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武侠仙侠 > 乞儿的菜刀经 > 第十章

第十章

乞儿的菜刀经 | 作者:阳光晴子 | 更新时间:2017-08-26 20:55:05
乞儿的菜刀经 第10章
 
  “有裘儿的消息了?!”
 
  熹乐山房的书房里,康晋纶神情憔悴的看着从各地回报的探子,却见众人仍是摇头,他深吸口气,示意他们下去。
 
  本以为属于自己的苦难在与袁裘儿相知相爱后,已经全部过去了,但老天爷似乎觉得他的试炼还不够,竟让他心爱的人儿就这么突然消失。
 
  桌上是一封已经看到快要烂的信,那是她突然不见后,有人趁夜丢进了福满楼的。偏偏当时夜色深沉,再追出去时,街头上只是无尽的黑,不见人影。
 
  他陡地一手揪住早已皱巴巴的信。一看到就知道这是她被要胁着写下的,因为每个字都微颤,他可以从她的字中,看出她的恐惧与忐忑,他不舍,好不舍,恨不得能马上拥抱她,让她远离这些负面情绪。但她在哪里?
 
  他已经派出所有人去找,甚至,以快马带着袁裘儿及袁虹母子的画像前往各分店,下令协寻三人下落,但他们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这实在太诡异了。他们的目的不明,即使已逮捕贾锡信,但他是他们自己找上门,献计替他教训他的,彼此根本不熟。
 
  康元坚坐在一旁,轻拍儿子的手。这段日子,他都陪着儿子,好心疼他。
 
  庄泰则沮丧的站在一旁,觉得自己好没用,没办法替主子分忧解劳。
 
  “爷!有消息!有消息!”吴汉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书房。
 
  康晋纶立即从椅上起身,奔上前揪住他的手臂,“她在哪里?快说!”
 
  康元坚和庄泰也是一脸惊喜催促,“快说啊!”
 
  吴汉的老脸上马上露出尴尬的神情,“不是,还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有人有一个月前看到她。”
 
  “在哪?快说。”他激动不已。
 
  “那个外地人来京城办事,离开时,曾看到她坐在一辆马车里,车上还有其他人,那时候是帘被风卷起,随即就让人给牢牢钉住。两辆马车并行,之后外地人不曾再看到帘子掀起。”吴汉忧心的说着,“那人还说,他会印象深刻,是因为她的表情看来很难过,但又楚楚动人,老妈请他看袁姑娘跟表哥的画像,他也确定在车上的另两人就是他们。”
 
  “确定是这对母子搞的鬼,真该死,难道他们想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先抢先赢?”直率的庄泰脱口而出。
 
  “如果他真的这么打算,那是来不及了。”康晋纶冷冷哼道。
 
  “什么意思?你早就把那颗小圆球吃干抹净了?”康元坚瞪大眼,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样的,果然是我儿子,做事一定要抢得先机,赞!”
 
  康晋纶心情浮躁,差点又想吼自己的爹。裘儿消息全无,他心中的忐忑焦躁已濒临爆发边缘,他爹竟还笑得出来!
 
  “爷,夏王爷来京城,正在客栈里等着见爷。”杜琬芝敲了门,神情平静道。她已经走过生命幽谷,已能面对现实,现在的她,祈求袁裘儿能平安归来。
 
  她发现,在客栈里,她唯一能得到的温暖与信任,竟来自于康爷跟袁裘儿,她被孤立,被厌恶,而支撑着她继续站在柜台前的,竟是脑海浮现的袁裘儿的那一张笑脸。
 
  康晋纶神情一凛。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想见的人也来了。
 
  他向父亲点个头,即跟着杜琬芝离开书房。
 
  一到客栈大厅,果真见到风流倜傥的夏定威,圆领白袍,一身尊贵气质相当碍眼。但来者是客,何况自己开的还是客栈,只得上前迎客。
 
  “夏王爷,欢迎。”他微微点头,但态度淡漠了点。
 
  他这副死样子,雍容尊贵的夏定威早就习惯了,笑逐颜开道:“当然要欢迎,我是特地来表达我的关心。听说,前阵子福清楼有好多客人一‘泻’千里啊?”他还特别加强那个字。
 
  幸灾乐祸的家伙!康晋纶黑眸一眯,咬着牙说起客套话,“托王爷的福,已经没事,贾锡信已被逮捕入狱了。”
 
  “那很好。我也听说了你的喜事,本王脸皮厚,自己来讨杯喜酒喝。对了,你说的那位身上哪一寸像女人、全身圆滚滚得像颗球的新娘怎么不出来见客呢?”夏定威一边促狭的说,一边撩袍坐下。毕竟站久了脚会酸麻。
 
  真是不受欢迎的家伙!“她失踪了,应该是被自己的姑姑跟表哥掳走的。听说王爷三教九流的朋友都有,找人应该更容易,何不立刻行动,证明并非流言?”
 
