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美人倾城 > 第十章

第十章

美人倾城 | 作者:四 月 | 更新时间:2017-08-16 19:09:39
第十章
 
  身为一国之君,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国家大事,常常都要一个人挑灯夜战,
比十年寒窗的穷书生还要勤奋、辛苦。
 
  而她也很努力的在……画他。
 
  「你不累吗?」龙云衫关心的看著她。
 
  她摇摇头,「不要动,我快画完了。」
 
  自从知道她喜欢画画之后,他就为她买了好多画具,让她好开心,到处找
人当模特儿,但是大家都很忙,没有办法乖乖不动的让她画。
 
  终于,她发现了整个皇宫里有一个人最忙,却也最闲——因为他除了上早
朝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坐在御书房中批公文。
 
  所以经过她一夜的撒娇后,就获得同意可以待在旁边画他。
 
  每画一笔,她就感觉到自己越爱他一点。
 
  龙云衫发现自己还满喜欢被她这样注视著,尽管有些不自在,可是他并不
介意,而且还越来越喜欢有她陪伴的时刻。
 
  从没想到只要有一个人这样静静陪在身边,不用太多言语,只需要眼神交
流,就可以拥有安详幸福的感觉。
 
  以前认为当皇帝可以呼风唤雨、万人之上,但是直到遇见了她,他才真正
感到拥有全世界。
 
  突然间,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声不算小的咕噜声。
 
  「什么声音?」他问。
 
  只见画板后冒出一张红咚咚的小脸,她小声的说:「我肚子饿了。」
 
  他愣了一下,随即笑著摇摇头,「谁教你晚膳时不吃饭,一直喝那些汤汤
水水的,难怪现在肚子饿了。」
 
  「那些汤汤水水很好喝啊。」她嘟著嘴抗议。
 
  他走过来对她说:「朕命人煮点消夜——」
 
  「不用啦,大家都睡了,不好再叫醒他们。」
 
  「那怎么办?你不是肚子饿吗?」
 
  「泡泡面就好了。」唉,这时候就怀念起二十一世纪了。
 
  「什么?」
 
  「来。」她拉著他的手往厨房跑。
 
  三更半夜,偌大的厨房里根本没有人,只有他们两个。
 
  「你要不要吃?」
 
  「泡面吗?」这个名字怪得很,但不难懂,只不过……「你要亲自动手?」
 
  「对啊,本小姐亲自下厨,你可以吃到是三生有幸呢。」她的泡面技术可
是一流的,换成煮面……应该也不差吧。
 
  不过——
 
  「我不太会起火。」她可怜兮兮的看向他。
 
  在一边坐好准备吃的男人接收到她的目光,却故意往后看,真是把她给气
死了。
 
  「你帮人家起火啦!」她扯著他的袖子,娇嗲的说,把他连推带拉的拉到
了火炉前。
 
  「叫下人做就好了。」他可是堂堂的一国之君,生火这种事……
 
  喔哦!只见婉儿的神情如同乌云遮日,失去灿烂的光彩,她不开心了。但
是……这攸关一个君王的尊严,他不可以妥协,就算对方是他最爱的女人也一
样,只不过……
 
  「听说平常百姓家,体贴的老公回到家就会自动自发帮老婆一起做晚餐,
两个人可以一边煮晚餐,一边聊今天发生的事情,增进彼此的感情,人家本来
想亲手替你煮一顿消夜……」
 
