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武侠仙侠 > 蚕衣 > 第十章

第十章

蚕衣 | 作者:丹宁 | 更新时间:2017-08-24 19:12:12
第十章
 
  辰绫醒了。
 
  这消息让许多因她昏迷不醒而饱受煎熬的人感动得痛哭流涕,当然包括那些负责医治她的御医及始终忧心皇帝不婚无后的臣子。
 
  其实辰绫觉得那些人高兴得太早了。
 
  如今她的身体像是被拆得支离破碎后又重新硬兜起来的,能活多久都还不知道呢,更别提生育那种危险的事。
 
  不过这一年多来大家都被面色冷漠、性子阴沈的皇帝折腾得厉害了,自然也没人注意那些细节。
 
  当然,其中最开心的还是殷华。
 
  若不是她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半,再加上脏腑都曾严重受损,身体非常虚弱,不但下床有困难,连吃东西也都还只能吃粥水,说不定早就被他绑着参加册封皇后大典。
 
  而现在,殷华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像以前那样天天来看她,无论处理政事或是用膳,都非要跟她一起不可。
 
  “你今日身子可好些了?”今天他一如以往的下朝后就来探望她。
 
  “还可以。”辰绫轻点了点头。
 
  她太久没开口,现在说起话来还有些哑,不过已经比刚醒的那几天好多了。
 
  当时她话都讲得断断续续,且说没几句就气喘吁吁,多数时候仍处于任人摆布的状态,她今天的情况算不错了。
 
  “我瞧瞧。”殷华习惯性的又开始拉扯她的衣服,想确定她完好。
 
  “殷华!”他以为她还是那个躺在床上的木人,随他揉捏吗?
 
  为此不满很久的辰绫怒瞪他。
 
  “这一年多来,绫儿身上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
 
  自从她醒后,他心情愉悦,自然也就回复初识时对她的态度,喜欢看她被他逗弄得羞恼困窘的模样。
 
  不过这段时日以来,辰绫在床上听了他吐露那么多感情心事,自也不再像过去那般总被他耍得团团转。
 
  “你既然这么怀念,那我继续回去躺好了。”她轻哼。
 
  “别!”殷华揽住她的腰,微微苦笑,“一次就够让我怕了,求你千万别再睡了。”
 
  就算只是玩笑话他也无法承受。
 
  那是他人生当中最难熬的十八个月,其中有好几度都快绝望了。
 
  直到当时他才终于明白,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
 
  若能换得她的健康安好,他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
 
  如果因此当不了明君,他也认了。
 
  仿佛感受到他没说出口的痛,辰绫沈默了一下下。
 
  “殷华,以前你爱的是除了美貌以外,一切都有的灵儿,可现在这个绫儿,除了美貌以外,什么都没有了……这样,你还要吗?”
 
  她没了健康,再不能像过去那样时时陪着他、替他分劳解忧,以前他偶尔会在国事上问问她的想法,现在根本不愿她花心神去想那些。
 
  这样孱弱无用的她,还能够站在他身边吗?
 
  “不管绫儿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想要。”能从阎王手底将她抢回,他还有什么不满的?“更何况你中毒是因为我。”
 
  也是由于一连出了容妃和张良娣的事,所以反对他废后宫一事的大臣们明显底气不足,他没什么阻碍便了结此事。
 
  他喜欢她的人,就算她少了只胳臂、脑子烧坏,他也不会因此改变对她的情感,更何况她现在人好好的,还变得更美。
 
  见他如此,辰绫如何能不感动?
 
  这一年半来,她没少听过他说的情话。没想到像他这样看似温吞的男人,爱起人来竟是那样激烈如火。
 
  “殷华。”她柔柔轻唤,过去听他说了一年半的情话,她想自己也该有听回应,“我爱你。”
 
  他拥住她的身子先是一震,隔了会儿道:“我知道。”
 
  “什么嘛?”她楞了楞,嗔道:“哪有人这样回答的?”
 
