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武侠仙侠 > 多金花魁 > 第九章

第九章

多金花魁 | 作者:喜洋洋 | 更新时间:2017-08-16 19:13:56
第九章 
  客栈房间内气氛沉闷,低头翻阅书本的男人终于抬起视线,凝视坐在一旁,以杀人的目光看自己的小女人。 
  唔,来势汹汹。 
  “怎么?不想见我,我也没请你过来找我啊!”撑起下颚,他状似漫不经心地调侃。 
  “不想来也不行,你说怎么办?”气死她了,居然被人发现他们躺在床上!这下可好,常乐坊的当红花魁被发现私藏男人,要是传出去的话,她以后还能出去见人吗? 
  不过来找他商量,她还能怎么办?照这情况看来,常乐坊已经不是她能待的地方了! 
  “就看你自己想要怎么办了。” 
  男人事不关己的态度让水莱儿看了就火大,粉拳一抬,就要往男人肩上落下。 
  煌儒严轻轻松松地挡下这一拳,无数轻吻安抚般地落在水莱儿的耳际、颈项以及肩头裸露的肌肤上。 
  真好,这小女人总算自己来找他了! 
  不枉他先去找萧嬷嬷商量对策…… 
  姜还是老的辣,萧嬷嬷提供的“捉奸在床”这个方法果然不错,这下子水莱儿想赖也赖不掉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那天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你也跟我一起躺在床上耶!你怎么可以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水莱儿愤恨地指责,快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 
  “是你不让我帮你赎身的,我也不好勉强你吧?”他拿她以前说过的话堵回去。 
  水莱儿一时语塞。 
  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啊!那时候没被人家发现,她当然不想离开,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啊! 
  这男人真是过分,该变通的时候不变通,分明就是存心要气死她! 
  与心上人那双盛满水气的灵眸对视,煌儒严一下子于心不忍,只有叹口气,“那你现在想怎样?如果你还想跟着我,我马上帮你赎身。” 
  其实他已经帮她赎身了,只是还要演演戏。 
  “人家当然要跟你……”都到这种地步了,她不跟行吗?水莱儿赖在煌儒严的怀里,边哭边说。 
  “真的?”煌儒严心里大声欢呼,但表面上还是假装很不相信水莱儿的样子。 
  “当然……可是你家里呢?他们不会嫌弃我的出身吗?”水莱儿还是对未来的日子有点担心。 
  要是跟了煌儒严的生活会更辛苦,那她不如不去! 
  “想太多!我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的!”煌儒严认真地看着水莱儿,坚定地给女人承诺。 
  “真的?”水莱儿不敢相信,男人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把她心中搁置好久的疑虑给抹去了! 
  “真的。可是,要是你不喜欢我,要一起生活一辈子,你会很难过的……” 
  煌儒严把水莱儿赌气时说过的话再说一次。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我喜欢你啊,很喜欢很喜欢!”听到男人这么讲,水莱儿马上很大声地表示。 
  她只是不想过苦日子而已…… 
  “只是喜欢,不是爱,这样也很难相处一辈子的。”男人继续假意不想为难她。 
  “哪有?我爱你,而且是很爱你呢!”水莱儿一听煌儒严这么说,马上承认自己对男人的感情。 
  爱呀!怎么会不爱? 
  要是不爱这个男人,为什么她会这么思念他?为什么会在意他与唐盼盼的事情?为什么又会再次接受他来找她,甚至愿意将自己的终身交给他? 
  “我相信你。”看见女人那么努力要证明的模样,煌儒严忍不住轻轻叹息。 
  他满足了。 
  只要这个小女人愿意面对他的感情,他就开心了…… 
  “哪你呢?难道你不想跟我厮守一生吗?”想不到男人没有马上回应她的表白,水莱儿的心口涌现一股酸涩。 
  不公平,哪有人套完话就算了的?好歹也要有点表示嘛! 
