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历史穿越 > 重生之回答分手之前 >  54、第五十四章 ...

54、第五十四章 ...

重生之回答分手之前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5-22 15:59:59
 
54、第五十四章 ...
  当一个月的月子过后,徐磊就进入了他紧张的工作中,听过他跟领导的电话,好像是演习,这一场演习准备了大半年,可以想象出它的周详性与大场面。
  
  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以前过惯了每天忙碌的生活,现在突然闲了下来,就感觉到了一种空虚感。虽然有孩子的吵闹,也要喂奶,但是因为有保姆阿姨帮着我,所以我并没有一般人生完孩子的烦心。我跟徐磊讲过,等孩子不喂奶了我就要去工作。他说过家里养得起我,不用急着出去工作,但是我怕自己这样养尊处优下去,以后都不知道该干啥了,所以坚决的想要去工作。婆婆说,可以去她的公司帮她打理,但是我却有顾虑,一是我对她公司的事不懂,二是我怕下面的员工说闲话。后来公公说了一句话:“小磊,让童童进你们部队的军报吧。”
  
  “对啊,这么容易的事,我怎么就给忘了。”说着,徐磊就要过去打电话。
  
  军报?这倒是跟我的专业吻合,但是军报不是部队的吗?可以随便招人?军人入伍,不是有一定的规划性吗?
  
  徐磊已经过去打电话了,公公回答了我的疑问:“军报跟一般的部队还是无法比的,它没有正规部队那么严谨性,而且部队现在也有特招社会广大专业性强的人才,你在报社干了五六年,有这方面的经验,让你进入军报问题不大。”
  
  徐磊打完电话就兴奋地跟我说:“周部长答应了,说过段时间就让人过来招聘之事。”
  
  儿子女儿已经半岁了,已经能站起来扶着床背好一会儿了。女儿更厉害,已经能发出单音节的声音,最开始叫的是“妈妈”,只是叫的含糊不清,但我还是听出来她叫的是妈妈。徐磊一听,就抱住女儿喊:“小宝,叫一声爸爸。”小宝是女儿的小名,当时儿子女儿一出生,徐磊就取上小名了,儿子叫大宝,女儿叫小宝,当时我还说:“还大宝晚霜呢。”徐磊却冲我笑。
  
  但是女儿却看也不看他,把脸扭过去,眼睛却看向我,冲我张开了手臂,喊:“抱……”
  
  “小宝,爸爸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喊一声爸爸,爸爸就亲你一下。”
  
  女儿却依然不看他,眼睛只盯着我。
  
  一见徐磊哄着女儿让她叫爸爸,我也乐了,逗他:“你女儿不理你,你这个爸爸真失败。”
  
  “谁说我失败了,那是我女儿害羞,害羞你懂吗?”徐磊的脸涨红了,过去一口亲在女儿的脸上。
  
  女儿被他这一口亲的,愣了愣,接着哇地哭了出来,这一下子把徐磊给哭得手忙脚乱了。
  
  “我的小宝贝,我的小祖宗,你不要哭了,是爸爸不对,爸爸不逼你了,不哭了。”
  
  我赶紧地过去抱起女儿,嘴里不忘埋怨他:“你看看你,把女儿吓哭了吧?”
  
  徐磊很委屈地窝在床上,嘴里说着:“我这不是看到女儿叫你妈妈,我也想让女儿叫一声爸爸嘛。”
  
  不像女儿那么会撒娇讨人喜欢,儿子就是个冷漠的家伙,小小年纪就知道扮酷了,也不指望他现在就开口叫爸爸妈妈,但也希望孩子能多黏人,但是也希望他跟他妹妹一样,热情点儿,但是这小子从小就冷的要命,不知道是像了谁。
  
