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都市青春 > 天价女仆 > 第十章

第十章

天价女仆 | 作者:浅草茉莉 | 更新时间:2017-08-30 20:30:00
第十章
 
  一望无际的沙漠中,金色太阳与黄沙几乎连成一线,黄色的世界极端灿烂,可惜楼妍已无暇多看,因为她躺在沙地上,快要脱水而死了!
 
  她被阿拉伯世界的人追杀,可悲的是,这之中也许包含她所爱的男人……
 
  不过,能死在这片美丽沙漠的吞噬下,似乎也好过面对那男人可能的无情猎杀。
 
  死亡对她来说……已是迟早的事。
 
  「阿比达,我爱你。我的心就跟眼前的太阳一样炽热。可惜这竟是一场凄惨荒诞的错误……」悲伤的泪水滚滚而落,掉落黄沙,瞬间被艳阳蒸发。
 
  她轻轻的合上眼,就让太阳将她熔成血水,化入流沙里吧!
 
  或许当她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沙漠世界因她而起的纷争才会平息……
 
  蓦然,空中出现了一架直升机,盘旋一阵后,一道绳索落下,一个人迅速的由直升机里下来。
 
  她意识涣散,无法看清是谁来了,只感觉那人触碰她的手冰凉颤抖。
 
  她想确认他的身分,但自己全身灼痛、气若游丝……也许死神将至了吧,她才会睁着眼,却逐渐看不见任何东西。
 
  「楼妍!」
 
  这人在叫她,口气好焦急……这时候谁还会担心她的死活呢?她已教全世界的人抛弃了,连母亲都欺骗她,任她涉险却置之不理……
 
  但她仍旧努力微笑,不管出现的人是谁,她都想给对方一个笑容——至少,在这一刻,她得到了生命最后的温暖。
 
  
 
  「什么?她失踪了?!」欧塞丽的父亲闻讯惊愕不已。
 
  「那女人被莫瑟莉带走,而莫瑟莉也消失了,她恐怕已是凶多吉少!」欧塞丽十分气结的说。
 
  「那‘沙漠之星’呢?」他急问。
 
  「自然也不见了。」
 
  「也许还在三号房里?」
 
  「那又如何进得去?三号房不只有人守卫,还要有房门密码才可进去,若非如此,我早闯入搜索了,又何必对那女人说那么多恫吓的话,骗她交出‘沙漠之星’!」
 
  「那该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才得知那东西的下落,怎能放弃?」他气怒至极。
 
  「我才恨呢,以为苏曼最后是将它交给阿比达,这才费尽方法请求苏曼撮合我嫁给阿比达,而这男人若是对我有一分怜惜,即便一辈子找不到‘沙漠之星’我也都甘愿陪伴他。但那男人对我不屑一顾,让我不仅赔上女人的一生幸福,还得不到所要的东西,我的损失才大!」她饮恨的说。
 
  「说得好,但你赔上的不只是女人的幸福,还有你今后的人生。」阿比达骤然出现。
 
  两人一见到他,立即惊慌的由椅子上跳起。他比预计回来的时间早了一天。
 
  「你提前回来了……」欧塞丽声音发抖。
 
  他森冷的笑着。「是的,我是提前回来……休妻的!」
 
  「什么?!」她大惊。
 
  「我女儿犯了什么错?你为何要休掉她?」欧塞丽的父亲也惊问。
 
  阿比达冷冷地注视两人。「你们刚才的话,需要我再复述一遍吗?」
 
  两人瞬间死白了脸。
 
  「欧塞丽,我收回赋予你王妃的所有权利与福利,你今后将不再是我阿比达的妻子,可以离开了。另外,我已调查出车队攻击事件是由你们父女一手主导,我将起诉你们的谋杀罪行,不久你们就会受到法庭的审判。」
 