  还真顺便,这自尊心强的家伙,就不会主动找他帮忙吗?他撇撇嘴角,故意开口,“她逃婚了?明智之举。”他原本想再开个小玩笑,但见康晋纶变脸,他很识相的收敛了些。“好吧,助人为快乐之本,我刚好有一个‘小道消息’,不知道康爷有没有兴趣?”
 
  “夏王爷少卖关子,要说便说,要不,别在此浪费我的时间。”他为了找裘儿心急如焚,这白痴王爷竟认为他会有闲情逸致在这听他嚼舌根?
 
  “啧啧啧!你就是这么不讨人喜欢,难怪朋友止步,不像我,好友满天下。”说着说着,夏定威又忍不住说起自己所向披靡的魅力,而且男女老少通吃。
 
  “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你!”眼前就有一个人讨厌他!康晋纶受不了的冷观他一眼。
 
  “是吗?我现在说的消息,你要是觉得不受用,那我说一半就走。”他故作神秘的丢了话题后,却久久不语。
 
  在康晋纶以杀人的目光射过来,他觉得吊足胃口了,才露齿一笑,“有人主动找上我,要跟我交易,说她有一把上乘的好剑,再过几日就可以完成。我原本是没什么兴趣,但她提到了一个名字——袁剑。”他的表情出现崇拜。“世称‘神匠’的铸剑师,有着鬼斧神工的高超技艺,打造出的神兵利器更是拥剑者的最爱,但几年后,突然销声匿迹,没了消息。”
 
  袁剑?!康晋纶浓眉一蹙。突然间,他明白袁虹带走裘儿的目的了!
 
  “基于想亲自跟神匠表达我对他源源不绝的崇敬,所以,我请在京城的朋友们替我找人,瞧瞧哪里有人在炼铁铸剑。”夏定威愈说是愈得意,“不久,就有人跟我回报,有一车又一车的上好木炭被送去京城近郊的一处偏僻山庄。”
 
  京城?!原来他跟裘儿离得这么近!他又惊又喜,却见那讨人厌的家伙还在滔滔不绝的说,他怒声大骂,“该死,你还在说,快带我去!”
 
  “这消息受用吗?你们觉得很讨厌我这个朋友?”夏定威气定神闲的反问。据他得到的可靠消息,袁裘儿很安全,没事。
 
  都什么时候了!康晋纶一咬牙,才一字一字的迸声道:“喜欢,他妈的喜欢极了!”
 
  夏定威闻言哈哈大笑,“喜欢就好,马车早在外头准备好了,走吧!”
 
  不一会,急促的马蹄声在福满楼的大门响起,渐行渐远。
 
  袁虹母子等了又等,望穿秋水后,袁裘儿终于完成了她的作品。
 
  空气中,铁的气味从另一边的炼铁室微微飘了出来。
 
  庄园大厅里,袁虹母子喜孜孜、双眸熠熠发光。银子啊,他们最爱的银子就快要到手了呀,如果没啥问题,神器买家应该已经抵达京城,就等着与他们会面。
 
  “快拿出来给我们看啊,裘儿!”
 
  袁虹迫不及待的催促,他们还特地搬来了一箱试刀的东西,从吃的西瓜、白萝卜、熟猪肉到不能吃的木条、铁块,打算一样一样的试,享受试刀的快感……削铁如泥,就代表钱来也啊!
 
  袁裘儿脸色苍白,她咽了口口水,小小脸上有着一股困窘的不安。
 
  “快啊!”母子俩再次催赶,他们等着看到至少三尺长、刀刃锋利的长刀或是长剑。
 
  “是。”袁裘儿忐忑的又吐了口口气,颤抖的手慢慢的将用红布包裹得长长的刀子慢慢的、轻轻地抽出来。
 
  一开始先看到剑柄,是上等桃木,上面还刻了“袁”字,代表是袁家铁铺所出,接下来她迟疑了一会,担忧的目光看向袁虹母子。
 
  “再来!再来!”他们满意的笑着直点头。
 
  她深吸口气,抽出刀来。
 
  金光闪闪!贪婪的袁虹母子眼中看到的不只是刀刃锐利的光芒,更是一座像山样的金子啊!只是——
 
  袁虹突然皱眉、眨眨眼,又拉拉儿子的袖子,困惑的问:“这把刀有刃光,可怎么这么短?连一尺都没有?而且,怎、怎么看起来有点像菜刀啊?儿子。”
 