  可恶的女人,用苦肉计。
 
  他终究抵不过她的可怜兮兮,开始不太熟练的生火,不过他的脸色也没太
好看。
 
  婉儿见他妥协了,忍不住漾开一个甜蜜的笑,突然在他的脸颊上一吻。
 
  不可思议的是,他的俊脸居然泛起了一抹红潮。
 
  两个人分工合作,打打闹闹间,开心的完成了两碗面,她还加了点青菜及
蛋。
 
  「好吃吗?」她一脸期待的问。
 
  他尝了一口,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很好吃。」
 
  她笑得好开心,光是看他吃得津津有味,就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
 
  「亲爱的……」
 
  他突然喷出面。
 
  「喂!」她抗议。
 
  「你叫我什么?」
 
  「亲爱的。」
 
  「这是……」
 
  讨厌,他干嘛这样问?不过她忘了他是古人,不懂这类现代的亲密称呼。
「我们叫自己的男朋友都会叫亲爱的,honey ,老公……」
 
  「朕喜欢你叫朕老公。」
 
  她没有回答,只是红著脸低头吃面。不过她仍然没有忽略他投射过来的灼
热目光,仿佛他在吃的不是面而是她。
 
  而他也的确是吃完了面之后,就想吃她。
 
  「过来朕这里。」他温柔的说。
 
  她顺从的投入他的怀抱,像只乖巧可人的小猫咪。
 
  「你再也无法离开朕了,朕决定要封你为皇后。」
 
  她睁大眼,「皇后?!」
 
  「对,从此之后你就是朕名正言顺的元配,三千宠爱集于一身的皇后娘娘。」
他亲吻著她的唇,在她美丽的脸上落下细雨般的吻。
 
  「可是……为什么你会改变心意?你不怀疑我是内奸或是什么双面女间谍
了?」
 
  他一把抱起她往寝宫方向大步的走,「不,朕相信你是来自未来的林婉儿,
朕相信你。」
 
  他相信她?!婉儿感到眼泪涌上了眼眶,她把头依偎在他的胸口,轻轻的
说:「谢谢你相信我。」
 
  回到寝宫,龙云衫把她放在大床上,饥渴的吻著她,「你准备怎样表达你
对朕的感激?」
 
  她淘气的一笑,「想要骗我说出以身相诈四个字啊?休想。」
 
  「那朕只好自己索取了。」
 
  「啊!不要啦!」
 
  他一下子如饿虎扑羊般扑倒她,火热的唇吻住了她,灵活的舌头进入她的
口中,仿佛也努力探索著她的灵魂最深处,逼得她娇喘吁吁。
 
  「讨厌啦!」
 
  「不会讨厌啦,相反的,你等一下就会很喜欢。」他的大手不安分的在她
身上抚摸,目光充满饥渴,脸上带著坏坏的笑容,看起来性感又热情。
 
  没多久,永寿宫就传出了一声声令人感到春光无限的娇吟……
 
  ※※※天长地久的踪迹※※
 
  几天后——
 
  没想到那个冰山皇帝居然会派永成公公送她好多双漂亮又好穿的绣花鞋,
婉儿明白这些全是赏赐给她的。
 
  送鞋子而已吗?不,他可是堂堂的一国之君,要什么会没有?只不过鞋子
最令她心动。
 
  在现代时,她因为跛脚,所以无法穿那些漂亮的鞋子,只能穿具有矫正功
能的鞋,一点也不漂亮,但是她心中的渴望却没有人明白……没想到千里迢迢
来到这个古老的时代后,这个古人却如此善体人意。
 
  虽然他仍然很假仙,老爱在其他人,甚至她面前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跩
样,可是啊,只要她一个吻,他这座冰山就会变成火山了。
 
  「国主对月妃娘娘实在很宠爱,金银珠宝、山珍海味、绫罗绸缎,无一不
是最好的。」还有鞋子也送了一堆,不过他从未见过哪个妃子只对鞋子爱不释
手的,永成感到很纳闷。
 
  婉儿兴匆匆的试穿满屋子的鞋,当她不经意瞥见永成的目光直盯著珠宝不
放,心中立即有所决定。
 
  「公公,可以冒昧请问您,您家中还有人吗?」
 
  永成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没有了。」
 
  「你打算就这样将一生奉献给宫中?」
 
  「宫里就是老奴的家。」
 
  婉儿点点头,「我明白了。」
 
  永成却不明白她为何会关心起他这个奴才,说真的,他还挺担心月妃娘娘
会记恨。
 
  毕竟她现在可是后宫最红的妃子,自从遇见她之后,本来就很少叫妃子侍
寝的国主更加像个禁欲的和尚,其他女人碰也不碰,就只是眼巴巴渴望著月妃
的屈服。
 
  刚好他固执,她更固执;他想征服,她却不轻易屈服。这样特别的女人,
也难怪国主会为她神魂颠倒,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我决定要把国主赐给我的一切分成三份,一份给伺候我的那些宫女、太
监,一份送回国库,当成灾难急救的经费,至于剩下的一份,公公,你就不用
客气了。」
 
