉般的发现自己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之后就是胃部抗议似的痉挛和抽搐。
  他重新坐回沙发上,看着万小雪在厨房中忙碌的样子,胃部的不适感也随之减轻不少。
  方才,放在茶几上的那张字条已经不见了,是万小雪刚才拿起来之后就再没放回去。没见她丢掉,那么应该是一直被她捏在手里了……然后,他就看到背对着他的万小雪以极快的速度将一小团白色的东西扔向了窗外(不道德啊!),那团白色很快的就没入了夜空……闫之良的嘴角不自觉的上翘。
  一杯散发着热气的牛奶被放到了他的面前,万小雪声音诺诺的说:“你先喝点牛奶吧……你、你这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吧。”
  闫之良发现,万小雪说话的时候,似乎根本不敢将目光停在他脸上,很明显是心虚的表现。于是,故意在她一句话说完之后停留几秒钟,才轻声道:“谢谢。”
  这两个字让万小雪的表情显得既尴尬又委屈,闫之良的内心恶劣的产生了一种满足感——在万小雪将那张纸扔出去的时候,他什么都想明白了,那个“我们分手吧”不过是万小雪一气之下的产物,这种冲动的作为简直就是白痴……但不得不承认,为这五个字纠结沉重了三天的自己也不聪明……爱情果然让人愚蠢。
  一点点的喝着热牛奶,感觉到自己的胃重新的活了过来,闫之良很是兴味的看着万小雪在厨房里磨蹭。
  过了一会儿,一大碗方便面被放到了自己的面前,面条上面铺着切碎的火腿还有金黄的煎蛋、葱末……似乎冰箱里能用的都被放进去了……卖相还好,闫之良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
  闫之良一点点的将食物吃进肚子,仿佛那个三天滴米未进的人不是他。万小雪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一直紧张的看着他的动作,知道他将那碗方便面吃了个七七八八,她才仿佛松了一口气——自作自受,恢复了思考能力的闫之良恶劣的给了对面女人一个极正确的评价。
  万小雪接过碗,然后逃避似得跑到厨房收拾。
  闫之良从沙发上起身,他需要洗澡,他现在的浑身肌肉骨骼都很僵硬,加上三天没有洗漱,生理和心理都难受的发慌。
  万小雪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见客厅里没人,心理一阵慌乱,在房子里找了一圈,最后才从闫之良的主卧室的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这才安下心来。
  现在,她需要思考的就是等会儿怎么跟闫之良解释,虽然她心理清楚闫之良喜欢她,他可以当做那张字条的事没有发生过。可是……可是,她的良心让她不能仗着闫之良对她的喜爱就任意践踏他的感情,她冲动犯下的错,不应该由爱她的人来承担。她决定等将那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除了重生以及认识齐宇这件事。
  等待是漫长的,可是,待闫之良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万小雪又觉得时间过的太快。
  闫之良现在浑身散发着清爽又慵懒的气息,与方才那个颓废的他简直不似同一人。
  他轻松的做到万小雪对面,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才看着万小雪,道:“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么?”
  万小雪悄悄做了几次深呼吸,抿唇,才道:“我确实有话像个你说。”
  闫之良了然的点头,万小雪接着说:“关于那天的事……我想我并不是真心想那么做的……我的意思是,我当时心情不好,于是一时冲动下,就写下了那张字条。”万小雪越说头垂的越低,最后完全不敢看着对面那人。
  沉默了一阵,闫之良说:“我记得那天你约我出来的时候,心情本来很好……是我,让你不开心了么?”
  “不是的”,万小雪很快的否认,“我那天约你出来本来是想告诉你我赚了一笔钱……这个我没告诉你,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然后万小雪将CH 花2万美金买走她设计的事情跟闫之良详细的说了一遍,“我当时很高兴,可你还跟平时一样,不对,你那天比平时话还少,我说什么你都是‘恩’‘啊’‘哦’的……你还记得那对高中生情侣吧?”
  见闫之良点点头,万小雪接着说:“那个叫齐宇的男生把那个女生逗得一直笑……你从来没那么逗过我,我当时觉得他们的笑声很刺耳。”虽然对齐宇她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但不可否认重新见到这人还是给她不小的冲击。
  万小雪低着头,突然感觉身旁的沙发一沉,近距离一股香皂的味道,一只手抬起她的脸,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直到唇上的触感消失,万小雪已经被吻的晕乎乎的,她恍惚听到他说:“对不起。”
  对不起 
  
 
  ?他为什么这么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自己吧。还来不及细想,又是一阵深吻,万小雪已经不肯定自己是不是姓万了,还是其他什么。他只记得闫之良说了什么,然后她说了个“好”字……
  之后她就一路恍惚着被闫之良送回了学校,在宿舍阿姨诡异的目光下,她回到自己的寝室,顶着苏芳芳高媛郑爽儿那强烈的带着八卦意味的目光爬上她的小钢板床,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万小雪在生物钟的作用下醒来,头脑一点点的恢复清醒,她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她跟闫之良和好了,几天积累的压抑一扫而空。然后她感到唇上的麻胀干,想起了昨天的吻,脸上一阵燥热,心里却涌起甜蜜的感觉,兀自蒙被傻笑……突然间,她想起了她昨天答应了什么!!
  (时间倒流会昨晚)
  【亲吻间隙,他说:“一起住吧?”
  她双眼朦胧,意识恍惚,说:“好。”
  他一笑,不同于以往的浅笑,而是眉眼唇角都带着笑,万小雪尚未回笼的意识被这个灿烂到不行的笑给彻底打散,他说:“就明天吧。”
  她说:“好。”】
  于是,就这样,她从今天开始,要开始与某人的同居生活……
  END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