  “老公,看看你儿子,怎么这么冷漠呢?我喊他,他理也不理。”忍不住的,就跟徐磊埋怨。
  
  “这才是我儿子,男人嘛,就应该有男人的酷劲,我喜欢。”他说着就过去抱儿子,却被儿子白了一眼。
  
  这小子还会白眼,这一发现让我觉得很稀奇,但是人家理也不理我,连我这个娘都可以冷漠到这种程度,可想而知以后他会是怎样的一个酷小子。
  
  女儿学话一向就早,当她会叫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的时候,可把徐磊还有公公婆婆他们乐坏了,甚至连远在N市的丫头也闻讯赶来了,逗着女儿让她喊姑姑。
  
  徐磊那一通电话之后,没多长时间,军报那边的领导就给我打电话了,让我过去体检,还有进行一些常规的训练什么的。
  
  我因为生完孩子的原因,身材已经没有以前那样好了,腰相对也圆了起来,但是我的身体很好,除了胃有点儿小毛病之外,其他没什么毛病,体检一下就过了。他们单位面试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其实就是让我把一些材料交上去,包括我在地方报社所有的文章还有我的一些证件。因为专业的对口,而且又有徐磊打过招呼了,所以我很容易就过关了,随后军报领导说,会给我量身材打算做衣服。
  
  现在的07式军装就是这样好,衣服都是量身定做的,按各自的身材比例定制,不像97式军装,男女军服没什么区别,只多了裙装而已,但是07式就在这方面做了修改。不但增加了各式的裙装,而且因为女性特有的身材曲线,所以衣服也是更加能勾勒出女性的曲线美。
  
  当我拿到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军装后,已经是去军报报到后一个月的事了,原先因为衣服还没有做好,所以我穿的跟自己体形相对符合的军装,这个在后勤部很多,只是衣服有点儿偏大,穿着不舒服而已。因为有家庭,所以可以每天下班就回家,跟正常的上班族没什么区别。当我迫不及待的在家里试穿这些军装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真是帅呆了,镜子里那个帅气的女军人真的是自己吗?正感叹,我却看到了徐磊眼睛里的笑。
  
  “你笑什么?我穿军装很丑吗?”我瞪了徐磊一眼。
  
  徐磊过来抱住我的腰,把脑袋搁在我的肩膀上,喃喃地说:“我老婆穿什么衣服都是最美的。”
  
  “去去去,就你嘴巴最甜,我都老了,这生完孩子,女人该有的曲线也没有了,丑着呢。”
  
  “谁说的,我的老婆最漂亮了,永远都是我心目中最美的那个童叶。”
  
  他捏着我的下巴,眼睛亮的出其,慢慢地将头低了下来,眼看就要吻上我的嘴唇。
  
  突然,一声“哇”的啼哭声,打破了这种温馨的场面,我和徐磊猛地分开,手忙脚乱地奔向儿子,原来是尿了。
  
  徐磊开始了他的演习,听说他从后勤调到了前线,这次担任演习蓝方总指挥的参谋长,而且他也从中校升为了上校,那发亮的上校军衔,看得我眼睛一阵晃,再看看自己肩膀上的那个中尉肩章,感觉差距就是大啊。
  
  这次的演习,我也被单位派到了前线,作为了战况的前方记者。当时随行的还有另一个男记者,是摄像的,当时我们奔跑在前方的战线上,有一种解放战争时的硝烟迷漫的感觉。
  
  坦克、直升机,还有方方正正的军人列队,枪支、弹药,这些全是以前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如今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嫂子,徐参谋长正在开会。”小兵向我汇报了徐磊的最新情况。
  
  我想过去以采访的名义接近徐磊所在的营帐,但却被外面的哨兵拦在了门外:“对不起,这里是外人止步的地方,同志请回。”
  
  “我不是外人,我是……”
  
  “同志请回。”哨兵很干脆的打断了我的话。
  
  晚上的时候,徐磊还没有回来,我的营帐空荡荡的。因为我们现在是身在野外,所以只有帐篷,外面也有士兵的站岗,但是我还是很怕,一直睁着眼睛等着徐磊的来到。因为现在演习刚开始,上至指挥官下至普通士兵,都守口如瓶,谁也没有对我说半句泄露演习内容的话。
  
