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换个豪门嫁 > 第十章

第十章

换个豪门嫁 | 作者:芳妮 | 更新时间:2017-08-03 16:32:45
第十章
 
  社交圈最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鼎丰集团总经理的世纪婚礼因为新娘落跑而宣告破局的消息,成为了各家报纸的头条。
 
  为了找寻温家语的下落,蓝斯几乎停下所有的工作。
 
  但温家语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似的,辞掉工作,也没有跟任何的同学和同事联络,不管他怎么寻找,就是没有她的音讯。
 
  每天回家处在失去她气息的空间,他的心就像要被撕裂般的剧痛着。
 
  他想念过去回家时总有一盏灯等候着他,想念她的一颦一笑,想念她在他进门时的飞扑。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对他?
 
  难道她不爱他?
 
  不,不可能,若她不爱他,就不会在那一夜将自己给了他。
 
  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但会是什么?可以让她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他,彻底的撕碎他的心?
 
  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他用酒精麻痹自己。
 
  在遍寻不着她的踪迹之后,他彻底的放纵自己,也放弃自己。
 
  酒成了他最好的伴侣,只有在酒醉后,他才能稍稍自思念与懊恼中解放。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
 
  猛地自沙发上跳起,他冲到门边,打开了门,渴望眼前站的会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但在看清站在门口的人时,又失望的晃回沙发,继续拿起酒往自己喉中灌。
 
  “看看你成了什么样子?”周亭妃带着两个女儿走进屋内,抢下了儿子的酒杯。
 
  “哥,你不要再喝了。”
 
  “哥,回家吧。”
 
  蓝欣欣与蓝文文劝着。
 
  “你们别说了,都走,别管我!”他粗声逐客。
 
  “我怎能不管你?你再这样下去,公司都要垮了。”周亭妃苦口婆心的道:“你振作点好不好?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这象话吗?”
 
  “她不是微不足道的女人,她是我的全世界,没了她,我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管不了了。”他沮丧的道。
 
  “你——你怎么会这么没用?她在婚礼上落路,就是故意给你难堪,你应该要恨她才对,以后就把她忘了吧。”怎么会这样?她预计的结果不是这样的,阿斯应该要怨恨温家语,然后乖乖回家啊。
 
  “对啊,哥,她真的很可恶,根本是故意让我们家丢脸,所以才选在婚礼当天消失,你还想她干么?”蓝欣欣一旁帮腔。
 
  “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糊涂?”蓝文文扫了凌乱的屋内一眼。
 
  “够了,你们都回去,全给我走开!”蓝斯指着门口怒吼。
 
  “蓝斯,你真的疯了。”儿子的反应让周亭妃又气又急。
 
  “走——你们都给我走。”见她们没有动作,蓝斯索性起身赶人。
 
  蓝家母女见他像头发狂的野兽,也只有放弃离开。
 
  用力的关上大门,蓝斯又窝回沙发上,拿起酒瓶作伴。
 
  “叮咚——叮咚——”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蓝斯瞥了门口的方向一眼,不打算理会。
 
  但门铃声却没有停歇的意思,继续的响着。
 
  “该死!”低咒了声,他踉跄的走到门口,一把将门打开后怒吼,“我不是叫你们走了吗?别烦我!”
 
  “蓝斯……”章之华迟疑的唤了他一声。
 
  “是你?”蓝斯怔了怔,旋即沈默的走回屋内。
 
  章之华跟着进屋,看着一屋的凌乱,还有他憔悴狼狈的模样,轻叹了声,“你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
 
  蓝斯苦笑,“你特地来看我笑话?那你的目的达到了。”
 
  “我是这种人吗?”她皱眉,“当初你放弃我选择温家语,我有口出怒言过吗?”
 
