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吉庆满门 > 第十章

第十章

吉庆满门 | 作者:纪莹 | 更新时间:2017-08-04 16:40:07
 
第十章
 
  「放开我!」
 
  耶律蔷薇拼命挣扎,试图替自己开辟一条活路,否则依雷元此时此刻暴怒的情况看来,她会死得很惨!
 
  雷元的大掌狠狠地攫住她的颈项,力道虽不大,却能迫使她的脑袋别转来转去。
 
  凶恶的目光怒视着她,他俊美的脸庞在烛火的照映下,如深夜里所看到的喀喀拉山一样,那么令人害怕、畏惧。
 
  「想用我来替你挡掉熊旦的逼婚?可以!」雷元大方同意,但却另有一番涵义。「我可以成为你的挡箭牌,不过很可惜的是,我这个挡箭牌并不想只拥有名义上的头衔,我要索取我该享有的权益与福利。」
 
  她倒抽口气,怎么听都觉得很吓人。
 
  「我、我不懂。」
 
  耶律蔷薇困难地发出声音,迷人的小舌与红润的嘴儿所透出的气息,正在考验他的忍耐力。
 
  「既然你与你皇兄说你已委身于我,所以不嫁熊旦,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了。」
 
  耶律蔷薇眨眨眼,下一瞬间惊恐地瞪大杏眼,想张口抗议时,小嘴儿已被封住。
 
  他强硬地封住她的唇,牙齿更是不客气地啮咬她的唇瓣,汲取檀口之内的甜蜜。
 
  当她快无法呼吸时,他松开压制在她颈项上的手,转而以拇指指腹沿着她细致的肌肤而下来到她的香颈,抚着她颈上的红痕。
 
  这样温柔的力道让她情不自禁倒抽口气,小手更是紧抓住他的衣裳不放。
 
  此时此刻,耶律蔷薇才明白,自己早已喜欢上他,否则不会老是逗弄他、跟他玩。
 
  她只是想以这种方式引他注意,所以才会想出「以身相许」的老套戏码,逼他一定要帮忙。
 
  雷元拉起她衣领的双掌陡地往旁边一扯,耶律蔷薇身上这套在凤阳城最顶级的天香楼买的嫩绿色绢料所缝制而成的衣裳立刻被扯破。
 
  丝绸的撕裂声尖锐得令人心疼,耶律蔷薇瞪大眼推开他。「我的衣裳!」
 
  她在凤阳城里买的这衣裳好贵,但穿起来冰冰凉凉、非常舒服。
 
  不顾她的哀号,他大手再一扯,嫩绿色的衣裳顿时就像被狂风摧残的绿芽,无助地挂在她的身上,露出耶律蔷薇的肚兜与她白皙的雪肤。
 
  「我的衣裳!」她几乎掉下泪来。
 
  受不了她的哀号,他直接以唇封住她的,制止那令人厌烦的叫声。
 
  「你会娶我吗?」馥郁的香气在鼻前徘徊,耶律蔷薇乌黑柔亮的发丝披散在雷元的胸膛上;她趴在他身上,抬起小脸追问。
 
  两人赤裸的身躯仍交缠在一块儿。
 
  「你说呢?」他覆盖在她背上的手轻轻滑过她似雪的肌肤。
 
  她蹙紧柳眉,「你不给我一个答案是因为你不想娶我吗?」
 
  见她亟欲要他回答的模样,他心底升起一股捉弄她的快感。「你不是早就指婚给熊旦了吗?」
 
  耶律蔷薇推开他坐起身,秀发披散在她身上,隐隐约约遮住她美丽的同体。
 
  她的眼底再度燃起火苗。
 
  「所以你是不想娶我罗?」
 
  她的眼底开始闪着泪光。
 
  「我也没说不娶你,只是你认为熊旦这方面好解决吗?」
 
  她吸吸鼻子,「不娶就不娶嘛!」抓起衣裳遮住胸前,她快速奔入屏风后头穿戴好衣物。
 
  只是她怎么也料不到,毡包里的烛火竟然将她更衣时的性感模样照映在绣着画眉鸟的屏风上头。
 
  雷元抬头望着织布上美丽的景象。
 
  「我告诉你……」走出屏风见到英俊的他,她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只能生气地跺足,泪水差点流出来。「我就嫁给熊旦!」
 
  语毕,她像风儿似的狂飙出毡包。
 
  雷元没有追出去,只是躺回毛毯上,头枕在双臂上望着毡包的顶部。
 
  他确信依她讨厌熊旦的程度,她不可能说到做到。
 
  只可惜,雷元太有自信了。
 
  「我要嫁给熊旦!」
 
  在熊旦未到达时,耶律蔷薇便大声宣布自己的决定,害得在场的人皆哑口无言,愕愣地望着她,久久无法有所反应。
 
  耶律尉皱起眉头,「蔷薇,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她一整晚都不去看雷元,因为她知道他一定在笑她,笑她赔了夫人又折兵。
 
  「蔷薇,别闹了,你以为我今晚邀请熊旦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替你推掉这门亲事;当初是你要死不活、口口声声说不嫁给熊旦的,惹出那么多风波后,你现在竟然又告诉我,你要嫁给他。」耶律尉真的火了。「你别再胡闹了!」
 