  就算他没回句“我也是”,好歹也露出感动的表情啊,讲“我知道”是什么意思?
 
  殷华笑着,正想说什么,却突然一阵剧咳。
 
  “你还好吗?”辰绫伸手抚着他的背替他顺气,有些担心。
 
  她重新能活动后,不是没发现他的气色不大好,想来是体内余毒未尽,且这一年多来国事繁忙,还得照顾她,根本没能好好调养身子。
 
  再这样下去他会垮吧?
 
  她真恨自己非但帮不了他,还得让他费更多心神照顾。
 
  “不碍事。”他抑下腹中翻搅的疼痛,对她扯出一抹笑容。
 
  其实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容妃最后一次下的毒还是让他元气大伤,喝了许多次解毒珠浸过的水也未能将所有毒素驱凈。
 
  本来子甫提议要把珠子碾碎让他服了。他却迟迟不肯,怕往后辰绫再出什么状况却无药可治。
 
  殷华真的很庆幸自己没有服下那枚解毒珠,否则此刻便不能再像这样拥抱怀里的人儿。
 
  这样就很好了。
 
  虽然她的身体依然很虚弱,而他也好不到哪去,但至少他们都还活着,还见得到对方、能和彼此说话。
 
  他虽为帝王,却仍有许多事无法掌握,只能尽力为之。
 
  而现在这样,真的很足够了。
 
  ***
 
  辰绫清醒后一个月,终于被允许出去外面透口气。
 
  但为了踏出这一步,可让不少人忙翻了。
 
  由于如今她的身体很虚弱,随便小小的病痛都可能要了她的命,因此殷华不但要求她穿得密密实实,还不忘要两名御医陪同,不愿她出任何差错。
 
  “想去哪?”他低头询问道。
 
  辰绫想了下,“我想见见黑山。”
 
  殷华犹豫了会儿才答应。
 
  不能怪他心情矛盾,虽然他感激黑山让他救回绫儿,但绫儿当初是在它那被张兰容带走也是事实。
 
  不过这回有他陪着,他不会让她再出事。
 
  由于闷坏了的辰绫不想乘轿,因此殷华便陪着她慢慢散步过去。
 
  当两人走进马厩时,没让任何人跟着。
 
  “黑山!”辰绫见到白马很开心,立刻奔了过去,“好久不见。”
 
  “绫儿,你怎么又忘了御医说你身体还虚着不能跑?”殷华很无奈的跟在她身后叮咛着。
 
  “我心情好嘛!”她暗暗吐了吐舌。
 
  没想到睡了一年半起来,他居然变得这么罗唆。
 
  “原来小公主醒了啊,”白马歪着头瞧了瞧她,怱然开口,“恭喜。”
 
  那声恭喜当然是对殷华说的了。
 
  殷华勾了勾唇,“还要感谢你当初告诉我是谁带走她的。”
 
  “咦?!”辰绫吃惊的看着他们对话,“黑山,你、你真的会说话?!”
 
  白马一脸奇怪的望向她,“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和你那流云是同伴吗?”
 
  “我是这样认为,可是你从来没开过口……”过去她常来找它,可它总是自顾自吃着草,从来没回过她话呀。
 
  “所以更该感谢它了。”殷华走上前,揽住她的腰,“当日就是黑山告诉我,你被张兰容带走,所以我才能即时找到你。若不是为了救你,它原本不打算开口说话的。”
 
  “谢谢。”辰绫很真诚的向它道谢。
 
  “不用谢我,我只是代流云帮你而已。”白马甩了甩头,“况且这么多年来,陛下并未亏待过我,这一年多来的伙食还特别好。”
 
  每天吃最好的牧草、喝山泉水,下午还能出去溜达,这种日子多悠闲啊。
 
  “咦,所以蚕衣的事,是你告诉殷华的?”辰绫突然想到。
 
  先前她还在“昏迷”时,就很奇怪为何殷华会发现自己的身份了,但醒来后一直忘记要问。
 
  原来竟是黑山偷偷告诉他的,哼!
 
