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历史穿越 > 我的相公是神医 > 第十章

第十章

我的相公是神医 | 作者:茱倩 | 更新时间:2017-06-16 17:10:48
 第十章
 
    「绍扬,为什么我不能动?」合欢散的药效一退,湘蓉恢复了神智,疑惑的
问。
 
    白绍扬起身,帮她解穴。
 
    「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湘蓉的脑海里闪过几个模糊的画面,面色苍白,
神情大骇。「不,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白绍扬默然无语,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天……」湘蓉抿了抿唇,尝到淡淡的药水味,神色大变。「我被强灌合欢
散,而且还被……被……」
 
    话还未说完,湘蓉嘤嘤哭泣了起来,楚楚可怜的凝睇着他,感觉到自己筋骨
酸痛,有被侵犯过的感觉,而且不只一次。
 
    她怎么能?怎么能容许自己在喜欢的男人面前这么狼狈?
 
    然后,趁他偏首不看自己时,她飞身扑向白绍扬,双手紧紧抱住他,整个人
偎进他的怀里,察觉到他想推开自己,她抱得更紧了。
 
    「求求你,让我抱一下,给我一点安慰,只有你才能让我忘记那些丑陋的、
不堪回首的画面。」
 
    「放手!」白绍扬浑身一僵,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大胆。
 
    湘蓉抬首,双手放开,却没有离开他身上,反而捧住他的脸,大胆的将唇印
在他的薄唇上。
 
    「不……」一个低如蚊蚋、带着伤痛的声音响起。
 
    两人同时转首,看见采芙一脸震惊,脸色灰白,湘蓉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而白绍扬愀然变色。
 
    采芙不敢相信自己还能把药碗稳稳的放在桌上,然后转身离开,怕泪水随时
会溃堤,她的心好痛好痛,好像要碎掉一样。
 
    「该死!」白绍扬用力一推。
 
    湘蓉整个人跌到地上,痛叫一声。
 
    「绍扬,你要去哪里?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
 
    她见他头也不回、如旋风般冲出客房,气得猛捶地板。
 
    满庭芳独家制作 www.mtfcn.cn 白绍扬紧追在采芙身后,见她穿过一道拱门,
他很快跑过去,却只来得及见到她被一个黑衣人掳走。
 
    「芙儿……」他激动的大喊,一张小纸条落在他面前,「不!」
 
    「师父,怎么回事?」听见不寻常的声音,襄棋连忙赶了过来。
 
    白绍扬弯腰捡起纸条,快速的浏览一遍。
 
    「是江庆平,他要我在子时独自一人到救世堂,拿医学大全秘笈去换回芙儿。」
 
    「看来他们把我们这里摸得很熟,湘蓉姑娘的事会不会也是江庆平所为?」
襄棋说出心中的疑问。
 
    「有可能,不过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只想把芙儿救回来。」
 
    「可是根本没有什么秘笈。」襄棋说。
 
    「没有可以变成有,依我的医术,写出一本秘笈不是多难的事,现在距离子
时还有一些时间。」知道芙儿的下落,他的心安定了不少。
 
    「可是师父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襄棋说。
 
    「但是我们对那里不熟,所以你无法躲藏,要是他看见我有同伴,恐怕会对
芙儿采取不利的手段,我不赞同你去。」考虑到芙儿的安全,白绍扬决定独自前
往。
 
    「师父……」襄棋还想说服他。
 
    「好了,别再说了,我回房里去写秘笈。」白绍扬打定主意不让他跟。
 
    「师父……」襄棋追上去。
 
    「襄棋……」一个柔软的嗓音阻止了他。
 
    「柔依?你为什么阻止我追我师父?」冷峻的脸庞有一丝焦虑。
 
    「救世堂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那里我很熟,可以带你悄悄混进去,不被发
现,又可以让你在暗地里保护白大哥。」柔依露出温柔的笑容安抚他。
 
    襄棋专注的盯着她,颔首同意,也不再担心了。
 
    「你不要这样盯着我。」他热烈的凝视,令柔依娇羞不已。
 
    襄棋酷酷的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第一次和她有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
 
    柔依红着脸,柔顺的偎在他怀里,眸底漾起柔意,露出一抹浅笑,甜蜜在心
头。
 
    满庭芳独家制作 www.mtfcn.cn 夜凉如水,皎月如勾,万籁俱寂的子时时刻。
 
    柴房内,采芙蹲坐在一角,柔嫩的脸颊上满是被掌掴的痕迹,双眼盯着窗外
的月光。
 
    她并不担心自己被抓来会有什么下场,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她亲眼撞见的那一
幕,见他与别的女人亲吻,她就心痛得快要无法呼吸。
 
