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武侠仙侠 > 秋心曲 > 第十章

第十章

秋心曲 | 作者:丁瑶 | 更新时间:2017-07-31 12:49:22
 
第十章(1)
 
  在地牢里,根本不知道白天黑夜。
 
  秋无焰的伤口还在继续恶化,看来再不想办法逃出去是不行的。
 
  袁绦心脑筋一转,突然在秋无焰耳边嘀嘀咕咕了一番,听得他火冒三丈。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除非我死。」
 
  「你想死很容易,现在我们是想活。」袁绦心干脆掐住他的脖子,「肯不肯?到底肯不肯?」
 
  「你这女人……」
 
  「喂!你们在做什么?」看守的山贼怀疑着。
 
  这两个人一直以来不都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反目成仇了?
 
  「山贼大哥,这家伙好讨厌哦,竟然想乘机吃本姑娘豆腐。」袁绦心乘机朝他们展开一抹媚笑,那声音又娇又软,几乎让人骨头酥掉,「你说他坏不坏?」
 
  她边说边靠近铁栏杆,并娇媚地拉起了衣袖。
 
  「看!人家手上还有伤呢!」
 
  袁绦心那白藕般的嫩手,简直又白又光滑,看得那山贼猛吞口水,只可惜看得到摸不到,而且她又遮遮掩掩的,害那山贼只得找好角度才能看得清楚。
 
  为此,那山贼的头就这样去撞上了铁栏杆。
 
  「哦,痛死了。」
 
  「哈!」袁绦心差点没笑死。
 
  秋无焰则是恨不得把那家伙剁成肉酱。
 
  「那位山贼大哥,你看到了没有?」
 
  「再近些,你近点让我看。」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那山贼简直看得欲罢不能。
 
  「你自己进来啊!」袁绦心故意引诱他。
 
  「可是……」
 
  「怕什么?小女子我手无缚鸡之力,你还怕我不成?」她故意瞄了一眼躺在一旁的秋无焰,「再说这家伙都奄奄一息了,你还怕,真没用!」
 
  这句话比什么都有用,男人最怕的就是被女人看不起了。
 
  「我进来,小美人,让我瞧瞧你的伤。」那笨山贼马上上当,打开门锁走了进来,立刻朝袁绦心靠近。
 
  「哎哟!」
 
  袁绦心都还没出手,那家伙已经倒地不起了。
 
  「可恶的家伙,敢看我老婆,你简直是活得太腻了,我踢、我踢、我踢!你这死王八蛋,看你还敢不敢作怪,踢死你这死色胚,踢!」
 
  秋无焰简直像疯了一样,把地上的人当球般踢。
 
  「够了,别踢了,快点走吧!我们没时间了。」袁绦心赶紧拉着那失控的人往外跑。
 
  「不行!我要杀了他,我要杀——」
 
  「闭嘴!快走啦。」袁绦心不得已,只好搓搓他的伤口,让他清醒点。
 
  「哦,很痛耶,最毒妇人心。」
 
  「你再不走,我就给你好看。」她威胁他。
 
  「你这女人敢威胁我?也不想想我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都是因为你耶。」
 
  揍完人后,秋无焰体力又有些不支了,向后退了几步。
 
  「罗唆!」袁绦心嘟着嘴,「来,我扶你。」
 
  「不用了。」他堂堂一个大男人要女人扶,像什么话?
 
  「你再多说一句话试试看,信不信我揍你哦!」
 
  她竟然又威胁他,真是太过分了!
 
  「走啦,别闹脾气了,焰!」袁绦心软硬兼施,果然让他无力招架。
 
  秋无焰只好乖乖的任她摆布,让她搀扶着往外走。
 
  「喂!你……你知不知道你的语气很恶心。」他边走边抱怨。
 
  「会吗?焰。」
 
  原来这家伙怕这招,早知道她就使出来。
 
  「哦!」他整个人快酥成一摊水了,「奇怪,曜和擎这么喊我,我没什么感觉,怎么你喊起来就怪怪的。」
 
  「那是因为你喜欢我嘛!」
 
  秋无焰差点跌倒。
 
  「你这女人脸皮怎么那么厚?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了?」
 
  「你这么大声嚷嚷做什么?承认你真的喜欢我会死吗?」袁绦心忍不住也大声了起来。
 
  「我又不……不喜欢你,你别那么自作多情了。」
 
  「那我喜欢你总可以了吧!」
 
  「你……」秋无焰突然瞪大眼,脑袋一片空白,「你说什么?」
 
  「没听见就算了,你这个大白痴。」
 
  「哪有人这样的,你再说一次、再说一次,我保证我会专心听的。」
 
  「不说了。」她很绝情地说。
 
  「袁绦心,说啦,袁绦心……」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啦!这总可以了吧!听得够清楚了吧!」袁绦心被他烦死了,干脆大声喊。
 
  秋无焰整个人几乎差点停止呼吸。
 
  这女人说喜欢他,她说喜欢他耶!
 
