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腹黑总监 > 第十章

第十章

腹黑总监 | 作者:楼采凝 | 更新时间:2017-08-22 15:21:57
第十章
 
  简单的吃了消夜后,夏安崧开车送田若琳回家。
 
  送她到家门口,他依依不舍的握住她的小手,“可以通知杨梅他们,接下来我都有空,看哪天要吃饭都行。”
 
  “真的?”她开心地拉开嘴角,“好,我一定会告诉他们,他们听到有得吃肯定会很开心。”
 
  “我猜也是,那几个除了工作认真之外,吃也很认真。”说着他便哈哈大笑,脸上的光彩连夜色也掩盖不住。
 
  “那我走了。”田若琳才要转身就看见田母从大门走出来,“妈,你还没睡呀?”
 
  “才要睡就听见车声,所以出来看看。”田母看见夏安崧,笑逐颜开道:“快进来坐坐,刚刚椅子都还没坐热呢!”
 
  “已经很晚了,怕打扰伯母。”他不好意思的说。
 
  “不会不会,看到你来,我的精神可好了。”田母笑答。
 
  夏安崧笑了笑, 随即道:“好,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走进田家后,夏安崧便坐在沙发上,却发现田母一直用探究的眼神望着他,让他有点紧张。
 
  “你干嘛这么看人家?”田若琳也看出来了,她拉拉母亲的衣袖制止。
 
  “对不起夏先生,我能不能请教你一个问题?”田母还是开口了。
 
  “伯母请尽管问。”夏安崧恭敬地说。
 
  “你和我们若琳除了旧同事的关系之外,是不是正在交往?”田母满怀期待的问。
 
  “妈,你怎么这么问啦!”没想到母亲会问得这么直接,田若琳脸都红了。
 
  幸好刚才两人已互相坦白爱意,否则岂不是丢死人了?
 
  “妈是关心你呀!”田母拍拍她的手。
 
  “伯母,我的确喜欢若琳,也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他这句话不只回答了田母的疑问,也给了保证。
 
  “那真是太好了!”田母欣慰的流下泪来。
 
  “妈!”田若琳紧握着母亲的手,笑着对她说:“你干嘛哭呢?我不是向你保证过,我一定会很幸福的活着?”
 
  “伯母,目前我虽然没有工作,但是在经济上不虞匮乏,往后也不会让若琳吃苦的。”夏安崧不希望瞒骗田母这件事。
 
  不等母亲开口,田若琳就先说了,“不,其实有份不错的工作在等着他,但是他为了我放弃了。”为了这件事,她直到现在都还觉得很对不起他。
 
  虽然她嘴上说不希望他走,心里也不想离开他,可只要想到他放弃这样一个扬名国际的大好机会,她就好替他惋惜。
 
  “什么意思?”田母赶紧道。
 
  “伯母,其实没什么,为了若琳我心甘情愿,您就别再问了。”
 
  “可我还是想知道。”田母转向田若琳,“你说呀!”
 
  “就是日本那位久隆汀大师,他有意延揽安崧去他的团队,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是他却为了我决定要留下。”她愈说愈小声,心底觉得很对不起他。
 
  “原来如此。”田母看着夏安崧,“你能为若琳牺牲,我真的很感动,但我必须说,还是请你接受这份工作。”
 
  “伯母!”
 
  “既然你这么在意若琳,那就带她一起去吧!”田母笑望着女儿,感性的说道。
 
  “妈,我不能丢下一个人。”田若琳摇摇头。
 
  “傻孩子,妈有邻居、有老朋友,不会孤单的。”她揉揉田若琳的脑袋,“不用替妈担心。”
 
  “不,我还是不放心。”她摇摇头。
 
  “好吧!如果你们安顿好了,就接我过去,这样总行了吧?”田母只好先依她。
 
  “真的?你没骗我。”田若琳紧抓住母亲的手,“可别到时候赖皮喔!”
 
  “好。”见女儿这么高兴,田母也笑开嘴,“夏先生,明天有空吗?我做几道菜,你来家里用饭如何?”
 
  “怎好麻烦伯母,我请伯母到外面吃饭。”夏安崧客气说道。
 
  “你是嫌我做的菜不好吃吗?”
 
  “不是的,只是怕麻烦伯母。”他赶紧解释。
 
  “一点都不麻烦,就这么说定了。”田母笑开嘴。
 
  “谢谢伯母。”
 
  “妈,你这样威胁人家,你敢不答应吗?”田若琳在一旁嘀咕道。
 
  “你这孩子,怎么可以揭我的底?”
 