    此时,柴房的门被打开,两个粗壮的男人走了进来,一人一边粗鲁的将她拉
起。
 
    「走了。」
 
    采芙没有感觉到疼痛,那一幕一直在脑海里回荡,眼泪流个不停。
 
    来到前方药铺,江庆平看见她泪流满面,忍不住破口大骂。
 
    「哭什么哭?烦死人了。」
 
    采芙伸手揩拭脸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净。
 
    「芙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一道温润的熟悉嗓音响起。
 
    采芙抬首搜寻,泪眼模糊中,好似看见了他。
 
    「扬,是你吗?」她有些不敢置信的问。
 
    「当然是我。」白绍扬肯定的说,想要走过去。
 
    「站住,不准过来。」江庆平突然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架在采芙的脖子上,
喝令他不要轻举妄动。
 
    白绍扬从胸口拿出薄薄的本子,勾起一抹冷笑。「你要的东西在这里,把她
放开,我就把东西丢给你。」
 
    「可以。」江庆平爽快的回答,飘忽不定的双眸闪过诡谲的光芒。
 
    他示意那两个男人放开采芙,用力推她一把。
 
    白绍扬同时将本子丢过去,握住她纤细的肩膀,上下打量。
 
    「芙儿,你不要紧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采芙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神情有些哀伤。「你是真的……你来救我了,我
以为你被大师姊吸引住了。」
 
    「我对她无意,至于她有什么动作,我无能为力,不过你没有看见我坚决推
开她的样子,否则就不会跑走,也不会被抓来这里了。」白绍扬忘我的凝视着她。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采芙真实感受到他的存在,明白自己是真的误
会他了,否则他不会来救自己。
 
    「啧啧,你们还真恩爱哪,也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不把我放在眼底。」
江庆平说到后来,怒不可遏的大喝。
 
    「师父,你已经拿到想要的东西了,何必再为难我们?」采芙眼见数名壮汉
包围住她和白绍扬,且个个不怀好意,这才惊觉还身处危险之地,急着想要说服
江庆平。
 
    「住口!我才没有你这种背叛师门的徒弟!告诉你,今天我绝不会让你们活
着离开这里,只要他死了,我有这本秘笈,自然就是天下第一的神医,神医才是
我,哈哈哈……」江庆平疯狂的笑着。
 
    白绍扬反而露出冷笑。
 
    「你笑什么?」江庆平大喝一声。
 
    「笑你不自量力。」白绍扬流露轻蔑的神情,嗤之以鼻。「你以为有那本秘
笈,你就可以成为神医了吗?有更多的医理是在我的脑子里,而不在那本秘笈里,
那不过是皮毛而已。」
 
    江庆平神色大变,「我才不相信你说的。」他急急翻阅一下,这本秘笈的内
容比基础医学更精深,有些理论与病例更是他曾经听闻却从未碰过的,而白绍扬
竟然说这些只是皮毛?
 
    「没错,那些东西对你而言可能是很珍贵的医学,可是对我来说,却只是皮
毛而已,那么你以为你真的能取代我成为神医吗?」白绍扬一眼就看透他的想法,
冷冷的说。
 
    「可恶!我不相信!杀了他,快杀了他。」江庆平隐约相信他的话,理智却
无法接受。
 
    「不,我不能让你们杀了他。」采芙虽然害怕,却还是勇敢的站在白绍扬面
前。
 
    白绍扬心底流过一股暖流,为她护卫自己的动作深受感动,不过他还是把她
拉到自己身后。
 
    「傻瓜!我不用你保护,你忘了,我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人家太担心你的安危,所以忘了嘛!」采芙嘟着嘴。
 
    「什么?」江庆平神色大骇。
 
    那个传闻竟是真的,任何刀剑都无法伤他肉体……
 
    突然,他灵光一闪。
 
    「等等,活抓他,我要他的血,听说只要喝他的血,就能百毒不侵,也能解
各种毒,一定是真的。」
 
    「不。」采芙惊惶失措,想要阻止上前来抓他的壮汉,可是她的力气实在太
小,无法抵抗。
 
    在壮汉们接近时,白绍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们身上点了几个穴,令
他们动弹不得。
 
