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经典H文 > 乖乖女佣太好欺 > 第十章

第十章

乖乖女佣太好欺 | 作者:鲜作家 | 更新时间:2017-06-09 15:36:01
 
第十章 
  三、四名小混混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一脸暧昧的走向两人。 
  「你们谈恋爱谈得很爽,咱兄弟在旁看得心很痒,挡点郎让我们也能去找女人玩玩吧!」小混混掌心向上,手指招了招,想抽恋爱税。 
  「我们在讨论事情,要命就快闪。」狄狂慧不耐烦的说。 
  「哇,好凶哩!」不怕死的小混混哈哈大笑。 
  「我们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你们身上,钱给了我们就问。」小混混趋前靠近狄狂慧。 
  「要钱,先问问我的拳头!」 
  被惹得很烦的狄狂慧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挥过去。 
  站在他前方的小混混首当其冲,被揍得鼻子歪了一边,鼻孔冒出暗褐色的血液。 
  「X!」小混混生气的大骂脏话,四拳齐飞,朝狄狂慧打了过去。 
  这四人根本不会什么打架技巧,只是仗着人多势众,以为围殴就会让狄狂慧像落平阳的虎一样,被打得惨歪歪。 
  不知道眼前是身怀绝技能人的小混混们,没两下就被揍得在地上哀哀叫。 
  「再来啊!」真是一群找死的笨蛋! 
  不服输的小混混从旁撷取武器,有的拿石头,有的拿树枝,还有人拿出瑞士刀,准备再来第二轮。 
  「还要靠武器?」狄狂慧不屑的呸了声。「没有用!」 
  即使小混混手上都持有武器,狄狂慧仍是三两下就摆平了。 
  「可恶!」怎么打都输的小混混趁其不注意,想自他身后偷袭。 
  「小心!」在旁发抖观战的白荷惊恐大喊。 
  想偷袭?狄狂慧迅速回身想挡住身后的棍棒,人还没转向,一股冲力猛然朝他而来,他被撞倒在地,接着就眼睁睁的看着那棍子狠狠落下…… 
  「白荷!」他慌忙想拉走将他撞倒在地、趴在他身上的白荷,但仍晚了一步,那棍子结实的落在白荷后脑构,一声闷响,其力量反弹到小混混的手都握不住棍棒。 
  暗红的血自白荷的后脑构涌出,吓坏了在场所有人。 
  「打死人了!」有人喊。 
  「快闪!」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小混混迅速做鸟兽散。 
  「喂!你们……」狄狂慧气恼的低头查看白荷的伤势。「你要不要紧啊?」流这么多血,想吓死人啊? 
  「你有没有被打到?」白荷惊慌的拉着狄狂慧的手问。 
  还会说话,应该没想像中严重。狄狂慧稍稍舒了口气。但是流这么多血,还是早点送医比较安心。 
  「我没事。」 
  「那就好。」白荷轻松的吐口气,接着两眼一翻,昏倒在狄狂慧怀里。 
  「喂?」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么说昏就昏?! 
