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爱人很无奈 > 第九章

第九章

爱人很无奈 | 作者:七 喜 | 更新时间:2017-06-02 15:08:28
第九章 
 
                    「就是这了。」从吧台後头转了个弯,有一间房间被隔出来,「这里就是我们老板的办公室。」阿BEN踮著脚尖,偷偷看了里头一眼,「有人在里头,一定是我们老板。」 
 
 
                    一听到他老板人在里头,亲欣举起手就要往门板上敲,阿BEN及时抓住她的手。 
 
                    他这是在干什么?亲欣瞪著阿BEN看。 
 
                    「进去後别锁门,如果遇到不对劲的地方就大叫,我会在这里等著。」 
 
                    「怕你老板对我非礼啊?你不是说他是个GAY?」 
 
                    「是这样没错,但防著万一总是好的,我不喜欢看到你发生任何不幸。」干姊之於他而言,就跟个再造恩人没什么两样。 
 
                    「算你这小子还有良心。知道了,如果真出了事,我会大叫。」现在她要去面对里头那个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的男人。 
 
                    亲欣敲了敲门。 
 
                    「是谁?」里头的人问。 
 
                    那个声音怪怪的,像是憋著嗓音在讲话。 
 
                    「那是你们老板的声音?」亲欣偷偷的问阿BEN。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阿BEN这是什么答案啊?有讲跟没有讲差不多。 
 
                    「我又不常听我们老板讲话。」他们做牛郎的,不需要跟老板打交道,所有的事情店经理会吩咐、会张罗,「但听那个声音怪里怪气的,应该就是我们老板没错。」反正他们老板就是个怪人就对了。 
 
 
                    阿BEN的答案令人无力。 
 
                    算了,天塌了也有高个儿的人顶著,她怕什么?既来之,则安之了吧! 
 
                    「是我,于亲欣。」她报上名字。如果是阿BEN的老板,他应该知道她是谁,毕竟他都送酒来给她了不是吗? 
 
                    「进来吧!」那个怪里怪气的声音又响起。 
 
                    这一次亲欣觉得心里毛毛的,要进去之前,还特地吩咐阿BEN,「在外头等著,别轻易离开,听到没有?」 
 
                    七喜下载站更多精品绿色软件下载 http://www.7xdown.com
 
                    办公室里灯光昏暗,阿BEN的老板还背对著亲欣而坐,那种感觉令人很不舒服。 
 
                    真是个奇怪的人,她人都进来了,他还不转过身来,这样不是让人觉得他很怪吗? 
 
                    「听说这瓶酒是你送的?」亲欣一进来,就单刀直入地问,连寒暄的话都省了。 
 
                    「是的。」 
 
                    「为什么?噢!不,你不用回答我,因为我不想知道原因,总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至於酒,我不能收。」 
 
                    亲欣快步走近,将那瓶动辄就要上万块的红酒放在他桌上,转身就要走,他却冷不防地转过身来。 
 
                    「小心!」 
 
                    他动作太大了,差点扫到那瓶昂贵的红酒,亲欣急著倾身向前,要去护住那瓶红酒,浑然不知在这段时间,阿BEN的老板已经走到她身後,他的手环住了她的腰。 
 
 
                    亲欣一愣。 
 
                    这人在干嘛?难道他以为一瓶红酒就可以买她的身体吗?她还没廉价到那种程度,更何况她一点都不喜欢他送的酒。 
 
                    「你给我放尊重一点。」亲欣气得伸手就想给他一巴掌,但手才刚提起来,就被他给抓住了。 
 
                    那手劲完全不像是那个死胖子该有的速度跟反应,亲欣这才抬起头面对那个恶心的男人。 
 
                    「是你!」杨舜堂、她的丈夫!「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当然在这里。」 
 
                    「你是这家店的老板!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只要有钱,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你花大钱买了这家店!」 
 
                    「是的。」他眉宇含笑地点头。 
 
                    「为什么?」他一个正经的生意人,干嘛买家牛郎店?这太令人猜想不透了。 
 
                    「因为我心爱的妻子爱混夜店,还常常为此玩到三更半夜不回家,所以我买下它,这样我也比较心安。」 
 
                    该死的,听听他在说什么鬼话!什么他心爱的妻子!这么恶心的话他也讲得出来! 
 
                    「怎么,你今年想参选立法委员是不是?」 
 
                    「没有。」 
 
                    「不然你干嘛讲这些恶心巴啦的话?」她听了都快吐了。他说这些恶心的话想骗谁啊? 
 
                    说什么买下夜店,他比较心安!拜托,谁不知道他心里打的如意算盘,想想看,如果她成了老板太太,谁还敢接近她啊! 
 
