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历史穿越 > 我的相公是将军 > 第十章

第十章

我的相公是将军 | 作者:朱倩 | 更新时间:2017-06-16 17:05:18
雅君来到书房,手上端了一碗甜汤,关上门,看着那个站在窗前、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秦,我帮你煮了莲子银耳汤。」
 
  「我不饿。」秦厚修没有回头,看着波光粼粼的小溪,他的脑海里尽是梅韵儿那张娇俏可爱的容颜。
 
  浑身充满活力的梅韵儿在他孤寂寒冷的时候闯进了他的生活,温暖了他的内心,让他再次像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这样一个如阳光般照耀着自己生命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不爱上她?
 
  爱?
 
  没错,在她声称要离开他时,他才恍然大悟自己已经爱上了她。
 
  「秦,转头看看我,好吗?」
 
  雅君温柔带着一丝惊慌的语气穿过迷雾传进他耳里,秦厚修这时才回神。对了,他必须先和雅君把话说清楚,才能去找韵儿。
 
  他转过身子,温和的脸庞蒙上一层疏离,眼底闪过一丝愕然,当她碰触到他的身体时,他浑身一僵,咬着牙开口。
 
  「雅君,请你自爱。」
 
  在他转身之前,她就惊慌的感受到了,虽然他近在眼前,伸手便可触及,却又遥远得令人难以捉摸。
 
  再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她卸下所有的衣裳,再披上薄纱,窈窕的胴体若隐若现,只要是男人,无不血脉偾张。
 
  可是秦厚修是个例外,因为他心系梅韵儿,所以并不心动。
 
  「秦,以前你最爱我这样撩拨你了,你总是迫不及待的扑到我身上,你忘了吗?」
 
  雅君不相信他能无动于衷,所以伸出双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一手大胆的往下抓住他的男性,想要挑动他的「性趣」。
 
  秦厚修本来想抓住她的手,后来没有动,只是冷静的望着她。
 
  半晌,雅君挫败的放开他,退后一步,泫然欲泣的问道:「为什么?」她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趣,她明白他的心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了。
 
  「我爱她。」
 
  秦厚修拿起外衣披在她身上,歉然的凝睇着她。
 
  「这几天我和韵儿分房睡,我的脑海里总是忍不住浮现她的身影,就在刚刚,我站在那里……」
 
  他指着刚才站立的地方,表情痛苦。
 
  「想到韵儿要离开我,我的胸口灼热,燃烧着痛苦,我的灵魂就像被撕扯一般,痛彻心扉,同时顿悟到我爱她,爱得很深很深。」
 
  「够了!」雅君捂着耳朵,眼神痛楚的凝望着他。「我知道了,只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要接我回来?我以为我的幸福回来了,没想到只是一场梦,一场还来不及实现就破灭的美梦。」
 
  「雅君,对不起。」秦厚修脸上满是歉意。
 
  雅君冷笑几声,「对不起?你以为说声对不起就没事了吗?」
 
  「我应该一开始就告诉你我再婚了,只是当时我被你还活着的事实震撼住了,当时我以为我还爱着你,所以我没有提,更怕你会难过,现在我才明白我爱的人是韵儿。」
 
  秦厚修认为现在说出自己的想法做弥补,总比一辈子隐瞒她,让两个人都不快乐来得好。
 
  「我们也爱过彼此啊!」知道是一回事,真正要接受这个事实,她还是无法承受。
 
  「曾经,过去的浓烈爱意已经转化成亲情和对你的责任了,雅君,正视你自己的心吧!虽然你不愿意和沙瓦成亲,可是你的心也倾向他了,不是吗?」秦厚修说。
 
  难过取代讶异,雅君微讶的望着他。「你……你为什么这么说?」
 
  「沙瓦来找我谈过,只是当时我还没参透自己的情感归向,还有对你的愧疚,让我一直看不清自己的心,那个男人是真心爱你的,虽然他不择手段的得到你的人,让你感觉到被羞辱,可是他对你很好,这是你不能否认的。」
 