  两人闻言简直青天霹雳,差点没崩溃。
 
  「里哈,让门外的警察进来带人。」阿比达下令。
 
  「不要!我一走就一无所有了!」欧塞丽不肯跟警察离去,不顾尊严、狼狈的抱着他大腿不放。这些警察是来抓她回去问讯的,一旦离开阿比达,她与父亲势必会锒铛入狱。
 
  阿比达一脚将她踢开。「我早知道你嫁给我的目的。如果你安分守己的过日子,我也许还能容得下你,可惜你们父女的野心比我还大,这点实在教人惋惜。」
 
  「只要你肯原谅我,我不会再贪心,一定约束好自己与父亲的行为,绝对不会再对你有异心——」她哭喊。
 
  「太迟了,你已经伤害到我爱的女人了。」他咬着牙说。
 
  她的眼泪凝住。原来这才是他对她如此绝情的原因!
 
  「里哈,让人带走他们!」他一刻也不愿再看见这对父女。
 
  门外立刻有人进来将他们拖离此地。
 
  「阿比达,算你狠,但是除去我们,你也不会好过。那女人已经失踪了,死亡的机率高达百分之百,这是你的报应,报应你对我的无情——」在被警察拖走前,欧塞丽用尽气力的嘶吼出这些话。
 
  阿比达勃然大怒,房里的椅子立即被砸向墙壁,顿时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阿比达找上了普纳,连德拉也在座。
 
  「你竟敢杀我的女人!」他面目阴沉,杀气腾腾的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普纳装儍,但一旁的德拉已是脸色苍白。
 
  「事到如今,你还想隐瞒什么?」他的忍耐已在爆发边缘。
 
  普纳见状,自知无法再否认,用力的握起拳头。「没错,是我杀了她!」他承认了,脸上并且出现愤恨的表情。
 
  阿比达与他怒目而视,现场气氛诡谲不已,一场腥风血雨将至。
 
  「你不该怪我,你不也是故意想置她于险境,才把‘沙漠之星’交给她的吗?」普纳反问他。
 
  「错,我交给她的不仅是‘沙漠之星’,还有我的心,就像你当年将这颗宝石交给楼妍的母亲是一样的,这颗宝石代表的是对爱人的心意。我唯一犯的错就是,不该自以为除了我与德拉、苏曼以外,无人知道别针的真实面貌,才因此为她带来杀机。」
 
  普纳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我将‘沙漠之星’送给楼妍母亲这件事?」
 
  「是我……告诉他的。」德拉不安的开口。
 
  「你说的?!」他怒不可遏。「我还没有算你隐瞒拥有‘沙漠之星’的帐,你居然又背叛我对不相关的人说出不该说的事!」
 
  「他不是不相关的人,他是……雪琴的儿子……」她说出了令普纳极度震撼的话。
 
  「不可能!」他看向阿比达,立即否决。
 
  「这是真的,是雪琴亲口告诉我的。」德拉说。
 
  「她亲口说的?你们还有联络?」他讶然。
 
  「有,一直都有。小妍来时,也是她通知我的,是她拜托我代为照顾,并且安排小妍去到阿比达的身边。但想不到,我还是辜负了她的所托……」她哀伤歉疚的回答。
 
  「她竟与你联系却吝于给我消息……她好狠的心!」普纳忍不住怒道。
 
  想当初他之所以得知楼妍是那女人的女儿,也是在调查楼妍的下落时,无意中发现的,而德拉竟从头到尾都知晓?!
 
  「你也十分明白她的心,又何必作茧自缚呢?」她黯然的说。
 
  这话让普纳整个人怔住了。
 
  「事实上,我说你,也同样在说我自己。」她落泪了。
 
  当年普纳爱上东方来的美女楼雪琴,但雪琴却爱上苏曼,苏曼爱的又是自己,而自己所钟情的,却是眼前的男人。
 
  这是一场难解的四角习题,当年他们都为此受了重伤。雪琴因此离开阿拉伯,她虽如愿嫁给了普纳,他却不爱自己。而苏曼,自从她嫁给普纳后,他的身体就再也没健朗过,如今已是重病缠身的地步。
 
