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情路上遇狼 > 第十章

第十章

情路上遇狼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7-08-03 16:29:13
第十章
 
    经过无数次的努力洗脑和测试,以及无数次的失败,众人决定接受云子彦最后的建议——举办一场化妆舞会。
 
    不出众人所料,殷夜琳的打扮跟六年前一样,而大家也尽可能的跟六年前打扮一样。
 
    不过舞会已经过了一半,赵玟月并没看到云子彦的出现和接近,一直等到舞会将结束前,赵玟月才看到带着面具的云子彦。
 
    “喂,你不是说要我们开个舞会的吗?怎么你都没出场?这样要怎么让夜琳想起你啊?”她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到底当年的舞会云子彦有没有在场,不过云子彦既然提议了,她也只能试试看。
 
    “因为当年在舞会上我并没有去找她,她也不知道我有在这个舞会上。”现在还不是他出现的时候。
 
    “那你为什么要提议这个?”
 
    “你还记得当年夜琳怎么来的吗?”
 
    “当然,她是开你的跑车来的啊!”这件事情赵玟月的印象可深了。那时才几个礼拜没见,殷夜琳竟然开著名贵的跑车来舞会,害她以为她已经钓到云子彦这个大凯子了。不过……这很重要吗?
 
    “总之,等到舞会结束,我才需要出场。”
 
    “哦!随便你了。”反正能帮的她都尽量帮他了,剩下的就全交给他,她只负责祈祷。
 
    云子彦等到舞会结束后才悄悄跟在殷夜琳背后离开,见到殷夜琳拿出钥匙正要开车门,云子彦立刻向前轻轻一拍她。
 
    “哇……我没钱,别抢劫我啦!”殷夜琳吓了一跳,头也不回的直嚷嚷。
 
    咦?句子换了耶!“你要去哪里?”
 
    “我要回家了。”本来殷夜琳是想去看夜景,不过一想起云子彦,她决定舍弃去看夜景,回家安抚他。
 
    连这句话也换了?那他要怎样才能让殷夜琳想起来呢?“转过来!”
 
    “你不可以杀我喔!”
 
    “嗯!你先转过来,看看我是谁?”她还是连声音都听不出来吗?
 
    殷夜琳小心翼翼的转过身。“啊!怎么是你?竟然故意要吓我!”
 
    “我没有故意要吓你,只是要问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就自己跑来了?我会很担心耶!”既然台词改了,那他也随机应变吧!
 
    “对不起啦!我这不就要回去了吗?”她又不是故意不说的。
 
    “累了吗?”云子彦温柔的亲了殷夜琳一下,“想回家了吗?”
 
    “我还不会累。”而且精神还很好呢!
 
    “我们去看夜景好不好?”云子彦也不想这么快回去。
 
    “真的?好啊!”
 
    “那我们走吧!”不过他不敢让殷夜琳开车了,“我来开。”
 
    “哦!”好可惜喔!她很想载子彦耶!
 
    “到了没有?这里是哪里啊?”看不到预期的景色,殷夜琳忍不住问。
 
    “等等,我带你去一个更美的地方。”那是他在六年里无意中找到的地方,而现在殷夜琳终于重回到他的怀中,所以他想带她来,看看他思念她的地方。
 
    “哇……好漂亮喔!”殷夜琳看着景色,忍不住大叫。
 
    才一转眼就看到殷夜琳站在岩石上,云子彦震惊的抓住她。“小心点!”
 
    “别担心啦!”殷夜琳兴致正浓,不想理会云子彦的警告,不过却被云子彦抱得紧紧的。“好痛!”
 
    抱到安全的地方,云子彦才放下她。
 
    “对不起!我只是害怕你受伤。”看到殷夜琳生气,云子彦赶紧道歉。
 
    “我没事。”看到云子彦认真害怕的神情,殷夜琳反而安慰他。
 
    殷夜琳指指方才发现的一排字——永远的挚爱。那五个字深深的刻在一块大岩石上,刻痕显得有些时日了,她忍不住问:“那是你刻的吗?”
 