  秦厚修见她的态度有软化的趋势,再次露出温和的笑容鼓励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这么多年来我的坚持和挣扎,以及你的所作所为,又是为了什么呢?」雅君嘲讽的说,不由自主的流下泪水。
 
  秦厚修为她拭去眼泪。「这样也好,至少我们之间做了一个了结,可以毫无芥蒂的去追求我们的幸福,不是吗?」
 
  雅君退后一步,穿上所有的衣服。「他在哪里?」
 
  她想通了,感情真的勉强不来,而且她因为记挂着秦厚修才无法答应嫁给沙瓦,虽然她明白沙瓦真的对她好,却无法真的放下心。
 
  现在回来了,和秦厚修相处过后,她才明白两人都已经改变了,过去的都已过去,他爱上了别的女人,失去了他,她的心也没有那么的痛苦。
 
  会极力争取,只是不甘心罢了!
 
  放手,让她的心顿时变得开阔,想到要回到沙瓦的身边,她竟感到兴奋舆期待。
 
  「在城外的客栈,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在等着你,明早我派人送你过去。」见她有拒绝的意思,秦厚修连忙说下去,「就让我替你做最后一件事,嗯?」
 
  雅君点点头,「我可以要求你一件事吗?」
 
  「什么?」秦厚修的心总算不再那么沉重了。
 
  「告诉小雁,我会回来看她。」
 
  「嗯。」秦厚修颔首。
 
  「还有……」雅君朝他露出一抹笑容。
 
  「嗯?」他面露疑惑。
 
  「如果我嫁给沙瓦后,受了委屈,你这里可以当我的避风港吗?」雅君温柔的笑问,笑容里藏着一丝慧黠。
 
  「当然。」秦厚修同样露出温和的笑容。「我会把你当成亲人一样的看待,毕竟你是小雁的亲娘。」
 
  「那还有……」见他微挑眉头好笑的看着自己,雅君连忙说:「这真的是最后一个要求了。」
 
  「说吧!」秦厚修无奈的说。
 
  「抱我……」
 
  他当场变了脸色。
 
  「最后一个拥抱,就当作是道别,嗯?」雅君眼神哀求的看着他。
 
  秦厚修张开双臂,雅君扑进他怀里,紧紧拥抱着这个曾是她丈夫的男人,曾是她深爱的男人,从今以后,这个怀抱将属于另一个女人。
 
  顺从自己的心,她在他的脸颊印下一吻。
 
  这时,门被用力的推开,他们同时转头。
 
  只见梅韵儿一脸震惊、伤痛,绝望的瞪着他们,然后转身跑开。
 
  「韵儿。」秦厚修推开雅君,连忙追了出去。
 
  梅韵儿听到他追逐的脚步声,没有多想,施展轻功往后院飞跃,眼前却一片模糊,摸了摸脸颊,她才明白是泪水让她看不清楚。
 
  本来她已经说服自己,为了爱他,她愿意委曲求全,可是当她看见那幕亲密的画面时,她发现自己心痛得无法忍受。
 
  「韵儿。」
 
  一阵风扫过,她被拥进厚实的胸怀,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抱住她,不让她挣脱。
 
  「韵儿,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雅君只是给我一个道别的拥抱相亲吻而已,而且是在脸颊上。」
 
  梅韵儿仰起泪痕斑斑的小睑,楚楚可怜的说:「真的吗?」
 
  「真的,我正打算去找你,你就来了。韵儿,你还是舍不得离开我,是不是?」秦厚修含笑的俯望着她,明白她对自己的爱已经根深柢固,所以才足以让她改变心意。
 
  「不是,不是。」梅韵儿嘟着嘴,口是心非的说。
 
  秦厚修深情的看着她。「韵儿,你说要离开我,让我的心空洞麻木,我这才顿悟到自己深深爱上了你却不自知,你像阳光般照亮我的心房,我没有尽快作出决定让你受到了伤害,韵儿,对不起,请你不要离开,好吗?」
 
  「你说你爱我?」梅韵儿不敢相信的问道,她以为她永远也不可能得到他的爱,现在他却说他爱她……
 
  「我爱你,我为自己这么迟钝,现在才发现爱上了你,向你道歉。韵儿,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愿不愿意留下来?」
 
