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都是花魁惹的祸 > 第九章

第九章

都是花魁惹的祸 | 作者:郑妍 | 更新时间:2017-08-18 17:43:32
 
第九章
 
  「为什么天还没亮就要赶我走?」硬是被水仙拉离温暖被窝的郭旭锋满脸睡意,他心不甘情不愿的让水仙为他穿上衣裤。
 
  「趁现在大家还在休息,你不这个时候走要等到什么时候走?」她用最快的速度帮他穿好衣服。「我带你从后面出去,记得不要出声啊!」她拉着他的手往外走去。
 
  「等一下。」他反手一拉,抱住水仙就吻了上去。
 
  「干嘛啦,不要闹了!你还亲不够啊!」她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又来了,他到底要吻几次才会满意啊?
 
  郭旭锋放开她,不舍的说:「当然不够。我还想亲你一百次、一千次,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当然要把以前没有亲的份给补回来呀!」
 
  水仙给他一个白眼,「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还怕我会逃掉吗?」
 
  「多谢你的提醒。」郭旭锋轻拥住她,一脸的幸福陶醉。「我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水仙,我真的得到你了吗?」
 
  昨晚的经历美得像一场梦,他怕自己醒来后什么都会消失。
 
  「你还说这种话?」水仙不禁脸红了。昨晚的不适感还留在身上,虽然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她觉得他好像太过激烈了,要了她一次又一次,也不想想她的身体能不能承受。现在他居然还说什么不真实,她可是痛得很,这让她觉得心有不平。
 
  郭旭锋抬起她红通通的脸,笑着问:「怎么,现在还会痛吗?」
 
  「你好讨厌哦!」水仙举起手来作势要打他,结果却反而被他抓住,又被他拥入怀中。
 
  「第一次都是这样的,我保证你会渐入佳境。」
 
  「你还说!」水仙大发娇嗔,「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你最好对我好一点,你要是敢再欺负我,我就把自己卖了,能拿出五千两银子的人多的是,我不一定要跟着你的!」
 
  他摇摇头,正色的说:「错了,你非跟我不可。要是有人敢跟我抢你,我一定会把那个人除掉,你是我一个人的,明白了吗?」
 
  她深深地望进他的眼底,然后轻声叹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可是会认真的,以后你要是负了我,我可能会活不下去的……」
 
  「我保证永远没有那一天。」郭旭锋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我的心、我的人只属于你,我用我的性命向你保证。」
 
  水仙眼中带泪的点点头,「我也是,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她紧紧的抱住他。
 
  回到纪家的郭旭锋不想吵醒纪家的人,他把脚步放轻走回自己的房间。
 
  他轻轻地打开门,却赫然发现纪璃居然就坐在椅子上。「小璃,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等你回来。」纪璃瞪着他,脸色很难看。
 
  郭旭锋心中有数,「你是醒了还是还没睡?」
 
  「你说呢?」她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大哥说你去了百花楼,我本来不相信,没想到你竟一夜未归。郭大哥,你真的去找那个女人了吗?」
 
  「是的。」郭旭锋坦承道:「小璃,我爱水仙,经过这段日子我好不容易才认清这个事实的。」
 
  她听了脸色大变,「那我呢?你难道不爱我吗?」
 
  他抱歉的看着她,「对不起,我对你从来不曾有非分之想,我一直把你当妹妹一样的看待……」
 
  「我不要当你的妹妹,我要当你的妻子。」纪璃哀怨地大声喊着。
 
  「对不起……」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她接受这个事实。「小璃,你很好,是我配不上你,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纪璃捂着耳朵,一面叫一面跑出屋外。
 
  「唉!」郭旭锋从水仙那里回来的好心情瞬间便化为乌有。
 
  他想,是时候离开纪家了,为了纪家兄妹好,此地不宜久留,他得尽快带水仙离开扬州才行。
 
  郭旭锋还来不及把水仙带走,当天晚上,水仙就突然被奕庆贝勒的人请到王府去了。
 
  水仙本来是不想去的,她答应郭旭锋会等他来找她,可是王府的人说奕庆贝勒突然染上重病,情况很危急,还说他无论如何都要见她一面。听到奕庆贝勒病重,她担心之余也觉得如果不去看他的话好像太无情了,她没办法只好答应前来探望病重的他,就当是还他对她的这份情吧!
 
