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历史穿越 > 链断 > 第八回:恩断义绝

第八回:恩断义绝

链断 | 作者:宫砂 | 更新时间:2017-06-11 16:14:45
一日之内,喜获两子,这让刘宇高兴坏了,大赦天下,普天同庆,更立下当朝太子,在百日之时便昭告天下。
  “婉儿,今日绯儿怎么样?乖不乖?”一下朝,刘宇便直奔未央宫,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心爱之人。
  “皇上,绯儿很乖,现在在睡觉呢!我们到花厅里说去”婉儿示意他小声一点,现在她满心都在刘绯身上。
  “嗯”拉着婉儿来到花厅,一把抱住她“朕好想你啊”
  “今早不是才见过吗?何来此话呢?”婉儿将脑袋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跳动着。
  “这一个月,你一直把心思放在儿子身上,朕.......”他打死也不愿意承认他吃自己儿子的醋,虽然事实如此。
  “那有!”婉儿偷笑道“皇上,难道您不明白臣妾的心吗?这让臣妾伤透了心呐”
  “你这女人!”现在的她比当初的她更多了一份韵味,成熟的韵味,让他舍不得放手。
  “皇上,宸姐姐的儿子取名什么呢?”婉儿的心里从未放下过宫宸,想到她俩同日生产,她有他陪着,那她呢?独自承受了那份痛。
  “刘佑”刘宇不是铁石心肠之人,但他现在无法将自己的心分一点给别人,他只能尽量的在物质上满足她。
  “百日宴那天,皇上真的要那么做吗?宸姐姐会不会......”婉儿担心的问。
  “祖上的规定,连朕也不能不遵守,旁人更无话可说”刘宇只要拿出祖上的规定,那便可以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
  “那好吧!”安心的靠着他,享受着这份独属于他们的时光。
  百日宴不知不觉的来临,寒冷的天气并未阻断这本该喜庆的日子。文武百官携带家眷入宫,他们都心知肚明,这太子会落到那位皇子身上,没有悬念。
  “娘娘,该换衣服了”紫燕束手立于婉儿身边,看着她逗弄着摇篮中的皇子。
  “嗯”今日她莫名的烦躁,不安,总感觉会出事,希望别在出什么乱子了。
  听到她这么说,蓝雪、紫燕和小童三人一起为她更新。自从怀上小皇子之后,她不曾再穿过颜色鲜亮的衣服,总是挑一些素色的衣服,今天也同样如此。蓝色轻纱罩在白色的衣裙上,腰束一根粉色的锦带,手肘出各绑一根绿色飘带,两肩的领口卡在肩胛处,看上去既妩媚有大方婉约,头上梳了一个美女髻,插上九凤玉瑶钗,耳戴流苏吊环,蛾眉淡扫,半点朱唇。
  “娘娘,可以了”蓝雪为她戴上最后一根发簪说道。
  “去抱绯儿过来”婉儿看着铜镜中的俏佳人,突然觉得好陌生,如今她已经入宫两年,时光的流逝让她害怕,害怕有朝一日他不再爱她。
  “娘娘,小皇子抱来了”紫燕小心的将刘绯嫁给婉儿。现在的生活风平浪静,但这平静下的波涛暗涌是谁也无法预料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去御花园,文武百官差不多也到了”婉儿淡淡的说道。不管发生什么,她会一一应对,绝不会让任何会伤害她们母子的事发生。
  “是,娘娘”蓝雪和小童、紫燕随着婉儿除了内殿“摆驾!”
  “皇后娘娘起驾”一小太监道,婉儿抱着刘绯踏上凤辇,面上戴上威严,需哦哪根筋以后,她不会在手软,绝不!
  “皇后娘娘驾到”正在互相攀谈的百官听到后立刻起身行礼。
  “皇后娘娘千岁!”
