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处女情妇 > 第八部分【全文完】

第八部分【全文完】

处女情妇 | 作者:唐捐 | 更新时间:2018-03-22 19:20:24
    请记住本站域名 . 防止丢失

    第八章  处女情妇  作者:唐绢

    「情妇合约是什么东西」心岑的脸色很差,直觉唐司漠文在羞辱她。

    「你搬到我的公寓住,这是口头约定,不需要签字,若是你答应了,我马上把二十亿汇到群达的户头。」唐司漠干脆地说。

    「你又在开什么玩笑」心岑不相信。

    二十亿是那么大的数字,唐司漠跟「唐氏」是什么关系他怎么能自作主张把二十亿直接汇到「群达」的户头

    「相不相信随便你,有了这二十亿,你可以不必卖掉群达,签不签由你自己决定。」

    「那上次那一份简约呢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在开玩笑」心岑怀疑他话中的可信度。

    「钱总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唐司漠拿出手机,当场拨了一通电话给「唐氏」的往来银行,指定从「唐氏」的户头拨款二十亿,明天上午十点整汇入「群达」的户头。

    「钱已经谈好了,接下来就要看你怎么表现。」他的唇压向她,在她耳边煽惑地低回。

    「你、你先送我回去」心岑想躲开他,却被他困在两臂之间。

    「急什么我还没吃饭。」他好笑地盯着她娇红的脸颊。

    「那、那就去吃饭啊」她躲开他凑上来的嘴,真不知他到底要做什么

    「我是饿了没错,不过我现在想吃的是你」

    唐司漠笑着攫住她躲开的小嘴,趁着她还呆住的时候,舌头已经溜进她香热的小嘴内。

    「嗯不要」心岑被他弄糊涂了,她使尽力气把他推开

    「你到底要干嘛」她生气地问他。

    「七年了,」他虽然没再「欺负」她,却开始毛手毛脚。「我竟然还是那么喜欢你」

    心岑的脸孔涨红。「唐司漠,你」

    「我怎样」唐司漠嗤笑,他挑起眉。「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唐司漠」

    心岑生气了,她保守的个性又发作。

    之前,为了爸爸和公司她可以容忍他,可是现在可是在外面她一想到会被别人看见就快气死了

    看到她脸蛋泛红、气嘟嘟的模样,唐司漠就更想逗她。

    他用身体护住她几乎要暴露出来的身体。「这样任何人就看不见了」他笑着逗弄她。

    「不要,讨厌」心岑气急败坏地抓住他的手腕,只想拉整自己的衣服。

    她怀疑地看着他她知道唐司漠一向酷到骨子里,可是现在他居然会使坏

    为什么

    「这么矜持」唐司漠嘶哑地低笑。「你吻我,我就立刻开车。」

    「不要」心岑严厉地拒绝他。

    「不懂得怎样吻我吗我教你。」他伸出手,按住她的后脑勺。

    心岑盯着他嘴角的笑容,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吻我,我立刻把车开走,否则我就在这里要了你」他含着暧昧暗示,低嗄地命令她。

    「不唔」

    唐司漠用力把她拉过来,心岑的小嘴被迫又吻上他。

    当心岑的小嘴心不甘、情不愿地吻了他之后,唐司漠果然守承诺地把车子开走。

    心岑的小贝齿刚才擦过他的唇,唐司漠全身掠过一阵颤栗

    该死的他更想要她了

    他不顾一切,把车子开往郊区,最后停在滨海公路一条人烟罕至的岔路上。

    「宝贝」

    唐司漠先拉起心岑的小手,发现她的双眼迷蒙得好不醉人。

    心岑迷迷糊糊地问他:「漠,你为什么把车子开到这里」

    唐司漠咧开嘴,把车子的座椅往后拉,按下仰躺的电动钮

    「啊」

    心岑吓了一跳,随着座椅角度的调整,身体忽然往后仰倒。

    唐司漠笑着低下头,就要吻上她。

    「你要做什么」

    唐司漠咧开嘴笑,根本不管心岑害羞的反抗。

    「不要,不要在这边」心岑慌乱地抗拒他。

    「放心,这里是单向小路,一个人也没有」他低嗄地笑。

    不管心岑的反抗,他开始为自己解开衣服

    心岑羞赧地转开脸,心中竟然有一股异样的情愫激荡

    嘟嘟

    不知道是谁的行动电话突然响起来。

    「你、你的电话」心岑提醒他。

    「喂」唐司漠厌恶地打开手机。

    「阿漠,不错嘛,看来你还挺会享受的」唐洛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唐司漠僵住,连心岑都察觉到他异样的表情。