  瞧她们母女俩说说笑笑的和谐气氛,夏安崧也跟着笑了。
 
  
 
  “总监,好不容易可以约你出来,我们真是高兴。”
 
  在餐厅包厢内,小纪为夏安崧倒了杯茶,“我们大家敬你一杯。”
 
  闻言,其他人跟着举起杯子。
 
  “谢谢。”夏安崧笑着也举杯,目光不时温柔的瞟向身边的田若琳。
 
  “大家发现了没?总监的神情变了,就像个幸福的男人,眼底只有一个人。”杨梅语出调侃。
 
  “有吗?这么明显。”夏安崧摸摸自己的脸。
 
  “当然很明显,如果我们以前这么开你玩笑,肯定被你骂得狗血淋头。”杨梅这话一出口,立刻引起哄堂大笑。
 
  夏安崧摇摇头,故意一叹,“现在我管不了你们,你们就爬到我头上来了。”
 
  杨梅笑道:“快说吧!你们两个这阵子走这么近,已经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杨梅姐,我们是来吃饭的,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田若琳十分难为情。
 
  “你们看,若琳已经急着在维护夏总监了,还不准我们问呢!”小纪也道。
 
  “别为难她了,就让我告诉大家,若琳打算陪我去日本工作了。”夏安崧大方的公布。
 
  “若琳,你要去日本了?”杨梅不舍的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久隆汀延揽他,我决定和他一起去。”田若琳羞涩的说。
 
  “哇!实在是太好了。”众人鼓噪着。
 
  “所以我打算近日向她求婚。”夏安崧笑望着她。
 
  “什么?求婚!”众人立刻鼓掌叫好,“快,不如就现在吧!”
 
  “别急,我都还没买婚戒呢!”夏安崧勾唇一笑,“何况这种事得在只有我和她的时候进行才浪漫吧?”
 
  “听见没?总监认为我们加入非常不浪漫呢!”阿梁也起哄。
 
  “别这样,你们再说我可要先走了。”谈话的内容直绕着他们的感情打转,田若琳真想挖个地洞钻。
 
  “好好,不说了,我们再闹下去真的会把若琳吓跑。”杨梅赶紧说道:“大家吃东西吧!”
 
  “你们尽量吃,别客气。”夏安崧又叫来侍者开瓶,大家吃吃喝喝非常开心。
 
  杨梅私下问田若琳,“你真的要去日本?”
 
  “嗯。”田若琳点点头,“他愿意为了我放弃这个工作机会,让我很感动,所以我决定陪他去追寻梦想。”
 
  “你是说总监愿意为你放弃?”杨梅当真难以想像,“真没想到我们的恶魔总监爱上一个女人会这么痴情呢!”
 
  “其实我也不敢相信他会喜欢我,当他向我告白时我真的好感动,你说这样的男人我怎么可以不好好把握?”说时,田若琳小脸漾满幸福的光彩。
 
  “我知道,我知道。”杨梅身为女人,可以感同身受。哪个女人不希望找到真心相待的男人?
 
  “所以我愿意陪他去日本,等我们在日本安顿好,也会接我母亲过去,那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田若琳笑了笑。
 
  “太好了,我祝福你。”杨梅抱抱她,“要离开之前一定要通知我。”
 
  “我会的。”田若琳点头。
 
  杨梅向夏安崧敬酒,“总监,祝你在日本发展顺利。”
 
  “谢谢。”他举起杯回敬,“你们也一样,在奇韦要努力加油,创作更好的成绩。”
 
  “是,夏总监。”大伙点点头。
 
  直到聚会结束,大家也都喝到微醺了,唯有夏安崧与田若琳是清醒的。
 
  夏安崧替所有人叫了代理驾驶送他们回家后,忍不住说:“能和大家相聚真是愉快。”
 
  “是啊!他们都是好同事。”田若琳感动的说。
 
  “我们也该走了。”付了账后,夏安崧便与她一块儿离开餐厅。
 
  田若琳抬头看看天上闪烁的星星,感觉自己就像其中一颗最不起眼的星星,却最接近月亮、受月亮的关爱,这就是她的幸运呀!
 