    “嗯!”在那六年里,他把对她的爱意刻在石头上。
 
    “谢谢你对我的深情!”虽然感动,但她还是想不起跟他的一切。“可是我却忘记了你。”
 
    “没关系,我只要你别忘记你是我的所有,我爱你胜过一切,懂吗?”他现在只求殷夜琳别离开他,他就满足了。
 
    “嗯!”这句话……似乎在哪里听过……
 
    见殷夜琳不说话,云子彦燃起一线希望。“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我不知道。”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蔓延在她的内心。
 
    “哦……”还不行吗?
 
    “我想知道我们以前的点点滴滴,你可以告诉我吗?”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有种强烈的欲望想知道一切
 
    “当然可以,不过不可以听到睡着喔!”
 
    之前虽然他有试图跟她说过去的事情,但殷夜琳总是兴趣缺缺不然就是听到睡着,让他好泄气;而这次呢?可否有希望?
 
    “不会啦!”爱记仇的男人!
 
    听了云子彦一整夜的叙述,殷夜琳还是没想起任何事情。
 
    云子彦也只能放弃的带殷夜琳回去休息,并告知众人计划又失败了,殊不知在家休息的殷夜琳梦中正波涛汹涌着。
 
    殷夜琳突然从床上一惊坐起!
 
    看着跟六年前完全一样的房间,她终于想起一切——云子彦的误解、车祸的撞击、紫龙的出生、云子彦的忏悔。
 
    殷夜琳没想到她会因车祸而竟然忘记了这些事。
 
    所有的事情像是一场电影一样的出现在她的梦中,让她回复了以往的记忆。虽然想起所有的一切,让殷夜琳有点难以接受,但她没忘记这段时间云子彦对她的爱护和深情,但……
 
    听到有人走近的脚步声,殷夜琳紧张的躺下装睡。
 
    云子彦走进殷夜琳的房里,慢慢的靠近她并坐在床沿,爱怜的看着她的睡容。
 
    “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原谅我呢?我知道我错了,我知道我不该误会你,不该不听你的解释,伤害了你跟孩子,让你变成这样!但我真的好爱好爱你,你知道吗?失去你的日子里我好痛苦、后悔,也怨恨我自己;看到这样的你我好心疼,却也庆幸你还活着,因为老天终于将你还给我了。”云子彦深深叹了一口气。
 
    “如果这样的你比较快乐,那我也不想逼你想起所有的一切,不管你以后会变怎样,我还是永远深爱着你,永远不会变。”
 
    云子彦低头亲吻殷夜琳的唇,“晚安了,我的挚爱!”说完,他才离去。
 
    此时殷夜琳张开了眼睛。
 
    问她恨不恨云子彦,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原谅不原谅也太过沉重。六年以来她虽然迷迷糊糊的,但现在却也让她厘清许多事情。说不爱是不可能的,她也不怪云子彦当初的误会,因为如果没有爱,他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误会和悔恨;她更不想怪云子彦的错误让他们错过许多快乐的日子,但现在她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一大清早,云子彦正准备叫醒殷夜琳,却发现殷夜琳早已坐在床沿了。
 
    “老婆,怎么了?”云子彦也在床沿坐下。
 
    “我不想去上班了。”她需要好好想想。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太累了?”以前她总是不肯自己在家,怎么突然会不肯去上班了呢?
 
    “没有。”
 
    “还是有谁惹你生气了?”
 
    “没有!”殷夜琳摇摇头。
 
    “好吧!那你乖乖在家休息,我下班后会马上回来陪你,需要什么跟刘嫂说一声,或是让司机载你去,但是要小心一点喔!”云子彦想留下来,不过今天正好有一场重要的会议需要他去主持,所以他只好等下班后再问她了。
 
    “我知道。”殷夜琳看着深情的云子彦,一时间好想告诉他实话。
 
    “那……再见了。”云子彦还是不死心的看着殷夜琳,想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殷夜琳还是不肯出声。
 
    “嗯!再见!”
 
    云子彦正要站起来,殷夜琳却拉住了他。
 
    “怎么了?”云子彦关心的问。
 
    “彦,我……如果一直没想起来,你真的还是会喜欢我吗?”
 
