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历史穿越 > 我的相公是皇帝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我的相公是皇帝 | 作者:茱倩 | 更新时间:2017-07-07 15:32:55
简超知道皇上心系佳人的安危,连忙道:「太后坚持要皇上到国舅府参加晚宴,最主要的目的不仅要让兰妃顺利受封为后,顺便想要趁皇上不在宫里时,好好整治海姑娘。」
 
  「母后的个性太刚烈了,显然先皇给她的教训她并没有记在心底。」皇甫峻深叹口气。
 
  「皇上,这件事你想怎么做?」简超请示。
 
  「我会让莲儿好好保护灵儿。」他相信莲儿有这个能力。
 
  「莲护卫的武功确实足以担此重责,可是太后亲自押人,莲护卫敢与之对抗吗?」高明插嘴,说出自己的意见。
 
  「嗯,倒不如朕带灵儿一起去,这样她在朕的身边,还有谁敢对她不利?」皇甫峻想想,这是个好方法,于是他要小三子派两个宫女替她准备衣裳,好好打扮一番。
 
  处理完这件事后,皇甫峻才对着高明说:「高明,你可以报告有关商大汉一干海盗的事了。」
 
  「是,皇上。」高明微敛眉头,「商大汉一伙人已被判明天一早在牢里就地正法,刘大人派了重兵守护,相信他们插翅也难飞。」
 
  皇甫峻满意的点点头,虽然商大汉和瘦小汉子武功不弱,不过高明也不是省油的灯。
 
  「朕对你的能力很有信心,你果然不负朕的期望,至于在海上的那班余党就不足为惧了,等海岛岛主回来,其余的交给他处理,海上有他替朕守护着,朕就无后顾之忧了。」
 
  「皇上,你这趟到国舅府,请让高明和属下跟随,以保护皇上安全。」简超自动请缨。
 
  「嗯。」皇甫峻颔首。 
 
  城郊,有一座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庄园,奢华与巍峨的气势不输皇宫,护卫严密守护着每一个要道及出入口,三不五时还有护卫在城墙边巡逻、戒护,动员至少百来人。
 
  能应付这么庞大的人员开支,及维持奢华生活的,就属在朝两代,地位、权势屹立不摇的郑国公。
 
  郑国公是太后的亲大哥,六十五岁,脸色红润,长相威严,身体还十分硬朗。
 
  为了郑氏能在玄陵皇朝万世留名,拥有不可动摇的权力,郑国公请来三大名妓。
 
  此刻,庄园内仙乐飘飘,美酒佳肴,在朝受重用的文武官员全都受邀在列。
 
  皇甫峻一脸慵懒,闲散的坐在上位,面前摆放了美酒与一碟碟的美食,底下是舒适的玉蒲坐垫,坐在左侧的是打扮得如天仙般美丽的海灵。
 
  不过是一袭粉嫩华服,俏丽的脸上淡施薄妆,颈子上戴着一串闪着银色亮光的碎钻项链,小巧的耳垂戴着同款的钻石耳环,发上插着钻石发簪,整个人看起来雍容华贵,十分耀眼。
 
  皇甫峻认为自己的眼光真的很好,私底下的灵儿天真活泼又可爱,在这种场合又能表现出雍容迷人的一面,皇后人选舍她其谁?
 
  「皇上,歌伶、舞伶及弹着琵琶的姑娘长得美如天仙,技艺更是一绝,不知皇上可满意这样的安排?」
 
  郑国公露出讨好的笑容,眼底却闪过一丝愤恨射向海灵。这个女人怎么也出席了?该死!不能让她破坏他们精心设计的计画才行。
 
  「让郑国公费心了,只是不知道郑国公一定要朕出席你的家宴,意欲如何?」皇甫峻收回放在海灵身上的目光,懒懒的敛眉,掩去他眼里精锐的光芒。
 
  「呵呵,皇上,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直言了,你应该知道我不管做什么事,都是为了你,为了国家社稷着想。」郑国公一副忠贞爱国的模样。
 
