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历史穿越 > 我的相公是英雄 > 第十章

第十章

我的相公是英雄 | 作者:茱倩 | 更新时间:2017-07-07 15:38:26
 
第十章
 
 
  慈宁宫里,一个雍容华贵、气质端庄的贵妇人坐在主位上,她的容貌艳丽,脸上的肌肤光滑无比,隐隐透出诡异的光泽,看起来有些邪气,而她的眼神却又锐利、精明,透露一丝严厉刚正的气息,如此矛盾的组合,出现在她的身上,着实显得怪异。
 
  当段臣风经过通报进来之后,立刻发现不对劲之处,皇太后虽然看起来比以前年轻,却有一股不该存在她脸上的邪气,让他不自觉地提高警觉。
 
  「叩见皇太后。」
 
  「呵呵……臣风,真是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嗯,皇太后似乎比上次看见时还要年轻美丽。」
 
  「哈哈……臣风,没想到连你都看出来了,看来吃了凤凤姑娘的药品,果真能让哀家变得更加年轻美丽,连精神都变好了呢!」
 
  「是这样吗?那臣风倒想看看凤凤姑娘是何方神圣,竟然精通如此神奇的医术。」
 
  「那有什么问题!胡嬷嬷,你去请凤凤姑娘到慈宁宫一趟。在她来之前,臣风,有一件事你要先答应哀家。」
 
  「什么事?竟让皇太后如此慎重其事。」段臣风是带着贺小蝶一起来到慈宁宫,可是皇太后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她的存在。
 
  「龙儿、凤儿,你们出来见见臣风吧!」
 
  段臣风—脸了然,看着南宫龙和南宫凤从内室走了出来,心下明白,他们已和皇太后达成某种共识了。
 
  待两人拜见过皇太后之后,随即和段臣风打招呼。
 
  「没想到我竟然可以在这里见到你们兄妹俩,还真是个惊喜啊!」
 
  「呵呵……段少主,我也觉得很惊喜呢,原来你和我的心意如此的相通。」南宫凤自作多情的说,露出自以为美丽的笑容。
 
  可惜段臣风完全不看她,反倒看向眼神带着几分邪气的南宫龙。「南宫龙,段某能否请问你来到皇宫究竟意欲为何?」
 
  「这个……」
 
  「臣风,这个问题让哀家来回答就行了。我和你皇奶奶商量的结果,觉得凤儿是个很不错的姑娘,若是你能娶她为妻,也算是美事一件。」
 
  「是商量吗?我从皇弟那里听到的,好像是皇奶奶把一封书信和信物交给南宫姑娘,你又怎么和皇奶奶讨论?」
 
  「呵呵……既然你都从皇上那里听到了,那你的意思如何?」
 
  「当然是不答应,皇奶奶早就答应过我,婚姻大事要让我自己作主,所以刚才一路走来,我一直很怀疑,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错误的地方?」
 
  「段少主,你是怀疑我们兄妹的人格吗?像这种冒名捏造的事情是要被杀头的,我们兄妹可不敢做。」南宫龙忍不住跳出来为自己说话。
 
  「是呀,这几天哀家和他们兄妹相处,觉得他们不致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才对,何况你皇奶奶有可能是真的很喜欢凤儿,才会迳自决定要撮合你们,成就一桩美事啊!」
 
  「可惜我已有了意中人,就是这位贺小蝶姑娘。小蝶儿,快点向皇太后行礼。」
 
  「喔。」
 
  贺小蝶才要动作,皇太后却已高傲的冷哼一声。
 
  「不必了,看她一副野丫头的模样,肯定很没家教,臣风,哀家不喜欢她,不要你娶这个女人。」
 
  「皇太后,要娶她并与她过一辈子的人,是我,你不喜欢她无妨,反正我也不住在皇宫里,所以只要我爱她就好了。」
 
  「大胆!臣风,你不要仗着哀家平时对你的疼爱,就以为能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这样顶撞哀家,哀家听凤儿说,她就是那个厚脸皮自称是你的娘子的女人,像这样的女人,你竟然要把她留在身边?」
 