  普纳由打击中回神,改而逼视阿比达。「但你又怎会是那女人的儿子——」
 
  阿比达冷笑。「我不只是她的儿子,其实也是你的。」他对他投下另一颗震撼弹。
 
  他一震。「你在胡说什么?你明明是苏曼的弟弟!」
 
  「他没有胡说,他并不是苏曼的弟弟。那时要不是你强暴雪琴,并且让她怀了孕,她不会轻易离开的,她会留下继续追求苏曼,直到他接受她为止。」德拉说。
 
  普纳像是被雷劈了一道,久久无法说话。
 
  「怎么样?如果你还是不信的话,要不要去验DNA?我可以配合。」阿比达讥嘲的问。这件事他早就知晓,因为苏曼从未瞒他,就因苏曼的正直,所以自己对他敬重不已。
 
  「如果你真是我的儿子,苏曼为何愿意保护你……保护我的儿子?」普纳过了好半天才有办法开口再问。
 
  「那是我的请求。」德拉代替阿比达回答。
 
  「为什么?」普纳再度望向她。
 
  「我与雪琴是好友,甚至是我带她来阿拉伯的,她生下的儿子属于沙漠,理应留在这里,但是她恨你,不愿将孩子交给你,所以我只好恳求苏曼帮忙。那时他母亲正好高龄怀孕,但即将临盆前孩子却胎死腹中,他因此将这孩子说成是自己母亲所生,从此,阿比达的身分就是他弟弟。
 
  「你是不是也想问,为什么他肯将酋长之位传给你的儿子阿比达?这点,苏曼比你心胸宽大多了。阿比达的能力超过他自己的儿子们,他是无私的,所以愿意将酋长之位传贤不传子,这就是当初雪琴为什么舍你看上苏曼的缘故。」
 
  普纳禁不住跌坐椅子里,片刻后,老泪潸然落下。「我不如苏曼,我确实不如苏曼……」
 
  当他得知楼妍是楼雪琴女儿时,想的是她竟与其他男人生儿育女,所以嫉妒到下令杀害楼妍,但反观苏曼却……
 
  普纳万分汗颜,承认自己的确不如苏曼,苏曼才是真男人!
 
  「你将宝石给了雪琴,她又给了苏曼,但苏曼要我保管,目的是希望有一天,能让这颗宝石的拥有者,是一个真正获得幸福的人。因此当小妍出现时,我才想到让这颗宝石再次重现。」德拉望向阿比达。「我真的很高兴你能标下这颗宝石,并且将之送给小妍。」是她告诉他这颗宝石的来历,目的就是要他不计代价标下,然后将它送给自己的爱人。
 
  阿比达做到了,只可惜她忽略了欧塞丽的父亲也见过伪装后的宝石,一眼就得知她拿出来拍卖的别针就是「沙漠之星」,并且将此事透露给里昂知道。因为里昂是七酋中对财富最没野心的一个,他希望藉里昂来破坏阿比达与小妍之间的信任。
 
  但里昂无法劝走小妍,因此在不确定阿比达会不会对小妍不利的情况下,他选择将此事告诉普纳。理由是,普纳是总统,只有总统有能力从阿比达手中将小妍解救出来,偏偏里昂根本不知道普纳与小妍母亲之间的纠葛,这才会……
 
  「对不起,我不该杀了楼妍,我……」普纳想起自己自私的行为,不禁愧疚得无法正视阿比达。
 
  天啊,他竟然杀死了儿子的爱人?!如此恶行,要阿比达如何原谅他?
 
  阿比达面色沉肃。「说实在的,要不是苏曼坚持我不能抛弃自己的父亲,我根本不想承认你是我父亲,而今你又如此对待楼妍,我们之间——」
 
  「请你饶恕我,我将给你我所有的一切做为补偿!」普纳马上道。
 
  「补偿?」阿比达哼笑。
 
  「是的,虽然人死不能复生,但我愿意将‘沙漠之星’送给你做为补——等等!喔,不,你如果是我与那女人的儿子,那么楼妍不就是你的妹妹?那你们怎能在一起?!」普纳话说到一半,猛然想起这层关系,瞬间脸色大变。
 
  
 