  看来下次她想找人说秘密,得找个嘴巴更紧的。
 
  “确实是它说的,不然我恐怕永远想不到我的侍女居然是辰绫公主呢。”殷华笑道。
 
  “我是不是公主,有差别吗?”
 
  “当然没有。”他想也不想的说:“我只在乎你愿不愿留在我身边。”
 
  “是我要担心陛下肯不肯留我在身边吧?”辰绫轻笑,“我虽说是冀国公主,却再也回不去冀国,陛下若不愿收留,我就无处可去了。”
 
  “什么陛下?”殷华不爱听她这么唤自己,“况且你想回冀国有何难,等辰已死了,我陪你去冀国都城走走,只是到时你可不能就留在那儿。不和我回来了,我是不会答允的。”就算绑也要把人绑回北蛮。
 
  “殷华。”她柔柔望向他,“你真的就只要我一个,不后悔吗?我身体不好,说不定根本没法替你生下皇子。”
 
  也许她该劝他另立几名妃子才对……虽然她的心会痛、会难过。
 
  “我是绝不打算再养出另一个容妃或张良娣,所以你趁早死了想让我再立妃嫔的心。孩子的事就随缘吧,大不了到时自宗族里挑个成材的孩子,从中挑选其一为太子便是。”殷华对于嗣一事向来看得淡,毕竟若生出像他三弟那样的儿子,还不如不生。
 
  辰绫一笑,明白他的心,也就不再和他争执。
 
  “对了,那件蚕衣呢?”
 
  “我收起来了,你要?”毕竟宝物可不能随便让人发现了,到目前为止知道蚕衣的事的人,除了他们之外也只有行风和子甫晓得。
 
  辰绫想了想,摇头,“不用了,就收着吧。”
 
  反正她现在也没有隐藏容貌的必要了。
 
  “能给我吗?”白马忽然开口。
 
  辰绫和殷华都楞了下。
 
  “妖驹数量极为稀少,我这一生有记忆以来,还没见过几个同伴呢。”白马又黑又亮的双眼有些黯淡,“况且,我族的皮剥下能成为蚕衣的事,我也希望能永远成为秘密……”
 
  “也是。”辰绫想想,同意了,“我明白了,晚些让行风拿来给你吧。”
 
  人心的贪婪险恶她是见过了,不希望哪天黑山为此遭遇不测。
 
  所以,就让蚕衣这秘密永远消失吧。
 
  “谢谢。”白马露出很像微笑的表情。
 
  ***
 
  “公主殿下。”子甫入了殿内,便先朝辰绫一揖。
 
  她与殷华尚未大婚,因此大家仍唤她公主。
 
  至于她当初如何掩饰容貌、隐姓埋名的出现在北蛮宫中……众说纷纭,却没人敢直接询问本人。
 
  而这还是辰绫清醒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子甫大人请坐。”辰绫一笑,两人过去也算有点交情了,她自然不会对他摆什么公主架子。
 
  于甫也只是点了点头,便直接坐下。
 
  “公主殿下特地唤子甫前来,可是有关于陛下的事想与子甫讨论?”他开门见山的问道。
 
  “算是吧。”她吐了口气,今天她可是瞒着殷华把子甫唤来的,因为现在殷华不愿她费神,什么事都不让她做,害她闷得很。
 
  “那么公主殿下想问的是?”
 
  “我想知道,你那枚解毒珠是不是碾碎用在我身上了?”
 
  子甫只迟疑了很短的时间,便道:“是。”
 
  尽管殷华曾要他别说,但他不认为这种事瞒得过辰绫。
 
  她当初中毒已深,不直接服用解毒珠根本不可能活下来,想必她也很清楚。
 
  “那殷华呢?他体内的毒也还未解凈吧?”
 