  哈哈哈!
 
  这天地间怎么这么美好,哇!他快乐昏头了。
 
  「够清楚了!」
 
  咦!他没回答呀,是谁在答话?而且声音还很多哩!
 
  两人一回头,才发现状况不对!
 
  哇!怎么全山寨的人都被他们吵醒了吗?不会吧!
 
  「你们两个还真不是普通的吵,需要在这种情况下互道爱意吗?」山贼头子被吵得无法入睡,火气有点大。
 
  「你羡慕吗?」秋无焰微笑地说。
 
  「你这家伙,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挺嚣张的嘛!」
 
  「见不见得到明天的太阳无所谓。」秋无焰将身边的女人一揽,「我有她就够了。」
 
  「神经啊!我们现在这么危险,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袁绦心简直快被他气死了。
 
  「我知道!」秋无焰轻笑地道:「我也很喜欢你!记住了,我不会再重复的。」
 
  「嗄?」这别扭的家伙总算愿意承认喜欢她了。
 
  不对、不对!这是什么情况啊?他们……他们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互道爱意?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那你们是想乖乖的到地牢里去慢慢等死,还是想要现在就让我一刀送你们上西天,到地府里去做对恩爱的鬼夫妻?」山贼头子不屑地问。
 
  「我们想走,这里太无聊了。」秋无焰直接地说。
 
  「你以为你是谁啊?说走就能走?你这家伙简直太可恶了!」山贼头子最恨他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了。
 
  身为阶下囚,就应该有阶下囚的自觉,至少卑微些嘛!
 
  「给我拿下他,我非好好的折磨他一番不可。」山贼头子贼贼地一笑看向袁绦心,「至于这小美人,就留着给本大爷暖床吧!」
 
  山贼头子将袁绦心一把拉向自己身边。
 
  「哎呀!」袁绦心想逃,却逃不开。
 
  「你想死呀!」秋无焰冲上前去想抢人。
 
  「给我打死他。」
 
 
 
 
 
 
第十章(2)
 
  秋无焰立刻遭受无数的拳头袭击,新伤旧创,让他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不要……」袁绦心想要救他,手却被那大坏蛋拉住,没办法动弹,急得快哭了。
 
  「哎哟!还有力气打我,我干脆送你上西天。」其中一个山贼被打了一拳,火大了,拿起了大刀就往他身上砍去。
 
  「不要!」袁绦心尖叫。
 
  秋无焰承受不住的,他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他怎么受得了?
 
  她踢了身边的山贼头子一脚,让他松了手,奔上前想要替他挡下那一刀。
 
  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
 
  「啊!」痛苦的惨叫声扬起。
 
  袁绦心并没有感受到预期的痛苦,反而是那拿刀的家伙自己倒了下来。
 
  「谁……是谁敢来捣乱的?」山贼头子也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庸少擎率先走了出来。
 