  狄狂慧拉开白荷,这才发现她流出的血已经将他的衣服给染红染透了。她的伤势不是严重,而是非常非常严重。 
  「不会吧……」他慌张的拍着白荷的脸,「你快醒醒啊!」 
  不论他怎么拍,白荷就是动也不动。 
  他迅速脱下身上的衣物,包住她的头。 
  「你撑着点,我送你上医院!」 
  狄狂慧将她背在身上,坐上摩托车,无奈昏迷的她无法将他抱紧,屡屡往后仰去。 
  又心急又心慌的狄狂慧在情急之下脱下背心,紧紧绑住她的手,打着赤膊,忍着山上的冷风,疯狂跑下山去。 
  「别死啊……」他在心中喃喃祈祷着。 
  打出娘胎,第一次让他有流泪的冲动。 
  贴着他背的她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感觉不到温热的体温,狄狂慧的手在发抖,额上有冷汗在滴,好几次眼前是一片朦胧。 
  「我发誓!」他突然大吼,「只要你醒来,我不会再欺负你,不会再整你」,不会再故意说违心之论,不会再故意伤你的心哦……我一定会告诉你我喜欢你!我爱你!听到了没?」 
  早就陷人昏迷的白荷自然不会回应他。 
  「听到了没?听到了没呀?」狄狂慧生气的抹掉害他看不清楚路、又害他险些摔车的热泪。 
  车子一路狂跑到最近的医院,急诊室的护士见状立刻推来担架,联络医生进手术房。 
  「你要给我活着,听到没有?」狄狂慧边跟着担架跑,边对趴在床上的白荷低吼。 
  「对不起,你不能进去。」护士在手术房门外挡住了他。 
  看着手术房的红灯亮起,狄狂慧呆呆的站着,想着万一她死掉了,他会怎么样。 
  当她死掉无气息的模样浮现脑海时,狄狂慧难以自制的簌簌发起抖来,眼前景象顿时成为一片黑白。 
  「先生,请你填一下人院单。」负责挂号的护士走过来说。 
  「她会不会……死?」那一个字,说出口,仿佛抽走了他半条命般的艰困。 
  「这得等医生出来才知道。」护士老练的说。 
  「你不能给我保证吗?」狄狂慧急躁的低吼。 
  「我只是护士,不是医生,当然不能给你保证。」见识过多场阵仗,护士老神在在。「请填一下人院单好吗?」 
  狄狂慧烦躁的一把夺下人院单,踩着重重的脚步跟着护士来到挂号处。 
  他边走边回头,就怕手术房的灯光一熄灭,他会赶不及去询问状况。 
  办完人院手续,高大的个子坐在手术房前的椅子上,他焦灼的眼盯着两扇大门.目光一瞬也不瞬。 
  一分钟仿佛有一世纪般漫长,天生没耐性的他这次却出奇的沉着,屁股牢牢的黏在椅子上,只有不断挤压又松开的拳头可看出他有多想冲进夫手术房看个究竟。 
  终于,在他觉得自己已等得白发苍苍、发鹤齿摇,恐怕照镜子都认不出自己摸样的时候,红灯终于熄灭,满头汗的医生走出来。 
  他迅速冲上去,其夹带的旋风镇住了医生,让他受了好大的惊吓。 
  「她怎么样?会不会死?」 
  吓呆的医生眨了眨眼,这才看清楚眼前身材高大、面容狰狞的年轻男子是送患者来的人。 
  「她失血过多……」 
  「要捐血吗?」狄狂慧立刻抬起粗壮臂膀,「我是O型血,看要多少都没关系。」 
  「不是的,她失血过多,但……」 
  「没救了?」狄狂慧脸色惨白。「怎么会……」他失神的哺哺自语,「怎么会这样……」 
  「不是的,先生!」医生握住他的手臂,这才发现他肌肉结实得吓人。 
  「那个小姐失血过多,但经我们抢救,已经无碍了。」 
  「无碍?」他还呆滞着。 
  「对!她没事了。」 
  「那你干嘛不早讲?」狄狂慧生气的低吼。 
  「我一直都想讲,是你一直截断我的话。」 
  「谁叫你一直重复她失血过多!」 
  妈的,有没有搞错,就算分段也不要老是rePeat那四个字啊! 
  「我是想跟你说清楚她的状况,怕你不清楚所以才会一直说她失血过多……喂!」 
  动完手术的白荷已经被推出来,被狄狂慧视为废话连篇的医生当然被丢到一旁去。 
  他急急走到床前,着急的喊:「你还好吧?会不会痛?」 
  「先生,麻醉还没退。」护士好气又好笑的说。「而且她被打晕了,一时半刻不会醒过来。」 
  狄狂慧白了吐他糟的护士一眼。 
  这里的医生护士是怎样?都跟他不对盘! 