  “都起来吧!”迈开步子,向刘宇身边的后座而去“臣妾参见皇上,母后”清脆的声音听了不由心里一亮。绝色的容貌还是让在场的百官婉若惊鸿。
  “皇后请起!”刘宇扶起婉儿,牵着她一同坐下“今日是两位皇子的百日宴,众卿尽情享乐,不必拘于礼数”
  “谢皇上”全场的布局是按照官位来坐,一众嫔妃分别坐在皇上皇后的下位,其他的官员依次坐下,上官雄一家无疑是里婉儿最近的。
  “母后,现在该宣读圣旨了”刘宇转向身边的窦太后。今日他去请他的母亲,却不料她始终不远出来,只说了一句“刘家有后了”
  “皇儿,这便宣读圣旨吧”窦太后满心欢喜,婉儿果然是她窦家的女儿,生了儿子,而且又得皇上圣宠,现在宫家似乎没有威胁了。
  “众位卿家,朕有事宣布”刘宇示意身后的管中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依先皇遗命,立嫡长子刘绯为太子,钦此”管中朗声宣读了圣旨,如今太子人选已定,那所有的矛头便会指向皇后母子。
  “皇上万岁,太子殿下千岁”大臣对此没有感到惊讶,只觉得理所当然。
  “.......”宫宸抱着怀中的刘佑,面无表情,只是觉得凄凉,她是被遗忘的哪一个,她的儿子也是微不足道的。
  “唉!”上官雄叹了一口气。如今刘绯立为太子,所有的矛头必将指向她,她今后的日子会更加的危险“夫人,当初是不是不应该让婉儿进宫的?”
  “老爷,事到如今,不能再说这些,宫中,太后应当会帮她,毕竟婉儿牵着她的利益”都是无奈的劝。
  “现在靖儿又在边关,不过他的确是个人才,皇上动谁也不会动他”上官雄说道。
  “相爷,恭喜!”一个官员举起酒杯向他敬酒。
  “同喜”上官雄瞄了一眼上位的婉儿后,便和这些官员周旋道。
  “皇上,臣妾去看看宸姐姐,绯儿您要抱着,还是交给紫燕她们?”婉儿从入场开始便注意到宫宸。
  “婉儿,交给母后吧”窦太后抢先说道。
  “嗯”婉儿将刘绯交给窦太后,马上下座向宫宸走去,紫燕向蓝雪、小童交代了几句便跟了上去。
  “宸、宸姐姐........”婉儿站在宫宸身前说道。我们如今真的回不到过去了吗?所有的一切都将付之东流。
  “臣妾见过皇后”宫宸福身微微行了一礼。
  “不要这样,不该是这样的”婉儿摇摇头,泪水已经涌上了眼眶,快要掉落下来。
  “臣妾受不起!如果娘娘没事,请回去,这儿不是您该呆的地方”冷漠的话语,冷漠的脸,她对她是冷漠的。
  “宸姐姐,我......”婉儿正想继续说,身边的紫燕则示意她,皇上那边有人传话了“改日,我一定去毓祥宫”
  “恭送娘娘”宫宸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
  “皇上,您找臣妾所为何事?”婉儿款步坐在了刘宇身边,疑惑的问。
  “回去再说!”刘宇面无表情,但皱起的眉头却让别人明白他现在的怒气。
  “是”又发生什么事了?老天就不愿意让她多的一刻的安宁吗?
  这场百日宴足足办了两个时辰才三喜,而婉儿则是将刘绯交给紫燕,叫她去找淑妃和贤妃,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她已经确定她们并非歹毒之人,而且心地善良,可以放心的交心。
  “大胆皇后,认罪与否?”刘宇屏退掉所有的宫人,大声的喝道,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怒气。
  “臣妾不知”婉儿不是愚笨之人,立刻放软了态度跪下,但却不承认,无中生有之事,她断然不会承认。
  “不认是吗?很好!”刘宇用力摄住她的下颚,厉声问“那朕问你,你当初接近朕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那络灵池边的一切,那块手绢都是你安排好的吧?”
  “我.......”她面对他的只问哑口无言。
  “平时不是巧言令色吗?如今怎么说不出话了?是被朕说中了吗?”刘宇想到此处手中的力道加大了许多。
  “皇上,难道两年的感情不如别人的一句挑拨吗?”婉儿不答反问,如果他真的为了这件事而生气,那她无话可说,但是她不甘,因为她几年的感情他居然就这么否定了。
  “哈哈!当初?来人!将人带上来?”刘宇朝门口吼了一声,背过身去不看她倔强的脸。
  “奴婢是未央宫的宫女,无意中听到皇后娘娘吩咐手下的人将安孀之毒放入熏炉之中,奴。奴婢只知道这些,其他的一概不知”那笑宫女吞吞吐吐的说。
  “上官婉儿,听到了吗?下去!”刘宇再次转身之时,眼中复杂的盛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眼神之中有怜惜,有痛心,恨!
