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水呀!水当当 > 第九章

第九章

水呀!水当当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7-08-04 16:36:07
第九章   
   
   
   拳头般粗的铁条,潮湿又暗的地窖,一捆发霉的稻草,蜘蛛蟑螂老鼠满地乱跑,真是好样儿的! 
 
  这些人的待客之道显然有待加强。 
 
  冷飕飕的风不知从何隙缝灌进来,尖锥似地剌得人由骨子里寒起,这地方待不住人的,要再挨下去,她肯定要回唐山卖鸭蛋。 
 
  “喂!外头的人哪,小姐我快要翘辫子了,快来人呐!”瞧她中气十足的样子,信她的人是笨蛋。 
 
  笨蛋出现。“妖女,你叫什么叫,给大爷安分点,要不,少不了你一顿排头吃。”穿件大棉袄,只露出两只眼的狱卒威风八面的吆喝。 
 
  真不是人干的差事,大冷天的,谁不想窝在有暖炉的屋子里杀他一通牌九、喝几斤热酒,身边要再有个骚娘们……人间至乐也不过如此。 
 
  偏偏好死不死的给派来这里,甭说一口温肚皮的烧刀子,连他那些猪朋师兄弟们也不见有人给他送杯水来,他心里头已是郁卒万分,被水当当敲锣打鼓一叫,一肚子乌烟瘴气全冲着她爆发了。 
 
  “大哥,外头天寒地冻的,你好辛苦啊!”她甜甜地笑。 
 
  “别玩花样,大爷我不吃这套的。”要不是事先他师父叮咛吩咐过,他差点就被她清艳的笑给勾走了魂魄。 
 
  “套?”又不是烧饼油条加蛋,还算套的,小姐懂的十八般武艺可不只一套。 
 
  想归想,水当当的笑容仍然不改。“大哥,我这儿有根和阗玉雕的簪子和你换件袄子穿吧!” 
 
  她将簪子拔下,递了出来。 
 
  他贪婪的眼光又瞄向水当当钻饰的心型坠。 
 
  她从善如流的摘下,一并在他眼鼻间晃了晃才交入他手中。 
 
  妙啊,没想到这妖女身上值钱的玩意儿还不少,随便挑一件送给勾栏院的小红,不乐昏才怪……咦,他的头怎地有点昏…… 
 
  他抬头,只来得及瞧见水当当脸上斗大的笑容,然后,不支倒地。 
 
  “乖乖睡吧,等你睡饱也变成冰棍子了。”她的迷迭粉无味无臭藏在指甲里,神不知鬼不觉。 
 
  她抄起他腰侧的钥匙和腰牌,从容脱狱。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 
 
  她逃狱成功,自由的第一步跨出后,却是被一圈不知打哪冒出来的人墙团团围住。 
 
  “魔女狡猾,我早就算到你有这一着。” 
 
  头戴毡帽,身穿八重大褂的唐子衣摸着稀落的山羊胡,得意洋洋地堵住水当当的去路。 
 
  “唐掌门,你这话可说得不对了。”她一点惧色也无。 
 
  人多不一定代表势众,要是功夫不出色,充其量便只是一堵肉墙。 
 
  “我逃出叫狡猾,那依阁下的意思不就要本小姐呆呆引颈就戮,才叫老实?” 
 
  “丫头片子刁钻油舌,老夫可以不跟你计较,要是识相就自个儿回牢里去,免得浪费我的力气。” 
 
  水当当相应不理,做了件让众人跌破眼珠的行为——她蹲下身,很认真地挖起雪块,搓呀搓地,搓成两团圆不溜丢的雪球。 
 
  可没人敢藐视他到如此地步,唐子衣火大了。 
 
  “妖女,你要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啰……”一团雪球正中他的臭嘴。 
 
  倒弋相向的情绪突然变调了,余下严阵以待的唐门子弟兵们个个瞠目扭脸,憋不住的人索性扭头假装咳嗽,他们师父可不是什么有幽默感的人,项上人头还是顶要紧的,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 
 
  冷遇热,可想而知那些雪花全化成了水及碎片,无孔不入的钻进唐子衣的身体里。 
 
  为了维持起码的面子,他总算还有点骨气,没冻得哇哇叫,可一张老脸已成铁青,三角眼里喷出了怒焰。 
 
  “妖女,我忍你一尺,你可别魔高一丈,否则下场之惨——”他阴恻恻地说,破锣嗓子这会儿也结了层冰,冷得教人无法恭维。 
 
  “是你没法耐我何吧!”她将手中剩下的雪球左右换手的丢来丢去,像耍杂技似。 
 
  唐子衣怒不可遏。他好歹是一门门主,受此奚落,想当然尔,心胸狭窄的他自觉万分剌耳。 
 
  “把这妖女给我捉下!” 
 