                    「你存心想破坏我的夜生活。」 
 
                    「我没阻止你来店里玩。」 
 
                    「但只要这里是你的地盘,我就玩得不尽兴。」她打算明天就换一家。 
 
                    「你以为你换一家,我就找不到你?」 
 
                    「找到我又如何?你总不会又买下那家店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你疯了呀!钱是那样花的吗?」她是不信他会这么糟蹋钱,但是他行为诡异,心里头在想什么,她常常猜不透,搞不好他真那么变态,为了阻止她在外头风流快活,就算买下全台湾的夜店也在所不惜。 
 
 
                    行,算她怕了他总可以了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 
 
                    「只想取悦你。」 
 
                    「你别无聊了好不好?这里又没人,你演戏给谁看啊?」他少来这一套痴情男戏码,她才不上他的当,还有,他的身子干嘛一直靠过来?亲欣瞪著他。 
 
 
                    这痞子!他该不是想做吧! 
 
                    亲欣意识到他的企图,狼狈地退了几步,却被他反逼到墙角,她整个人就被他困在他手臂跟墙之间。 
 
                    他靠得她好近、好近,近得他呼出来的热气就直接喷在她脸上,她的体温瞬间上升,整个脸红扑扑的。 
 
                    「你的脸像颗苹果,让人好想咬一口。」 
 
                    他有病啊!什么咬一口……哎呀!他真的咬了! 
 
                    「你干嘛!很痛耶!」她气呼呼的想捶死他。 
 
                    「嘘!」他捂住了她的嘴,「你不该叫得这么大声的。」 
 
                    他勾起她的腿,让她环在他的腰间,食指勾下她的底裤。 
 
                    女人穿裙子就是这么方便,不限时间、不限地点,想做爱就能做。 
 
                    「你在干嘛?」他的手指……竟然摸进她的私密地方。 
 
                    「你不会想让别人看到我们在干嘛吧!还是你想让人看?」杨舜堂的目光向外飘去。 
 
                    他早发现外头有人。 
 
                    「是那个叫阿BEN的男孩吧!听说他是你的男朋友?」 
 
                    「是的,怎样?不爽吗?」亲欣眼里带著挑衅。 
 
                    「我没有不爽,只是你叫得这么大声,要是让你男朋友听到了,会怎样?」 
 
                    「他刚好可以来救我。」 
 
                    「你以为他敢?」 
 
                    「别以为你是他老板,他就不敢拿你怎么样,要知道,阿BEN很挺我的。」对於这一点,她相当有信心,毕竟她刚刚要进来之前,阿BEN还特地交代她,出了事要大喊,他会豁出去来救她的。 
 
 
                    「可我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公,我跟我老婆亲热,他一个奸夫身分凭什么阻止?」杨舜堂笑著反问亲欣。 
 
                    这一点,亲欣倒是没想到。 
 
                    对喔!阿BEN可以豁出去,阻止任何人污辱她,但这一招独独对杨舜堂没用,因为她是他老婆,他有她身体的使用权。 
 
                    「怎么,不叫了?」 
 
                    他邪恶的手指再进去一点点,掏弄得她气喘休休,但她却咬著用手握成的拳头,半点声音也不敢叫出来,因为她的叫声会引来阿BEN,而如果让阿BEN看到她正被他欺负著,她倒不如死了算了。 
 
 
                    「啊——」他……进去了! 
 
                    「叫得太大声了哟!」他取笑著她。 
 
                    随著他的进入,亲欣全身的细胞几乎都张狂了起来,她再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还恨著这个可恶的男人,她的身体不断的尖叫、呼喊著:她想要他…… 
 
 
                    「快点。」她十指掐进他厚实的肩膀,踮起的脚尖迎向他不断进出的欲望。 
 
                    天哪!她要升天了。 
 
                    「唔……」亲欣差点控制不了自己的尖叫,於是往杨舜堂肩头一咬,将所有想尖叫的欲望都转移到咬人的欲望上头。 
 
                    七喜下载站更多精品绿色软件下载 http://www.7xdown.com
 
                    「干姊,你怎么进去那么久?」一看到亲欣开门出来,阿BEN就急急的迎了上去,但没想到她後头还跟著一个男人,那个男的长得人高马大,而且还十分帅气好看,「他是谁啊?干姊。」 
 
 
                    「你老板。」被狠狠爱了一回,现在亲欣讲起话来有气无力。 
 
                    「我老板!怎么可能!」他老板是个大胖子耶!「莫非老板去减肥了?也不像,因为这个人的五官跟老板一点都不像……干姊、干姊……」干姊怎么低著头,拚命的往外头走? 
 