  「皇太后,我也记得你以前是个明理又慈祥的长者,怎么今日一见,臣风觉得你好像变得有些霸道、不讲理?」
 
  不敢相信段臣风竟会如此严厉的与皇太后对峙,在场的人们不禁倒抽一口气。
 
  「段臣风,你……」皇太后气得站了起来,一只手直指向他,要说出更难听的话之前,宫外传来圣旨已到的通报声,缓和了紧张的气氛。
 
  小李子公公要段巨风听旨,里面的内容是皇上赐婚,让他娶贺小蝶为妻,并要他奉行一夫一妻制,终生不得违背,否则视同抗旨,是要斩首的。
 
  段臣风恭敬的接下圣旨。
 
  皇太后有如遭到青天霹雳,来到段臣风面前,朝他伸出手,威仪的命令道:「把圣旨给哀家,哀家替你去回绝皇上,看他敢不敢砍哀家要保的人的脑袋。」
 
  没想到皇太后会如此的坚持,段臣风有点怔愣,虽然他和皇太后已有一年未见,但皇太后一向都是明理的人,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转变?
 
  看着她那双严厉又无情的眼眸闪着他不熟悉的慈祥和智慧光芒,让他有一瞬间的心惊,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就在他暗中思量之际,段臣明已在小太监的通报之下,来到慈宁宫,适时的阻止了皇太后的作为。
 
  「母后,请你不要为难皇兄,这个圣旨是朕下的,君无戏言,更何况是圣旨,哪有随意收回之理?!」
 
  「皇上,怎么连你也想要和哀家作对,气死哀家,是吗?」
 
  「岂敢,只是母后虽然变得美丽又年轻,但脾气却变得十分奇怪,让朕不得不质疑,凤凤姑娘的来历和医术是否有什么问题?」
 
  段臣明在段臣风的示意之下,主动提及此事,让皇太后的脸色微变。
 
  「皇上,你若是怀疑凤凤,凤凤无话可说,但请皇上不要对皇太后如此的大不敬,这样对皇太后好不容易恢复的青春容貌是很大的伤害,我想皇上也不乐见皇太后伤心吧?」一道清冷无情的女声突兀的响起。
 
  在场每个人都转头看向发声处,只见一个长得艳丽无双,身段婀娜多姿,却又浑身散发邪气的女子缓步走了进来。
 
  「你就是何凤凤?」段臣风使了个眼色,要段臣明不要说话,他主动开口,并细细的打量她。
 
  「没错,段少主,久仰大名,你在江湖上的盛名,如雷贯耳。」虽是说着奉承的话,但她的眼神却有着敌意与冰冷。
 
  这时,贺小蝶突然拉了拉段臣风的衣袖。「阿风,皇太后中了一种十分奇特的艳毒,这种毒物会散发迷人的香味,让服用者变得更加的妖艳美丽,可惜副作用是会让人性情大变,最后毒发身亡。」
 
  原来贺小蝶一直在一旁不说话,就是在观察皇太后的气色,从一进宫,她就敏锐的察觉到皇太后呈现妖艳诡异的气色,为了能更进一步的确定,她才会一直没有出声。
 
  可是当皇太后激动的来到他们的面前,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贺小蝶更加肯定她是中了毒,而且还是一种很罕见的极毒之物。
 
  「你在胡说什么?竟敢说哀家中毒?不知死活的小贱人,来人啊,给我拖下去斩了!」皇太后大怒。
 
  段臣风脸色一凝,警告想要动手的侍卫道:「谁敢动手?」
 
  「谁敢未经过朕的允许,就在朕的面前放肆?」段臣明也跳出来替皇兄撑腰。
 
  皇太后简直不敢置信。
 
  「你这个妖女真是厉害,才刚进宫里,竟然可以迷惑皇上,让你在这里冒泛了皇太后,还替你说话。」何凤凤忍不住跳出来替皇太后说话,并直指贺小蝶的罪名,对于她能如此迅速的就看穿她的阴谋,她的心里对她有些警戒。
 
  「我看,妖女这个称号应该送给你自己才对吧?何彩凤,毒门派的神秘门主。」贺小蝶直接道破她的身分。
 
  何彩凤心中大受震撼,脸色微变,厉声指责道:「你究竟是谁?」她并没有否认贺小蝶的指控。
 
  段臣风和段臣明脸色一凛,连南宫龙也吓了一大跳。
 
  这是他精心设计的计谋,怎么可能会让一个野丫头识破?心里一惊,他决定随机应变,身子也慢慢的靠向皇上。
 
  「哈!被我猜中,恼羞成怒了吧!还敢说我是妖女,我看你自己才是大魔女咧!不过我也不怕让你知道我是谁,我叫贺小蝶,白发神医是我师父。」贺小蝶对于自己竟能猜中感到十分开心,忍不住朝她扮了个鬼脸。
 