  「我可以陪在她身边吗?」走到病房前,怕又吃闭门羹,狄狂慧不太甘愿的问。 
  「可以」 
  被他的着急惹得偷笑连连的护士挂好点滴,设定好仪器即走出病房。 
  受伤的白荷趴在病床上。小小的脸蛋跟床单一样苍白,看得狄狂慧心里好不舍。 
  「快点好起来……你如果明天就好起来,我就对你好一百倍。如果后天好起来,就好十倍。大后天好起来就好一倍……如果拖过大后天,我就不跟你好了,听到没有?」狄狂慧孩子气的威胁道。 
  双人病房里,旁边的床上还躺着另外一个病患,听到他的自言自语,忍不住笑道:「我看她伤得很重,你也对她宽容点嘛。」 
  这间医院不只医生、护士,连病人都跟他不对盘! 
  「你懂什么!」狄狂慧瞪她,「就是要这样威胁她,她才会好得快。」 
  说到底,他还是狗改不了吃屎,老想着欺负她。 
  看着心跳仪上的稳定心跳,她均匀的呼吸,狄狂慧终于可以喘口气。 
  人一轻松,肚子就饿了,咕噜咕噜叫,让隔壁的女病患又忍不住掩着嘴笑。 
  笑什么?就不信你没肚子饿过!狄狂慧老大不爽的瞪了女病患一眼。 
  他弯腰附耳对尚未清醒的白荷道:「我去买东西来吃,你可别给我出状况.听到没有!」 
  「温柔的威胁」完毕,他直起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在他直起身时,牛仔裤上的扣环拉到连接着白荷与心跳仪的线,原本呈稳定波峰、嘟嘟叫的心跳仪立刻成了一条直线,嘟嘟声也立刻停止。 
  那规律的嘟嘟声一停,狄狂慧立刻全身僵凝,当他怀着紧张的心情缓缓转身,看到心跳仪上的绿色直线时,眼泪立刻流出眼眶。 
  「医生!护士!」他疯狂的大喊,「来人啊!」 
  「这位先生……」隔床的女病患想跟他解释他干的乌龙事,但狄狂慧完全没注意到她说了什么。 
  他死命的按着叫人铃,等不了两秒钟就冲出去,边哭边喊的模样吓坏了护士站的护士们。 
  「白荷死了!」他生气的拉护士的领子,「她没有心跳了!」 
  「等等,我们过去看看。」一位护士立刻跑向病房。 
  没料到会突然出现大转折的护士急忙C all来医生。 
  「她死了!」狄狂慧怒声恫吓,「她死了我会打死你,一命赔一命!」 
  「应该不会突然死掉啊!」医生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赶快奔向病房。 
  「都死了,什么叫应该不会?」狄狂慧充满威胁之意的拳头让医生看得冷汗直流。 
  一进人病房,护士正七手八脚的在白荷脸上罩上氧气罩,准备做CPR。 
  「得把她翻过来。」护士叫另外一个护士帮她忙。 
  一旁的女病患看大家为一个乌龙忙得要命,尤其狄狂慧仍然哭个不停,脸上多了好多黑线。 
  「她的心跳不跳是因为……」 
  「你们小心点!」狄狂慧对护士吼,「她的头有伤,不要弄疼她!」 
  「我们知道。」这男人看起来孔武有力。大家都很怕,好吗? 
  「不要碰到她的伤口!」狄狂慧又吼。 
  「救人要紧,先生,请你站旁边一点。」医生挤人护士与白荷之间。 
  心脏还跳着不足不能做CPR吗?女病患急忙开口喊:「等一下,她没事!她……」 
  「你拉她衣服想干嘛?」狄狂慧又吼。 
  「我要做心脏按摩。」医生无辜的说。 
  他只是稍微将她衣服拉平,干嘛这么大声? 