  演习,跟电视上演的有相近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脸上画着各色的颜料,看着就很逗。
  
  因为这次演习是跟外国联合演习,所以军区很重视,从准备到演习开始就可以看出来了。只是作为军报的记者,好像这次的演习大家都不愿意展现在记者的眼中,所以我想采访大家也都不理睬,我只能通过自己的眼睛,通过摄像头的捕捉,来完成这次的采访任务。
  
  好几天徐磊都在忙碌的指挥着演习,每天晚上都没有回到我所在的营帐,我听着炮火声入睡。但却是被一声呐喊声吵醒的,披了衣服出营帐,却原来是红方来偷袭了,被埋伏的蓝方官兵的抓获。我换了衣服正打算出去采访,却被门外进来的人吓了一跳。
  
  “徐磊?”当看清来人后,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徐磊此时的样子很疲劳,抱住我就往旁边的床上滚了过去。
  
  “你身上脏死了,快去洗一下。”我轻轻地拍着他的脸说。
  
  徐磊却把我用力地拥在怀里,眼睛紧闭着,嘴上说:“老婆,我已经四天四夜没合过眼了,你就让我睡吧。”
  
  但是他身上味儿确实很浓,没办法,我只得起来,打水给他洗脸甚至解开衣服给他擦身子。期间徐磊警惕地抓住了我的手,但一见是我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为他擦洗了身子后,我才满意的躲进他的怀里,美美的睡去。醒来的时候,徐磊已经不在身边了,应该是忙着演习的事去了。我吃了早饭就与同事会合了,与他一同开始了紧张的采访任务。
  
  这一演习,就过了整整的两个多月,因为我有采访任务,所以回不了家,心里很想念我那两个小宝宝。晚上的时候我打了一个电话回去,电话是婆婆接的,我问起了我宝宝的情况,婆婆告诉我,两个宝宝很乖,只是很想念我这个妈妈,女儿因为会叫妈妈了,所以总是哭着喊妈妈。
  
  我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都是我不好,因为要找工作,把两个宝宝留在了家里,越想就越想念我的宝宝。婆婆将电话拿到了孩子的旁边,我听到了孩子的声音,想念他们的心更甚了。这个时候徐磊心疼地把我抱在怀里,安慰着我,我说:“我想宝宝,我想要回去。”
  
  但是想归想,我知道自己回不去,军队的任务不比地方的,这里有严格的纪律,但是听一听宝宝们的声音,我的心里也安慰多了。
  
  徐磊说:“都是因为我,你才争取了这次的采访任务,是我亏欠你的。”说着轻轻地吻着我。
  
  说到为了他,其实我更为了我自己,我舍不得离开他,不能没有他的日子,虽然只要几个月他就能回来了,但是我等不了,所以争取了这次采访的名单,跟着大部队来了,为的就是能跟他朝夕相处。
  
  整整的两个月时间,我都跟战士们在一起,记录着他们的生活战斗场面。徐磊除了之前那几天一直忙得没有回来,后来倒是夜夜回来睡觉,看着他因为这次演习的事,搞得瘦了一大圈,我也心疼。
  
  听前方战士的呼吁声,好像他们蓝方快胜了,这些我倒没怎么感觉出来,反而看到了徐磊那眉头越皱越紧。
  
  这期间我除了采访任务,我也时不时地用手机登录网络,也登录QQ,知道了许多军嫂姐妹们的情况。听说须颖快结婚了,她告诉我她父母终于同意她和小熊的婚事了。之前我听说过须妈妈一直反对着须颖和小熊的婚事,但后来因为小熊提了干,当上了连长,这老两口才终于同意了这婚事。须颖一直说:“童叶姐,你跟姐夫一定要来参加我和小熊的婚事啊?我和小熊能有今天,也多亏了姐姐你。”一听到这个我就笑了,须颖和小熊的爱情,我从中倒是帮了一些忙,小熊这小伙子也是个棒小伙,说实话,他和须颖真的很配,这么漂亮的须颖也只有小熊这样优秀的军人才能配得上她。
  