  大厅里一干人被耶律尉的火气吓得双腿直发抖,差点站不住脚软瘫在地上。
 
  耶律蔷薇含着泪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当初你答应熊旦时,有想过你这个皇妹愿不愿意吗?你现在却对我咆哮,要我别胡闹,现在到底是谁在胡闹啊!」
 
  耶律尉一肚子火被耶律蔷薇的泪水浇熄,置于扶手上的大掌顿时紧紧握住。
 
  尴尬的气氛充斥在大厅里,这时司瓦纳走了进来。「王子殿下,察哈族族长熊旦到了。」
 
  熊旦高大的身形立即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朝耶律尉行了个礼。「耶律王子殿下。」
 
  众人皆沉默不语。
 
  大厅内一片寂静无声,所有人全愣愣地盯着他瞧,张大口的模样满是震惊。
 
  连耶律蔷薇也愣住了,连忙止住原先哭泣的声音。
 
  会让众人如此吃惊的原因是出于熊旦。
 
  他将满脸落腮胡剃掉,脑后的发丝也整齐地束起,眉目显得精锐、分明,俊美的脸庞上依稀有几道被刀子伤着的疤痕。
 
  原来熊旦竟然这么英俊!
 
  站在角落的金莲更是眨也不眨一下眼睛,愕然地望着熊旦。
 
  这下子原先老神在在的雷元可感到有压力了。
 
  而耶律蔷薇倒是露出狡黠的笑容,挑衅地看向雷元。「熊旦族长,我就是蔷薇公主,你未过门的妻子。」
 
  雷元咬紧牙,愤怒地瞪着她。
 
  原先他只是想教训、教训她,一吐自己被欺负的窝囊气,没想到在见到熊旦俊美的模样、还有听到耶律蔷薇挑衅他的话语后,他的理智已快消失殆尽。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将她按在腿上,好好打她一顿。
 
  「蔷薇公主。」熊旦将耶律蔷薇从头到脚打量一番,那模样似乎是对她极有意思。
 
  「别想抢我的女人!」雷元咬牙切齿地迸出话来。
 
  「谁是你的女人?你不是不娶我吗?」哈!她的计谋成功了。
 
  「我什么时候说不娶你了?」
 
  「呃……」是、是啊,他啥时有说过这些话?
 
  在耶律蔷薇努力回想昨夜的情景时,身子陡然凌空而起,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当下,她整个人已被雷元扛在肩上。
 
  她踢着粉腿,捶打他的背以示抗议。「放开我!」
 
  「除非我死!」雷元咬牙切齿地回应她。
 
  这样的咒骂声听在她耳里却让她感到十分甜蜜。
 
  雷元望向熊旦,「很抱歉,她从昨晚开始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如果你不想有辱你的名声的话,就请你退婚。」他转头望向高坐王位的耶律尉,「我只说一遍,要我帮忙北漠人民挖矿可以,但这个不听话的女人我要定了,我会将她驯服得服服帖帖。」
 
  耶律蔷薇一听,惊愕不已,随即激动地抗议。
 
  「什么叫你的女人、什么有辱名声,雷元,你放开我,有本事就跟我单挑赛马,雷元!」
 
  「你死定了!」雷元忍不住咬牙切齿警告她。
 
  尖锐的咆哮声随着雷元越往外走去越小。
 
  大厅内,耶律尉揉着太阳穴不知该怎么办,只能深深地叹口气。
 
  他肯定会被这两个人搞死!「熊旦,很抱歉,我可能没办法答应你的婚约,因为蔷薇公主已许配给人了。」
 
  熊旦咧开嘴,「没关系,今日赴约我也是想退婚。」
 
  耶律尉惊讶不已。
 
  熊旦的目光接着在大厅里环绕一圈,直到锁住角落里那抹贴在柱子上的巨大莲花儿;他手一扬,直指佳人,「我要她当我的夫人。」
 
  耶律尉转头一瞧,只见金莲双眼发直,一动也不动。「熊旦……」
 
  「把她给我,我国就和北漠和平共存,甚至可以互相交换利益联防关外。」
 
  金莲只觉头晕目眩,眼前一片漆黑,随后粉腿便虚软,整个人直接往下倒去。
 
  熊旦迅速抱起她,将她拥在怀里,焦急地望着她。
 
  金莲被熊旦抱在怀里,小鸟依人般令人怜惜。
 
  熊旦小心翼翼地抱着她往外走去,他的护卫也跟着他离去。
 
  耶律尉吐口气,擦拭额上的汗珠。
 
  雷元、耶律蔷薇,你们两个……他在心底咒骂出让人脸红的粗鲁言语,而这些词话可是他在凤阳城里学来的。
 
  另一头——
 
  「不要,不要啦!呜呜——给我……砰!胡了,吉庆满门,给钱给钱!」
 
  耶律蔷薇与雷元居然和耶律国王还有阿术躲在耶律国王的寝宫里玩中原棋。
 
  如果耶律尉知晓在他正替他们解决问题时,他们却像局外人似的躲起来玩中原棋,他的怒火大概能将整座皇宫烧成灰烬吧!
 
  【本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