  邵于砚也蹙眉,一脸的不敢相信。
 
  他突然伸手一把抢过袁裘儿手上的刀,拿上、拿下,仔仔细细将这把刀从头看到尾,确认再三,看到眼睛都快脱窗后——
 
  “娘啊,真奇怪,我怎么看它就是一把菜刀,没有特殊的暗器设置,也没有大刀藏小刀,它普通得就像一把随便在市场上就买得到的菜刀!”
 
  气氛顿时变得诡谲,袁裘儿的心狂跳,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她手足无措的搓着手,硬着头皮承认,“它、它、它本来就是一把菜刀啊!够闪亮吧?哈,哈。”她干笑两声,头皮发麻,颤抖着声音推荐,“它又轻又薄、好切又好拿。”
 
  她斗胆的伸手拿回刀子,再拿了白萝卜,就这样切切切,再拿起一块肉,再那样剁剁剁,努力示范它真的是一把万中选一的旷世好菜刀。
 
  这、这简直是在耍人嘛!袁虹母子火冒三丈。他们倾其所有的结果是得到一把菜刀?!
 
  两人的眼珠子差点没瞪了出来。只见他们嘴角抽搐,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终于——
 
  袁虹气得牙痒痒的,“可恶!你竟然把我们当傻子耍!”
 
  邵于砚更是气到粗声咆哮,一把抢回她手上的菜刀扔到一边后,握拳就要揍她。
 
  吓到落泪的袁裘儿,慌乱的抱头跪下,“呜呜……我不会做菜刀以外的东西嘛。”
 
  袁虹目露凶光,狠狠的戳了下她的额头,“小骗子!你爹能做刀、做剑、做矛,每一样兵器都难不倒他,就算他没教你,你跟他相依为命,就算看也该看到会了!”
 
  “可是爹说制刀、制剑容易引来杀身之祸,要不,就是刀剑会成为杀人工具,徒增业障,所以,他不愿意教我,甚至在铸造兵器时,都会刻意支开我。”她无辜又委屈的哭诉着。
 
  “你、你为什么之前都没说?”袁虹简直快气疯了。
 
  “我怕你们叫人下毒嘛!呜呜呜……我不想你们满手血腥,死后会下地狱呜呜呜……”她这么做也是为他们着想。
 
  袁虹母子气到哑口无言。他们等待、策划那么久,到头来竟是一场空?
 
  突然,砰的一声,庄园大门被人撞了开来,接着是大厅的门,几道黑影迅速掠至他们眼前,母子只愣了一下,立即痛呼出声,只因他们的肚子各被打了一拳,痛苦倒地。
 
  康晋纶这一路前来直揪着一颗心,直到此刻,看到泪涟涟的袁裘儿安好,他憋在胸口一直挥之不去的紧绷情绪,这才顿时松开。
 
  他将她拥有怀里,随即又放开她,黑眸灼灼的仔细打量,一寸一寸,她头发散乱、脸上有着残余的泪水、身上有着铸铁的气味,她整个人瘦了不少,却因此添了点柔弱、纤细动人的韵味。
 
  袁裘儿看到他眼中的不舍与脸上的憔悴。她知道,没有她在他身边,他一定过得不好。
 
  她“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却因为这段日子的操累,随即晕了过去。
 
  康晋纶立即将她打横抱起,看向夏王爷,“这里留给你善后。”
 
  “可以。但我这个朋友是不是可遇不可求,对你有再造之恩?”夏定威挑眉笑问,心中已有盘算。
 
  “是,当然是。”他真诚感谢,也无心猜测那双狡狯黑眸里的算计,急忙抱着怀中的人儿离开。
 
  夏定威带来的多名侍卫,轻轻松松就把袁虹母子摆平,当然还有那名彪形大汉的马车夫。
 
  只是神匠之女打造的神兵利器哩?他左找右找,又叫手下找,但也只找到了一把被丢到墙角的菜刀。
 
  但第一眼,他便识货的眼睛为之一亮,拿起那把闪动着刃光的菜刀,与另一块铸铁轻敲,当的一声,金石交鸣,顿时发出清脆声响,他再拿它来削铁,一剁,铸铁竟然轻易的被切成两截!他握起菜刀随意的横劈直削,简直像在切豆腐。
 
  殊不知,一旁的侍卫看着雍容华贵的王爷拿着菜刀舞来舞去,君羊耳卯画面之好笑却又不能笑出声,他们憋得肚子都快痛死了!
 