  “小宝贝,我就等你答应啊。”煌儒严连忙轻哄着她。 
  ‘哼!”水莱儿别过头佯装生气的模样,但耳朵却竖得尖尖,不敢错过男人表白的重要时刻。 
  “我爱你。” 
  男人简单的一句话,轻易融化她心中所有的怒气,软化她的身心,将她化为一摊水…… 
  “哼,你总算开口承认了。”水莱儿口气不悦地控诉。 
  嘴巴是这样说,但她柔软的身子也温顺地偎入煌儒严厚实的胸膛,享受被心上人呵宠的感觉。 
  好甜蜜…… 
  原本以为不可求的幸福,居然这么自然地发生了……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煌儒严一边诉说着蜜语,一边在水莱儿身上洒落轻吻,顺便将伊人带往自已休息的床垫。 
  最后一句“我爱你”出口时,水莱儿已经被煌儒严整个人抱到床垫上,舒舒服服地躺着。 
  “我爱你。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你了。”煌儒严颀长的身子,温柔地将水莱儿翻压在床上。 
  总算,水莱儿彻底明白煌儒严对她的感情了。 
  “你为什么不早点讲——”埋怨的话语还没讲完,她的红唇已遭到煌儒严的侵略。 
  男人的唇舌将她所有骂人的话接收、吞没、搅散,她的意识接着灰飞湮灭室内传出情难自己的吟哦声,而回廊上福安似乎也懂得春宵一刻值千金的道理,老早便躲开去—— 
  爱听小曲成痴的煌家对水莱儿的出身果真一点也不介怀,反而热烈地欢迎京城第一的歌妓嫁进煌家。 
  甚至更夸张的是,煌家成天在上演煌儒严找爱妻的戏码。 
  原因无他,只是囚为煌家大大小小都太爱听歌曲,三不五时就请水莱儿过去献唱一番。 
  煌糯严每天都不清楚自己女人的行程表,只知道每间房搜一下,早晚会让他找到娘子的。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点例外,今天水莱儿很难得地和自己的夫君,早早就窝在他门的房内。 
  只不过并不是恩恩爱爱的场面—— 
  “哇……” 
  水莱儿趴在床上,哇哇大哭。 
  他骗她啦! 
  千里迢迢地带她过来,还承诺了那么多美好远景,结果她才嫁这男人没多久,煌儒严刚刚居然为了点小事就狠狠地打她屁股! 
  一点都不懂得疼惜她,好差劲喔—— 
  “还敢哭?你想想看自己做了什么好事?”煌儒严先前一把小佳人拎进房,二话不说就把她打横放在怀里,用力揍她的小屁屁。 
  这女人果然欠教训! 
  成亲了还这么不听话! 
  “你打人家……”她边哭边指控。 
  坏夫君! 
  “我打你又怎样?”他狠瞪她一眼。“谁叫你跑去做这种奇怪的事情?” 
  堂堂煌府的少夫人,居然跑去唱曲给下人听?! 
  这也就算了,如果是唱免费的,那还说得过去。 
  想不到水莱儿这个小钱鬼嫁入豪门后,敛财的习惯不改,竟然连唱曲给下人听都还要收费用! 
  这传出去还得了? 
  要不是今天给他逮个正着,他还不知道水莱儿每天会这么忙的原因在哪里! 
  搞了半天,原来是每天都有场竞标,煌家哪房出价最高的,她就过去唱小曲儿;唱曲给下人们听还只是算义务性质的廉价收费! 
  要不是今天他发现了,恐怕这小女人会越玩越乐,兼差兼到外面去,那他以后找娘子不就更辛苦了?! 
  “人家又没怎样,不过就是存点私房钱,防范未然而已嘛!”水莱儿理直气壮地回话。泪痕未干的小脸上浮着控诉。 
  “什么叫做存私房钱?我是会饿到你吗?”听到妻子的狡辩,煌儒严的火气一点都没消。 
  “总是要有危机意识嘛……人家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变心?反正你那时连唐盼盼都没嫌了……”水莱儿小声地咕哝着。 
  煌儒严越听越火大,抓着水莱儿的翘臀就再用力打了一下。 
  这小女人的确欠打! 
  “哇哇……”水莱儿边哭边喊,“人家以后不敢了!不敢了啦!” 
  “还有以后?” 