  但是也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那就是那个叫蒙蒙的女人又找上了我。之前我因为回到了省城,为了孩子的事忙了大半年,又进了军报,所以以前的手机都换了,这个蒙蒙找不到我的联系方法,也不知道从哪得知了我的QQ号,我想应该是阿浩那知道的吧?竟然在网上找到了我,告诉了我一件事,说是阿浩甩了她了,跟人家军长的女儿好上了,她不甘心,凭什么她为了他而离婚,最后他却变成了别人。所以她找上我,想让我和她合作,去部队告倒阿浩。
  
  阿浩跟那个军人女儿的事,后来我听徐磊讲起过,听说是阿浩之前一直追求着那个军长的女儿。那个军长女儿其实之前我也有印象,就是那个在短信上叫“小波”的女孩,当时我从短信上看得出来那个小波一直不待见阿浩,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真的被阿浩追上了。
  
  对于阿浩,我没有了恨,因为早已经不爱了,只是那个叫蒙蒙的女人让我联合去对付阿浩,却是我不想的。我虽然以前恨过他背叛我,但是去整他又是另外一件事。如果我有这个整人的心,之前刚得知阿浩的背叛时,我就应该去部队告发他了,既然以前不会,现在更不可能了。
  
  我在QQ上回复那个蒙蒙:既然你早知有这种结果,你就应该安分守己,好好地经营你的家庭,而不是背叛丈夫跟别人的男朋友好上。既然你已经跟自己的丈夫分手了,并跟阿浩好上了,那就说明你心里有阿浩,既然有他,又为什么要毁了他?爱就是用来毁掉所爱的人吗?你毁掉了他,对你也没有半点好处,反而会让你的名气更臭。所以,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爱,就放过他吧。
  
  但是蒙蒙却回复我:那是你,我才不会像你那样的软弱,被别的女人抢了老公还这样的坐以待毙呢。既然他对我无情,也休怪我对他无义。既然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他,我情愿亲手毁了我爱的男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个女人还真是可怕,当初活活的抢了我心爱的男人,如今这个男人又接着背叛了她,她就产生了如此可怕的念头。她应该知道,既然一个男人可以有第一次背叛,自然也可以有第二的背叛,既然可以冒着风险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就应该要想到这样的事,当背叛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竟然会有此可怕的念头,这是不对的。
  
  “在想什么呢?”徐磊走进来,问我。
  
  此时徐磊他们蓝方已经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外面正在欢呼着胜利的喜悦,徐磊也完全的放松下来,这几天的神经紧绷,让他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是阿浩……”我正想将这件事告诉他,但没想到徐磊一听到阿浩的名字,整个人都猛得从放松中惊了起来,眼睛已瞪了出来,问我:“阿浩?你还在想阿浩?”
  
  我知道他误会了,但是这件事也只有他能办到,万一那个叫蒙蒙的女人真的去部队告发,只有徐磊能摆平这件事。
  
  “你想哪去了,我跟他早没关系了。”我这一说,他全身绷紧的神经才得已松懈下来,走到脸盆边去洗脸,边说:“那你还提他干吗?”
  