  何彩凤怒火中烧,决定教训她,随手撒出一把毒粉。
 
  段臣风眼明手快,把贺小蝶拉开,从容的煽动扇子,让毒粉远离自己和贺小蝶,嘴角噙着一抹温和的笑意,眼眸却闪着肃杀之气。「何彩凤,如果你想动手,我来和你对打,没必要找小蝶的麻烦。」
 
  「段臣风,你不必在那里逞英雄,我原本打算对付的人就是你!」何彩凤愤恨的说。
 
  「很好,那我们出去打。」
 
  「哼!我没那么笨!段臣风,我自知打不过你,所以如果你不想皇太后受到伤害,我劝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她艳丽的脸上流露一抹狠戾。
 
  「什么?你……你真的敢设计哀家?」皇太后大惊失色,不敢相信自己如此信任的人,竟然是个蛇蝎美人!
 
  「老太婆,这件事你可不能怪我,若要怪,就怪段臣风,若不是他想要找我麻烦,让我无法控制整个武林,我也不会以你做为要胁。」
 
  「歪理!明明就是你技不如人,打不过阿风,就使出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不过我们也不该意外啦,毕竟像你这种四处放毒的可怕女人,除了这么做,好像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贺小蝶凉凉的讽刺她。
 
  何彩凤二话不说,使出毒粉攻势。「找死!」
 
  可惜的是,不管她撒再多的毒粉,都无法伤害贺小蝶分毫,再加上段臣风保护着她,让她更是气到失去理智,只见满室毒粉飞扬,其他人纷纷走避。
 
  「阿风,速战速决,快点把这个女人解决掉,要不然毒粉在空气中飘扬,对皇上和皇太后非常不利。」
 
  「我知道。」他一手搂着贺小蝶的腰,身形迅速移动。
 
  当何彩凤被段臣风点住穴道,不能动弹时,她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你们怎么可能不怕我的毒粉?」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是白发神医的徒弟,这些毒粉我才不怕呢!因为我百毒不侵,至于你对皇太后下的毒,我很快就能解了。」贺小蝶看她眼珠子转来转去,连忙对段臣风说:「快点劈昏她,就算她不能动弹,她的嘴巴还是有可能施放毒针。」
 
  段臣风闻言,迅速打昏何彩凤,刚好看见她舌尖吐出一根银针。
  「啧!小蝶儿,你还真厉害,连这个都知道。」
 
  「那当然,我和我师父近几年把毒门派研究得很透彻。」她骄傲的昂高下巴。
 
  「你……」段臣风才想对她骄傲的表情表达几句话,却被身后南宫龙的斥喝打断。
 
  「想抓我?没那么容易,都给我后退,要不然我就要了这狗皇帝的命!」
 
  段臣风转身,看见金华正打算制伏南宫龙,可惜他早一步抓住了段臣明。
 
  「南宫龙,你很行嘛,竟然设计了这一切,到最后还懂得找皇上做为你脱身的跳板。」段臣风完全没有一丝惊慌,反倒轻松自在的说。
 
  贺小蝶乘此机会替皇太后解毒,并让每个人吃下解毒丸,免得中了何彩凤刚才施放的毒粉的毒。
 
  南宫龙因为段臣风的话而睑色大变。「段臣风,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一切,所以才会在对付何彩凤时,要金华抓我,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相信我有露出什么破绽。」
 
  「当然有,当我离开皇灵山庄之后,就有毒门派的女弟子一路追杀我,我便开始怀疑有人联合毒门派想要置我于死地,而你就是我怀疑的第一人选,因为我不会忘记两年前我被推派当武林盟主时,你脸上愤恨不平的敌意!」
 
  「你怎么能这样就断定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当然能,因为我派人暗中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早在你派人监视我之前,我就做好防范了,什么事情我都知道,包括你为了想要满足一统江湖的野心,甚至与毒门派挂钩,想要利用毒门派的势力,控制整个皇宫,藉以打击我的力量。」
 
  「哎呀呀,阿风,听你这么说,我会觉得他真的很天真耶,也不想想你是谁!你可是个大英雄,为人聪明狡诈又天性多疑,思虑九弯十八拐,心思多得不得了,谁能是你的对手啊?他竟然敢和你作对?真是不知死活耶!」贺小蝶溜到段臣风的身边,忍不住插嘴。
 