  “等一下。” 
 
  “你现在求饶太迟了。” 
 
  “才不呢,我是想提醒你——”嘻!“再吃我一颗硫磺弹吧!”她威胁地将雪球晃了晃。 
 
  唐子衣先是一凛,继而小心地瞄了瞄那平淡无奇的雪球,断定水当当不过是妖言惑众。“别听她胡言乱语,快上啊!” 
 
  “是你说的喔,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她格格轻笑,在干冷的雪地里听起来更显清亮。 
 
  “去了哟!”笑语未歇,她还很“恶质”的故意提醒他。 
 
  躲嘛,有伤他一门之主的威信;不躲,又得白白挨她一记,在他还举棋不定时,很不幸的,他又中镖,噢,是中“球”才对。 
 
  这该死的妖女,三番两次戏弄老夫!唐子衣望着自己那簇新的袄子,怒火高升得足以烧掉十间房舍。 
 
  “全部给我上!”他气得差点中风。 
 
  “再等一下。”水水当当又用一根手指阻止人群。 
 
  好戏就要上场,错过了多可惜。 
 
  唐子衣可气疯了。“到底我是你们的老大还是她?”这些徒子徒孙们对他也没水当当一句话那么有效,真是气煞人也! 
 
  露出大咧咧笑容的她漫声倒数:“三、二、一!” 
 
  “轰”地,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青火焰,从唐子衣的袍角、衣袖燃烧了开来。 
 
  “啊……啊……啊……”那自然是唐子衣的惨叫声,自然,他的徒子孙们也乱成一团,各自抓来能灭火的东西往他身上“砸”,有老鼠冤的报冤,有隔夜恨的乘机多踹他两脚,这可是百年难得的好机会哩! 
 
  水当当可没空欣赏他“跳加官”起乩的模样,“ムメㄢ”吧! 
 
  “我好像多此一举,白来一趟了。”飞翘的屋檐上适意地坐着郭桐,他仍是一身黑芜。 
 
  不过,他当然知道唐子衣经此一挫,更是会将明教给恨进骨子里,所以,他还是得下来做一些“善后”事宜…… 
 
  那一夜,唐子衣作了一场空前无比的大噩梦。 
 
  他梦见有个一身素黯的黑衣人站在他的床头,如炬的眼直盯着他的颈子看,那眼光教人毛骨悚然,宛如他的脖子是冬瓜,只要黑衣人高兴,随时都能把它砍成两半,他冷汗涔涔地醒来,松了口气之余,却发现比噩梦更真实的噩梦。 
 
  他的枕上留着一束散发和一面巴掌大的黑旗令。 
 
  他见鬼的瞪着那面黑旗,三角眼变成了死鱼眼。 
 
  没错,那把头发是他的,来人的警告意味已很浓了,如果惹恼了那个人,下一次,他要的,恐怕是自己的项上人头,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教人手脚发冷的是那面旗—— 
 
  杀无赦——十年已不出江湖,武林人以为已失传的杀无赦黑旗令。 
 
  他什么时候得罪了十几年前教全武林闻风丧胆,黑白同道皆头疼的日不落谷谷主? 
 
  唐子衣没让自己想破头,这会儿他脑袋可清楚了。 
 
  不管是魔教、黄金城或重现江湖的日不落谷主,全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于今之计最保险的法子便是赶紧收拾行李,回四川老家怡养天年去,那才是上上之策,至于那什么上古宝物——唉!还是算了! 
 
  于是,天不亮,唐子衣便飞快的下了道令,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夹着尾巴,水陆并行的赶回四川去了。
 
 
最终回 
 
  来年开春。 
 
  冰雪乍融,春芽峥嵘。东海岸,一艘艘巨大的船舰起锚扬帆,迎风待发。 
 
  天是蔚蓝的,海是蔚蓝的,海天成一色。 
 
  有对人儿偎倚在甲板上,互相信任的双手交握,高瘦的男人怕乍暖还寒的海风吹坏了偎在他身边的少女,遂用黑色的斗篷将她圈住,两人胶着的眼眸里满是浓情蜜意。 
 
  如洗的天俯视碧顷的海,眼光是如此温柔,那对人儿亦复如此。 
 
  风鼓胀了帆,乘风破浪,漫长的旅途才开始,一如他们的情爱也才上演——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