  「所以?」皇甫峻不疾不徐温文的问道。
 
  郑国公用力拍了两下手掌,盛装打扮的兰铃雍容华贵的从里面走出来。
 
  与会宾客的心思和目光焦点都在皇甫峻、海灵、兰铃及郑国公四人的身上,已不在歌舞上,等着看好戏。
 
  兰铃美丽的脸庞露出温婉的笑容,莲步轻移来到皇甫峻身边,福了福身,嗓音娇滴滴又温柔的说:「臣妾叩见皇上,请让臣妾坐在皇上身边服侍皇上。」
 
  「嗯,坐吧!」皇甫峻露出笑容,深邃的黑眸深幽不可见底,令人无法看清他真正的情绪。
 
  她真的能坐在他的身边呢!兰铃欣喜若狂,端庄的跪坐在皇甫峻右侧的玉蒲坐垫上,整了整衣裳,眷恋的瞟向身边俊逸尊贵的男人,然后自以为不着痕迹的望了郑国公一眼。
 
  郑国公用眼神暗示她多加把劲,再将目光瞄向皇甫峻,兰铃也做了相同的动作,可两人在望见皇甫峻那深幽的黑眸朝他们轮流扫来时,背脊不约而同的窜过冷颤。
 
  两人再对望一眼,摇头甩去那种诡异的感觉,定睛一瞧,皇甫峻勾起一抹温和的笑,眼神也变得慵懒。
 
  郑国公和兰铃同时暗忖,刚才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两人对望一笑,郑国公回到原来的座位上。
 
  欣赏歌舞的期间,兰铃忙着替皇甫峻斟酒、布菜,一副温柔婉约的贤淑模样。
 
  「兰妃姊姊,真是麻烦妳伺候皇上了,妹妹肚子也饿了,就麻烦妳也帮我夹在妳面前的那道菜,可好?」海灵将小碗凑到兰铃面前,笑得十分灿烂。
 
  「妳……」兰铃惊愕的望着她,不敢相信皇上竟然带她来到这里!
 
  这不言而喻的动作已经够明显了,兰铃面色苍白,不知所措的看向郑国公。
 
  郑国公眼看情势不对,拍了拍手,示意三大名妓退场,屋内瞬间变得静谧,气氛显得有些诡谲。
 
  「皇上,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你怎么带一个江湖儿女来这么重要的宴会呢?」
 
  「喔?今天怎么特殊了?还有,这个宴会很重要吗?怎么朕一点都不知道,而你比朕还清楚呢?」皇甫峻似笑非笑的说。
 
  「皇上,既然你问了,那微臣就说了,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玄陵皇朝的惯例,只要能陪在皇上身边参加任何公开场合或宴会的嫔妃,皇上就会封她为后,表示皇上对她有好感,如今兰妃娘娘有此殊荣,表示皇上有意于她。各位文武官员,你们说对不对?」
 
  众大臣忌惮郑国公的权势,纷纷点头。
 
  郑国公满意的笑了。
 
  兰铃原本脸色惨白,一下子又恢复了红润,并散发光彩,不经意的瞄了海灵一眼,这时,她倒有些同情海灵呢!
 
  「是吗?」皇甫峻懒懒的反驳,「诸位爱卿都看见了吧?刚才朕是带着海灵一起来的,而兰妃则是在之后主动跑来要求坐在朕的身边,哪里是朕带她一起来的?嗯?」
 
  皇甫峻的话十分有道理,众大臣再次点头表示同意。
 
  情势丕变,郑国公面色稍变,想要力挽狂澜,「可是刚刚皇上也没有拒绝让兰妃娘娘坐在你的身边,那不是也算同意了吗?」
 
  「郑国公,你这是在逼朕一定要立兰妃为后吗?」皇甫峻锐利的黑眸迸射狠厉的光芒。
 
  「微臣不敢,只是皇上登基至今三年,为了玄陵皇朝万代千秋的霸业及稳定后宫佳丽的心,是该立后传宗接代,及让皇后掌理后宫。」郑国公虽然说不敢,还是直言不讳。
 
  凭他是国舅爷的身分,相信皇上不敢降罪于他。
 
  「稳定后宫佳丽的心?还有传宗接代?很好,既然国舅爷这么担心玄陵皇朝后继无人,那朕就在这里宣布立海灵为朕的皇后。」皇甫峻认真的说。
 
  「皇上,传宗接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请皇上三思啊!」兰铃在郑国公的压力下,及自己一时心急,连忙鼓起勇气开口。
 
  皇甫峻霍地站起身,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对兰铃说:「兰妃,妳还说不恋栈权位,只爱朕一人,现下妳又是在说什么,妳可明白?」
 