  狄狂慧一点都不想白荷的胸部被其他男人碰到,可是为了白荷的性命着想,他只得忍着。 
  「快点!她死了我就找你算帐,杀光你全家!」 
  「好……」医生抹掉额头上的冷汗,两手十指交握,正要放上白荷的胸口,一旁的女病患情急之下,跳下床拉住医生的手。 
  「她不能做CPR。」她扭曲着脸说。 
  她跳下床的力道太猛,点滴针头被扯下,痛得她龇牙咧嘴,换她想掉泪了。 
  「你他妈的不要害我女朋友死掉!」狄狂慧抓住她后领,将她拎起来。 
  「她心脏还会跳!」悬空的女病患生气的两手一把抓住狄狂慧的脸,用力打了他一巴掌,恶狠狠的说:「是你把测量心跳用的贴片给扯掉的!」 
  众人的视线立刻不约而同先停格在心跳仪上,再往下,果然看到静静躺在地上的贴片。 
  护士将贴片捡起擦干净,放口白荷胸口,心跳仪上的直线立刻呈现波浪起伏,嘟嘟声再次响起。 
  医生与护士同时松了口气。 
  「还好。」医生摸摸领子,「小命保住了。」 
  护士掩着嘴偷笑。 
  狄狂慧一脸尴尬的放下女病患,「对不起。」 
  想到他刚才痛哭着飞奔出去找人的模样,女病患莞尔一笑。 
  「看在你这么爱你女朋友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我哪——」想到自己曾发誓如果白荷安好无恙,他就要变得坦率点,狄狂慧吞口否认之词,「谢谢。」 
  他拉回椅子坐回守候着白荷的原位。 
  「你不是要去吃饭?」躺回病床,由护士帮忙插好点滴的女病患问。 
  「等一下。」他要再确定白荷真的有在呼吸,心有在跳,他才要去吃饭。 
  女病患笑了笑,「去吃饭吧,有什么事我会叫护士去找你。」 
  「她不会有事!」狄狂慧又恢复凶神恶煞的模样。 
  「既然知道她不会有事,就赶快去吃饭啊!」呵呵,这小子乱有趣的。 
  狄狂慧抿了抿唇,摸摸已经饿得扁扁的肚子。 
  「好。」他这次站起来时非常小心的不要勾到任何东西,「我十分钟……五分钟后就回来,请你帮我看着她。」 
  「我会的。」 
  狄狂慧慎重其事的再观察了下白荷的脸容,确定她是安好的,才离开。 
  狄狂慧回来没多久,白荷就醒了。 
  他连忙放下吃了一半的便当,着急的询问她的状况。 
  白荷张着眼,傻傻的看着他,过了好半晌才问,「你是谁?」 
  狄狂慧这一惊非同小可,又是迅速拉来医生,又急又气的说医生竟然害她失忆了。 
  「这应该是暂时性的。」医生说。「毕竟她后脑构受到重伤,得给她一点时间恢复记忆。」 
  「有没有可能一辈子都记不起来?」狄狂慧急切的问。 
  「嗯……」医生摸着下巴思索,「不能说不可能,毕竟大脑是很精密的构造……」 
  「我管你可不可能,她若把我忘记,我就要你的命!」两手勒上了他的颈。 
  「好……我会尽量……」 
  「不可以只是尽量,一定要给我办到!」 
  「是……一定会办到……」医生苦着脸说。 
  狄狂慧这才放过医生。 
  「我跟你说我是谁。」狄狂慧站到白荷的面前说道:「你是我的女人,知道了没?」 
  「什么意思?」白荷问。 
  她本来就很笨,现在被小混混打伤后脑构,一定更笨了。 
  狄狂慧难过的热泪涌上眼眶。 
  靠!他今天怎么这么爱哭?他是吃多了白荷的口水,被传染爱哭病了吗? 
  他偷偷转过头去擦掉眼泪,不意却与隔壁床的女病患四目相接。 
  这女人有病啊?干嘛用一副想偷笑却又痛苦憋着的表情看着他? 