  「还有我。」袁朗心也跟着出现。
 
  当然后面还有骆平曜和其他人,他们连续找了好几天,几乎快翻遍啸虎岭,总算让他们找到这个隐密的山寨了。
 
  「大哥!」袁绦心看着他们。
 
  「擎、曜,是你们!」秋无焰有气无力地说。
 
  「对!看来你们的感情还不错,恭喜你们了。」骆平曜总算有心情笑了。
 
  「该死的,笑什么笑?还不快去找大夫。」秋无焰心情松懈下来,整个人晕了过去。
 
  「无焰、无焰!」袁绦心也有些无力,跟着昏倒在他的身上。
 
  这对可怜的苦命鸳鸯,总算苦尽甘来了。
 
  「怎么样?伤好点了没?」
 
  那群山贼统统被绳之以法,而秋无焰也没有生命危险,伤势正在好转中,一切都否极泰来了。
 
  袁绦心亲自熬来汤药,不假他人之手地服侍他用药,她非亲眼看到他在她的照顾下康复不可。
 
  「好多了。」秋无焰捏起鼻子,嫌恶地道:「喂!那碗恶心的东西拿远一点,我快吐了。」
 
  「什么恶心的东西?这是药,你受了伤,不吃药怎么会好呢?」
 
  「我说过我已经好了嘛!不然我打套拳给你瞧瞧。」
 
  秋无焰说着,真的下床开始练起拳头来。
 
  「哎哟!」但是他因此牵动腹部尚未痊愈的伤,不禁痛呼出声。
 
  「看吧!爱逞强,你活该啦。」袁绦心端着药走上前去,语气转变道:「焰,喝嘛,快点喝一喝,人家希望你的病赶快好起来。」
 
  又来了,他最受不了她这种软言软语了,宁愿她粗声粗气的和他大吼。
 
  「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那种怪声调和我说话?」
 
  「怎么了?这样不好吗?焰!」
 
  催魂吗?他鸡皮疙瘩快掉满地了。
 
  「好啦、好啦!我喝、我喝,你离我远一点。」他咕噜、咕噜地没两口立刻将那碗苦药喝光了。
 
  「真乖!焰,我最喜欢你了。」袁绦心媚媚地朝他一笑。
 
  秋无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怎么了?」
 
  「我……你走开啦,恶心的女人。」害他都腿软了!
 
  恶心?这家伙原来真怕这套。
 
  她袁绦心最喜欢看他那害羞的表情了。
 
  「焰,人家可是你的妻子耶,你怎么可以要我走开呢?不怕我伤心吗?」她拉着他的手问道。
 
  袁绦心那双大眼睛,就这样直瞅着他,让他几乎快无力招架。
 
  「我……我又还没娶你?我们还没拜堂。」
 
  「你是在害羞吗?哇!你脸红了,原来你也会脸红啊,我去叫擎哥和曜哥来看。」
 
  「三八女人,你给我站住。」秋无焰一把将她抓进怀里。
 
  却惹得她哈哈大笑。
 
  「你耍我啊,你这女人……」
 
  糟了!怎么觉得她的唇那么诱人,如果不咬上一口,那他怎么也不甘心。
 
  怎么会这样?他……他怎么会变成这种人?
 
  「你……你想干嘛?」袁绦心在他怀里,看他俊美的脸一直靠近,心也跟着狂跳。
 
  「我……」他想干嘛?秋无焰也说不上来,干脆用行动表示。
 
  他用自己的唇吻上她的,就像在品尝什么美味一样,又啃又咬的。
 
  那股从未有过的甜蜜滋味,就这样滑过两人的心头。
 
  他们两人吻到无力,双双倒在床榻上!
 
  「啊!」
 
  像是迷咒突然被打破,两人忽然清醒了过来。
 
  就在同时,一群人闯进了房里。
 
  「焰,你爹娘他们看好了时间,你必须再重新拜堂,迎娶新……」庸少擎的声音突然停止,也不再向前走了。
 
  众人盯着床榻上滚成一团的两人看,很识相地退了出去。
 
  他们细心地把门关上。
 
  「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别客气!」庸少擎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带着浓厚的笑意。
 
  「走走走!好事多磨,兄弟们,一起去喝两杯吧!」袁朗心跟着说。
 
  「赞成。」骆平曜开心地说。
 
  他们几人的脚步越行越远。
 
  「都是你啦!害我没脸见人了。」袁绦心捂住自己的小脸,整个人浑身发热,像是火烧一样。
 
  「你害羞个什么劲?你不是说了吗?我们是夫妻耶,怕什么?」秋无焰拉下她的手,看着她美丽的嫣红小脸蛋,越看越可爱哩!
 
  「夫妻?」这句话带着甜蜜味道。
 
  「对啊!」秋无焰紧张地说:「可别说你不嫁给我,那么多人作证,你赖不掉的,我……」
 
  「我嫁!」袁绦心朝他顽皮地眨眨眼。
 
  「你是说……」
 
  「我嫁,我当然要嫁给你了,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绦心。」秋无焰激动地喊。
 
  「无焰,再说一次你喜欢我,快点!」
 
  「我……」秋无焰摇头,「我说过这句话只说一次的。」
 
  「我不管啦!无焰、焰、焰——」
 
  「我喜欢你,我……我爱你,这样总可以了吧!别再用叫魂的方式喊我了,真受不了。」秋无焰真是败给她了。
 
  「焰最好了,我也爱你。」
 
  她自动地揽住他的脖子,献上了热吻。
 
  这个又霸气又带点孩子气的男人,她这辈子是不会放手了。
 
  【本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