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囚狐 > 第五章

第五章

囚狐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7-06-27 15:53:11
第五章
 
 
  我想是我要死了。那一日,在我最迷醉的时刻,她腹中生出巨大吸力,怕是蓄积了毕生的修为。只此一击。是奋了全力拼得性命的孤注一掷。我的精关再也固不住,只滔滔大势去也。晕绝。
  待得醒来时,那人已不知去向。
  直至那一刻我始终都不曾提防。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提防。
  揭去封咒时便知道她的一千个谎言......她的誓言就像溢出体外的鲜血般容易变色和干涸。这反复无常的兽类我明知她是不可相信的。我明知,什么永不背弃,原只是眨眼间天翻地覆。
  骗了我的真的不是她。只是我自己。
  一切只因,甘愿,两个字。
  阿紫看到我的时候并未表现出任何惊慌。她平静地自那少年怀中站起,眼睛里依然闪烁多年前我早已熟悉的那淡淡嘲弄的光彩。这样明亮的眼睛。这样淡然。我曾经如此憎恨的,那仿如洞悉一切,可以控制终始结局的眼神。我想她和我一样清楚,到最后,她只能用这样的眼神,来面对终始,与结局。我追寻了她七天七夜。这一刻,我也终于可以不再颤抖地,面对她无辜的容颜。那花朵一样单纯的,含着一千个谎言的嘴唇。
  阿紫。我终于找到了你。
  她点点头。我知道会有这一天。你一定会找到我。它比我预想的,已经来得缓慢。
  阿紫就这样嘲弄地望着我,只是到后来,那眼睛里的光彩也茫然。她的轻蔑,已不知是对谁。我忽然觉得有千言万语,却一字也再不能出口。我这麻木而盲目的长生里,只她给过我唯一的三天,而后又亲手将它变成一个骗局。我错了。原来三天始终就只是三天,抵不得十年,抵不得三十年,抵不得一生。一生的罪恶。我这样的年纪,那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幼稚可笑的梦。但我到底相信面前的这女子,只她,是世上唯一一人,解得我白发朱颜的寂寞......我的阿紫。
  阿紫,原来你终究还是要将身子陪着他人。
  她不辩解。只对我微微地笑。突兀间一回手,那片刻前尚自缠绵的美少年喉间溅出鲜血,如烟花,未及熄灭,人已倒下。
  他连恐惧都没来得及。最后的定格,表情只是那可爱的迷蒙错愕。
  阿紫淡淡地望着我。
  徐星帜,你以为这些男人,这一生,我在乎过谁。
  她说。
  站在青石桥上,仰首看着天空,渐渐地暗了。日光点滴隐去。又到黄昏,西天堆起灿烂的五色云霞。
  人言落日是天涯。原来我这一世,到底,是一个人看落日。
  原来望极天涯,真的是永远都看不见家。
  我看到余辉就这样华丽地弥漫了整个天空,像一场醒不来的宿醉。我觉得累,欣慰此刻可以站在桥上看落日,不必再漂泊。不老的我,毕竟是真的,已很老很老了。
  不想再变了。不想再有任何的改变动荡了此刻的团圆。我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以前,对谁,说过这句话。
  人老了,就只想停留。让一切都停留。
  阿紫,跟我回去吧。我带你回去。
  她立在少年的尸首边浅笑着摇头。你还不明白,我若愿意跟你回去,就不会离开你。
  阿紫,狐狸不做针线,你做。狐狸不会唱曲,你唱。你是我的女人,请跟我回去。
  她的目光,诡谲而天真。天真得令人遗忘了其他。天真的阿紫用清莹的眼睛注视着我。她说,徐星帜,你一直都知道的。我本来不是人。从来,都不会是人。
  我只是一只野兽,你知道。没有任何一只野兽可以忍受失去自由。我已经忍受了三十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自由。都是为了,我自己。
  徐星帜,你不要再骗自己。阿紫轻声地说。我真的,只是一只野兽。
  那时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阿紫,让我们重新开始。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不是一个道士。不是一个,不会老的道士。那一瞬间我漫长的生命于此地突地被哽住。所有的流年。她却仿佛猜到了我在想什么。