  “仅凭一面之词便定了臣妾的罪吗?这未免太荒谬了吧?”想不到相同的戏码居然出现在自己身上,原来树大了真的会招风。
  “哀家倒要看看这皇后还有什么说辞”门被打开,站着的是一群嫔妃和宫女,中间的人看衣着应该是李太妃吧“啪!”一巴掌便打在了婉儿的脸上,打得她眼冒金星。
  “母亲,您.......”刘宇准备出声制止,毕竟这跪着的是他心爱之人,不论怎样,他还是不忍心伤害她。
  “皇上难道还想维护这女人吗?弑君之罪该当处死,哀家有错吗?”久不露面的李太妃依旧不减当年威严,但是却不似常伴青灯之人。
  “这.......”刘宇两难之际,又传来通报声,窦太后来了。
  “妹妹这是什么意思啊?”窦太后也非等闲之辈,一进门便问道“谁把皇后打了?这唱的是哪出啊?”
  “姐姐呀,这女人存心想害死皇上,难道不该罚吗?这可是死罪啊?”李太妃反唇相讥,不见硝烟的战争。
  “事情尚未明了,如何定罪?”窦太后是铁了心要和她对着干,今天非抱住婉儿不可。
  “两位太后,不必为了婉儿伤了和气”婉儿顿了一下接着说“既然皇上这么肯定,那便是掌握了证据,臣妾认罪便是,但臣妾可否求皇上一事?”李太妃出来,她今后的日子更加艰难,况且现在宫中所有的嫔妃都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怎会容的她。以她一命换取上官家的平安和小皇子的平安,值了!
  “说吧!”傻婉儿,你怎么就认罪了呢?如果朕和太后一心保你,你必定不会有事,难道此时真的与你有关?
  “此时乃臣妾一人所为,如今祸不及他人,恳请皇上放过上官家,小皇子臣妾托付于淑妃和贤妃,请黄山那个允了臣妾臣妾“婉儿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她爱了两年的人竟然不相信她,这段孽缘是该结束了。错便错在她爱错了人。帝王无情!
  “来人!将皇后打入冷宫,明日一早朕在定夺”说完拂袖而去,其他人也无趣的跟着散去。
  “娘娘,您何苦呢?这种事怎么可以认呢?就算是为了上官家也不行啊”小童、蓝雪两人泪眼朦胧的说。
  “傻丫头,这可能是一种解脱,只是可怜了绯儿,将要没了娘亲”看着淑妃怀中的孩子,婉儿不禁想哭,对不起了孩子,娘没办法,你今后一定别做一个软弱之人,将来你要作一个铮铮的男子汉“明姐姐,张姐姐,这孩子叫给你们了,婉儿先在这里谢过了”
  “婉儿.....”明雅失声痛哭,怀中的孩子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也哭了起来。
  “婉儿,我们定不负你托,将绯儿抚养成人”张妍说道。她怜惜婉儿,早年久居深宫是因为丧子之痛,而且不再相信友情,如今是婉儿和明雅将她拉出困境,她怎能不知恩图报呢?
  “皇后娘娘,请随奴才们去”婉儿在宫中立下的威信不是轻而易举便能销毁的,这些奴才们也并非都是是非不分之人,对婉儿的态度一如从前。
  “嗯”最后一眼,明天?她等得到吗?韶华逝去,光阴转瞬,人生初见,一如旧时,若,她和他只如初见,她仍是她的闺中儿女,而仍是他的风流天子,没有相遇,便没有相知,既无相知,亦无相爱,何来相守!
  “娘娘!”三个丫头扑通一声跪下,哭声响彻大殿。
  正德四年,上官皇后去世,牵过守孝三日。
  正德八年,立良妃为后。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