  「我?」
 
  「对啊,我看你虽然贵为国主身边的心腹,可是一身打扮却十分……不华
丽,一般电视上演的,公公都会穿金戴银,听其他人说你可是很清廉,说实话,
在古代啊,两袖清风的公公总管,是满珍贵的。」
 
  永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摸不清楚重生后的月妃在说什么奇怪的话。
 
  「再说,我在这个没电的时代,需要朋友的支持,你明白吗?这算是巴结,
上次你拒绝了,这一次,可不准再拒绝了。」
 
  朋友?!
 
  在这个深宫内院,勾心斗角都来不及了,哪还有人会想和他这个少了小兄
弟的太监交心当朋友?!
 
  「你不相信我?」
 
  「老奴不敢。」
 
  「国主向我提起过你的一切,所以我也满欣赏你的,而且我跟你说啊,你
加减收下,至少可以当作养老退休金,到时候就不会落得晚景凄凉——」
 
  她话才说到一半,便见永成双脚一跪,令她嘴巴大张,忘记接下来要说什
么话了。
 
  「老奴该死,请娘娘恕罪,不过老奴没地方可以去了,请娘娘高抬贵手,
别赶老奴出宫。」
 
  她哪有……
 
  「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
 
  「对,我只是希望在宫里有人挺我,否则我要是光谈恋爱,遭小人暗算都
不知道,所以我希望拉拢你,让你跟我站在同一阵线,这样说够明白了吧?」
 
  再怎样愚笨的人也要懂得选有利的一边站,如今月妃集三千宠爱于一身,
在后宫可是呼风唤雨。
 
  不过,他明白所谓的要拉拢他只是原因之一,在她脸上出现的不忍及关心,
才是真正让她这么做的理由吧!
 
  他不用怀疑她是不是真心诚意,因为她的眼神与语气是如此诚恳,而且以
她现在的身分地位,根本也不用对他这个老奴才和和气气的。
 
  一股感动涌上了他老迈沉寂的心灵。
 
  「老奴谢谢娘娘恩赐。」他差点要哭出来了。
 
  婉儿开心的扶起他,「快起来、快起来,别跪我,我比你年轻,会折寿的。」
 
  「折寿?」
 
  见他又是一脸惶恐的样子,婉儿拍拍他的背说:「别紧张了,等一下你可
别忘了要当我的模特儿。」
 
  「什么?」又要不能动,这可是件苦差事,他可以说不要吗?
 
  「没办法啊,国主说今天要去会见宁王,所以不能当我的模特儿。对了,
宁王长得怎样?也许我可以——」
 
  「娘娘,你什么人都可以画,唯独见到了宁王就得躲,躲得越远越好。」
永成提出警告。
 
  「为什么?他会吃人啊?」她开玩笑的说,可是见到永成一脸认真的神情,
她也多多少少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好,我明白了,我连听到他的名号都会躲起来,这样好不好?」她捂住
双耳说。
 
  「这是为了娘娘好。」
 
  「是,为我好。」她敷衍的回答。
 
  好奇的种子在她心中萌芽,她暗自想著,也许哪一天,她要叫冰山皇帝也
带她去看看那个会吃人的宁王。
 
  最好可以把他画下来。
 
  ※※※天长地久的踪迹※※
 
  当婉儿在曙光中醒来时,龙云衫已经去上早朝了,她在大床上伸了个懒腰,
心想,爱上一国之君就是有这个缺点。
 
  唉!男人嘛,事业第一,身为一个贤慧的老婆就要学会忍耐。
 
  她坐起身,却发现脚上有一条金脚链,看来这个男人在她熟睡的时候也满
忙的,婉儿心里甜蜜蜜的想。
 
  她伸手轻轻抚摸这可爱的金脚链,感觉自己真的好爱、好爱这个男人。
 
  下了床,婉儿梳洗过后坐在镜子前面,每看一次镜中的自己,都忍不住要
对月水芸的美丽感到赞叹。
 
  这么美丽的女人却这么早夭,难道是人家所说的红颜薄命?
 