    「什么意思」唐司漠翻身坐到旁边,阴騺地眯起眼。

    「我在你车上动了点手脚。」唐洛大言不惭地道。

    唐司漠咒骂一声。

    心岑不知所措地低下头,意识到自己的意志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他摆布,她感到十分羞愧。

    「你在我车上装了窃听器」唐司漠冷冷地对着手机低吼。

    该死的这家伙一定是故意选在「这时候」打电话给他

    「没办法,谁教你的行踪太难掌握。不过这时候,你已经知道江维是你儿子了吧」唐洛若无其事地问出口。

    唐司漠愣住,他神情复杂地盯着缩在车内角落的心岑。

    「你最好把话说清楚。」唐司漠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道。

    「很简单,江振业已经罹患了鼻咽癌,父亲要女儿找回幸福是可想而知的事他找上我演这出戏,刚好我又欠他一份情,只好找兄弟你垫背了」

    唐洛还不知死活的在电话那一头耍嘴皮

    唐司漠现在的表情可以杀人了

    「也就是说,从头到尾,群达没有财务危机这件事」唐司漠看着心岑,沉声质问唐洛。

    他的话果然引起心岑的注意她呆呆地回望唐司漠,脑子里一团疑问。

    「群达是没有财务危机,不过一旦江振业病危,群达就后继无人了」唐洛终于把话挑明了说。

    江振业是个老好人自从妻子去世后他和女儿相依为命,一手创办「群达」。

    当江振业知道自己病重以后,一心悬念的只有不再接受男人的女儿,这回唐洛不但替他解决了心头的忧虑,也替江振业一手创办的公司找到了最理想的接班人

    当然,事前他已经寻过根,才会查出七年前让江心岑在美国受孕的对象竟然是唐司漠

    「他的病情如何」

    他盯着心岑疑惑的小脸。

    这次并购「群达」的过程中,他知道心岑非常爱她的父亲,他担心如果心岑知道自己的父亲罹患了癌症,恐怕她会不能承受。

    他忽然伸手把心岑拉到怀里。

    「漠」

    心岑睁大眼睛,茫然地望着他。

    他没多说什么,只是紧紧把她搂在怀中,粗犷的下巴摩挲着她细柔的发丝

    虽然他心里还有疑问未解,例如七年前她到底为什么离开他不过此时此刻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他所爱的女人他不能忍受看到心岑痛苦

    到现在他才知道,他竟然是那么的深爱她

    事实上早从七年前到现在,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进驻他的心,这一点唐洛是最清楚的

    五年前唐洛找到唐司漠的时候,他是一个绝情、冷漠,完全封闭感情的男人

    是因为回到唐家,因为兄弟间日渐深浓的感情才让唐司漠重拾笑容。

    不过存在唐司漠心中的冰点始终没有解冻这是唐家兄弟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事实。

    「一切还在控制中」唐洛回答唐司漠先前的问题。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唐司漠沉声问。

    「放心,江振业保密得很好,他的女儿和孙子都不清楚」

    「立刻押着人到美国治疗不计代价,找最好的医生。」唐司漠撂下话。

    「遵命,兄弟」唐洛嘻皮笑脸地回答,然后挂上电话。

    事实上在打这通电话之前,他已经安排好让江振业赴美就医的所有行程

    「谁打来的电话刚才你说群达没有财务危机是什么意思」心岑的眉头拧得好深,因她发觉自己好像有太多事情被蒙在鼓里。

    包括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紧紧地拥抱自己,但是仍能感受到来自他怀中的温暖,那种不能言传的感动。

    「没什么,你放心,二十亿明天会准时汇到你户头。」

    没必要让心岑知道太多。她不适合商场的尔虞我诈,往后除了「唐氏」,他会接管「群达」。

    「我不是担心这个」

    「我明白,」打断她的话,他突然深深吻住她。「不管七年前你为了什么离开我相信我一次吧就这一次。」他要求她。

    看着他忽然认真地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心岑突然变得好脆弱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相信他。