  戒备森严的病房内。
 
  「什么?阿比达已经娶你姐姐了?!」某女人神情激动的想由床上弹坐起来,但随即又教人压回床上躺好。
 
  医生交代,她全身晒伤,脱水严重,必须乖乖的躺在床上静养一段时间才能下床。
 
  「正确来说,是结了又离了。」莫瑟莉赶紧将话说清楚,免得病床上的女人躺不住。
 
  「又离了?」这么快?她表情又呆了。
 
  「你也知道,阿拉伯女人多没有地位,只要男人一句话,女人说走就得走。」
 
  楼妍哑然了,想到莫瑟莉的姐姐先被恶人凌辱,还差点被家人处决,最后又被阿比达迅速抛弃……这女子的命运怎么会这么乖舛?
 
  莫瑟莉却微笑了。「但是,这次姐姐被休得很高兴,因为阿比达殿下让她重生了。」
 
  「重生了?」楼妍不解其意。
 
  她笑得更开心了。「阿比达殿下之所以娶姐姐,是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帮助姐姐摆脱家族的管束。殿下与姐姐举行完婚礼后,马上就送她出国,在她登机前,殿下送了她大礼,还给她自由之身,并且赠了一笔钱,让姐姐在国外衣食无虞,从此不用再回到这里忍受众人轻蔑的眼光。这样姐姐不是重生了吗?阿比达殿下真是姐姐的再造恩人!」莫瑟莉感激不已的说。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我希望你姐姐离开后,在自由的国度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永远不再受到伤害。」她也跟着欢喜,由衷的祝福。
 
  「嗯!」莫瑟莉点了头,望着她,眼眶蓦然泛红起来。「对不起……我对你做了这么恶劣的事,你却原谅了我……」
 
  楼妍微微一笑。「没事了,我又没死。」
 
  她破涕为笑。「你真勇敢!」
 
  「勇敢什么?我那时真以为自己死定了,要不是你为我留下手机,只怕我真的要葬身沙海!」坦白说,她余悸犹存,短时间内恐怕不想再接触沙漠的阳光了。
 
  莫瑟莉露出满脸的歉意。「普纳酋长训练一批人,专门遣入各个亲贵家中监视他们的举动,如果有异状,就得向他报告。我被送到阿比达殿下这里工作,因为无法违背主人的命令,才会对你恩将仇报。但我实在对你下不了手,知道殿下送你的手机具有最新的卫星定位功能,虽然没有电池,还是能发射出微量讯号……我想这也是当初殿下选择这款手机送你的目的,幸亏他及时——」
 
  「幸亏我及时找到她,如果慢一步……莫瑟莉,你就没有办法完整的站在这里了。」阿比达冷冷的道。
 
  见到殿下到来,莫瑟莉立即噤声,全身一僵。
 
  「出去吧。」他冷漠的说。
 
  「是……」莫瑟莉不敢多留一刻,立刻羞愧得缩着肩膀慌张离去。
 
  「喂,你太没礼貌了!」楼妍抗议。
 
  他神色仍阴沉。「对于背叛者,我是无法原谅的,要不是你力保她,我恐怕已经对她——」
 
  「够了!阿比达.我说过,她是不得已的,不许你伤害她!」她脸上的警告意味浓厚。
 
  「哼!」他没好气的转过脸。
 
  她叹了口气,期期艾艾的问:「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他没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倒是很清楚,他老大确实还很不爽。
 
  「对不起嘛,会同意与莫瑟莉去找里昂,也是想将事情搞清楚,并不是对你不信任,我从没想过要离开你……」她扯着他的衣袖撒娇说。
 
  她已经由里哈口中得知车队攻击事件是欧塞丽父女所为,欧塞丽得知她的身世,认为她待在阿比达身边对自己而言是个威胁,所以一开始就打算杀她,但是最终自食恶果,父女俩一起锒铛入狱,下场也是挺惨。
 