  “是那个小三,说是要去阿浩的部队告他。”
  
  徐磊不假思索地说:“那是他活该,谁让他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是该让人整整他。”
  
  我却抱住他:“老公,你帮帮他吧,如果那个蒙蒙真去告了,他的前途也就毁了。”
  
  徐磊睁大了眼睛:“你还让我去帮他?我都恨不得去撕了他,这个男人真是丢了我们男人的脸。”
  
  “你听我说,虽然说阿浩之前背叛了我,我应该要恨他,但是现在想想,如果不是他的背叛,你能跟我结婚吗?他为了他的前途费尽了心机,如果最后真的因为蒙蒙的这一闹,一切都毁去了,但是我也看不得他毁成这样。如果我不知道这件事也就算了,但是我知道了就必须阻止这件事。我知道你会有办法的,也只有你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徐磊看着我,问我:“你不怕我因此而吃醋,反而去毁了姓苏的那个家伙。”
  
  我却笑了:“你不会的,你要真想这么干,早就已经干了,不会等到现在。而且我的心里只有你,你又为什么要去吃一个过了时的男人的醋?好不好,你就帮帮他吧,我看不得他真毁了。”
  
  “我真不知道该骂你,还是过去打一顿那个家伙。”徐磊气的咬牙切齿。
  
  我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徐磊,我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嫁给你是这辈子都修来的福分。如果我真的跟他有什么,还会这样当面直接了当的跟你讲吗?”
  
  “我不会帮的,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他。”徐磊突然就把我抱了起来,往那个唯一的床上走去。
  
  我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拍打着他的胸膛说:“你放我下来。在这里连洗澡都不方便,虽然可以提水进来洗,但是不比在家里洗那么舒服。这身上粘乎乎的,你还干那个。”
  
  徐磊把我放了下来,然后说:“快拿上衣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干什么?”我问。
  
  “你去了就知道了。”
  
  我不明白徐磊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一到那个湖我就知道他带我来这的目的了。这是一个美丽的湖,湖不大,但是因为隐藏在一片灌木林中,所以应该还没被人发现。
  
  “我知道这两个月苦了你了,跟大部队住一起,洗澡也不方便。这个湖是前几天我跟踪红军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我想如果带你来这地方洗澡,你一定会开心坏的,所以我就记住了这个地方,就等着演习一结束,就带你过来。”
  
  一看到这个湖,我就莫名的喜欢上了,泡在水里一定很凉快。但是,这里真的不会有人经过吗?万一有人,那还不羞死人了?
  
  “放心吧,这里很隐蔽的,不会有人发现的。你下去洗吧,我给你放哨。”
  
  有他的放哨,我放心多了,便脱了衣服下了湖。这水真的好清澈,又凉又干净,泡在水里,我发出了一声感叹,好久没有这样舒服地泡澡了。
  
  突然水花四溅,我吓了一跳,却原来是徐磊也脱尽了衣服跳了下来,游到了我旁边,紧紧地抱住了我:“老婆……”
  
  “你吓死我了。”我拍打着他,“你不是说放哨的吗?怎么也下水了?万一有人过来怎么办?”
  
  “我看到你洗澡,我也忍不住了。不会有人过来的,这里很隐蔽的。老婆,我帮你搓澡。”徐磊说着,手就已经向我的胸部袭来。
  
  我轻轻地拍向他偷袭的手,轻骂:“说是搓澡,原来是吃我豆腐啊。”
  
  徐磊用力将我抱住,捏着我的下巴就吻了下来:“我就是要吃你豆腐,跟老婆亲热那不叫吃豆腐,而是叫理所当然。你知道吗,自从你生了孩子后,眼里只有两个小宝宝,都快把老公给忘了,好久都没有跟你亲热了。”
  