  他沈默了几秒,他缓缓开口,“对不起。”他的确欠她一个道歉。
 
  “算了,爱情本来就不能勉强,我看得很开。”章之华豁达的道:“我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只能说我们没缘分。”
 
  “谢谢你。”蓝斯扯扯唇瓣,知道对方是为了让他好过才这样说。
 
  “好吧,言归正传,我今天来是你妈的意思。”章之华坦白。
 
  “她还是不放弃。”蓝斯嘲谑的撇撇嘴。
 
  “她的确是希望我们可以有结果,所以告诉我了一切,也保证小语不会再横互在我们之间。”她顿了顿,意有所指的道:“在你们婚礼前,伯母这样告诉我。”
 
  蓝斯一凛,酒醒了大半。“婚礼前?”
 
  她点点头,“婚礼前。”
 
  蓝斯一脸恍然。难怪那阵子小语的神态总是怪怪的,而他一直认为只是婚前焦虑症作崇而未放在心上,原来……原来都是母亲搞的鬼。
 
  看样子早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母亲就找上门跟小语谈过,要她离开他了。
 
  该死,她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要一个人默默忍受那些责难和逼迫?
 
  蓝斯苦恼愤恨的摔碎了酒瓶,让章之华吓了一大跳。
 
  “我要去找她问清楚,为什么一定要破坏我跟小语的幸福。”他踉跄着起身。
 
  “蓝斯,你妈有她的考量,你去责怪她也没用。”章之华试图阻止。
 
  “我受够了她的自以为是,我一定要去向她问清楚,她到底跟小语说了什么?到底把她逼到哪去了?”他甩开她的拦阻,深身酒气的冲了出去。
 
  “蓝斯!”章之华追了出去,但电梯门却在她眼前关上了。
 
  糟糕,蓝斯喝了这么多酒,该不会要开车吧?
 
  章之华一凛,紧张的按了按电梯按钮,等电梯上来载她下楼时,只来得及看到蓝斯的车蛇行的消失在街道的另一端。
 
  然后是一道划破天际的尖锐煞车声与撞击声,教章之华惊悚的背脊一寒。
 
  继落跑新娘的新闻之后,蓝斯酒驾车祸重伤的消息抢占各大版面,成为媒体热烈播放的话题。
 
  “匡啷!”在温家语听到这个讯息时,手中的杯子骤地摔落在地。
 
  “小心,没受伤吧?”穿着僧服的女尼赶紧上前查看。
 
  “没、没有,我要走了,我得马上去找他……”她无措的道。
 
  女尼审视着她慌张的神态,了然于心。“温小姐,你先冷静下来,不会有事的。”
 
  “师父,他车祸重伤,我好担心,我好怕。”泪水开始涌入温家语眸底,怎么会这样?他应该要好好的啊。
 
  “这个他就是让你当日伤心避到庙里来的男人吗?”女尼一直没过问她的过往,这是第一次问。
 
  那日她顶着疲惫悲伤的神色向她们求助,希望可以留她下来修行,让她剃度了却尘缘,但她们没有答应,只是先收留她,想说等她平复心绪再说,毕竟,六根清净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尘缘未了也是枉然。
 
  温家语含泪摇头,哽咽道:“他没有让我伤心,他很疼我、呵护我,是我伤害了他,所以他才会借酒浇愁,酒驾出事。”
 
  “既然你还这么挂念他,为什么要离开呢?”
 
  “因为我跟他门不当户不对,因为他母亲反对,因为我要偿还他母亲的养育之恩,只好忍痛离开。”温家语边掉泪,边将事情始末简短的解释一遍。
 
  “傻丫头,情不尽缘难灭,你们两人既然如此相爱,怎么可以因为外力的干扰就轻易放弃?养育之恩虽然重大难报,但这是两回事,你不该拿你们两人的姻缘去偿还的。”女尼怜悯的看着她道。
 
  “我知道错了,我错了,天,我到底做了什么?”温家语忍不住掩面哭泣。
 
  “别伤心了,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们两个缘分未了,我相信他不会有事的。”女尼安慰着她。
 