  恶狠狠瞪了女病患一眼,他再转过头来对白荷说道:「就是……」 
  「他是你男朋友。」女病患插嘴。 
  「闭嘴,关你屁事!」 
  白荷目光闪了下,「是吗?」 
  「对啦!」狄狂慧不耐的说:「我是你男朋友啦!」 
  「喔。」 
  她那什么反应?好像不痛不痒似的!狄狂慧看了就有气。 
  「你不是等她醒等很久吗?怎么态度看起来好像面对仇人?」女病患仍是一脸兴味的问。 
  「我跟她就是这样相处的,外人别管。」这女人很烦哩。 
  隔壁病床一直有人与狄狂慧对话,好奇的白荷艰困的转过头去,在瞧清女人面容时愣了愣。 
  「罗蓝?」她诧异开口,「你怎么会在这?你生病了吗?」 
  「你记得我?」罗蓝扬起嘴角,「可是却不记得你男朋友?」 
  「她是你朋友?」狄狂慧诧异瞪大眼,「你记得她,不记得我?」 
  白荷闭嘴不语。 
  「你真的不记得我吗?」要不是她重伤,他真想用力摇晃她的脑袋。 
  「看清楚我是谁!」狄狂慧下巴抵着病床,两眼直视着她。 
  白荷露出痛苦的表情,将脸再转过去另一边。 
  狄狂慧立刻绕过病床,再度逼视她。 
  「看着我,听到没有!」 
  「不要……」她虚弱的喊。 
  「喂,你可不可以给她点喘息空间?」罗蓝道。 
  「你懂什么?」仍被记着的人哪能懂得被忘记的人的痛苦! 
  「不然我来问问她,你去买个饮料来给我喝。」 
  「不要!」他干嘛帮她跑腿? 
  「我跟她交情不错,是好朋友喔,说不定谈一谈,她就会记起你了。」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一直面无表情的罗蓝突然表情开始有了变化,她双眸微眯,隐隐露出危险的精光,抽动的后颊显示她正用力咬着牙根。 
  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天生的本能,狄狂慧知道最好给她机会与白荷谈谈,否则这女的很难说会做出什么举动。 
  再想到她刚才打他的一巴掌,其用力之猛,他现在还痛着哩。 
  要不是因为她的鸡婆观察「救」了白荷,要不这一巴掌之仇,他一定会讨回来。 
  「我去买东西,五分钟后回来。」五分钟内没搞定,就杀了她! 
  等狄狂慧走开,罗蓝才慢条斯里的问白荷,「你没忘了他吧?」 
  从她刚才被狄狂慧逼视时,那痛苦又悲恸的神情,罗蓝已猜出大概。 
  谁会对一个陌生人露出这种表情?想必是有什么原因让她假装失忆。 
  仍趴在床上的白荷转过头来,苦笑道:「你果然是班上最聪明的学员。」 
  罗蓝笑了笑,「什么原因?」 
  由荷轻叹了口气,说出了彭子彦侮辱她时说的话,与她到狄家帮忙后,与狄狂慧之间的种种。 
  「他对你只是玩玩的?」 
  「嗯,他自己也说过他只是要我的人。」 
  罗蓝思付了会,「可是我看不像啊。」她笑道:「你知道他刚才做了什么蠢事吗?」 
  罗篮将他不小心扯掉测量心跳贴片一事叙述给白荷听。 
  「他耍乌龙还不够好笑,最好笑的是他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跑出去找医生。」 
  「他嚎啕大哭?」白荷惊愕。 
  狄狂慧怎么想都不是会哭的人啊!他与她完全相反,眼泪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出现在他的字典上的。 
  「等等他进来,你仔细观察他的眼睛,还红红肿肿的喔。」 
  他真的会因为她死掉而大哭吗?白荷仍难以置信。 
  「我是觉得你何不当面跟他问清楚这事?我看他这人脾气坏归坏,也常口出恶言,更威胁医生要杀他全家数次,但应该不会在背后将你说得那么难听。」 
  都哭成那样了,只喜欢白荷的身体?谁相信! 