  抬头看了眼夏安崧,她的小手紧紧握住他的,笑眸载满对他的爱意。
 
  夏安崧与田若琳坐进车里没多久,他就从怀里掏出一只锦盒交到她手上。
 
  “这是?”她问。
 
  “打开看看。”他给她一抹绝魅的笑。
 
  田若琳打从心底感到好奇,于是不作多想的打开它。
 
  “这是?”看着这只璀璨烁亮的钻戒,她忍不住倒吸口气。
 
  “为求婚准备的。”他笑。
 
  “可你不是说还没买吗?”刚刚他明明是这么说的。
 
  “你真要我当着他们的面向你求婚?那可是会被糗死的。”夏安崧笑答,“答应吗?”
 
  “都愿意和你一起去日本了,怎么可能不答应?”看着这颗闪亮的钻戒,她激动得好想哭。
 
  “这么说你已经是我的准老婆了?”他轻拂她的发,并为她戴上戒指。
 
  “那你就是我的准老公啰?”她回以甜美的笑。
 
  “我们赶紧把婚礼办一办如何?这样我才能安心的带你去日本。”
 
  “我不懂,为什么要结婚你才能安心?”她眨眨眼问。
 
  “听说日本的男人很好色,而你又那么漂亮,如果没把你订下,我怎么放心让你去呢!”夏安崧还真是担心。
 
  田若琳以为他在开玩笑,忍不住捂住唇笑了,“你还真是,这时候还说这种话,不怕被别人笑?”
 
  “有什么好笑呢?”他是认真的。
 
  “傻瓜,我虽然不丑,但也不到万人迷的地步。”她边说边轻轻摸着那枚戒指,不敢相信他真的向她求婚了。
 
  瞧她这么喜欢那枚钻戒,夏安崧的嘴角弯起满足的笑纹。
 
  “对了,有件事我想跟你说。”她转过脸,认真的看着他。
 
  “你说。”
 
  “到了日本,我希望可以继续从事设计的工作,所以我计划先学几个月的语文,接着就去找工作。”原本她对设计只是兴趣,但是自从认识他之后,她可以感觉到他把它视为生命般热爱。
 
  所以,她也要和他一样,努力地创作,把自己的生命注入其中,那么她未来也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
 
  “怎么?不想让我养?”他笑望着她一脸坚持。虽然这么说,但他十分支持她的想法。
 
  试想,当初她吸引他的不就是她对工作的执着和坚毅的个性?
 
  “对,我想靠自己养活自己。”她眼中闪烁着自信。
 
  “好,那我答应你,还可以再多教你几招。”他撇嘴一笑。
 
  “真的?”田若琳露出开心的笑容。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要用什么来回报我?”他勾起她的下唇,火样的浓烈目光直瞅着她。
 
  “我们是在车上耶!”她慌张的看看窗外。
 
  “这是在小巷内,我又没开灯,不会有人注意到的。”他的热唇抵住她的,传递着男人的野性气味。
 
  “既然这样,那就来吧!”
 
  她展开一双藕臂,主动献上自己的唇,此时此刻她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对她的好、对她的呵护,除了这个吻之外,她甚至想给他全部。
 
  “去你住的地方。”她低哑的说。
 
  “已经很晚了。”
 
  “不,我还是要去。”田若琳坚持道。
 
  “你!”就在这瞬间,他仿佛懂得了她的意思,呼吸也跟着急促了。“小傻瓜,你不必这么做我也能感受到你的爱。”
 
  “可是我要。”她语带撒娇,小手生嫩的摩擦着他的身躯,这般的挑逗,只要是正常男人都无法抗拒。
 
  “你为什么突然想……”他握住她不规矩的小手问。
 
  “你不是说没将我订下会没有安全感吗?所以我现在让你订下,也顺便订下你。”在外头霓虹灯的照耀下,她的眼瞳反射出迷眩的水媚光影。
 
  夏安崧知道若再拒绝她,痛苦的会是自己。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种本事?”转过身,他反箝住她的身子。
 
  “偷看影片学来的。”她吐吐小舌。
 
  “什么?你……”他震惊的瞪大眼。
 
  瞧他怔住的表情,田若琳忍不住笑了出来,“骗你的啦!没想到你还当真。”
 
  “你这丫头!”他逼视着她那两枚钻石般的闪耀大眼,数秒后退回驾驶座,“去我家吧!”说着,重新发动引擎开车上路。
 
  田若琳神情地看着他专注开车的侧颜,握住他空出的右手。
 
  这一路上两人虽然没有再交谈,但是幸福的氛围弥漫两人之间,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爱他她,她也深爱着他。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