  段臣风无奈又好笑的用扇柄敲一下她的头。「你现在是在赞美我,还是拐着弯骂我?」
 
  「你看看你,又在怀疑我的话了,我明明就是赞美你是个英雄,你干嘛敲我的头啦,很痛耶!」她嘟着嘴抗议。
 
  段臣风大笑出声,将她拥人怀里,宠溺的说:「小蝶儿,你呀,简直是个宝,来,我呼呼,就不痛了喔。」
 
  「这还差不多!」贺小蝶心满意足的偎在段臣风的怀里,很高兴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抬起头,情不自禁的对他告白,「阿风,我好爱你喔,你都不知道,你刚才那么保护我,让我好感动,让我更加坚信,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你是正确的选择。」
 
  段臣风双眼发亮,没想到竟能听到她如此热情的回应。
 
  「呵呵……小蝶儿,我很高兴你……」
 
  「等等!你们两个等一下,没有搞错吧?朕现在还有性命危险,被人押在这里当人质,一把亮晃晃的刀搁在朕的脖子上,你们竟然还有闲情逸致谈情说爱,真是太无情了,枉费朕很有义气的力挺你们,为你们赐婚,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朕的吗?」段臣明很不爽的开口,自己身处危险,与他有血缘关系的兄长竟然有异性没人性的演出这种恶心的戏码,令他感到很不平。
 
  「嘿嘿,皇上,真不好意思,人家一时忘情,把你忘了,我马上救你!」贺小蝶很不好意思的说,想要离开段臣风的怀抱。
 
  段臣风哪里肯,加重力道将她紧搂在怀里。
 
  「小蝶儿,这件事不必你插手,如果南宫龙敢动手杀皇上,我会要他陪葬。」
 
  「皇兄,你说这话能听吗?朕还想要活下去,一点也不想要他陪葬!你……」
 
  「别担心,皇上,阿风是你和说笑的。」
 
  「谁在和他说笑?!南宫龙,只要你敢动一下,就死定了!」段臣风难得露出严峻的脸色。
 
  哼!敢打断他谈情说爱的人,统统都该死!
 
  他很小鼻子、小眼睛的想着,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很麻烦,还是和他的小蝶儿行走江湖,四处游山玩水,比较快意舒畅。
 
  「皇兄,不是吧?」段臣明忍不住哀号。
 
  众人对段臣风的做法感到傻眼,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对待皇上,该不会是积怨太深了吧?
 
  「阿风,你该不会是因为当年把皇位让给皇上觉得不爽,现在在报复吧?」贺小蝶快人快语。
 
  「报复你的头,你不都说我是个英雄了,那我干嘛做这种下流无耻的事啊?」他嘴角抽搐,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谁知道啊?!你不是说英雄的称号是别人硬冠在你头上,其实你一点都不在乎的吗?」
 
  「够了!段臣风,贺小蝶,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了!朕不是让你们俩要着玩的。」段臣明怒吼。
 
  简直忍无可忍,当真以为他这个皇上是做假的吗?
 
  这两个人故意在他面前一搭一唱,完全不理会他正在刀口下受苦,他这个皇上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
 
  贺小蝶忍不住吐吐舌头,轻笑起来。
 
  段臣风放声大笑。「谁教你这个皇帝竟然连这种事都解决不了,还非要我动手替你解决麻烦,你让我们娱乐一下,也算是扯平啊!」
 
  「什么……啊……」
 
  南宫龙还一脸茫然,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时,段臣风却在眨眼间杀他个措手不及,待他回过神时,手里哪里还有皇帝这个人质。
 
  他心里大惊,正想抵抗,却被段臣风一掌击中,瞬间软倒下来,金华上前箝制住他,南宫凤眼见情势不对,想要开口求情,却被段臣风一个冷眼瞪视吓得脚软。
 
  「以后你们南宫家的任何人都不准再在皇灵山庄出现,要不然我就叫皇上抄你们九族。皇上,南宫龙和何彩凤交给你发落,至于毒门派,我会派金华去铲除。若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一步。」
 
  「等等!皇兄,母后身上的毒……」
 
  「不必担心啦,我已替她解毒,至于余毒,我有吩咐宫女,要她们把我留下来的解药分数次给皇太后服用,保证她很快就会恢复健康。」
 
  「那就好。那……皇兄,你们要回皇灵山庄了吗?朕记得你还向朕讨了个圣旨,不举行完婚礼就想走?」
 
  段臣风冷冷的睨了他一眼。「你先派人把圣旨传到皇灵山庄,让皇奶奶知道这件事,好让她开始筹办婚礼,我要和小蝶游山玩水,过一阵子再回去,否则我若是在这里举行婚礼,我怕皇奶奶会把你念到臭头。」
 