  「这……臣妾……臣妾……」兰铃支支吾吾,今天下午她说过什么话自己最清楚,这下她真的是自打嘴巴了。
 
  皇甫峻轻哼一声,十分不以为然。「朕的心情很不好,要回宫了。」
 
  「请皇上三思,立兰妃娘娘为后,海灵只是个平民,怎么能为一国之母?这样有失皇朝礼节啊!」郑国公连忙跪下来直谏,想要挽回颓势。
 
  接着文武官员在郑国公逼迫的目光下也不得不纷纷跪下,同声说道:「请皇上立兰妃娘娘为后。」
 
  唉!看来皇上比较喜欢立海灵为后,不过,郑国公的势力十分稳固,又有太后撑腰,谁也不敢得罪。
 
  可一边又是皇上,他们实在为难,不过皇上好像比较好说话,还是先站在郑国公这边,看情况再说好了。
 
  眼见情势对自己有利,兰铃恢复信心,不再感到失望。
 
  皇甫峻确实感受到一股不小的压力,不过他还是从容不迫的说:「诸位爱卿请先起来。」
 
  「请皇上三思,为了社稷,请立兰妃娘娘为后,否则微臣不敢起来。」
 
  听听,多冠冕堂皇的借口啊!
 
  「阿峻?」海灵小声叫道。
 
  她第一次看见如此壮观的场面,他们的声音像有一种压力般不断朝她袭来,令她有些无措的扯扯他的袖子。
 
  皇甫峻瞥她一眼,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沉下俊颜,威仪的望着文武官员,「诸位爱卿在逼朕?」
 
  「微臣不敢,只是玄陵皇朝需要有继承人。」众人不敢抬首。
 
  「朕在此宣布,立海岛岛主之女海灵为朕的皇后,明早便拟旨昭告天下,诸位爱卿要是有意见,就是不把朕看在眼底。」他再一次强调,语气虽轻柔,可蕴藏的危险,每个人都能轻易的察觉。
 
  文武官员噤声。哗!皇上不怒而威的样子好可怕。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海灵是江湖儿女,让她当国母根本不适合,兰妃不仅身世好,气质又高贵,她才是最佳人选,请皇上三思。」郑国公脸色遽变,提出谏言。
 
  「郑国公,你这是在挑战朕的权威吗?还是压根不把朕看在眼底?」皇甫峻脸罩寒霜的问。
 
  「微臣不敢。」郑国公震慑于他突然变得骇人的表情,不敢再大胆多言。
 
  文武官员则是心里惶恐,没想到皇上平时温和亲切,发起脾气来却这么骇人,大家被这个新发现吓得噤若寒蝉。
 
  「哇!阿峻,你耍威风的模样好帅喔!难怪他们都这么怕你!」海灵拍拍手,大声的说。
 
  文武官员忍不住倒抽一口气。这个刚被册封为后的女子真大胆,竟敢在皇上摆出这么冷戾的表情时,还眼冒晶亮光芒的盯着皇上。
 
  众人望向皇上,只见皇上先是黑着一张脸,额际的青筋暴跳,显示他的怒气。
 
  「灵儿,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好吗?」他咬着牙说,搞不懂她怎么每次都不会看时机说话。
 
  「阿峻,你怎么这么说?人家是崇拜你这么厉害、这么威风,让大家都对你俯首称臣耶!」海灵天真的眨着眼,双手攀着他的手臂,将她好不容易打扮出来的雍容华贵模样破坏殆尽。
 
  「别又耍嘴皮子了。」
 
  皇甫峻宠溺的拍拍她的手,勾起一抹浅笑,只有她的笑言软语能让他平复心情。
 
  「小三子,摆驾回宫。」他侧着脸对小三子吩咐道,觉得这出戏真无趣,再无兴致跟他们继续周旋。
 
  文武官员再也不敢有异议,明眼人都看得出皇上疼这个新立的皇后疼得紧,也明白皇上不是一个斯文可亲的皇帝,对他又多了几分尊敬与畏惧。
 
  
 
  晨曦苑 大厅
 
  「皇上,你未免太荒唐了,一个护卫说的话你深信不疑,就是不相信母后吗?谁知道海灵跑哪里去了?」太后一脸不悦,沉着声音否认。
 
  「母后,莲儿不会对朕说谎,也没有那个必要。」皇甫峻最怕的就是母后矢口否认,这样他该如何要人?
 