  她来得如此突然,会不会也莫名其妙又回到自己的时代?一个想法在她的
脑海中浮现,到时候该怎么办?
 
  无法忍受这个想法,婉儿想要马上见到龙云衫,紧紧的抱住他,直到他的
吻帮她把这个可怕的念头赶出脑海。
 
  「来人。」她扬声唤道。
 
  一名小宫女马上跑进来,「娘娘,有什么吩咐?」
 
  「国主几点……什么时候退朝?」
 
  「奴婢不清楚。」小宫女回答。
 
  也对,这小宫女哪里会知道国主的行程?她真是怕傻了。
 
  「没关系,我去等他。」
 
  ※※※天长地久的踪迹※※
 
  宁王没有想到会在大殿旁的凉亭里,见到传说中的绝色美人——月水芸。
 
  现在她的男人正忙著,而她又是独自一个人,放美人儿无聊可不是一个男
人该做的事情。
 
  失去这次机会,想再一亲芳泽恐怕不知要等到几时。
 
  「皇兄真是太幸运了,能够得到你这么美丽的女人,月妃娘娘。」
 
  婉儿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只见一个打扮十分贵气的年轻人走向她,英挺
的面容上带著一抹亲切的笑——太亲切了,看起来反倒像不怀好意。
 
  电视剧里面的大坏蛋就是这个样子。婉儿看看四周,只有她和他两个人,
刚刚实在不应该把其他人支开,害自己得独自面对狡猾的大野狼。
 
  不过,她不可以表现得太过畏惧。
 
  「请问你是?」
 
  「宁王,国主的弟弟,算来我也该尊称你一声皇嫂。」他礼貌的向她行了
个拱手礼。
 
  原来他就是宁王喔,果然见面不如闻名。
 
  「月妃娘娘一个人在这里,等人吗?」
 
  「没有,我到处看看而已,不打扰宁王你了……」
 
  「如果娘娘不介意,这宫里我也很熟,我可以带你到处看看,反正皇兄正
在聆听大臣的报告,也不知道会花多少时间,如果你不介意……」他对她露出
孩子气的笑容。
 
  她真的不想和他去逛逛,但是又怕她一拒绝会害他们兄弟间的嫌隙加深,
听说他们的感情本来就不太好了……
 
  反正,宫中警卫森严,应该没问题。
 
  「好吧。」
 
  她想应付他一下就好了,哪知道才站起身往前走,颈后便一阵剧痛,只感
到眼前一黑,娇弱的身子随即往后倒,落入了宁王的怀中。
 
  ※※※天长地久的踪迹※※
 
  她早就醒了,但是颈子传来的疼痛令她不敢乱动,更重要的是她听到了有
陌生人在她附近说话。
 
  直觉令她决定先保持安静不要动,观察自己身在何处。
 
  她听到了某个女人在哭喊、哀求,伴随著男人的叫声,不用说她也猜到了
附近有人正在……亲热。
 
  她微微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陌生的小房间里,而宁王正压在一个
小女孩的身上进出。
 
  「很爽吧,我也不比我皇兄差吧?」
 
  婉儿认出了那个女孩是国主身边的小宫女——小玉,她躺在那边动也不动,
很显然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求求你饶了我吧……」
 
  「等我爽完了,我就会好好品尝你们国主最珍贵、最宠爱的小美人,月妃
娘娘。」
 
  「不要!求求你,你要对我怎样就怎样,不要伤害娘娘……」
 
  「好个忠心的小宫女,为什么?因为她是那个狗皇帝最疼爱的宝贝?」
 
  宁王憎厌的冷哼,顾不了欲望仍未发泄完,他一个起身,走向婉儿所在的
地方,婉儿努力强迫自己安静的躺著,假装昏迷,即使她听见了他蹲在身边,
感觉到他恶心的手在她脸上乱摸,她也强迫自己忍住。
 