  抬首望着他充满爱意的温柔表情,梅韵儿感动的点点头。「我愿意。」
 
  「韵儿。」秦厚修开心的抱住她。
 
  「那雅君姊姊怎么办?对了,刚才你说道别的拥抱,那是怎么回事啊?」
 
  「她要和沙瓦回去蓝田了。」秦厚修说。
 
  「什么?难道他们相爱?」梅韵儿既惊讶又好奇。
 
  「这件事我以后再告诉你,我们先回去,雅君在书房等我们,她一定很担心。」秦厚修说。
 
  「好。」梅韵儿主动握住他的大手,和他一起走向书房。
 
  「阿修?」
 
  「嗯?」
 
  「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你真的爱我,好像是作梦一般。」她摇晃着两人交握的手,傻气的说。
 
  「傻瓜!」他宠溺的说,然后停下脚步,「我爱你,只要你想听,我每天都说一次给你听,嗯?」
 
  梅韵儿笑得好开心,「谢谢你爱我。」
 
  「呵呵……小傻瓜!」秦厚修牵着她的手,再次移动脚步。
 
  「阿修?」梅韵儿又开口。
 
  「嗯?」
 
  「我有你的孩子了。」
 
  「嗯。」他淡淡应了一声,随即瞪大眼,停下脚步,转身握住她的肩膀。「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我说,我肚子里有你的骨肉了。」梅韵儿娇羞不已。
 
  「什么时候知道的?」他追问。
 
  「在你出征后不久。」她乖乖的回答。
 
  「那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他的语气里有一丝责怪。
 
  「一直没有机会嘛!」她哀怨的瞅着他。「你带雅君姊姊回来,给人家好大的震撼,还有我们独处的机会不多,每次要告诉你,总是被打断,你说,这要怪谁?」
 
  「好好,是我不对。」秦厚修道歉,不过像是想到什么,他又指责的说:「那刚才你怎么可以跑那么快?要是伤到身体怎么办?」
 
  「还不是你惹人家伤心,不然我会忘记自己怀孕了,只想着要赶快跑开吗?」反正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身上就是了,谁教他要让自己这段时间过得那么难过伤心,受尽折磨?!
 
  「又是我的错啰?」秦厚修挑眉问道。
 
  「当然。」梅韵儿仰高俏鼻,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秦厚修又好笑又无奈,「好,我认错,不过从今天开始,不准你再跑跑跳跳了,知道吗?」
 
  「好啦!」梅韵儿皱皱鼻头,嘟起嘴巴,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答应,谁教她肚子里有宝宝了呢!
 
  他们走近书房,雅君站在门前,看见他们回来,立刻迎了上来。
 
  「你们回来啦?看你们这样就知道没事了。」
 
  梅韵儿看见雅君,连忙跑到她面前,想要跟她说几句话。
 
  「韵儿,不准跑,你忘了肚子里有宝宝吗?要是受伤了,怎么办?」秦厚修叮嘱她,同时大步追上来拉住她的手,要她慢下来。
 
  「秦,以前我怀小雁时,你都没那么紧张。」雅君取笑他。
 
  「那是因为你没有韵儿这么活泼好动,让人放心不下啊!」秦厚修一手揽住梅韵儿的腰,眼里散发出满满的爱意。
 
  梅韵儿感到十分不好意思,「阿修,别这样嘛!」
 
  「没关系,韵儿,我现在把秦当作我的亲人,我先回房了,你们慢慢聊。」话说得好听,雅君还是感觉怅然,这样相对真是尴尬,尽快离开比较好。
 
  「阿修?」梅韵儿有些紧张的开口。
 
  「没关系,韵儿,这样她比较自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房休息吧!」
 
  秦厚修和她相偕回房。
 
  关上房门,梅韵儿却突然紧紧的抱住他。
 
  「怎么了?」秦厚修伸手回抱她。
 
  「我爱你。」心里有许多感触,可是只能化作这三个字,经过这番波折,让她明白他们之间的爱多么值得珍惜。
 
  「我爱你。」秦厚修扬起一抹笑容,回应她的爱,他知道她心里的感动,因为他也有同感。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