  子甫没想到她居然晓得,眼中闪过一抹意外。
 
  “……当时陛下很坚持要先救公主殿下。”其实如果当时要他择一,他还是会选择救陛下。可当时那情况……若辰绫死了,陛下恐怕也不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太子殿下。
 
  这点从她昏迷的那一年半里,陛下像完全变了个人便可得证。
 
  “殷华若一直这么忙碌,他的身体会无法负荷吧?”
 
  子甫深深吸了口气,“一年半前,若陛下愿意好好休养一阵,或许还有机会复原,但如今积毒已久……怕日后只会每况愈下。”
 
  这些事陛下统统不希望辰绫知道,可子甫却不愿瞒她。
 
  今天她会叫他来问这些,或许心里已有什么想法,但凡能够救治陛下的机会,他都不想放过。
 
  他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陛下登基,除去为辰绫破的那些例,陛下完全称得上是位贤君,他不希望这样的皇帝英年早逝。
 
  她瞧着他。忽然问道:“子甫,季图……是你父亲吧?”
 
  子甫沈默了会儿,“是。”
 
  这秘密原只有陛下知道,现在多了她。
 
  “那对于殷华出兵攻打冀国……你有什么想法?”
 
  怎么突然谈起这个了,刚才不是还在说陛下的身体吗?
 
  子甫皱眉,不是很确定辰绫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思索了一阵子后才道:“我是陛下的臣子,只要陛下所做的决定对百姓、对国家有利,我都赞同,南征一事亦是如此……然而如今辰已想议和,陛下却一口回绝,坚持要灭了冀国,子甫认为恐怕不甚妥当……”或者也不该说灭了冀国,陛下如今的态度是,不惜代价也要辰已死,冀国的存亡倒还是其次。
 
  北蛮国家小,远不及冀国领土辽阔,就算前阵的北蛮大军有办法杀了辰已,灭了冀国,短时间也不可能有效掌握整个冀国,头几年境内必大小争战不断,大伤元气。
 
  因此他个人目前主张与辰已议和,毕竟在这种兵临城下的情况,辰已没有太多谈判筹码,他们一定能够谈到不错的条件。
 
  “但辰已灭了你们季家,难道你不恨他、不希望他死吗?”
 
  “这九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希望辰已死。”子甫冷冷的道,“但若辰已的死,得以生灵涂炭为代价,家父在天之灵也不会原谅我这不肖子。”
 
  辰绫轻点了点头,“我跟你的想法差不多,不过我没那么伟大到能去想天下苍生的问题……我只是不想殷华再为了我,做出违反他平时行事作风之事。”
 
  殷华也很清楚与辰已谈和才是最有利的,若在过去他必会毫不犹豫为之,可如今他却为了想替她复仇,打算不惜任何代价杀了辰已……
 
  “以前我总觉得最重要的事就是复仇,为了复仇,我连命都肯赔进去。”她轻声道:“但如今我却发现,这世上原来还有比复仇更重要的东西。”
 
  “殿下的意思是……”
 
  “殷华曾说过,若哪天他做了错的决定,我一定要让他知道。”辰绫淡淡一笑,“而我现在就想这么做。”
 
  “公主若愿意劝陛下是最好了。”子甫明显松了口气。
 
  过去他劝了半天也没能改变陛下的决定,但若是辰绫开口……或许有可为。
 
  “其实说这么多,我真正想讲的,是关于解毒珠的事。”辰绫继续道:“那解毒珠总共有三颗,当年我父皇曾给了令尊一颗,自个儿用掉了一颗,而另一颗,则还在冀国宫里。”
 
  子甫眼睛一亮,“殿下想要求辰已献上那枚解毒珠做为议和条件?”
 
  “没错。”这才是她最终目的。
 
  她当然还是很希望辰已死,不过如果他愿意奉上那颗解毒珠,换得殷华健康,就算不能看着辰已死,她也没有什么好遗憾了。
 
  子甫喜道:“殿下果然聪慧。”
 
  过去他对她多少有些不满,觉得她红颜祸水,影响他那英明的主子,不过这一刻对她却是由衷钦服与感激。
 
  辰绫当然看出他态度的转变,不过她只是笑了笑,“国事我不懂,关于其他议和的条件你回去先想想吧,殷华那我会说服他的。”
 
  “子甫明白!”
 