  阿比达依然摆着臭脸,对她的解释不予理会。
 
  唉,这男人一生气,真的很难讨好,她都获救五天了,他对她的态度还是这么阴阳怪气。
 
  「阿比达,别这样嘛……」她索性抓住他的手摇晃起来,姿态娇媚讨好,很有心求合。
 
  他忍不住轻叹,终于还是无法不软化在她恳求的目光下。「算了,你最好给我记住,我是你的男人,不是你的仇人,我只会保护你,不可能伤害你。下次你再敢不信任我,还让自己陷入危险中,我绝对不轻饶你!」
 
  「好好好,我以后不敢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受到伤害,她努力陪笑,谁教自己怀疑过他。现在他好不容易口气缓和了,她得好好把握机会与他重修旧好。
 
  「这还差不多。笨女人!」他撇了撇嘴,后头还是一声骂。
 
  楼妍垮下脸来。阿拉伯的男人已经够大男人的了,但这家伙更是个中翘楚,简直是大男人中的大男人。若不是自己是个标准的小女人,哪能够忍受他这么嚣张的个性?若让他到了「外面」的世界去,看他还能这么拽吗?哼!
 
  「对了,进来这么久,我都忘了问候你一声,亲爱的……哥哥!」她故意挖苦的说,谁教他这么爱摆谱。
 
  他神情一紧。「胡乱叫什么?」
 
  她瞥他一眼。「德拉来过,什么都告诉我了,哥哥。」
 
  「你!」阿比达脸色更难看了。「既然她来过了,你应该也知道,我不是你亲、哥、哥!」他口气不悦的更正。
 
  「那又如何?名义上你就是我哥哥。」她存心跟他作对,因为他实在跩得太超过了。
 
  「住嘴!」他火大的说。
 
  「才不要。兄妹相恋可是乱伦,乱伦耶!」
 
  要不是她还躺在病床上,他真想掐死她。「你又不是那女人的亲生女儿,你是领养的,乱伦什么?」
 
  楼妍瞪了他一眼。「没错,我不是妈咪亲生的,我是领养的,但这又如何?我可当妈咪是亲生母亲一样。」
 
  当她得知原来他是妈咪的亲生子时,也是吓了一大跳,难怪这家伙的皮肤比其他人白,怎么看都是英俊天成,果真是混血的比较帅。
 
  想到妈咪竟然会生出阿比达这样的儿子,看来,妈咪的前半生铁定要比她精采一百倍。
 
  同时她也不禁强烈怀疑,妈咪是特地送她来阿拉伯,好圆自己以前未完的梦的。
 
  妈咪心机真重……
 
  「总之,我的身分到目前为止还是最高机密,我没打算公开。而你,休想成为我的妹妹,更休想用乱伦两字套在我们头上!」他凶恶的警告。
 
  哼!帅有什么用?这人一点也不温柔。之前谈恋爱时还有那么一点体贴,但是自从将她由沙漠中救回来后,他对她的态度就越来越恶劣了。耍脾气也该有个限度吧?
 
  「好啦,我知道了。」她勉强撇嘴说。
 
  「知道就好。还有,我顺道通知你,我们之前协议的婚礼如期举行,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你一出院,马上出席婚礼。」
 
  「马上?我什么时候答应你马上结婚的?!」她错愕的问。
 
  「这是之前说好的不是吗?三个月的恋爱期,到月底刚好满三个月。」
 
  「我咧……」这男人太扯了吧?
 
  「惊讶什么?我已经解决掉两桩婚姻,你本来就该履约嫁给我的,这有什么不对?」他理所当然的说。
 
  她捂着脸,气炸了。这霸道的家伙!「我明白了,亲爱的哥哥,看来你真想乱伦了。」实在忍无可忍。
 
  阿比达眯起眼,危险的气息在他眼中流转。「很好,你这不受教的女人!」
 
  这次,他不顾她的病体,狠狠地吻住她的唇,当然,这结果就是她脱皮失水的嘴唇又整个崩裂了。之后医生甚至对她提出严重警告,要她不得在治疗期间「引诱」阿比达,这种教人羞耻的行为不可再犯……
 
  
 
  楼妍身体痊癒后,一回到阿比达的住所,立刻被换上白纱礼服,准备出席自己的婚礼。
 
  她原以为阿拉伯女人结婚,还是会穿得一身黑,但显然阿比达没那么守旧。不过他虽然帮她选择了西式白纱,但仍维持保守而华丽的阿拉伯风格,高领长袖,让她的肌肤半点不露,别人的眼睛休想吃到她一丁点冰淇淋。
 
  看着自己这身精致繁复的装扮,可见他真的很早就在筹备这场婚礼,他对所有的事都这么笃定,仿佛没有任何事会不照他的计画走……这真是令人感到太无奈了!
 