  “嗯,他一定不会有事,我不许他有事。”温家语努力让自己坚强的正面思考。
 
  只要他没事,要她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求菩萨保佑啊……
 
  蓝斯车祸受伤的消息一传出,鼎丰集团的股价霎时急速下跌,所有合作的企业纷纷打探着蓝斯的状况,大有苗头不对就要解除合作关系的意思。
 
  周亭妃既担心儿子的伤势,又烦恼公司的营运状况,整个人瞬间苍老了十岁。
 
  “妈,你去睡一下吧。”蓝欣欣担心的看着母亲,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这么脆弱无助。
 
  “不行,我怕你哥醒来会看不到我,我要陪着他。”周亭妃凝视着病床上的儿子,眼眶红了起来。
 
  “哥会不会……好不了啊……”蓝文文说出在场所有人的担忧,立刻惹来周亭妃的怒斥。
 
  “你说这什么话?他不会事的,要是我宝贝儿子有事,我也不想活了。”是啊,虽然这个儿子处处忤逆她,老跟她作对,但他毕竟是她唯一的儿子,是她的命根子,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好啊。
 
  “你很笨耶,乱讲什么,你先回去啦。”蓝欣欣白了妹妹一眼,赶她回家。
 
  “我又不是故意的,好嘛,那我先走就是了。”蓝文文无辜的扁扁唇,转身出病房。
 
  病床上,蓝斯双眼紧绷,头上包扎着纱布,右脚也打上石膏吊在半空中,看来伤势不轻。
 
  他已经昏迷好几天了,医生说他再不苏醒过来的话,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植物人……不,她儿子不会成为植物人的。“你快醒来吧,你要做什么妈都不会再管你了。”直到要失去才知道珍贵,她只要儿子好好的,其他的事她都不计较了。
 
  “妈,哥要是怎样的话,公司是不是也会倒闭啊?”蓝欣欣小心翼翼的问。
 
  “妈虽然挂名总裁,不过这几年公司的事都是你哥在打理,要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周亭妃垂泪道。
 
  天,这样的话,她们不就都完蛋了吗?再也无法过好日子了?
 
  “哥,你千万要醒来啊。”蓝欣欣悲从中来,跟着落泪。当然,她是很爱这个哥哥的,但若再加上优渥生活可能出现变数,这让她更无所适从。
 
  听到女儿悲泣,周亭妃也同样在心中期盼着儿子赶快醒来。
 
  “早知道妈就不应该逼他,他想娶小语就娶嘛,小语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出身低了点,不过你还不是嫁给她爸爸。”蓝欣欣一改当初反对态度,反而怪起母亲来。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你懂什么?”周亭妃虚弱的反驳。
 
  “妈,儿孙自有儿孙福,你都没听说喔。”
 
  “那你那时怎么不这样劝我?”周亭妃瞪了女儿一眼。
 
  蓝欣欣霎时噤声,无话可说。
 
  “现在只能祈祷你哥哥赶快醒来了。”
 
  “哥醒来一样会抓狂啦,他一定会怪你赶走小语的。”
 
  “他怎样怪我都没关系,只要他醒来就好,我再也不逼做他不想做的事了。”周亭妃看着儿子,哽咽的道。
 
  “我也是,我一定帮他找回小语,只要他能醒来……”蓝欣欣附和。
 
  两个女人在病床旁守着蓝斯忏悔,没注意到病房门被悄悄的打了开来。
 
  管紫佑推开门,安慰的拍拍温家语的肩,示意她进去,然后又静静的关上了门。
 
  温家语只觉得自己的脚步有如千斤重,每迈向那张病床一步,就更加艰困沉重。
 
  “妈!妈!”先发现她的是蓝欣欣,瞠大眼拍着背对着温家语的母亲。
 
  周亭妃困惑的看着女儿,然后才扭头——
 
  “妈……”温家语迟疑的喊了声,旋即迅速的跪在地上,低泣哀求,“对不起,我无法遵守跟您的约定,我求您,让我看看他吧。”
 