    “当然啊!而且我不只喜欢你,我还会永远爱着你。”
 
    “为什么?”
 
    “没为什么,只因为你是我的夜琳,我永远的最爱!”问他为什么只爱她一人,他也回答不出所以然来,但只要她是殷夜琳,那就足够了。
 
    “嗯!那……如果我不爱你呢?”
 
    “我还是会爱你,只求你别离开我就行了。”
 
    “哦!”听完云子彦的回答,殷夜琳才放开云子彦的手。“你赶快去上班吧!”
 
    “嗯!”云子彦还是觉得殷夜琳怪怪的,不免有些不放心。“我不去上班了,今天在家陪你。”
 
    “不要!你赶快去开会,我没事的。”她需要一个人独处。
 
    “真的?”见殷夜琳一脸坚决,云子彦只好答应了。“好吧!只是如果有什么事,记得要打电话给我喔!”
 
    “嗯!”
 
    当天下午云子彦开完会,想起殷夜琳的不寻常,顾不得下班时间还没到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家,可是回到家面对的却是一屋子的宁静。
 
    “老婆,你在哪里?”云子彦慌张的四处找寻,焦急的问管家和司机,却只得到殷夜琳早就出门的答案。
 
    “为什么你会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云子彦对着司机大吼,“我不是要你好好跟在太太的身边保护她吗?”
 
    “对不起!太太只要我载她去公司后便要我自己回家,我以为太太会跟你在一起啊!”司机害怕的回答。
 
    他在公司并没看到殷夜琳啊!“她有没有哪里不对劲?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啊!一切都跟平常一样。”只是太太似乎多了一点成熟耶!
 
    “算了!没你的事了!”看来夜琳似乎是故意的!云子彦决定先去找唐水婧她们,说不定夜琳会去找她们了。
 
    但所有的人他都问遍、找遍了,就是没有人看过殷夜琳,也没人知道殷夜琳会去哪里,毕竟二十二岁的殷夜琳是只属于云子彦一个人的时期,最了解她的该是云子彦才对,而不是其他人,因此众人也只能看着云子彦慌张的找寻。
 
    “你们说,夜琳会不会想起来了?”根据云子彦所说的怪异现象,赵玟月忍不住猜测这个可能性。
 
    “对啊!有可能喔!”唐水婧也这么想。
 
    “那我知道了。”想起殷夜琳早上唤他“彦”,云子彦这才恍然大悟。“谢谢你们!”
 
    他开着车又回到了上次宴会后去的地方,虽然还没到晚上,不过他有预感她会在这儿。
 
    果然,云子彦远远的就看到穿着连身长裙的人儿正坐在岩石上。他紧张的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失而复得的心情涌上,他立刻紧紧的从殷夜琳的背后抱住了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你来了啊!”殷夜琳头也没回,随他抱着。
 
    “你都想起来了吗?”
 
    “嗯!我都想起来了!”谁也没找,待在这儿一整天,想着一切的点点滴滴,模糊的部分也早已厘清了。
 
    “那……你愿意原谅我吗?”云子彦害怕的问。
 
    “我并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有点感叹。”只因为一点小误会,竟然会变成这样的结果,这可能是谁也想不到的吧!
 
    “感叹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可惜了这些日子罢了!”
 
    “你真的愿意原谅我,让我陪伴你?”云子彦喜出望外的看着她。
 
    “嗯!”浪费了这么久,她不想继续推拒这不需要多加说明的爱情。“谁教我还是爱你呢?”
 
    “老婆!”云子彦激动的抱起殷夜琳。“谢谢你,请你嫁给我好吗?我的挚爱!”
 
    “呵呵!不然我要嫁给谁呢?”这种幸福不需要怀疑。
 
    或许有人会笑她笨,竟然这么简单就原谅他,但她知道,就算是在失忆中,云子彦的身影还是隐约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不想故作矜持的欺骗他,因为她只要知道他的醋劲和独占欲还是跟六年前一模一样就够了,这样就足够她以爱情为名,一辈子将他玩弄于股掌间了。
 
    呵呵!接招了,我亲爱的老公!
 