  「想必皇兄现在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到处在找他的宝贝,但是谁会猜
想得到,我正在他的地方享用他的小宫女,再来……」他淫笑了几声,「就可
以彻底了解一下这个令我皇兄转性的天下第一美人。」
 
  话说完,他便将婉儿拉到怀中,嘴唇跟著落了下来。
 
  婉儿无法再忍受,反感的扭过头左,抬手推开他。
 
  「恶心!」
 
  「恶心?!」他冷哼一声,自怀中拔出刀抵在她的脸颊上,冰冷锐利的刀
锋令人畏惧,「等我玩完了你,看你还会不会说我恶心!我相信不会,因为我
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男人。」
 
  「我呸!你也算是男人?是男人就放了我,否则让我逃了出去,我一定会
告诉国主,到时候——」
 
  「你以为你会活著见到他吗?」
 
  她脸色一阵刷白,难不成……他想杀人灭口?
 
  「现在,你给我乖一点。」
 
  婉儿突然迎头给他一拳,令他痛叫一声,她趁机退了好远,强压下手掌的
疼痛,随手拿起一个花瓶便往他头上砸。
 
  「啊!」又是一声痛叫。
 
  「敢叫我乖一点,你以为你是谁?而且,你还很笨,居然在皇宫里放肆,
也不想想这可是我男人的地盘,岂容你撒野?」
 
  「你这个贱女人。」他咬牙切齿的说,顾不得头上血流如注,一步步的逼
向她。
 
  婉儿也一步步的往后退。
 
  「你死定了,我会用所有我想得到的残忍手法来凌虐你,让你……啊!」
他又被一只花瓶打到头,痛得哇哇叫。「你这个贱女人,看我……不准再丢了!」
 
  他张大眼瞪著她手中的杯盘,这个女人砸人都这么准,他每次都没闪过,
被她砸得头破血流,要是再来一下……
 
  他突然捉住在一边的小宫女,「你如果不乖乖听话,那就砸啊,反正你砸
到的肯定不是我。」
 
  「你卑鄙。」居然拿无辜的小宫女当挡箭牌,真不是个男人。
 
  「放下盘子。」
 
  「不要。」
 
  她拒绝的话才说完,只见他手中的利刃在小宫女雪白的脸上划下一刀,当
场令小宫女痛得哭出来。
 
  「你干嘛?」
 
  「你不听话,我就一刀一刀划花她的脸。」说完,他又想再划一刀,但被
婉儿阻止了。
 
  「好,我放下,你不准再划了。」她咬咬牙,十分不甘愿和这个讨厌的男
人妥协。
 
  「走过来。」
 
  她依言走过去,一只大手粗鲁的捉住她的头发,用力的将她拉向桌子,强
迫她趴在桌子上。
 
  「我喜欢从后面来。」他下流的说。
 
  噢!她的头发似乎要被他拉离自己的头皮了。
 
  「你敢碰我一下,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就算逃不了我也要上了你,以泄我心头之恨。」宁王从没有被女人这样
砸个满头包,这伤及了他的男性尊严,再加上她长得实在太美了,连生气时的
模样都能令人心猿意马,所以他……
 
  他还没来得及把她身上的衣服剥光,脸上又被她挣扎转身时赏了十道爪痕,
令他痛得狠狠的甩了她一记耳光。
 
  婉儿被他打得眼冒金星、一阵昏眩。
 
  他得意的淫笑,「不打还不乖,欠打,犯贱。」
 
  婉儿又伸手一抓,他又啊一声,脸上又出现了横向的十道爪痕。
 
  「你这个贱女人!」
 
  他又甩她一记大耳光,接著扯开她的裙子,让她白嫩的大腿在他面前展露
无遗,他握住自己的肿胀,准备来个霸王硬上弓。
 
  「不要……」婉儿死也不让他碰自己,否则她以后如何面对心爱的男人。
 
  她弯起膝盖,让宁王以为她妥协了,愿意配合他了,他才开心不到一瞬间,
婉儿就用力一踹,狠狠踹向他的命根子。
 
  「啊!」
 
  正中目标。
 
  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不只回荡在房间里,相信整个皇宫也听得到了。
 
  大门突然被人撞开,冲进来一大堆禁卫军,带领他们的是个俊美无俦的男
人,完美的脸庞此刻绷著阴郁的线条。
 
  「云衫。」婉儿屏息看著他,心中第一个念头是大叫吾皇万岁万万岁。
 
  没想到王子来救落难公主的那一刻,公主心中真是该死的高兴,她很想跳
起来抱著他大声说:我爱死你了!
 