  「贝勒爷,你不是生病吗?」她来到奕庆贝勒的房间看到他人还好好的,一点也不像生病的样子,她顿时有受骗的感觉。
 
  「对不起,我非得这样说你才会来,我不是有心要骗你,请不要生气。」奕庆温和地笑着。
 
  他居然还笑得出来!水仙生气的瞪着他,「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回去了!」她掉头就走。
 
  只是她人还没到门口,门外忽然出现好几个带刀武士,水仙吓了一大跳,她转过身吃惊的问:「贝勒爷,你这是做什么?」
 
  「不用担心,他们的目标不是你。」奕庆挥挥手,下一刻这些武士便一个个退出门口。
 
  「那么他们的目标是谁?」水仙有不好的预感。
 
  他从容不迫的说道:「你应该猜到了吧!没错,就是你的那位郭公子,郭旭锋,也就是斩清寨的寨主。」
 
  水仙心中一惊,紧张的说:「你知道他的名字,难道你……」
 
  「我让你刮目相看了,对不对?」奕庆不禁得意洋洋,「老实跟你说吧!从你被郭旭锋买走开始,我就对他起了疑心。你在斩清寨的时候,我也没闲着,我花了大笔的银两买通里面的一个人,不过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他为了自保,也不肯说出斩清寨的正确位置,他只肯告诉我斩清寨的人什么时候要行动,人数有多少,所以他们才会连吃两次败仗,最可惜的是那个人突然不见了,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真的是很可惜啊!」
 
  水仙心想,旭锋说的果然没错,斩清寨真的有内贼。可惜连奕庆贝勒也不知道内贼是谁,还好斩清寨现在已经解散,就算不知道内贼是谁也没什么关系了。
 
  「你把我骗到这里来,是为了要捉郭旭锋吧!」她对奕庆贝勒怒目相向。他说的没错,她是对他刮目相看,他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厉害,不过也因为这样,她对他的好感也跟着消失了。
 
  「标准答案。」他愈说愈得意,「我现在只知道郭旭锋为了找你来到扬州,果然不出我所料,他昨天晚上就现身了!现在我已经知道他在何处落脚,只要你的人在我这里,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会自动出现。你知道吗?我已经要花娘告诉他你在我这里,我想再过半个时辰他就会出现了吧!」
 
  「贝勒爷,你到底想要对他怎么样?」水仙紧张的问。
 
  「一个朝廷要捉拿的要犯,你说我会把他怎么样呢?」奕庆笑着反问她。
 
  「可是你没有证据证明他做过什么,你要怎么定他的罪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是什么身分,我阿玛又是什么身分,我随便捏造一条罪状给他就足以把他定罪,就算弄不死他,他也是活罪难逃,只要我动动嘴勾勾手指头,就能让他在牢里关上十年都不成问题。他是死是活,全在我的一念之间啊!」
 
  水仙气得全身发抖,她咬牙切齿的说:「你好卑鄙!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小人,我真是错看你了!」
 
  「我是为了你才变成卑鄙小人的,水仙,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用心吗?」奕庆缓缓靠近水仙,目光温柔的看着她。「我跟他无冤无仇,要不要放他一马,这对我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只要你肯答应嫁给我,永远不再见他的面,那我就放他一条生路,如何?」
 
  水仙恍然大悟,原来他对郭旭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得到她。现在郭旭锋是生是死就由她来决定了。
 
  天啊,她的心好痛,老天爷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她才刚得到郭旭锋的爱却马上又要失去,她还以为自己能和心爱的人厮守到老……
 
  「怎么样,你意下如何?」
 
  水仙厌恶的别过脸,她不愿看到他那可憎的嘴脸。
 
  见状,奕庆不由得动怒了,「你不愿意?好,那你就等着看他走上死路吧!」
 
  她连忙转过脸,急切的说:「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他,你还要我做你的侧福晋?娶一个不爱你的人你会得到幸福吗?」
 