    “老婆,你在做什么?”云子彦从背后轻轻抱住殷夜琳。
 
    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可是他进房后却找不到亲爱的老婆,害他以为她的童心又出现,想学人逃婚,正紧张的想出去找人,却没想到她竟然会躲在书房,一直埋头于电脑桌前,这……
 
    “等一下,你别吵我,你没看到我正在忙吗?”殷夜琳不耐烦的挥开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脚的怪手。
 
    “不行!你要忙明天再忙,今夜你是我的!”为什么他的新婚之夜会这样呢?难道是婚筵让她不满意吗?
 
    “等一下啦!”了解云子彦的企图,殷夜琳急忙抓住他往下伸的手。
 
    “你在做什么?”什么事情会比他这个老公重要?
 
    “写小说!”殷夜琳头也不回的回答。
 
    “什么?”云子彦震惊不已。不会吧!他不敢让她看小说,现在她竟然干脆自己写起小说来,而且还是在新婚之夜?“我不准你写!”
 
    “为什么?”殷夜琳这才转头,瞪着抱住自己不放的云子彦,“是你自己说我想做什么都随便我的耶!”
 
    “可是今晚不能啊!”云子彦一脸可怜的看着殷夜琳。
 
    唉……真想把电脑砸了!但他还是不敢动手。
 
    “好啦!再等我十分钟嘛!”殷夜琳这才无奈的答应。
 
    “你在写什么?”云子彦这时好奇了,是什么故事竟然写得这么认真?
 
    殷夜琳认真的回答:“嘻!我跟你说,我在写一篇真实又动人的爱情故事耶!”这可是她从婚礼上所产生的灵感喔!
 
    “真实又动人的故事?”该不会是在写他俩的故事吧?“是写我们吗?”
 
    没错!被云子彦禁止看小说的殷夜琳在逛网站的时候发现一些网路上的文章,所以她便决定干脆自己写小说,所以早在准备结婚的同时她就动手打起电脑了,准备拿她自己的亲身经历创造出一本小说。
 
    见殷夜琳兴奋的点头。“不会吧!”天啊!真的是因为他禁止她去看小说的原因吗?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在写什么了,你还吵我?走开啦!”不满云子彦的表情,殷夜琳赶人了。
 
    “好吧!可是要快一点喔!”看来不让她继续写是不行了,云子彦认命的回到新房独守空闺。
 
    过了十五分钟,殷夜琳终于存档,然后关掉电脑、伸个懒腰,这才发现晚了五分钟,急忙回到房间。
 
    咦?睡着了吗?殷夜琳发现云子彦已经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有这么久吗?她轻轻坐在床沿看着熟睡的云子彦,心中有无限的情意。她低头想给他一个晚安吻,却没想到立刻被他抓个正着,并自动加深这个吻。
 
    “唔!你……你……不是已经……”殷夜琳这才发现他并没睡着。
 
    “以为我睡着了吗?”云子彦将殷夜琳压在床上,笑笑的说:“我怎么会让我亲爱的老婆沉默的过新婚之夜呢?”
 
    看到云子彦的眼神,殷夜琳知道她惹恼他了。“对不起嘛,下次不敢了!”
 
    “亲爱的老婆,你知道现在已经过了几分钟了吗?”
 
    “我只不过是慢了五分钟而已,别生气嘛!”
 
    “我怎么会生气呢?”这时云子彦笑得更奇怪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他该不会要砸掉电脑吧?“不准动我的电脑喔!”
 
    虽然很想,不过他没这么暴力。“看来不给你一点处罚是不行的。”
 
    “处罚?”不懂!
 
    “嗯!既然你精神这么好,我就罚你……整晚不能睡!”呵呵!这是多么好的处罚啊!
 
    “呃?”整晚不能睡?“我不要啦!”殷夜琳立刻想推开云子彦。
 
    “呵呵!来不及了!”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伟大了!云子彦一把扯开她的睡衣,开始……进攻!
 
    “不……”
 
    很快的,躲在门外偷听许久的人们终于听到新房中的谈话终止而满意的离去。而新房里则陆续传出申吟和求饶声……
 
    《本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