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沐安归 > 非离别

非离别

沐安归 | 作者:酒衣 | 更新时间:2018-04-06 15:23:16
    游园结束了,原本明宛月就要回京的,但因为腿伤,不得不耽误了行程。

    而这些日子,怀沐就经常去苏府里陪明宛月和苏兰解闷儿,有时也拉上颜菡之或是长卉,就连以前一起玩儿的周似玉也会时不时地来探望一下。

    明宛月开始的时候总会问游园里后来发生的事儿,对于怀沐后来赢了的点点滴滴都问了个够,越听越带劲儿。后来她也会问起那日马发狂翻车的事儿,虽然怀沐她们都闭口不说,但她渐渐也发觉了是胡素使的坏。

    怀沐不知道明宛月怎么做的,只知道后来年终的考核里,胡知府落了马。也许是有些弯弯绕绕的关系吧。

    且不说这些后话,只说这些日子,苏府可是热闹多了。本是探病,但日日这么优哉游哉,探病好似变成了几人的聚会。有时几人就单单儿坐着谈天,饿了有点心,渴了有茶;闷了就耍些博戏,或是藏钩,或是弹棋之类的,仅仅动动手就行,好不快活。

    几人最常玩的就是弹棋,基本上就是个由场上蹴鞠改变为案头棋盘上棋子的游戏,双方各用自己的棋子去弹对方的棋子。规则听来简单,不过过程里玩法要复杂一些。因为明宛月她们腿脚不便,这样的案上游艺倒是颇受几人的欢迎。

    明宛月玩弹棋是一把好手,不管是力道还是角度,次次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常常胜了其他几人。不过大家却是愈输愈要玩的,总是觉得明宛月不过运道好,抱着能赢了她的心思,但无论怎么摩拳擦掌,轮番上阵,结果还是输多赢少的。这倒教明宛月一扫不能下床的郁闷,洋洋得意了好久。

    怀沐闲了的时候也琢磨些别致的糕点,在家中让人做了,由她带去让大家品尝,有时是槐叶淘,有时是梅花脯,大家吃得极是开怀,恨不得日子就这样停住才好。

    而日子还是照旧走的欢快。

    转眼明宛月就能下床活动了,这也就意味着她要回京了,众人小聚的美好生活也到此为止了。

    这天,怀沐、长卉、颜菡之和周似玉都来了苏府,苏兰苏芷姐妹俩也作陪着,只是因为两天后,明宛月就该起程了。

    几人认识明宛月有早有晚,长卉,周似玉和怀沐都是那次一起在秦家结识的明宛月,颜菡之更晚些,是在游园上。

    说起来,怀沐她们一开始对明宛月印象还真差的可以,可现在她们一起嘻嘻哈哈,科打诨,还在为着即将到来的别离而感伤。

    怀沐想起第一次见明宛月的场景。那时的明宛月那样故作姿态,那样清高不合群,让自己好不快活。后来她下帖子赏荷的那次更是别扭,明宛月为着她的世衍哥哥故意刁难着自己,会因为自己答不出她的提问眉飞色舞得意万分,也会因为发现刁难不成而皱眉头嘟嘴。现下回想起来,她那哀怨气鼓鼓地面庞反倒让怀沐觉得有趣得紧了。

    再后来是明宛月上门道歉的时候,小女儿的作态让人大跌眼镜,也因此让怀沐发觉了她张扬多动、直来直去的子。

    游园上的日日相处更是一点点消除了怀沐对她的芥蒂,明宛月不过是个大大咧咧,时而会使使小子的小姑娘罢了,对待看不顺眼的人是刻薄了些,但对自己人却是极随意极仗义的。没有了误会,怀沐和明宛月称得上相处得不错。