  可是,她的头好晕喔……
 
  刚刚那个贱男人打得她好痛,不会是脑震荡了吧?她恍恍惚惚的想著。
 
  「捉起来。」龙云衫命令道。
 
  禁卫军立即把在地上翻滚的宁王捉起来,看到他满头包,脸上又有爪痕交
错,实在很好笑。
 
  「婉儿。」
 
  听到爱人关切的呼唤,婉儿开心的想抱住他,可是她却只能虚弱的吐出一
句话。
 
  「我讨厌迟到的人。」
 
  「什么?」
 
  她无法回答,因为她已经昏过去了。
 
  尾声
 
  「看来她有严重的脑震荡。」
 
  「医生,病人呼吸异常。」
 
  「准备急救,Miss王,快……」
 
  医生、护士?!
 
  婉儿强迫自己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是满屋子机器的手术房,她的床边围满
了医生和护士。
 
  她回来了?!
 
  回到二十一世纪了?!
 
  这样是不是代表她再也见不到她心爱的男人?!
 
  不,她不要!婉儿在心中疯狂的大喊,让她回去!她要回到云衫的身边,
这是她的承诺,做人应该要讲信用吧?
 
  不要……她还没有告诉他,她是多么的爱他,也什么都没交代,这样子他
会多伤心啊?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好痛、好痛。
 
  突然,在她眼前出现一道光亮,空中传来一道声音——
 
  两个选择,回到古代,留在现代。
 
  废话,我要回到古代,我要一生一世都待在他的身边,永永远远!婉儿大
声的说。
 
  四周的空气凝结了。
 
  下一秒,心电图刺耳的发出一声「哔——」。
 
  病人,救不活了。
 
  此时,婉儿突然听到龙云衫焦急又害怕的呼唤,她毫不犹豫的往声音方向
奔去。
 
  「婉儿,求求你,回到我身边。」
 
  是他?!
 
  声音好近,好真实。
 
  「婉儿?!」
 
  她睁开眼下,首先看到的是温暖明亮的阳光自窗外照射进来,使整个房间
暖和的很。
 
  龙云衫,她最爱的冰山皇帝。
 
  「我……我……」她努力想挤出一句话,却越急就越说不出来,豆大的眼
泪也止不住的滚落下来。
 
  「怎么了?还有哪里痛是吗?朕去把那该死的御医揪进来,他跟朕保证你
不会痛的,欺君大罪可以满门抄——」
 
  她吻住他。
 
  而他愣住了。
 
  「我爱你。」她轻轻的、深情的说。
 
  龙云衫捧著她略嫌苍白的脸,一脸担忧。「你是……婉儿吗?」
 
  这回换她愣了一下,然后她伸手捶了他胸口一下,「不然呢?」
 
  见她这么粗鲁,龙云衫松了口气,紧紧的抱住她。
 
  「感谢老天,朕怕极了你又回去你的世界,就如同你来时那样的莫名其妙。」
 
  「我是回去过了。」
 
  「那……那……那……」他紧张不已,干脆霸道的说:「朕不准你再回去
了,朕命令你只可以留在这里,留在朕的身边。」
 
  「如果你真心爱我,那我就不回去了。」
 
  他深深的注视著她,「真的?」
 
  「君无戏言。」她促狭的一笑,令他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握住她的手,两人手指紧紧的交握。「朕会把这句话放在心中,因为朕
再也否认不了爱你的事实。」
 
  「你说真的?」她感动得想哭。
 
  「君无戏言。」他的脸上漾满了幸福的笑,深情的吻著她,宣示对她生生
世世不渝的爱。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