  「嗯。」白荷敛后沉思。 
  「不过听你刚才说的,他似乎很喜欢欺负你,这次就换你将他欺负回来。」 
  「要怎么欺负回来?」她最不增长这种事了。 
  「你已经在做了。」罗蓝微微一笑,「继续失忆下去罗。」 
  「喔。」她也没把握自己能演多久。「对了,你为什么住院?」 
  「身体有点不舒服,来做检查。」 
  「还好吧?」 
  「小毛病,不用担心。」 
  「哪就好。」 
  手上抱着饮料,不理会护士警告,快步跑回来的狄狂慧气喘吁吁的冲人病房。 
  「问得怎么样?」他问罗蓝。 
  罗蓝摇摇头,「她真的把你忘记了。」 
  「怎么会……」狄狂慧苦恼的抓着头发,「为什么她记得你,却不记得我?」 
  「因为我是她的好朋友啊。以前我们在同一个协会学习家事管理,我很照顾她。」 
  「你的意思是我对她不好,所以才会把我忘记?」狄狂慧浓眉微挑。 
  「不是不好吧?」罗蓝摇摇头,「恐怕你虐待过她吧!」 
  「我并没有!」 
  「那她后脑构的伤是怎么来的?」 
  「因为……」 
  他想到那个时候如果他有注意白荷,而不是自己在那边逞英雄,白荷就不会受到重伤。 
  「因为什么?」 
  「都是我的错。」他用不着对这女人忏悔。 
  将饮料拿给罗蓝,狄狂慧走到白荷床前的椅子坐下。 
  白荷费力扬睫,果然看到他眼睛红红肿肿的,一看就知道刚哭过。 
  他脸带愁容,一点都不似平常意气风发的狄狂慧;他的双肩垮下,一点都不像平常骄傲自满的秋狂慧。 
  他看上去很落寞,有点憔悴……她受了伤,的确让他很不好过。 
  「我想问你,为什么跟彭子彦说,谁都可以跟我上床?」 
  一旁的罗蓝哀叹一声。白荷就是心太软,难怪一直被欺负。 
  狄狂慧跳起来,「我怎么可能说谁都可以跟你上床?你是我的女人,哪个男人敢碰你,我杀了他全家!」 
  盛怒中的他忽然一愣,「你记得我?」 
  白荷垂下眼睫不敢说话。 
  「你为什么要骗我?」害他难过得要死! 
  「她本来不记得,后来我跟她聊聊,她就记起来了。」罗蓝为白荷解围。 
  「那你刚才还骗我她把我忘光光了。」 
  「因为你欺负她,所以我为她讨点公道。」 
  「我并没有欺负她……」他顿了顿,「好啦,是有一点。」 
  「不管你有没有欺负她,我好像曾听到有个男人说,如果白荷明天就好起来,你就对她好一百倍。她还不到明天就醒了,那你是不是该对她好千倍?」 
  讨厌的女人,记忆力这么好于嘛?狄狂慧不爽的撇嘴。 
  「你以后都会对我好吗?」白荷惊喜的问。「不用千倍,只要对我好一倍就可以了。」 
  可以勒索的时候竟然不勒索,罗蓝真怀疑白荷的脑子构造是不是上帝造物的时候,不小心做坏了。 
  见白荷惊喜的眼眶含泪,再想到他害她受了这么多的芳,他不再嘴硬,而是用白荷头一次听闻,有些别扭的温柔语调道:「我以后会对你好。」 
  「真的?好棒!」欣喜的泪水立刻沾湿枕头。 
  「而且,我还要说,」他还记得他的誓言,「我爱你,拜托你回来我身边,别再拒绝我了!」 
  他不要再玩躲猫猫了,很烦耶! 
  「好……」她高兴的哭个不停。 
  真是一对蠢情侣……一旁的罗蓝也忍不住微笑了。 
  出院的那天,狄狂慧很早就过来帮白荷整理行李。 
  「你来得太早了吧?」罗蓝好笑的说:「白荷都还没醒。」 
  「与你无关!」 
  他说会对白荷好,就只有对白荷一个人好,可不会爱屋及乌的对她好朋友好声好气。 
  「你来了?」被吵架声惊醒的白荷揉揉眼睛,坐起来。 
  「我来载你出院。」 
  「嗯。」白荷拉开床单,「等我一下,我先刷牙洗脸。」 
  「好。」 
  两条白皙小腿轻轻落地,单薄的衣物松松的挂在白荷瘦小的身体上。 
  因为穿着内衣趴睡不舒服,所以白荷并没有穿内衣,狄狂慧很自然的看到她胸前隐隐约约的两点小突起。 
  他想起自己很久没有碰她了,顶多只有趁罗蓝不注意时亲亲小嘴而已。 
  他是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哪经得起长期的柳下惠生活? 