 
                    「你要去哪?」阿BEN急急的拉住亲欣的手,而他手才握住,他的手便被一道视线给锁住,那道视线还带著怒火。 
 
                    阿BEN转脸去看,是那个好看的男人,他现在正以凶狠的目光盯著他的手,那股狠劲像是要把他的手给剁了一样,害得他胆小地赶紧把手给松开。 
 
 
                    这个人是谁啊?对干姊好强的占有欲! 
 
                    七喜下载站更多精品绿色软件下载 http://www.7xdown.com
 
                    「你到底想怎样?嘴里说准我出去外头找男人,但私底下却来这一招,让我出不了门。」一出门,他就尾随上来,还在外头强要了她的身子,让她连呼救都不行,因为怕别人撞见自己也很享受他的欺凌…… 
 
 
                    总之,她实在受不了他反覆无常的态度,所以他要怎样,可不可以老实的跟她说了?只要他说了,她就配合他。 
 
                    「我想跟你说……抱歉。」对不起三个字很难从杨舜堂的嘴里讲出来,因为他从来没对别人说过那三个字,所以只好简化一下,两个字就比较容易开口。 
 
 
                    「什么?!」他刚刚……刚刚是在跟她说对不起吗? 
 
                    这怎么可能!他是那么狂妄、骄傲的人…… 
 
                    「为什么?你做错了什么,需要跟我道歉?」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因为你对我做过的恶劣事何止上百件……不,可能上千件都有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事跟我道歉。」 
 
                    「我从头到尾只做错过一件事。」 
 
                    「那就把那件事说来听听吧!」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让他这么骄傲的男人肯低头跟她认错。 
 
                    「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我不该拿你当成报复我父亲的工具。」 
 
                    「所以你後悔娶我了?行,我们现在就离婚。」如果他要说的是这个的话,她也很乾脆,反正…… 
 
                    反正她本来就不想留在他身边,徒惹自己伤心难过。 
 
                    「你就不能好好的、安静地听我把话给说完吗?我如果後悔娶你,干嘛费尽心思找你回来?」 
 
                    「我哪知道?」打从一开始,她就从没真正懂过他,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晓得他在想什么。 
 
                    「你真的要我讲出那句恶心的话?」 
 
                    「哪一句恶心的话?」亲欣不爽地瞪著他看,突然发现他的脸有奇怪的颜色! 
 
                    他……他脸红耶! 
 
                    喝!她知道了,知道那句他始终讲不出口的话是什么了!莫非…… 
 
                    「你爱我!」 
 
                    「我哪那么没用啊!」说什么爱不爱的,「我是指我在乎你。」 
 
                    「什么,就只是在乎!这样就叫恶心了啊!」拜托,那那些讲我爱你的人怎麽办? 
 
                    他要人家去跳淡水河啊……等等,他刚刚说什么来著?他在乎她!他竟然在乎她!这怎么可能!跟他相处了半年多,她一直以前他在乎的人只有他自己……不,他连自己都不在乎,因为他为了气他父亲,就连自己的婚姻都可以拿来当筹码,他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她一直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人事物 值得他费尽心力去争取,除了气他爸,而现在他竟然当著她的面说他在乎她! 
 
 
                    这句话虽不及他爱她那么有震撼力,但是她知道对他而言,在乎这两个字就得花掉他多大的气力说出口,而……怎么可能? 
 
                    「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就变得很在乎我了?」 
 
                    「是在乎,没有很那个字,OK!」该死的,要他说出口,他就已经是万般为难了,而她却像只小麻雀似的直喳呼著,她非得让他觉得自己是猪头,怎么讲得出那么恶心的话,害他後悔,她才甘心是不是? 
 
 
                    「总之,我话都说出口了,你到底接不接受我?一句话,别罗哩巴唆的。」害他糗了。 
 
                    「厚,求人家爱你还这么拽?不要啦!」亲欣一口就拒绝。 
 
                    杨舜堂的脸顿时变成大便色。 
 
                    亲欣看不到他难看的脸色,还拚命的讲,「我干嘛要一个连『我爱你』都不肯跟我说的男人。」 
 
                    「你以为你还有选择的余地?」 
 
                    「我为什么没有?」 
 
                    「你都已经嫁给我了,OK。」请她认清楚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吧!「你死心吧!你这辈子就只能活在我的羽翼下。」 
 
                    「懒得理你。」亲欣掉头就走,根本就不理霸道的杨舜堂,但她嘴里说不理,可心里却窃喜得要死。 
 
                    杨舜堂说他在乎她耶!哦呵呵呵呵…… 
 
                    「你在偷笑?」杨舜堂的声音从後头飘来。 
 
                    「我哪有。」亲欣还死鸭子嘴硬,死不承认。她快步的跑开,而愉快轻飞的步伐却早已泄漏了她飞扬快乐的心。 
 
                    是的,她到现在对杨舜堂还不能死心,她还是好爱好爱他,只是她从不肯轻易承认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