  真的好满意啊!夏定威的黑眸展现笑意。“真是一把好刀!呃,好菜刀!”
 
  康晋纶很快的带着袁裘儿回到熹乐山房,命丫环为她梳洗完后,就见她沉沉的睡了,这一睡,睡了一天一夜,直到她饥肠辘辘,才苏醒过来。
 
  这段时间,他没有离开她身边半步,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或是撩起她一缕发丝,温柔亲吻,感受她就在面前。
 
  好不容易盼到她醒了,正要诉说这段日子的相思——
 
  “这间房里怎么闻起来甜滋滋的?桌上有一桌好菜好汤,就是没看到什么糕点甜食啊?”
 
  杀风景的夏定威大刺刺晃了进来,但才刚说完话,康晋纶的老子也跟着进来。
 
  “夏王爷,我儿子正忙着,你陪我喝一杯吧!”
 
  “等等,康老爷。”难得可以对向来冷漠的康晋纶嘲弄打趣,他怎么可以轻易放过。
 
  可惜,他硬是被康老爷拉走……
 
  “咕噜咕噜……”袁裘儿的肚子突然唱起空城计,她虽然饿,可身体更累,想要起身,身子却沉重得不听使唤。
 
  康晋纶温柔凝睇着她,“桌上早已备妥食物,是我爹亲自掌厨的,说是要给未来媳妇吃的。”
 
  闻言,她感动得眼眶盈聚泪光,“我得赶快起来尝一尝,我真的饿了!”
 
  她想起身,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就连她的声音也很虚弱。
 
  他听出来,也看出来了,她多日处在高温烈焰的熔炉旁,一向丰润的身子消瘦许多,更见其倾城倾国之貌,但他却不爱这样的她,他喜欢圆润的她。
 
  “我扶你起来,喂你吃一些。”
 
  康晋纶扶着她坐起身,一汤匙一汤匙的喂她吃,但近一个月吃得少,这会儿她真的吃不多,不一会就摇摇头。
 
  “不吃了,但记得要跟老爷说,是我胃变小了,他煮的菜好好吃。”
 
  他笑,“我明白了。”
 
  他让她缓缓的躺回床上,深情凝睇。
 
  深邃的黑眸里,有着太浓的深情,让她的胸口暖烘烘的。
 
  康晋纶俯身亲吻她的额头,双掌抚着她的脸,身子仍微微颤抖,是因为激动,是因为她没有丢下他,她回来了,回到他的生命里。
 
  “你看起来也好累,上来,休息一下。”袁裘儿看他一脸疲惫,温柔的伸出双臂,主动的环住他的腰。他微微一笑,躺上了床,与她相依偎。
 
  她眼眶微湿,抱紧他坚实的腰,深深的闻着属于他的阳刚气息,确实感受他就在身边。
 
  她的动作,让他不由自主的将她环抱得更紧,紧到让她感觉有些疼了,但她没有推拒。她明白他的心情,之前他必定压抑太多太多的情绪,终于能在此刻释放。
 
  “晋纶,你知道的,我不会让你成为被留下的那一人,是我姑姑……”袁裘儿低喃。
 
  “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都明白了。有一只讨厌的狮子去拷问你姑姑,又变成一只蜜蜂,在我静静守护你时,在我耳边嗡嗡叫的把所有事情跟我说了。”他微笑回答。
 
  什么嘛?他变成狮子又变成蜜蜂?!大小会差太大?夏定威受不了的在窗口猛摇头。果然男人都重色轻友!
 
  说来是他反常,居然丢下他那一大群美妾,插手这个从前的邻居的闲事,是他活该!
 
  “非礼勿视。”康元坚喝酒喝到一半找不到他,又过来拉人。
 
  然后,命令吴汉跟庄泰守在熹乐山房的门前,任何人,就算贵为王爷,也禁止入内,好让房里的小俩口可以继续情话绵绵。
 
  康晋纶深情款款的看着袁裘儿,“我知道,我也相信,你不会将我留下,你是如此的善良。”
 
  “我也如此的爱你!”她的眼泪扑簌簌而下,但眼睛含笑,嘴角也扬起,“所以,我一直坚信着,你一定会找到我。”
 
  两人相视而笑,为彼此相信对方的心而笑。
 
  他伸手,不舍的轻抚她微尖的下巴,“你被囚铸刀,瘦了太多,实在不适合叫圆球儿了。”
 