  “没有啦!人家不敢了……呜呜……” 
  水莱儿倒在男人怀里,哭得跟泪人儿一样。 
  “不敢什么?”男人可不会让这爱钱成痴的女人就这样打混过去,非得逼这小女人把话给讲清楚。 
  只见哭得抽抽噎噎的水莱儿,满脸委屈的扬起头,娇声表示,“人家以后不会猜疑你会变心了啦!你也不要再打人家的屁屁了啦,这样很痛耶……万一被外头的人知道,也很丢脸……” 
  堂堂煌府的少奶奶,前常乐坊卖艺不卖身的红牌歌妓,现在居然只是个被自己相公压在膝上揍屁股的小可怜,怎么讲都讲不过去。 
  “还有呢?”煌儒严可没那么容易被虚晃过去。 
  “就这样啦。”水莱儿装傻。 
  讲了一堆,她还是不愿意承诺放弃赚外快的机会。 
  她才不要放弃抢钱的快乐呢!谁都不能阻止她赚钱的小小人生乐趣,即使是最心爱的男人也一样! 
  “真的吗?”男人的手威胁性地在女人的臀部上方扬起—— 
  “好啦好啦!我不抢钱就是了。”一见煌儒严疑似要再好好“宠爱”’她的小屁屁,水莱儿马上屈打成招。 
  呜……剥夺她的人生乐趣!这样的夫君好残忍喔…… 
  “我只是想让你记住,我对你的爱这么深厚,你根本不需要担心。”男人耸肩,但还是心疼地揉揉水莱儿红肿的臀部。 
  他的确有点太用力了…… 
  “可且……” 
  “以后只要相信我对你的爱就好,不准你胡思乱想。”煌儒严温柔地俯身亲了她一下。 
  刚刚不过是小小的教训,现在他要来认真地教训这女人了! 
  是该让她明白谁是老大了! 
  “可是……人家都说富贵人家三妻四妾很平常……”水莱儿还没发觉男人脑子里转的念头,仍然想为自己争取最后一点自由。 
  “我有说过我要其他女人吗?我说了要你就是要你,没有别的女人。”男人简单一句话,就把她拉拉杂杂的辩驳打回。 
  他都说过一生一世只有她了,这个小女人还这么爱计较……看来是成亲以后他没有好好“疼爱”她,不然她怎么这么会胡思乱想呢? 
  “可是……”可是你之前有要过唐盼盼啊!水莱儿后面这句话忍着不敢讲出来。 
  她心里还是有点介意煌儒严跟唐盼盼的事情…… 
  虽然都已经是八百年前的旧帐了,但是不翻白不翻,特别她的小屁股又刚刚被男人狠狠地“关爱”过! 
  “你这小傻瓜,有什么好可是的?”煌儒严看出佳人心里的不痛快,知道她还在吃醋唐盼盼那件事,冷酷的脸蛋终于露出笑意。 
  “那还不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谁叫你那时候不答应跟我!” 
  “我知道我很傻嘛……”心里的曲曲折折被男人一语道破,水莱儿只好边点头边擦泪。 
  就是傻才会喜欢这个爱欺负她的男人。就是傻才会被这个凶巴巴的男人吃得死死的。就是傻才会被这男人打了这么一顿屁股…… 
  很奇怪的是,泪水竟越来越多,擦不完—— 
  一想到他刚刚讲的那些话,她就觉得好感动…… 
  呜……她真的好爱他喔! 
  “那你要乖乖听我的话,这样就不会继续傻下去了。”煌儒严得意地看着被自己压在大腿上的女人。 
  嗯,很乖,没再顶嘴。 
  那他应该可以进行下一个计划了! 
  抚摸着小女人细致的皮肤与纤细的腰围,煌儒严突然觉得——或许他应该让这个小钱鬼像母猪一样,生孩子生个没完没了,让她下不了床去兼差抢钱。 
  对!就是这样! 
  “啊!你做什么?”发现自己的衣服很快地被剥掉,毫无心理准备的水莱儿惊叫一声。 
  喂,她的屁股还很痛耶! 
  结果这男人居然现在就动邪念…… 
  “这是第二项惩罚!”煌儒严霸气地宣布。 
  水莱儿还来不及抗议,已经开始呻吟连连了。 
  “唔……”水莱儿在丈夫强健的怀抱里,发出甜蜜的喘息。 
  “说爱我!”煌儒严在激情时刻,霸气地命令。 
  “我爱体!好爱好爱你……”水莱儿柔情万千地遵从煌儒严的命令。 
  “宝贝,我也好爱你……” 
  在彼此的怀中,他们的爱情将永远持续,直至天长地久……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