    所以到了离别的时分,众人都有了几分难以言喻的不舍和伤感。

    明宛月最是难过了,嘴巴撅得可以挂油壶,拉着几个人不厌其烦地鼓动着她们以后去京城里看她。

    苏兰还好,反正是亲戚,自是有机会。长卉也是常回京探亲的。怀沐她爹更是高堂、兄弟都在京城的,说不准哪天就回去了。只剩下周似玉和颜菡之。

    周似玉和明宛月交情并不算深,但这些日子她经常来探望苏兰,自己也是爽快的子,和明宛月一来二去倒是兴趣相投了。可是偏偏明宛月就要离开了,周似玉知道怕是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心里戚戚然,眼睛也热了。

    她掏出一个致的香囊,踯躅了一阵,才慢慢递给明宛月:“……这是我自个儿缝的,装了点花草,现在拿来驱驱蚊虫还是使得的,你收下吧。”

    明宛月接过去也没说话,却是当即系在了衣服上。

    大家见周似玉送了东西,也纷纷拿出了自己准备的。明宛月每接过一个,头就埋得更低了。

    怀沐送的是一套瓷娃娃,娃娃们分别是她们几个的扮相,那是怀沐自己画了让人烧制的。为了这个她跟着长安学了好些日子,虽然画的也不是有多么相似,但是眉眼里的神采和衣衫能叫人看出来各是哪个。

    看到这些娃娃,刚刚快要哭出来的明宛月反倒扑哧一声笑了,只是因为这些娃娃的表情都是蛮作怪的。有自己生气时气鼓鼓地模样的,有长卉叉着腰大笑的,有苏兰半掩着脸偷笑眼珠却滴溜溜的……

    众人看着娃娃也笑了,可笑过之后却是沉默。最后还是明宛月小心翼翼地装好瓷娃娃,吸了吸鼻子,掩饰地挥了挥胳膊:“好了好了,都一脸凝重的干嘛,说不准什么时候我就又回来烦你们了,现在我这个麻烦走了,你们好松口气才是呢?”

    大家也不想再这样死气沉沉的,徒增感伤罢了,也才慢慢开始多起话来。怀沐也不愿意再这样多愁善感下去,故故作轻松地朝大家说着:“古人不是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吗?我们就是分开了,还能写信啊,以后我们寻着机会上京就一定去找明姐姐,明姐姐若是能再来通城也一定来找我们,好不好?”

    的确,在这样的年代里,作为足不出户的女子,想要出远门极其不易,但是离别无法避免,倒不如心里面放开些,随遇而安。

    众人随声附和着,这才笑嘻嘻地互相留着地址,嘱咐着不要忘记写信。

    -------------------------------------------------两日后------------------------------------------------------

    明宛月离开的这天,大家约着一起去送她。

    明宛月一开始躲在马车里不肯露面,众人也就在外面嘱咐着。

    “路上小心,到了京城别忘了给我们写信。”

    “以后有功夫一定要来看我们啊……”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众人的话各不相同,但无不透露着不舍和关心。明宛月静静地听着,却依旧不肯从马车里探出来。

    马车终究是缓缓地驶动了,大家目送着车子渐行渐远。就在大家以为今日再也看不到明宛月的时候,马车车厢的帘子忽然被大力拉开。

    明宛月似乎就要冲出了车子,她大幅度地手臂,虽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声音里无疑带了些哭腔:“我会再来看你们的,你们不准忘了我!”

    大家在这头也努力地挥着胳膊,想让明宛月看得更清楚,回答的声音在风里传过去,也不知她听到没有,只见她不住地点头。

    众人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至,相互消失在视线里,惟余回忆翻飞。

    ----------------------------------------------------------------------------------------------------------------

    而怀沐的童年生活似乎也就随着明宛月的离开而飞快地溜走了。日子重新回顾了平平淡淡,去秦府上课,回来弹琴针线,偶尔还画点小画;泡茶做菜也成了怀沐的乐趣,与家人和朋友相处也是惬意温馨的。

    时光就在日复一日的日升月落里绵延开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