  「也只好如此了,两位,我们就婚礼上再见了。」
 
  「废话少说!这些麻烦事最好不要再有,免得坏了我的兴致。小蝶儿,我们走吧!」
 
  看到段臣风满脸不耐,段臣明只是了然的笑了笑,目送他们离去。
 
 
 
  「小蝶儿,你怎么一脸不开心?」
 
  「我在想,你真的要和我成亲?」
 
  段臣风的脸色沉了下来。「怎么?你想反悔?」
 
  「才不是,只是我下山来,都还没玩到,就这样嫁给你,我很不甘愿耶!」
 
  「傻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会先陪你四处定走、玩一玩,吃遍山珍海味,看遍五湖四海。我估计我们这样一路玩回去,约要一个月的时间,若你还嫌不够,等我们成亲之后,我还是会带你出来玩的啊!」
 
  贺小蝶眼睛大亮,忍不住抱住他,高声欢呼,「阿风,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这趟下山,果然还是对的,瞧我这么聪明,竟然可以意外捡到一个英雄相公,好像也不错耶!」
 
  「什么不错?是好到不行!有谁像你那么幸运,随便唬弄,就能找到一个像我这么优秀的相公?!」
 
  「呵呵……是,我的英雄相公。人呢,有自信是很好的,但若是太过臭屁,那就很糟糕了。」
 
  「什么?小蝶儿,你找死啊,竟敢这么嫌弃你未来的相公?!」他作势要咬她。
 
  她尖叫着跳开,心底溢满了幸福和快乐。
 
  「阿风,我好开心,好幸福,觉得这好像是一场美梦,没想到像我这样从小就没爹娘疼爱的孤儿,也能得到你的疼爱。」被他抱在怀里,贺小蝶忍不住感动的说。
 
  段臣风又怜又爱的吻了她一下,深情的说:「你觉得幸福就好,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绝不是一场美梦,而是最真实的幸福,以后有我,你就不再是孤单一个人,因为我就是你的家人。」
 
  「阿风,谢谢你,我很感激老天让我遇到了你,当然,我也很感激当年师父救了我,虽然他性情冷淡,又不爱人家接近他,但若是我们成亲,我也想让他知道,请他来替我主婚,好不好?」
 
  「当然好,我也很想见见神秘的白发神医呢!」
 
  「那还等什么?不如我们顺道到天山去见他,请他当我们的主婚人。」
 
  「嗯。小蝶儿,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爱你?」
 
  「呵呵呵……你说过很多遍了,不过,我爱听,以后你可以每天说一遍给我听,好不好?」她眉开眼笑的要求道。
 
  「要我每天说也可以啦,不过,小蝶儿,那你呢?你每天要说几次给我听啊?」
 
  「嘿,你是英雄耶!既然是英雄,就应该有英雄的气魄和骨气,怎么能一天到晚要你的娘子说爱你?我怕你听了之后,太过陶醉,力气都使不出来,要怎么打跑坏人啊?」
 
  「所以,你就是不肯说就对了?」他很不满的扬起一边好看的眉。
 
  「不是不肯说,像这种爱来爱去的话,偶一为之就好了,说太多,我是真的怕你会英雄气短,这样就不好了,娘子我可是为了你的名誉着想喔。」贺小蝶说得头头是道,身子却不断往退后,只因段臣风充满威胁性的修长身子不断的向她靠近,让她心生防备。
 
  「你再找借口啊!想要我每天说爱你,你却没有相同的回报?想得太美,我看我是最近没有时间用实际行动让你认清不该惹恼我的事实吧?」
 
  他不怀好意的一把抓住她,惹来她的尖叫声,他却坏坏的笑了起来,将她抱在怀里。
 
  「没关系,反正我们现在还在皇城,马上找间客栈,让我实际教导你什么叫作出嫁从夫,嗯?」
 
  他眼底倏地燃起熊熊火焰,企图如此的明显,让贺小蝶很快的就明白他想要做什么,还来不及开口抗拒,他就早一步封住她的唇,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肆无忌惮的将她抱进客栈的房间。
 
  「小蝶儿,我会很乐意的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有多爱你……」他压在她的身上,以肢体行动慢慢的向她证明他对她的情深意动。
 
  满屋子的缠绵气氛,暧昧却又火热的展开,仿佛在诉说着他们之间的爱情……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