    隔天,唐司漠果然守承诺地把二十亿汇到「群达」的帐户。

    同时「唐氏」接管了「群达」,心岑的父亲不再持有「群达」的股份。

    「唐氏」的钱既然是汇到「群达」的户头,江家虽然摆脱了「债务」,却同样落得一文不值。

    心岑和父亲只得搬离原本的大房子,换了一间平常的公寓住,而心岑只得再出去找工作。

    幸好因为任霁中的关系,先前的学校答应让她回去工作,但是江维却是最不高兴的人,他一向讨厌对他妈咪有企图的男人,只有唐司漠例外。

    因为江维认定只有唐司漠配得上他美丽又单「蠢」的妈咪,事实上他迷糊的妈咪也的确需要一个强势的男人照顾,这一点他比谁都了解

    一个月后,江振业对心岑提起要到美国旅游的事。

    「可是,爸爸,你最近身体不太好,旅行是很累人的。」心岑想劝父亲打消念头。

    「我已经报名旅行团了,要是现在不去,他们又不会退钱,那多浪费啊」江振业很顺口地对女儿撒谎。「要不然,你和维维陪我一起去美国好了」他企图游说心岑。

    「可是我有工作,又不能乱请假」

    「那种学店可以不必去了,大不了再找另外一个工作。」江维在旁边凉凉地打岔。

    「维维」心岑对着宝贝儿子皱眉头。

    这对祖孙俩真的是吃饭不知道米价。

    他们以为现在工作那么好找吗要是她随便丢掉工作,一家子以后的生活要怎么办

    「外公,妈咪不去,我陪你去好了」江维一向自作主张惯了,妈咪的事他管定了,自己的事可更没问题。

    「还是维维乖」江振业夸赞孙子,一面再试探女儿的反应:「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跟维维一起去啰」

    「那怎么可以,维维还要上课」心岑当然不同意她简直快被这两个不合作的一老一少弄疯了。

    「要不然我们一起移民到美国去好了。」江振业理所当然地提议,一点都没有考虑到家里的经济问题。

    「移民」心岑越听越觉得老人家在跟她说天方夜谭。「算了,爸,你想去哪儿就去吧」

    「嗯,那我就跟外公一块儿去好了」江维道。

    心岑瘫在沙发椅上,懒得再跟儿子争辩。

    反正在这家里她是最没尊严、最没地位的,连维维都能爬到她头上。

    「那就这么说定了,维维,你陪外公到美国去玩。」江振业兴高采烈地跟宝贝外孙讨论周游美国的计画。

    心岑愁眉不展地瞪着祖孙俩,事实上她执意不肯去美国的原因,是因为那里曾经是她的伤心地。

    自从唐司漠解决了「群达」的财务危机之后,他就再没出现过。

    那一次在车子里他要她信任自己,可是已经经过了一个多月,她的信心越来越薄弱。

    情况好像又回到了七年前,她又重新经历了被背叛的感觉。

    维维和父亲到美国已经两个多礼拜,这两个多礼拜以来,心岑几乎每天加班,今晚又工作到九点多才回到家。

    祖孙俩

    倒贴OK?sodu

    一到美国就好像不打算回来了。

    维维跟学校只请一个星期的假,可是却逾期不归,江振业也放任他不回台湾念书,气得心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却拿两人没有办法

    「心岑」

    才走到公寓大门,心岑就发现门口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狄志青满脸笑容的迎上前。

    「心岑,你搬家怎么都没通知我一声」

    「没那个必要吧」她皱着眉头,不知道狄志青是怎么找上这里的

    「别这样嘛心岑,看我这么热情的份上,你又何必老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心岑不置可否地别开目光,狄志青的话只让她觉得恶心。

    「心岑」狄志突然走上前,伸手拉住心岑。

    「狄志青,你放尊重一点」她想甩开他,他却死皮赖脸地不放。

    「干嘛是不是因为那个姓唐的又出现了,所以你才不甩我」狄志青厚脸皮地搂住心岑,利用蛮劲强行抱住她。

    「你放开我拒绝你是因为我讨厌你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心岑厌恶地挣扎,但狄志青的蛮力却大得吓人。