  「当然会,因为你一定会爱上我,我有这个把握。」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他深信只要水仙愿意委身于他,她迟早会把心交给他的,因为他比郭旭锋优秀太多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小山贼怎能跟一个贝勒比呢?简直是天壤之别不是吗?水仙迟早会明白这一点的。
 
  此时水仙脑中一片混乱。她该怎么办?她不能不救郭旭锋,可是救了郭旭锋他们就不能在一起了,她不要这样,她不能想像自己没有他的生活。不救郭旭锋,郭旭锋会死,可是救了他,死的人就是她。
 
  水仙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后才开口问:「你能保证以后都不会找他的麻烦吗?」
 
  「当然能。」奕庆忍不住兴奋的说:「只要你答应留在我身边,我就答应你不碰他。如果你日后发现我违背承诺,那你大可离开这里,脚长在你身上,你要走我也拦不住你不是吗?」
 
  那可说不定。
 
  水仙对这个人的保证实在没什么信心,但是现在她又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为了郭旭锋的安全,看样子只得先答应这个卑鄙小人。
 
  「贝勒爷,外头有位叫郭旭锋的男子说要找水仙姑娘,他坚持要进来,守卫快拦不住他了!」奕庆的手下慌慌张张的进来禀告。
 
  他来了!水仙的心猛地一震,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让他进来!」
 
  「喳!」
 
  「他来得还真快,看来他对你用情很深啊!」
 
  水仙冷冰冰的说:「我会照你的话做,希望你能遵守对我的承诺。」
 
  「没问题。哈哈,我终于得到你了,真是太高兴了!」奕庆开心的笑得合不拢嘴。
 
  「水仙!你果然在这里!」这时郭旭锋飞快的冲了进来,他看到水仙无恙当然很高兴,不过他同时也看到笑得得意的奕庆贝勒,脸上不禁露出狐疑的表情。
 
  「贝勒爷,你可以让我们单独说几句话吗?」
 
  「好,你跟他把话说清楚吧!」奕庆以胜利者的姿态看了郭旭锋一眼,然后就走出去了。
 
  「水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郭旭锋的直觉告诉他情况不对。
 
  他去了百花楼找不到水仙,花娘告诉他水仙让奕庆贝勒的人带走,他担心水仙会被欺负便马上赶来。想不到奕庆贝勒看到他一点都不惊讶,好像早就料到他会来一样;还有水仙,她看到自己时一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刚才她和奕庆之间的对话也很奇怪,反正这一切都令他很不安!
 
  水仙面色凝重的看着他,「旭锋,你来得正好,我有话要告诉你。」
 
  「你说。」郭旭锋的表情也是凝重的。
 
  「是这样的。」她看着他,一字一句清楚的说:「我还是觉得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我们分开吧!」
 
  果然有问题!郭旭锋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大声的喊道:「我就知道有问题。奕庆跟你说了些什么?是他威胁你的对不对?」
 
  「不是的,是我自己的意愿。」水仙低下头看着地上,匆促的说:「是我自己想清楚了!我若跟了你,不知道还会吃多少的苦,我不认为自己能放心地跟着你过苦日子。但是我若跟着贝勒爷,我的下半辈子就不用怕会吃不饱穿不暖,你要说我现实也好,说我水性杨花也罢,总之我就是这样的女人,这点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才对!」
 
  「你到底是怎么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一直回避他视线的水仙,「不过才一晚上,你就要和我划清界线?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你是怎样的女人我会不清楚吗?你这是在开我玩笑还是要试探我?你抬起头来,怎么,你心虚不敢看我吗?」他激动地摇着她的肩膀。
 
  「我说的都是真的!」水仙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一定要逼我说出实情吗?好,我就老实告诉你,我后悔了!我是喜欢你没有错,可是喜欢你是一回事,要和你共度一生是另一回事,我不敢去想和你在一起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想冒险。我选择贝勒爷是因为他能给我安定的生活,而且和他在一起我会觉得很安心,这些是你所不能给我的,我这样说够清楚了吧!」
 