  周亭妃缓缓站了起身,看着跪在面前的继女,心里五味杂陈。
 
  “妈,别忘记刚刚你说了什么。”蓝欣欣出声提醒。
 
  周亭妃沈默的走到一旁,没有说话。
 
  “你快去把我哥给叫醒吧,要是他不醒来的话,都是你的错,你一辈子都要负责。”蓝欣欣不改跋扈的道。
 
  “嗯,谢谢、谢谢。”温家语连忙站起,快步起向床边。
 
  一见蓝斯伤势不轻的昏睡着,她的眼泪就宛如关不紧的水龙头扑簌簌的直流。
 
  “斯……”她心疼的抚过他头部的纱布,柔声呼唤着。
 
  病床上的蓝斯并没有回应她,依然紧闭着眼,沉睡在他的世界中。
 
  “我来了,我是你的小语啊,你为什么不理我?”她的泪水一颗颗滚落眼眶,滴上他的脸颊。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所以才故意装睡不理我。”她继续在他耳畔讲着,“还记得吗?你说过,不管再生我的气,你也会主动求和,而我也一定会马上跟你和好,这是我们的约定,你都忘记了吗?”
 
  蓝斯英俊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还是静静的睡着。
 
  “斯,你知道吗?这辈子我从没奢求过什么,也从不期待自己可以得到幸福,但当你告诉我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就像拥有了全世界,再没有那样满足过,也没有那样幸福甜蜜过,我的生命因为你而丰富,也因为你而没有缺憾,你是老天爷赐给我最珍贵的礼物,我真的好爱好爱你,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唉,我看算了,你都讲这么多,他还是没反应,你不要再讲了。”蓝欣欣在一旁绝望的道。
 
  “不,我知道他听得到我所说的一字一句,我知道他正努力想要从睡梦中清醒,我要说,直到把他唤醒,我才能停。”她倔强的坚持。
 
  “我知道你最疼我,最舍不得我哭,你看到了吗?我现在在哭,我因为你不好好照顾自己而流泪,你要是心疼我,就赶快醒来抱抱我,告诉我你没事,告诉我你只是跟我开玩笑,斯,我求求你,我第一次求你,求你醒来好吗?”她扑倒在他胸口哭泣着。
 
  见她哭得哀戚,蓝家母女也跟着哭花了脸。
 
  他们之间的爱情是这样的浓烈深刻,周亭妃在这一刻彻底的放下成见了。
 
  “如果你不醒过来,那就让我去陪你好了,没有你,我活着也没意思了,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温家语清丽的脸上浮现坚决的神色。
 
  “我看不下去了。”蓝欣欣抹去泪水,转身走出病房。
 
  “如果他能醒来,我再也不会管他想做什么了。”周亭妃抛下这句话,也跟着走出病房。
 
  “妈?”温家语惊喜的看着她的背影,又开心的转回病床上。“斯,你听到了吗?妈说不反对我们了,她不反对我们了。”
 
  不管他有没有反应,她轻轻靠在他床边,又哭又笑的继续对他诉说着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从第一眼看到他,一直到现在……
 
  从白天到黑夜,从黑夜到白天,她不知道自己在病房内待了多久,只知道不唤醒他,她绝对不会离开。
 
  “小语,这么多天了,你守在这里,睡也睡不好,吃了吃不多,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垮的,你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今天,管紫佑照例替她带了午餐来。
 
  “我没关系,我不能走,要是蓝斯醒来看不到我怎么办?”温家语婉拒她的好意。
 
  “蓝斯若知道你这样憔悴伤心,一定也会很心疼的,你就听我的话,先回去睡个觉再来吧。”管紫佑不放弃的劝她。
 
  温家语摇头,坚决道:“我要跟他一起走出这个医院。”
 
  “傻瓜,这样下去你会先倒下的。”
 
  “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我这条命有什么好可惜的。”看着依然沉睡的蓝斯,温家语泫然欲泣。
 