  我也动情了,确实,自从生了孩子后,忙着两个孩子,又是喂奶又是哄着他们,都忘了老公了。后来断了奶后,因为孩子还小,所以眼里依然只有孩子,怪不得徐磊要吃醋了。
  
  “老公……”我反身抱住了他。
  
  徐磊吻住了我,手已摸向了我的胸部,另一只手环着我的腰,身子紧贴着我。这一贴近,我就感受到了他下面那火热的硬物,正抵在我的柔软处。
  
  “老公……”我呻吟。
  
  这湖水冰凉,但依然浇不灭我内心中那股狂热的爱。我寻找着最佳位置,更贴近了他。
  
  “老婆,我要你!”他环抱着我的腰,轻轻往上一提,身子一迎,我就和他紧密接合了。
  
  好久都没有这么接合了,让我们两个都叫了出来。
  
  因为在这野外的刺激,还有随时都可能被发现的惊恐,让我们两个都分外的激情。
  
  我的腿圈着他的腰,他的动作很勇猛,每一次都往最深处涌进。
  
  “老公……”我喊着,却被他用力地吻住。
  
  “从今天开始,你心里不许有别人,只能想着我,听见没有?”徐磊一边征服着我,一边下着命令。
  
  我已经无法思考了,脑海里一片空白,无意识的回应着他的话,永远都不再想别人。
  
  当到底顶峰的时候,我们从疲惫中清醒,湖水很凉,贴着皮肤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那天,我和他都很疯狂,一次又一次,好久永无不知满足一般。
  
  回到单位,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了,一想起当时我和他在水中激情的情景,脸还是会很烫。当时真大胆,万一有人过来了,发现我们那样的事,不知道会怎样。
  
  后来我听说蒙蒙真去部队告了,但是那事却被人压了下来,我知道一定是徐磊在背后做了手脚,让阿浩逃过了那次灾难。
  
  这时玉树地震全面暴发。当年的汶川大地震,夺走了多少群众的生命,这次玉树大地震的暴发,一样来势汹汹,危险着广大群众的生命。
  
  部队接到通知,进入了全面抢险的工作当中。
  
  徐磊也递交了申请,请求上前线去。我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却抱住他,不让他去玉树。
  
  “童叶,你现在也是一名军人了,应该知道身为军人,群众的生命比我们重要。”
  
  “我知道,但是……那边太危险了,我不让你走。”
  
  那天,我和徐磊纠缠了一夜,最后在他的教育下,我终于答应了让他去,但是嘱咐他:“你去可以,但是你不能抢在最前面,你要为我和孩子们平安的回来,否则我也追去玉树。”
  
  “宝贝,别哭了,我知道,我都记在心里呢,我不会舍下你和孩子们的,你们是我徐磊这一生最珍惜的人。”
  
  “你要把手机的电充足,充电哭也要带去,电板更要带多,我要时时地听到你的声音,要跟你保持联系。”
  
  我去帮他拿充电器,要帮他把所有的电池都充满了,起码这样我能安心一些,要不然去了那边没有万一没有电,这怎么办?
  
  我四处的找着充电器,所有的万能充都被我带出来了,但是在打开一个箱子的时候,我却愣住了。
  
  一个小小的充电器,映入了我的眼中,是那么的熟悉。
  
  “怎么了?”徐磊过来抱我,但是看到那箱子中的充电器时,他也愣住了,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的身子在僵直。
  
  “这个充电器坏了,不能用了。”他快速的想要把箱子合上。
  
  我已经阻止住他,拿起那个充电器,我的手都已经颤抖了。
  
  “这个充电器怎么会在你这?”我回头问着他,手因为颤抖已快拿不住充电器了。
  
  “这充电器是我自己的,因为坏了,所以一直放在这。”徐磊不敢看我的眼睛,语气也有点儿虚。
  
  “这个充电器分明就是我的,这上面的蝴蝶还是我粘上去的,后来被我外甥撕掉了一个角。它为什么会在你这?”
  
  当时我明明放在了自己的拉箱杆内,后来去了阿浩的部队后,这个充电器突然不见了,我以为是因为我的重生,所以那个充电器根本就没放进箱子,但现在看来全然不是。
  
  “我……”徐磊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来。
  
  “是你拿的,对不对?但是,为什么?”我质问着他,他为什么要拿了我的充电器?
  