  他们从国舅府回来,翌日,玄陵皇朝上下已知他立海灵为后,谁知到了黄昏,灵儿不过到后山玩耍,便被大批黑衣人掳走,就算莲儿的武艺再高强,也不敌这么多人,才会赶紧回来向他报告。
 
  「你的意思是哀家说谎啰?」太后生气的说。
 
  「儿臣只是陈述事实。」皇甫峻并没有屈服于她的怒气,不卑不亢的说。
 
  「你……」太后动怒,「哀家说没有就是没有,而且就如莲儿所说,你不去追查黑衣人,跑到哀家这里要人,未免太过分了吧!」
 
  「母后,朕确实追查了,高明却说那些黑衣人的银票是出自后宫,这点母后该如何向儿臣交代?」皇甫峻眼底闪过一丝焦虑,却不能硬闯搜查,该如何是好?
 
  太后锐利的黑眸一闪,没想到皇上办事如此有效率,轻哼一声,「就算是由后宫所出又如何?皇上能证明是哀家所为吗?皇上这样未免太不尊重哀家了吧?」
 
  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当然会把不利自己的证据指向他处。
 
  「这……」皇甫峻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应。
 
  这时,高明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
 
  皇甫峻心中大喜,「将两人都押进来。」
 
  「是。」高明领命而去。
 
  太后心中有一丝忐忑。这个她生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难道她真的不了解他?他的能力莫非是隐藏在那张温和的皮相下?
 
  昨夜的种种,哥哥已告诉她,峻儿又让文武官员对他多了几分敬佩,她真的错看他的脾气了?
 
  这时已不容太后再疑心、忐忑了,因为被押进来的是她的心腹──宫女阿樱,及一位全身黑衣未蒙面的男子。
 
  太后脸色大变,但仍力持镇定,决定静观其变。
 
  「说!」高明将剑尖指向阿樱的喉咙,厉声要她说出真相。
 
  「皇上饶命,一切都是太后指使的,不关奴婢的事啊!是太后要奴婢拿银票请这些人将海姑娘绑走的。」阿樱再忠心,也知道自己命在旦夕。
 
  「母后,妳还有什么话要说?将灵儿交出来,朕可以不计较妳的行为。」虽然痛心,可她毕竟是自己的母后,总不能让她晚年落个臭名吧?
 
  「哀家精心计画这么久,怎么可能在这一刻功亏一篑呢?」太后不相信自己会输,放声大笑,「要我交出那个丫头也行,只要皇上立刻下诏书,改立兰妃为后。」
 
  皇甫峻和她四目相对,谁也不让谁。
 
  「皇上,就依从太后吧!太后的刚烈性子,你也知道啊!」兰铃从内室走出来,劝慰道。
 
  皇甫峻的脸色瞬间转为阴霾,冷冷的扫向兰铃。
 
  兰铃吓得往后一退,抚着胸口,惊骇得几乎无法呼吸。
 
  他的冷情她领教过了,他的绝情再现,难道这种冷酷无情的模样才是真正的他?
 
  那么她爱的那个温柔的男人又跑到哪里去了?还是她爱上的只是经过伪装的他?
 
  兰铃瞬间迷惑了。
 
  「皇上,兰儿说得没错,这次皇上要是不依从哀家,哀家不会轻饶那丫头。」太后一副不悔改的模样。
 
  「母后真以为儿臣会受妳威胁?」浑身升起森寒之气,皇甫峻咬牙,冷冷的问。
 
  太后被他浑身散发的肃杀之气吓得倒退一步,随即想到手上还有海灵这张王牌,才勉力振作,用强硬的语气说:「那你就等着替那丫头收尸。」
 
  「妳敢?!」皇甫峻怒目瞪视。
 
  太后趾高气扬的睨着他,一副试试看的表情。
 
  「该死!」皇甫峻低咒出声。
 
  高明虽找得到这些证人,可就是找不到海灵,实在气人啊!
 
  「小三子,准备纸墨。」他咬着牙道。
 
  太后扬起胜利的笑容。哼!她是什么人?就算是皇上想和她斗,都嫌嫩咧!
 
  「等等。」一个年轻的嗓音阻止道。
 
  一伙人看向门口,只见海皇英带着伤痕累累的海灵进来,发出阻止声的是海昱。
 
  「灵儿?!」皇甫峻惊喜的喊道,暴戾之气消失无踪,很快来到她身边,细细打量后,怒气上扬的瞪着太后,「母后,妳真是太过分了。」
 
  太后万万没有想到她只差一步就得手的计画竟被海皇英师徒破坏了,这下子没有海灵这张护身符,她面色灰白,明白大势已去。
 
  皇甫峻无暇顾及太后和兰铃,抱起海灵,对海皇英说:「劳烦师父将这一切奏请太皇太后,朕先带灵儿去治伤。」
 
  见他飞奔离去,沿路还叫着太医,海皇英满意的一笑,看来他可以放心让灵儿待在宫里了。
 
  海皇英师徒赶回来,正好见到一名宫女鬼鬼祟祟的往偏僻的冷宫走去,一时觉得奇怪跟了上去,才能拯救自己的女儿,真是万幸啊!
 