  “你怎么这么傻,唉。”看着温家语顽固的侧脸,管紫佑不禁轻叹了声。
 
  无视管紫佑的劝慰,温家语继续握着蓝斯的手柔声说话。
 
  她的体力早已到达极限,连日来睡不好、吃不下,让她仅凭着意志力在支撑。
 
  “斯,你今天还想睡吗?如果你真的不想醒来,那我去陪你好吗?”她凝视着他,声音已有点虚弱。
 
  “小语,你还好吧?”发现她有点异状,管紫佑赶紧上前关心。
 
  温家语勉强朝她挤出一抹笑,旋即眼前一黑,昏倒在蓝斯床边。
 
  “天,小语,医生、医生。”管紫佑慌张的高呼。
 
  同一时间,病床上的蓝斯,缓缓睁开了眼睛……
 
 
尾声
 
  缤纷花朵将庭园装饰得春意盎然,铺着纯白桌布的长桌与椅子在绿色的草地上显得浪漫而梦幻。
 
  一旁的长方形游泳池中倒满香槟与玫瑰花瓣,香气扑鼻。
 
  精致的水晶摆饰斥每一个角落。
 
  这一天风和日丽,连鸟儿都停驻在枝头上快乐的轻唱着。
 
  屋内,蓝斯紧紧的握住温家语的手,须臾不肯放开。
 
  “蓝斯,你这样小语怎么装扮啊?很碍手碍脚耶。”管紫佑好笑的看着跟紧紧的大男人道。
 
  “我这次可不敢再松手了。”蓝斯自嘲的调侃,“我怕我的新娘又会落跑。”
 
  “斯,对不起,这次我不会再失踪了。”温家语抱歉的吐吐舌。
 
  “你保证?”他深情凝视着她。
 
  “生生世世。”她迎视着他,甜甜一笑。
 
  “好了好了,你还是给我先出去等着吧,等下我们一定给你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管紫佑将依依不舍的蓝斯给推了出去,在他面前将门砰的关上。
 
  蓝斯无奈的看着紧闭的新娘休息室,才转身,就遇到走过来的母亲。
 
  “妈。”他难掩警戒,虽然母亲表示不反对,但他难忘上次的阴影,就怕她再来跟小语说什么。
 
  看出儿子眸中的防备,周亭妃轻叹了声,“别紧张,我是来祝福你们的,我输了,以后我不会再干涉你的事了。”
 
  打量了眼母亲的神情,确认她是认真的,蓝斯才缓缓扬起唇瓣道:“谢谢你。”
 
  “这次你车祸,我才发现,只要你能健康平安的活着,其他都不重要了,我也很谢谢小语不眠不休的照顾你,你才能醒来,我以前真的错了。”周亭妃感慨道。
 
  “妈,我也不对,对你有过的顶撞和不孝,请你原谅我。”他愧疚的认错。
 
  “傻孩子,父母子女哪有隔夜仇?只要你好,妈就开心了。”周亭妃拍拍他的手。
 
  “谢谢妈。”蓝斯充满了感谢。
 
  长年的隔阂在此刻尽数泯除,两人总算找回母子之情。
 
  “那我先出去招呼了,你的脚还没完全好,小心点。”周亭妃关心提醒。
 
  “我知道。”蓝斯点点头,看着母亲的背影,长期积在心头的沈郁之气总算豁然开朗。
 
  轻轻将身子倚在窗栏,凝望着窗外枝头上的嫩芽,他从来没有这么踏实满足过。
 
  虽然这一路有过波折与阻碍,但庆幸的是,他们始终是熬过来了。
 
  缓缓自口袋中拿出当初送给她的钻石手链,这充满纪念性的手链,在今天也该物归原主了。
 
  新娘休息室的门缓缓的打了开,穿着白纱的温家语慢步走了出来。
 
  蓝斯望向自己美丽的新娘,漾起了笑,迎向她,牵起她的手紧紧握住,在彼此互视的眸底中,看到了幸福。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