    「住手!再不住手,我就杀了她。」卑鄙的江庆平乘机抓住采芙,威胁白绍
扬。
 
    白绍扬摊开双手。「我住手了。」
 
    江庆平见他不慌不忙,依然沉稳优雅的态度,背脊有些发凉,不过还是丢了
一把刀给他。
 
    「那里有药钵,把你的血滴到药钵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白绍扬豪爽的拿起刀,刀起刀落,血慢慢的滴进钵里。
 
    江庆平露出狂热嗜血的表情。
 
    眼见他的脸色愈来愈苍白,药钵半满,采芙的心好痛,好舍不得,不禁痛哭
失声。
 
    「不,扬,不要再做了,你不要管我,快点走啊!」
 
    「住嘴!」江庆平斥喝,紧扣住她手臂的大手紧了紧,让采芙痛叫一声。
 
    但下一刻,采芙发现自己被放开,一时站不稳的跌坐在地上,被一双小手扶
了起来。
 
    「采芙,你没事吧?」柔依关心的问。
 
    采芙摇头,哭得好不伤心,慌乱的找了一块布,在一小格一小格的药柜里搜
寻着,找到止血药草,然后跌跌撞撞的跑到白绍扬身边,替他敷上药草。
 
    「扬,你的脸色很差,不要紧吧?」她哭喊着,愈想要绑好布巾,最后的活
结却偏偏绑不好,她气得咒骂自己,「笨蛋,采芙,你这个笨蛋,在这种紧要关
头,怎么反而做不好呢?」
 
    一只大手盖住她的嘴,露出无力的笑容,虚弱的说:「不准你骂我最喜欢的
女人,嗯?」
 
    采芙抬起模糊的泪眼,伸手抚上他发白的脸颊,边笑边哭的喊他:「扬。」
 
    柔依接手完成包扎的工作,再让他们这对有情人相拥。
 
    「啧啧,原来他就是那个下毒的人啊!」
 
    聿霖和绮菲也赶了过来。
 
    他看见江庆平被襄棋押住,扬手要侍卫抓住江庆平,并出声交代:「把他关
进城里的大牢。」
 
    两名侍卫抓住江庆平。
 
    而他特地带来的侍卫们在他的吩咐下,仔细搜查救世堂的各处。
 
    「白绍扬,你别太得意,我让采芙服下三叶红果,你应该知道这种毒药的可
怕性,已经过了三个时辰,再加上她体内的血蛊毒,不到一个时辰,她就会毒发
身亡,哈哈哈……」江庆平像个疯子似的大笑。
 
    「贝勒爷,我们找到这个女人,里面有一个男病人,还有很多很诡异的药酒
和制造毒药的器具。」一名侍卫押着穿着大胆的樱娘,向聿霖报告。
 
    白绍扬的注意力只在采芙身上,见她脸色还很红润,要不是江庆平亲口说出,
他未必会注意到她已命在旦夕。
 
    「怎么可能?采芙的脸色还是很红润,一点都不像中毒的样子啊!」柔依不
解的问。
 
    「三叶红果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一切好像没有任何异状,其实在体内已有
了剧烈的变化。」襄棋面色凝重的说。
 
    「那怎么办?」柔依担心的问。
 
    突然,白绍扬瑞起药钵,凑到她眼前。「把它统统喝掉,快点。」
 
    一阵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采芙忍不住转开头,差点吐出来。
 
    「一定要喝吗?」
 
    白绍扬二话不说,坚决的将药钵凑到她嘴边。
 
    采芙只好捏着鼻子,一口气把药钵里的血喝光。
 
    「没有用的,没有用的。」江庆平幸灾乐祸的诅咒着。
 
    大家都紧张的望着采芙,只见她脸色突然发白,然后吐出一堆秽物,接着白
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芙儿,芙儿……」
 
    白绍扬原本就全身无力,这会儿再也忍不住,抱着她软倒在地上。
 
    「不,我不相信我的血没有效,它是药血,一定有用的,任何毒都能解。」
 
    他俊美的脸庞蒙上一层悲痛,不敢相信她就这样离开自己,而且永远都不会
在自己身边了。
 
    「白大哥,你不要这么激动,小心身体啊!」柔依见他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
这么痛苦的模样,轻声安慰着他。
 
    绮菲见他这样也吓了一跳,她明白绍扬哥哥爱上采芙了,而她真的只能当他
的妹妹,心里有些失落,有些难过,却没有像他有那种哀恸的心情,她想,她并
不是真的爱他,只有喜欢和习惯吧!
 