  
 
  海灵让太医看过,上了药后,皇甫峻让她躺在床上。
 
  见她脸颊红肿淤青,他疼惜万分。
 
  「灵儿,都是我没有好好保护妳,才会让妳受到伤害。」
 
  「阿峻,我没事了,你不要自责,只是皮肉伤而已。」海灵见他十分自责,露出笑容安慰他。
 
  「妳好好休息,我坐在这里看着妳,嗯?」不过几个时辰,她就成了这副模样,教他怎么能安心?
 
  「我不累,只是肚子好饿,过了晚膳时间,她们连一口东西都不给我吃。」她不好意思的说,在这节骨眼,她想到的还是自己的五脏庙。
 
  皇甫峻马上起身,吩咐小三子准备粥品。
 
  「灵儿,妳不要误会,除了妳以外,我不可能对别的女人动情,所以不要听兰铃胡言乱语。」皇甫峻对她解释,想要化解两人之间的误会。
 
  海灵伸手遮住他的唇,微微一笑,免得拉扯到脸颊的伤。
 
  「阿峻,你不用再说了,其实兰铃对我还算友善,而且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爱我。」
 
  听到他的爱语,海灵好开心。
 
  她本来就想找他好好聊聊,只是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机会。
 
  「灵儿,如果妳真的不想待在皇宫,我也不勉强妳。」皇甫峻突然这么说,「因为我爱妳,所以希望看妳每天都过得快乐、开心,如果在这里妳不快乐,那我也会很难过。」
 
  「阿峻,你的意思是不要我了?虽然你爱我,却不要我?你别忘了,我是你的皇后耶!」海灵一脸黯然,哀怨的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妳可以两边住,如果在皇宫住倦了,就回到海岛去,想我的时候就马上回来,如果我比较不忙,也可以去找妳啊!」
 
  皇甫峻虽然不喜欢这样的安排,不过为了心爱的人,他只好忍耐了。
 
  「虽然妳是皇后,可是为了妳的快乐着想,我愿意破例这么做。」
 
  海灵听到他说出那么令她感动的话,不由得从床上一跃而起,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
 
  「阿峻,我爱你,好爱、好爱。」
 
  不能怪她情绪激动,这个高傲的男人竟然愿意为了她妥协,即使他极不愿意这么做。
 
  他是真的爱着自己的!海灵感动极了。
 
  「我也爱妳。」听见她的表白,皇甫峻十分欣喜。
 
  「阿峻!」海灵放开环住他颈项的手,眼眸含情的喊道。
 
  「嗯?」皇甫峻望着眼前甜美的女人,知道自己真的陷得很深,否则为什么会愿意为了她改变自己的想法?
 
  「我爱你。」她柔声说道。
 
  「我知道。」皇甫峻深情的看着她,永远都不会厌倦听她说这三个字。
 
  「因为我爱你,所以愿意永远留在皇宫,留在你的身边,做你的皇后。」海灵慎重的许下承诺。
 
  皇甫峻双眸迸出惊喜的光芒。「妳说的是真的?不会不快乐?」
 
  海灵摇头。「经过这些事后,我深深体会到只有待在你的身边才会快乐,因为你是我快乐开心的泉源!」
 
  皇甫峻紧紧抱着她,他的唇贴住她的,将款款柔情藉由吻注入她心底。
 
  「皇上,粥品送到。」小三子的声音不识相的响起。
 
  「别理他。」皇甫峻喃喃,想要好好的品尝她的美好。
 
  海灵却用力推开他,「可是人家好饿。」
 
  皇甫峻瞪着她,「妳真是不懂情趣。」
 
  「哎呀,没有力气,哪来的情趣啊?」海灵吐吐粉舌,推了推他,「让小三子把粥端进来啦!」
 
  皇甫峻起身来到门口,亲自将粥品端进来,坐在床沿,宠溺的对她说:「我喂妳吧!」
 
  「嗯。」海灵张大嘴吃进一口粥,扬起幸福的笑容。
 
  她这个相公皇帝是最顶尖、最威风的好丈夫。
 
  
  同年,太后被太皇太后削去实权,将所有权力下放给当今皇后──海灵,而兰铃看破对皇甫峻的迷恋,宁愿终日待在兰苑,足不出户。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