  她唉声叹气起来,内心虽然渴望嫁他,但是做一个阿拉伯男人的新娘,实在是恐怖的冒险……
 
  「小妍!」有人叫她的名。
 
  她漫不经心的回头后,眼睛倏地亮起。「教授爷爷?!你不是早就回国了吗?怎么——啊!你不可以来见我的!」
 
  阿拉伯婚礼,男宾女宾必须分开,除了血亲,男宾绝不能见到新娘,但是教授爷爷是怎么突围出现在她面前的?
 
  她在他的身后看见了德拉——答案出来了,有人带他偷渡进来。
 
  德拉朝她眨了眼后就自动消失了。
 
  她感激德拉的帮忙,这时候能见到教授爷爷真是太好了,让她开心不已。
 
  「小妍,我怎能不来呢?婚礼上没半个你的亲人,这算什么婚礼?」严启民抱怨的说。
 
  「就是说啊!」她马上附和,而且好感动,教授爷爷是专程来参加她的婚礼的。「你来了,那妈咪是不是也——」
 
  「没有,她没来。你知道的,她不方便来。」他说。
 
  「喔……」她不禁有点沮丧。也是啦,妈咪到现在还是不原谅普纳,不想见到他,更害怕面对病入膏盲的心上人苏曼,所以在有生之年,妈咪大概是不可能再踏上阿拉伯土地了。
 
  可是……是她结婚耶!应该是主婚人的妈咪却缺席了,总是让人遗憾。
 
  「小妍放心,你妈咪不会错过你的婚礼的。」他眉飞色舞的告知。
 
  她挑起眉。「她又不肯来,如何参加我的婚礼?」这话不合逻辑吧?
 
  「所以喽,她要我把你带回去,婚礼在咱们国家举行。」
 
  什么?!「这怎么可能?别说典礼已经开始,光是阿比达也绝对不会同意跟我回台湾举行婚礼的。」
 
  「怎么不可能?你妈咪说,阿拉伯男人太自大了,得受点教训,还得多点‘教育’,让他们知道女人不是私有财产,更不是好摆布的。」
 
  她双手握拳,猛力点起头来。「同意,大大的同意。」
 
  「你妈咪还说,她年轻的时候,吃阿拉伯男人的亏太多了,这次嫁女儿,绝对不再吃亏,所以……你必须逃婚,让那男人亲自到台湾来正式求婚。」
 
  「对,我必须逃婚,让那男人自己到——什么?逃婚?!」楼妍惊吓起来。这玩太大了吧!「外头宾客云集,这时候走,阿比达会丢尽颜面的!」他肯定会抓狂把她抓回来大卸八块!
 