    襄棋瞄了采芙一眼,发现有异状,连忙走过去,抓住她的手诊断一会儿。
 
    「师父,她没事。」
 
    「什么?」白绍扬惊愕的抬起头,望着怀里面色苍白的采芙,她根本毫无气
息,他的心情再次跌到谷底。「襄棋,你别再安慰我了,她明明没有气息了,她
死了……死了!」
 
    「没有,师父,你是事关己则乱,你再仔细把脉看看,虽然她的气息很微弱,
但还是可以感觉到一丝丝的脉动,给她一点时间,她会醒来的。」襄棋难得说了
一大串的话。
 
    白绍扬迅速将头放在她的胸口,侧耳倾听,果真听到十分微弱的心跳声。
 
    「她没死,真的没死。」他喜极大喊。
 
    首次见到师父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襄棋的眼眸闪了一下,见他要抱起采芙,
却无能为力,于是主动开口。
 
    「我来。」
 
    柔依则帮忙扶起白绍扬。
 
    经过江庆平的身边时,他好像受到很大的惊吓与震撼。
 
    「真是不敢相信,你的血竟然真能解剧毒。」
 
    「把他们押进大牢,听候发落。」聿霖不耐烦的对着侍卫下令。
 
    满庭芳独家制作 www.mtfcn.cn 三天后「扬,你乖乖躺好啦!」采芙娇嗔的
瞪了他一眼,笑着对他说。
 
    「我已经躺三天了,又喝了这么多的鸡汤和补药,身体已经好很多了。」白
绍扬半躺在床上,拍拍身旁的床榻。「过来坐下,我有话对你说。」
 
    采芙依言坐了下来,望着这个俊美的男人,心里盈满快乐与幸福。
 
    她喝了他的血后,不过躺了半天,脉息就恢复稳定,身体也无任何大碍,体
内的血蛊毒,因为三叶红果的关系,被一起催呕出来,她现在是一个健康宝宝了。
 
    「芙儿。」
 
    「嗯?」她抬眼,望着他清亮的双眸载满温柔与深情。
 
    「本来我不懂得什么是爱,可是当你昏厥过去,几乎没有脉动时,我的心就
像破了个大洞,痛得无法自抑,连呼吸都觉得很困难,好像自己也快要死掉了。」
 
    采芙听到这里,心脏忍不住怦然狂跳,依稀明白他想要表达什么。
 
    「可是当襄棋告诉我你没有死,而且有微弱的脉动时,空洞的心突然完整了,
它在跳动着,每一下都在诉说着我爱你,我明白为你牵挂、为你的情绪而波动时,
那就是爱。」
 
    采芙再也忍不住的抱住他。「我也爱你,好像从很久以前就爱你了,只是我
不敢说,因为你总是令我难以捉摸,我怕说出来,会成为你的负担。」
 
    「傻瓜!你不说我也知道,因为你所有的心思都浮现在小脸上,根本藏也藏
不住。」
 
    白绍扬紧抱住她,让她的螓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芙儿,明天一早我们离开这里,既然你不需要药引,就没有必要回天山了,
怎样?」
 
    「可是柔依体内的毒怎么办?」采芙担忧的仰首望着他。
 
    「就让襄棋带她回去,我相信他会很乐意。」白绍扬决定带着她游历各地。
 
    「那大师姊呢?」
 
    「我会要聿霖带她回救世堂,以后那里就是她的归宿。」白绍扬说。
 
    「嗯,这样我就能放心的和你在一起了。」采芙高兴不已。
 
    「好了,别人的事不用再讨论了,我目前只对一件事有兴趣。」白绍扬露出
不怀好意的邪笑。
 
    见到那熟悉的笑容,她尖叫一声,笑嚷道:「才不要。」
 
    他抓住她的身子,「怎么可以让你溜了?这几天接二连三发生许多事,让我
根本没有时间亲你,我想很久了呢!」
 
    说完,他俯首亲吻她的唇,藉由这个亲昵的动作,让她深深的感受到他的宠
溺与爱意。
 
    采芙柔顺的偎进他怀里,配合着张开嘴,与他的舌纠缠,热情的火花迸射。
 
    属于两人未来的幸福人生才正要开始。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