  ***
 
  北蛮包围冀国都城四个月后,两国终于议和。
 
  由于北蛮处于绝对优势,冀国没什么谈判余地,北蛮开出的条件,最后几乎都出现在那纸议和书上。
 
  签署国书那天,也是两国国主会面之日。
 
  当两国皇帝站在一块儿,高下立见。
 
  与神情萎靡的辰已不同,殷华的气色虽称不上极好,却年轻英挺,神色从容自信,再加上身旁又跟了个美艳绝伦的少女。
 
  当辰已见到少女时,那脸色之难看,更是令在场所有人印象深刻。
 
  当时他眼瞪得大大的,浑身哆嗦,活像见了鬼似,只差没瘫软在地,哪里还像一国之君?
 
  辰绫也很感慨。
 
  她与殷华仍未大婚,不过北蛮人都已知她是北蛮的“准皇后”,这回是殷华要她陪同前来亲眼见见辰已。
 
  没想到多年不见,记忆中的皇叔竟变成了这模样……
 
  至高的权力腐蚀了他的雄心壮志,贪婪蒙蔽了他的双眼,如今的他胆小怯懦、贪生怕死。
 
  她冷眼看着,心中对他的仇恨,一下子冲淡了许多。
 
  两国国主在那国书上签署盖印,便算完成了这次议和。
 
  辰绫拿到解毒珠后,立刻将它揽在手里,欣喜不已。若非不愿辰已看出端倪,她真恨不得马上让殷华服下。
 
  什么割地进贡对她来说都是次要,解毒珠才是最要紧的。
 
  这点他们当然没让辰已知道,那家伙根本不晓得这黑色的珠子是什么宝物,更不知这东西对殷华有多重要。
 
  “你若想杀辰已,现在还有机会。”殷华突然将唇轻附在她耳边,轻笑道。
 
  这儿有大半都是北蛮的人,只要他出声,便能将所有在场的冀国人毙于此,包括辰已。
 
  “我是很想。”辰绫叹了口气,“不过看在这解毒珠的份上,就算了吧。”
 
  “你确定?”这么好的机会。
 
  辰绫瞥了不远处仍看着她,一脸惊恐的皇叔。
 
  “不用,我想他已经受到应有的报应了。”一个皇帝当得像他这样,也真够没尊严了,“就让他继续这样悲惨度日好啦。”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殷华被视为言而无信之人,说要议和,结果却杀了人家皇帝,这岂是明君之举?
 
  要是他真的这么做,子甫大概又要怨她祸水了。
 
  “依你便是。”殷华低头在她额间偷了个吻。
 
  他心情非常好,因为有人答应议和之后就与他大婚,这也是他最后勉为其难的同意议和的原因。
 
  如今万事皆备,就等他们回去后,立刻进行册后大典。
 
  辰绫轻轻一笑,最后回头再望了冀国江山一眼。
 
  这是她儿时生长的故土,说不想念是骗人的,然而这或许也将是她最后一次踏上这片土地。
 
  她当过漂亮的冀国小公主、当过平凡普通的婢女灵儿,而今又即将有了新的身份——北蛮皇后。
 
  天真不知世事的冀国小公主死了,死于多年前那场宫变;处心积虑想复仇的灵儿也死了,两年前被太子良娣毒杀。
 
  现在的绫儿,就只是殷华的绫儿,一个只盼能陪伴在他身边、看着他成为一代明君的绫儿。
 
  “绫儿?你怎么了?”
 
  她回神,朝他嫣然一笑,“没,我只是迫不及待想和你一起回北蛮了。”
 
  是的,回北蛮。
 
  有他在的地方,才是她的归宿。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