  徐星帜,那是不可能的。三天已经很慈悲。她微笑。像我们这样背负着罪孽的生命,已经不被允许重新开始。我说过世间一切,都不会是没有代价的。
  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叫做报应,我从来都不曾忘记。你看。它来了。你的。我的。我们的。
  天理终于是会来的。
  我对她说,阿紫,还记不记得你的誓言。你说过永不背弃。自己说过的话,是不能够反悔的。
  你永远不能忘记这一点。
  她点了点头。我记得。我只希望你替我实现我的誓言。
  彻底的实现。阿紫闭上了眼睛。
  那时夕照正如镀金剥落,任何良辰美景,底色本是漆黑。乌云中有一道亮光涌现,好象是沉睡的什么,忽然睁开了眼睛。
  我站在青石桥上,我终于等到它。
  阿紫说,天理终于是会来的。
  当那道盘旋的火光渐渐坠落熄灭,我收回我的手掌。那个女子不见了。她最后在游龙般环绕的三昧火中消失。我知道她从此将永不再出现。三魂七魄,已然被打散,从此,她将不入轮回。如果她美丽的幻象只是个幻象,那么这个幻象,也永远不会再一次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它只出现一次。只有这一次。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背弃,那么尸骨无存,灰飞烟灭。
  自己说过的话是永远不能够反悔的。我会记得。
  这个躯壳终于化为飞灰。风来,吹散团团淡烟。烟追着灰,即使曾经那是人间绝色。一刹,便散了。只是最后剩得一颗东西在地上,风吹不走,烟追不散。我不得不伸手将它拾起。
  她的心。三昧真火,也烧不尽的。其实到底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秘密。我笑了笑,就在那地方轻轻地将它掩埋。滴溜一阵风过,尘埃都不起。原来烧不尽的,最终黄土也一样埋了。终无寻处。
  那上面只有一个字。
  帜。
  [方志]:庚申年三月十八,黄昏雨至,俄而,雷大起,于县东北云家村青石桥击一道士死。尸仆,皮肉尽焦。彼时村人皆大惧,闭门不敢出者移顷。及雨霁,始阖村出视,无识者。人云此必害理甚者,故天谴之,然终莫测其故。
  那时我已无谓悲喜。只是预想中再寻不出这原由,怕是一世,也猜不出的。她心中那个字,自己也未必知晓罢。也不必寻了。只是红尘无情的情事罢了。原来这一场纠缠,自始至终,我与她,竟从来不曾为彼此,掉过一滴眼泪。倒也干净。
  三天终是抵不得一世。其实,就连这三天,亦始终无人,言,爱。是早已忘却了那个字罢。忘得干净,都不必问了。可是回想,即使恨字,也都无人提起啊。
  我心中无喜无嗔的空洞。自以为的一世纠缠其实也不过是空无。原来一切,果真的就如很久以前有人说,你我之间,并无爱恨可言。
  终了,这一场,不过是,并无爱恨可言。
  忘了。都忘了。
  纵使末了只听得她唤:冤家。
  不管那是不是,最后一个谎言。
  [秘密]:何可得知我造畜的因缘。那些月夜水井旁凭空的罪恶。你何可得知。
  我一生啊先把兽作了人,后又把人作了兽。我只想知道人和兽的分别罢了。
  可是什么是人,什么是兽。原来,我从来就没有弄清楚过。
  万事的万事,不堪一笑。
  [传说]:人说积恶至深者,天庭震怒。彼时乌云浪涌,电光凄裂。有雷如火光,持大悲悯以诛恶。所诛者,皆罪不容赦,在生孽造无极,故得至重恶果,三魂七魄,打散不入于轮回,天之极刑,亦不轻施者。魂魄既消,归于乌有。为儆世人,特示怖相,令尸跪而仆,骨焦肉烂,而雷部以在生之罪书其脊背,以明因果矣。
  [秘密]:最终我都不知,我这一生贪的,究竟是什么。只愿背负了这真相,这世间,再不要重来。
  我贪那长生,终究,是为了什么呢。我贪那三天,终究,又是为了什么呢。不问。都不记得了,我曾经那样怕,死。其实后来,我不怕死了。其实后来,我亦不怕不死了。
  其实最后,我只怕会就这样生生世世的,记得她。
  所以我忘了。
  [方志 续]:奇者,尸背焦灼成文,有辨之者,居然一紫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