  「我不相信,一个字都不信。」郭旭锋摇着头,面如死灰的说。
 
  「你最好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水仙忍住心痛地说。
 
  「不!」郭旭锋拉她入怀,用力地亲吻着她的脸。
 
  「住手!」水仙快受不了了。她的忍耐已到了极限,郭旭锋再不走,她一定会露出马脚的。
 
  「你是爱我的,你是爱我的……」他疯狂的吻着她。
 
  「不要!」她拼命的挣扎,「来人啊,贝勒爷,你快来救我啊!」慌乱之下,她只好向奕庆贝勒求救。
 
  「水仙!」奕庆几乎是立刻就冲了进来,「混蛋,放开她!」他怒气冲冲的拉开他们。
 
  「贝勒爷,我好怕,救我……」水仙把脸埋进奕庆贝勒胸前,害怕的说道。
 
  「水仙,你……」郭旭锋看到水仙对奕庆贝勒投怀送抱,整个人几乎快疯了!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水仙真的已经决定不要他了,不管她有什么理由,她就是不要他了!
 
  「我明白了!」他心灰意冷的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我祝你们往后的日子能过得幸福美满,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告退了!」
 
  他毅然决然的转身就走,他走得好快,如果他再慢一点的话,他就会听到水仙绝望的哭泣声。
 
  郭旭锋就像一只战败的公鸡,回到纪家的他马上就让纪灿宇感受到他全身散发出来的绝望气息,纪灿宇立刻追问他出了什么事。
 
  他没有隐瞒的将发生的事统统说出来,纪灿宇听了也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就算是水性杨花的女子,也不可能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改变心意爱上别人,我猜水仙一定有什么苦衷才对。」
 
  「她是有苦衷,她是为了保护我。」郭旭锋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我想可能是奕庆贝勒抓到我的什么把柄,水仙为了保护我,才会屈服于他的。昨晚我偷听到他们的谈话,奕庆贝勒应该是查到了一些关于斩清寨的事,说不定他已经知道我就是斩清寨的寨主,才会以此要挟水仙嫁给他,水仙一定是为了让我死心,才会对我演那出戏的。」
 
  「那现在该怎么办?看样子水仙是非嫁给奕庆贝勒不可了,人家是个贝勒爷,你有办法对付他吗?」
 
  「不管怎样我都不能让水仙为了我而牺牲自己,我一定要救出她。」郭旭锋肯定地说道。
 
  当天,郭旭锋便下定决心即使是牺牲自己的性命,他也非救出水仙不可。第二天开始,他和纪灿宇就轮流躲在暗处观察百花楼和王府的动静。他的猜测是对的,水仙回到百花楼的时候是让二十几名官兵护送的,这些官兵就这样留在百花楼,把百花楼看守得密不透风。就算郭旭锋武功再高强,他也没有办法突破重围进去见水仙一面。
 
  连续三天都是这种情形,到了第四天,纪灿宇打听到奕庆要在五天后迎娶水仙的消息。
 
  「旭锋,怎么办,五天后水仙就要嫁给奕庆贝勒了,我们得在这之前救出她才行,可是防守这么严密,该怎么救人呢?」
 
  郭旭锋想了想,说:「如果这五天还是没有办法把人救出来,我们只好等到婚礼当天再救人了!」
 
  「婚礼当天?」
 
  「没错,我们可以等水仙从百花楼上花轿时下手。你想想看,依水仙的名气,她出嫁时百花楼外面一定是挤得水泄不通,到处都是围观的群众,我们可以趁乱下手,我相信一定可以救出水仙的。」
 
  「嗯,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就这么决定了!」郭旭锋看向窗外,心中对水仙喊道:「水仙,你再忍耐几天,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自从郭旭锋离开后,水仙的脸上就不再出现笑容。
 