  “我……童叶,你听我解释,我当时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你早就知道阿浩背叛我的事,对不对?所以你故意拿了我的充电器,好让我有机会查到阿浩的背叛,对不对?”我打断了他的话。
  
  “童叶,原来你都知道了,我……”
  
  “但是我还是不能原谅你。”我悠悠地吐出这句话。
  
  “童叶,当时我是真的不想你再被他欺骗下去了,所以……”徐磊想要解释。
  
  “让我静静,让我静静好不好?”
  
  这一夜,我抱着孩子一直的流泪。我知道徐磊是为了我好,如果当时没有他把我的充电器藏了起来,那么我一直到被阿浩抛弃了还蒙在鼓里,就像前世一样。如果我跟徐磊没有半点关系,我发现了这件事,也许不会难过,但是如今他是我最爱的人,当发现了这件背后隐藏的秘密时,我的心被人撕开了般的疼。
  
  这一夜,我怎么也睡不着。
  
  我知道徐磊就要上前线了,我还这样跟他闹着,这是在分他的心,只是我心里很难受。
  
  徐磊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他已经整理东西离开了,桌上有一封信,是写给我的。
  
  我拆开,里面却写着一个故事,一个让我心痛让我再也受不了想去找他的故事:
  
  童叶,我的老婆,展信如晤。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踏上了北上的征程,去抢救群众的生命财产。在这里,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这一辈子,上辈子,我都只爱着你一个人。你相信有前世来生吗?还记得我曾经告诉你的那个故事吗?那个当年我爱的女孩就是你,当年你死在了我的怀中,你口口声声说着恨,让我每次做梦都会惊醒。娶到了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但是我也总在惶恐之中,我知道前世的路总会接着往下走的,我害怕我们结婚只是一场梦,害怕这场梦的醒来。
  
  我藏你的充电器,是因为我害怕你依然会重走你的老路,怕你被他抛弃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恨那个男人,凭什么他可以得到你全部的爱,而我只能在你的恨意中度过,当在火车上重新遇到你,但是你已经忘了我,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但是我不想你再走老路,所以我藏了你的充电器。我知道,当你的手机没有了电,他为了讨好你一定会把自己的手机给了你,我是想让你亲眼去发现他那些卑劣的事情,而不是通过别人的嘴巴别人的诉说,自己亲身经历的总好多从别人那获得的。但是我一直都在内疚中度过,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发现的,心里有多少次想要把这个充电器扔掉,但是每一次捏着它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你,所以每一次都舍不得扔。我知道自己是个笨人,把证据还留在身边等着被你发现,这不是笨又是什么?
  
  也许你会认为我是个傻子,什么前世与今生,现实中的人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重生呢?我知道你会以一种看怪人一样的目光看我,但是那都是事实。上辈子我伤害了你,这一辈子我想要补偿。曾经我问过你,如果你是那个女孩,你会恨我吗?你回答我,你不会恨我的,你知道当时我的心里是什么感受吗?我很激动,多么想要拥住你,说一声,我爱你,但是我不敢。
  
  这一次我去玉树救灾,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如果我活着回来了,你能原谅我吗?能再爱我一次吗?如果我这一去再也回不来了,那请你好好地照顾我的孩子,也请照顾好你自己,我没有照顾好你们。
  
  最后,说一声,老婆,我爱你,一世一生,生生世世都爱你!
  
  愧疚的老公敬上。
  
  当看完这一封信的时候,我的眼泪下来了,为什么我那么任性?不好好的听他的解释,他爱我的心,我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他上前线的时候还如此的刺激他呢?
  
  突然之间,我感觉自己不能等了,我跟婆婆交待了我要去前线找徐磊的事情,让她帮我照顾好我的孩子,我要把我的丈夫平安的从前线带回来,接着接通了军报政委的电话:“政委,我请求上玉树采访灾情。”
  
  接着,我又拨通了徐磊的电话:“老公,我来了,你等着我,你要敢做逃兵,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追回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