  瞥了专心看书的罗蓝一眼,他尾随着走人浴室,并偷偷落了锁。 
  在浴室内洗脸的白荷看到狄狂慧进来,不免好奇的问:「怎么了?」 
  「我来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 
  「看你这几天趴睡,有没有把胸部睡扁了。」狄狂慧猝不及防的手滑入白荷的衣服内,攫住一方雪乳。 
  「你怎么可以这样!」白荷情急之下,抓住狄狂慧的手。 
  她微弱的力量哪拉得动狄狂慧,只能任他在衣服内摸来摸去,用掌心测量她胸部的大小。 
  「还好没变小。」他满意的点头。「我看这里有没有变小。」 
  长指捏住雪峰顶的蕾瓣揉捻了数下,受到刺激的蕾瓣立刻盈盈挺立,形成浑圆的小球,在他指腹下滚动。 
  「狂慧……别这样……」白荷咬着下唇抗议。 
  他一只手揉弄着雪胸,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游移,那粗糙的触感磨蹭在雪肤上,是说不出的舒服,几乎虚软了她的双腿,更让她的抗议显得软弱。 
  暖暖的热流自下腹溢出,她感觉到腿间的湿滑。 
  动情的小穴忽地空虚起来,冀盼他的抚摸不要只限于上半身。 
  「罗蓝在外面……」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出声,惊动外头的罗蓝。 
  「听到就听到。」他才不怕她哩。 
  「我会不好意思。」被听到她的叫声,多丢人啊! 
  狄狂慧不再与她抗辩,直接以动作停止她的思考。 
  他将她身下的裤子连同小裤一起扯下,有力的掌心盖着花唇挤压,指尖在玉穴口盘旋,引诱春水泛滥。 
  「你好湿……」他在她耳旁呵气,「你很想要。」 
  「晤……」白荷用力咬着下唇,预防淫声泄漏。 
  「你受伤,我们不要太激烈。」免得后脑构伤口迸裂。 
  他脱下长裤坐在马桶上,昂扬巨物弹跳而出,白荷害羞的不敢直视。 
  狄狂慧将白荷拉过去,两手抱住她的纤腰,引领她缓缓坐下。 
  当体内的空虚被填满之际,白荷舒服的叹了口气。 
  「我动罗。」大手握住雪臀,窄臀不断的往上顶击。 
  「唔……」白荷忍得辛苦,小手用力格紧狄狂慧的肩膀。 
  狄狂慧见状,向前吻住她,激狂的舌尖与柔软小舌交缠,将春吟全转为疯狂缠绵。 
  狄狂慧顶击得深,每一下都仿佛刺进了子宫深处。不安分的大手不断的在她身上制造火焰,汇流成熊熊大火,将她整个人燃烧殆尽,倾刻间没有任何意识…… 
  二十分钟后,一脸腼腆,但脸上笑容满满的白荷与吹着口哨的狄狂慧走出浴室。 
  罗蓝别有深意的转头瞧着他们,状似不经意的问,「还洗澡喔?」 
  「是呵!」做过爱心情好,狄狂慧显得和颜悦色许多。 
  『咦?』罗蓝突然眯眼盯着白荷的后脑构,「你伤口裂开了。」 
  「什么?」白荷惊讶的抬手探后脑勺。 
  「流血了!」狄狂慧低头就看到缝线之处果然冒出了点点血丝。 
  「怎么办?」由荷害怕的眼泪夺眶而出。 
  「医生!」狄狂慧迅速冲出了病房。 
  「唉!」罗蓝叹了口气,「再陪我几天吧!」 
  下次出院,那个男人大概就不敢再为所欲为了。 
  真是可怜的小情侣啊!呵呵……罗蓝忍不住以书盖脸偷笑。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