  “那该叫什么呢?”她傻乎乎的反问。
 
  他没有回答,只是俯首狂烈的吻她,借由这个吻,倾诉自己对她无尽的担心与泛滥的思念……
 
  至于答案嘛,还是叫袁裘儿,只不过得再加上个“康”字。
 
  尾声
 
  三个月后,京城发生两件喜事。
 
  第一件事是在京城的大街上,“天下第一厨刀铁铺”的匾额高高挂在一座豪华宅邸的大门上,这块匾额是有人死皮赖脸自己提笔落印挂上的,连同这座价值连城的园林宅子,当成新婚贺礼送给康晋纶跟袁裘儿。
 
  宅子的东院,还依袁裘儿所希望的设了近八座铸剑的石砖房,她爹的那些宝贝铸剑炉等工具全送到第一间,其它的石砖房将做为学生房,让有兴趣铸菜刀的百姓前来学习,好将他们袁家的铸铁技巧继续传承下去。
 
  康晋纶拿到这份贺礼时,简直哭笑不得。“会不会太夸张了?”
 
  “如果觉得过意不去,那就请你的另一半走进石砖房,再替本王铸一把旷世奇刀,但不要菜刀,我已有一把了。”他夏定威想要的就是这个啊!
 
  “那我得要恭喜你,你不必像其他厨子得等个几个月,才拿得到菜刀。”康晋纶笑得可快乐了。这阵子,被他取笑得太多,难得扳回一城。
 
  好刀,就算是菜刀也值得再拥有第二把!他急忙摇头,“不不不,第二把菜刀也成,如果是她收藏在你们房里的那一把传家宝菜刀,那就更好了!”那肯定更有看头!
 
  康晋纶笑道:“你是裘儿的救命恩人,所以我不想以傻瓜来形容你,但‘传家宝’三个字,连三岁小孩也知其意,更何况是贵为王爷的你!”
 
  指他没知识、没常识?呿!这家伙抱得美人归后,又恢复成这副死样子!夏定威不满的在心中嘀咕。
 
  就在此时,康晋纶回头看了随着自己前来的吴管事一眼。
 
  吴汉立即上前,将手上的剑交给了主子。
 
  康晋纶将那把用重金购置的剑交给眼睛已经熠熠发亮的夏定威手上,“若不是你,我跟裘儿没有今日,自然也没有明日的喜事,所以这算是谢礼。”
 
  眼见手上多了一柄上古宝剑,嗜剑如命的夏定威笑得合不拢嘴,“你家那颗球呢?我亲她一下聊表谢意。”
 
  “那就不必了,她忙着当明天的新娘子呢。杜掌柜还有一些厨娘,知道她没家人,姑姑、表哥又入狱,所以帮她打点些东西,还打算……咳!”他突然发现自己说太多了。
 
  女人娶了一堆的夏定威怎么会不了解,“打算帮她用花瓣入浴,全身洗得香喷喷的,成为床上一道最美味的佳肴。但你吃过了不是?呃,别生气,你去忙。”
 
  康晋纶瞪他一眼,这才回福满楼。
 
  第二件喜事,就是小俩口的新婚大喜了。
 
  这一日,福满楼大摆筵席,宾客如云,喧闹饱食过后,宾主尽欢,酒酣耳热的离去。
 
  接着,是洞房花烛的重头戏。
 
  雪花缓缓飘落在新房门外,但春天已然来临,树上枝头已吐露绿色嫩芽。
 
  新房内,龙凤双烛的烛火下,袁裘儿头戴凤冠,一张粉圆脸儿淡抹胭脂,美得教人屏息。
 
  康晋纶一见到她,眸里立现惊艳神色。
 
  一见他那双深幽黑眸出现火苗,她粉脸羞涩,不敢再看他。
 
  他温柔的执起她的下颚,“你好美。”
 
  他更是俊朗啊,而且,是她的丈夫了。
 
  “我的妻……”她为他的人生带来了阳光,是老天爷送给他最重要、最有价值的珍宝,“我承诺要给你一个家。”
 
  温柔的黑眸凝望她,她眼眶微红,哽咽得说出话来。是啊,从今而后,乞儿有家了。
 
  “我的妻……”
 
  低沉的嗓音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畔低喃,她心头泛甜,整个人也轻飘飘的,笑得憨媚,无心勾引,却轻易点燃了旖旎春色。
 
  他深情吻上她的唇,强健的身子缓缓的将她压往床铺,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