  「放心,逃得掉的,我已经找好帮手了。」他得意扬扬的说。
 
  「你是说德拉?」若普纳知道了,她也会完蛋的。
 
  「她是一个,但有另一个人更能无顾忌的帮你。」
 
  「谁?」
 
  「里昂王子。」
 
  「他……怎么还会愿意帮我?」提起里昂,她满怀歉意,自己算是辜负他了。
 
  严启民拍拍她的肩膀。「说真的,这家伙比阿比达善良多了,怎么你就没看上他?如果看上他,你日子会好过很多。」
 
  她只能苦笑。「缘分吧!」
 
  「也是,你妈咪就是一直相信这件事,才要你走一趟阿拉伯,她坚信阿比达能保护你。她信任的不只是自己的儿子,也相信命运,你与阿比达,注定会是一对恋人。」
 
  她抿唇而笑,终于了解妈咪的用心良苦。
 
  「现在就走吧,里昂连私人飞机都出借了,你若想逃,一定能成功。」他兴奋的说。
 
  「可是……」她还是很犹豫。
 
  「你是担心那家伙一气之下不来找你?」他瞅着她。「放心,你只要将‘沙漠之星’带走,还怕他不来找你吗?」教授爷爷误会她的担心,建议道。
 
  「沙漠之星」原本已回归普纳,但是他又正式转送给楼妍了,并且对外宣告宝石属于她,他与阿比达将誓死维护她拥有这颗稀有宝石的权利,谁若敢对她轻举妄动,就是与阿拉伯两大最具实力与威力的势力对抗,意图掀起阿拉伯战争。
 
  此项宣言一出,其他五酋立刻安静下来,没人再敢妄想由楼妍手中夺得「沙漠之星」。
 
  但楼妍并没有独占这颗象徵巨大财富的宝石,日前她又对外说明,决定将「沙漠之星」放入阿拉伯的博物馆中,供所有民众参观,而且公开说这颗是属于全体阿拉伯国民的,没有人有权独自拥有。这让阿拉伯百姓好感动。她过去破烂的名声,在这次无私的作法中也彻底由黑翻红了。
 
  现在,她已是备受百姓爱戴的未来总统夫人,因为阿比达已确定代替病重的苏曼,接任明年阿拉伯大公国的总统位置。
 
  「不是的,我不担心阿比达不来找我,而是那家伙心眼很小,又心高气傲,就这么丢下他,我怕他真会气到吐血。想到要面对暴怒的他,我还真有点怕怕的。」她老实说出自己的忧虑。
 
  「难怪你妈咪说你很没用。虽然阿比达是她的儿子,但得先帮你教育过才能放心让你跟着他,否则,你不就一辈子被他吃得死死的,永无翻身的一日?」教授爷爷伸指戳着她的脑袋说。
 
  楼妍笑得很尴尬。自己这么没用,好像真的挺丢脸的……
 
  「好吧。这就走吧。」她下定决心,是该给那个骄傲的男人一点教训了,台湾女人不是这么好娶的。
 
  她留下一封信。潇洒走人。
 
  
 
  一个月后,台湾桃园机场出现了一位贵宾,现场发出二十一响的迎宾礼炮,以最高规格的外交礼仪接待这位由阿拉伯来的王子。
 
  机场挤爆了来自全球各地蜂拥而至的媒体,不管是摄影师还是民众,全都争相拍摄他的丰采,文字记者也拼命的往前挤,急着想了解他这次来到台湾的目的是什么。
 
  楼妍与妈咪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阿比达宛如好莱坞大明星般的出场。
 
  她盯着电视新闻里的现场直播画面,一个月不见,这家伙好像更帅了,他这次来台湾,不知又会迷倒多少台湾女性?
 
  她有点吃醋了,自己的男人太有魅力,原来也不是件让人舒服的事。
 
  「妈咪,你说他一定会来,人是来了,但你有把握把他调教成‘正常’的男人吗?」毕竟,这家伙走到哪都是风云人物,他的自傲不是没有道理。而他的霸气也是浑然天成,要再教育,恐怕有难度……
 
  楼雪琴微微扬唇。「儿子是我生的,我当然有把握。」
 
  楼妍却没有那么肯定,注意力重新回到电视机里,穿着亚曼尼西装的阿比达正在接受采访。
 
  「此次我来台湾,是来逮回逃妻的。这女人非常可爱,喜欢与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我个人觉得非常有趣。台湾女人果真与众不同。」他对着镜头,露出招牌的性感笑容。
 
  但是楼妍见了立刻泛起严重的鸡皮疙瘩。
 
  完了,别人不了解他,但她是绝对不会误解他笑容的含意,这家伙、这家伙想将她生吞活剥了……
 
  「妈咪!」她立刻惊慌失措起来。
 
  楼雪琴斜睨女儿一眼。「没用的东西!怕什么?他来了,有你娘罩着。再说,他敢对孕妇动手吗?」她得意的说。
 
  楼妍吞咽着口水,安静的坐下了。「妈咪说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家伙欠修理……」
 
  ——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