  即使今天是她的好日子,即使她已穿上贵重的新娘装,她的脸上仍是一丝笑容都见不到。
 
  「水仙,今天是你出嫁的日子,你要开心一些啊!」不知情的花娘一边替水仙打扮一边笑着说:「本来我以为你已经下定决心要跟着郭公子,想不到你绕了一大圈还是选择了奕庆贝勒,算你有眼光,跟着奕庆贝勒你什么都不用愁了!好了,花轿来了,咱们出去吧!」
 
  水仙像个不会动的木偶般任人摆布,她缓步的走着,心里面想的不是她以后会变成怎么样,她想的全是郭旭锋的事。
 
  不知道他离开扬州了没?他现在平安吗?他是还在恨自己,还是已经不恨了?他知道她要嫁给奕庆贝勒之后,有没有回到纪璃的身边去?他现在和纪璃在一起吗?他已经忘了她吗?
 
  此时此刻,百花楼的外面就像郭旭锋想的一样,到处挤满了人。不要说官兵了,就连骑着白马的新郎官奕庆也被人潮挤得离水仙的花轿老远,一时半刻根本靠近不了花轿。
 
  「哇,新娘子出来了!」在场看热闹的人都想一睹花魁水仙的风采,大家都兴奋地上前挤去,现场是一片闹烘烘的嘈杂声。
 
  就在水仙即将上轿时,突然传出刺耳的鞭炮声,不知道是哪一个缺德鬼把一串串的鞭炮乱丢,大家惊慌的四处逃窜,这个时候到底是谁踩到了谁,谁推了谁没有人知道。好不容易等到混乱结束,花轿还在,新郎也在,可是新娘子却已经不见了。
 
  「贝勒爷,不好了,新娘子不见了!」花娘花容失色的叫道。
 
  奕庆又惊又怒,「是谁这么大胆敢来劫走水仙,你们立刻给我找出来,找不到她我就要你们的命!」
 
  「喳。」现场又陷入了混乱。
 
  头覆着红巾的水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听到好吵的声音,然后她的身子就突然被人抱住,她吓得拉下红巾想要大叫,却看到她最想见到的容颜。
 
  「旭锋!」她紧紧的搂着郭旭锋的脖子,让他抱着她腾空飞越人群,让他带着她在街上狂奔。
 
  由于时间太过急迫,郭旭锋什么话都没有跟水仙说。他抱着水仙跑到停马的地方,跳上马背后立即全力奔驰起来。
 
  「旭锋,你真的来了!」水仙深深地看着他,「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其实是奕庆贝勒他……」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郭旭锋怜惜的回望着她,「如果我信了你那些话,那我就不配说我爱你了!你放心,奕庆贝勒不会逮到我们的。天地这么大,总有我们容身之处,你说是不是?」
 
  「嗯。」水仙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狂风在她耳边呼啸而过,不过她的心情却很平静。只要有他在,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旭锋,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们南下去大理好吗?在大理有灿宇的朋友,何况那里位置又很偏僻,相信奕庆贝勒应该不可能找到那里去的,而且听说大理是个非常漂亮的地方,有好山、有好水……」
 
  「旭锋,纪灿宇也要跟我们去?」水仙打断他的话。
 
  「是的。」郭旭锋点点头,「因为我的关系,他和纪璃不能再待在扬州了。灿宇这个朋友真是好得没话说,刚才就是他乱放鞭炮我才能趁乱救你出来的,我们已经说好要在城外会合,我们四个一起去大理,好吗?」
 
  「纪璃也要去啊?」
 
  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柔声的说:「我的心里只有你,她只是妹妹。我知道你们合不来,为了我,你多忍让她一些,好吗?」
 
  「好。」水仙对郭旭锋嫣然一笑。既然她已经决定今后要跟着他,那她怎么会在意纪璃呢?
 
  一个有着任何可能性的未来,还有个和她一样爱着郭旭锋的情敌,她以后的日子想必是多采多姿、充满挑战性的,她开始觉得自己好幸福。
 
  以后,她将是他一个人的花魁,他一个人的丫鬟。想到这里,她看着郭旭锋的脸不由得笑了。
 
  【本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