    「是这样吗那我就更要得到你」他野蛮地拉扯心岑。

    过去他没有得到她,已经够让他憾恨的了,现在她居然又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

    就算得不到心岑的心,他也要得到她的身体

    「放开狄志青,你这个禽兽,你到底要做什么」

    拉扯中,心岑打了狄志青一个耳光,趁着他呆住的时候,她拚命地往前跑。

    「心岑,你回来,我保证不动手」

    狄志青在后面追,一面拿话诱骗心岑。

    心岑会相信他才怪。她没命地往前逃,直到撞进一个宽厚的胸膛里

    「啊」

    她突然被紧紧地抱住,错愕之余她却没有挣扎,因为这个温暖的胸膛是那么熟悉

    「你怎么又回来了」看到唐司漠,狄志青停下追逐的脚步,戒备地盯着面前比他整整高出一个头、身材也比他精壮一倍的男人。

    「狄志青」唐司漠咧开嘴,占有性的抱紧怀中受惊的小女人。「看来不让你们夫妻吃点苦头,你们是不会学乖的。」

    「夫妻」心岑从唐司漠怀中抬起脸,疑惑地看着他。

    「你不知道」唐司漠低下头对心岑说道,语气变得好温柔。「七年前,他在美国已经娶了艾萍。」

    「他娶了艾萍可是」心岑欲言又止。

    七年前,艾萍亲口告诉心岑,唐司漠爱的人是她,依唐司漠的个性,他怎么可能让自己所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

    更何况,她看得出来,艾萍很喜欢唐司漠

    「你、你别想威胁我,我可不吃你这一套」狄志青疑惑地瞪着唐司漠。

    「不吃这一套」唐司漠挑起眉。「很好,我会交代下去,唐氏一年给mark货运公司千万美金的生意,可以就此打住了。」

    对「唐氏」而言,狄志青和艾萍的货运公司不过是小生意,对两人来说,唐氏却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是根本得罪不起的大客户

    果然,狄志青一听唐司漠提起「唐氏」,他瞪大了眼珠子,脸上的表情僵硬不止十倍。

    「你不,我是说唐先生,您跟唐氏是什么关系」搞不清楚的情况下,狄志青的嘴脸变得谄媚。

    心岑再迟钝也看得出狄志青见风转舵的卑劣本性,她厌恶地调开脸,干脆埋入唐司漠怀中,眼不见为净。

    唐司漠收起笑脸,冷着脸对狄志青道:「那与你无关,我看你还是赶快回去美国,准备解决财务问题来得实际一些。」

    狄志青的嘴大张,他半信半疑地瞪着唐司漠。

    直到唐司漠拿起手机,直接拨电话到美国「唐氏」总部下了一连串指令。

    狄志青越听越怕,又看到唐司漠停在一旁的eb三代跑车,他的心凉了一半

    台湾开得起这种跑车的不超过三个

    据他所知,这种车子台湾只进了两辆,其中一辆在一名政商名流家里的车库晾着,那名政商名流买了好车,却舍不得开,因为这件事,还成了全台湾玩车者茶余饭后的笑柄

    另外一辆的车主,据传就是「唐氏」二代接班人其中一个

    狄志青的笑容越来越僵硬,他悄悄地往后退,腰杆也越来越弯。「唐先生,哈哈,我狄志青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多多包涵」

    「滚。」唐司漠懒得跟他罗唆,只撂下这个字。

    没想到狄志青却像松了一口气般狼狈逃开,速度只有「连滚带爬」四个字可以形容。

    「我以为你不会再出现了。」心岑这时才从唐司漠的怀里抬起头,她试着推开他。

    他却更紧地把她抱在怀中

    「为什么可见你还是不信任我。」唐司漠皱起眉头,不能忍受她对自己没有信心。

    「我不知道」七年前的事,她终究还是耿耿于怀。

    「我想知道,七年前你为什么离开我」抬起她垂下的小脸,唐司漠霸道地问。

    「我离开你」心岑突然有点生气。「是你骗了我」

    唐司漠眯起眼。「什么意思」

    不明白他是故意装傻,还是真的不知道,心岑干脆把话说清楚

    「那一晚你喝得烂醉,艾萍送你回来,她说你爱的人是她,而且你还喃喃念着她的名字」

    「我爱艾萍」唐司漠听到这番话,却轻蔑地嗤笑。「简直笑话我唐司漠爱的女人,可能嫁给别的男人吗」

    唐司漠的口气狂妄又专制,可是却让人不知不觉地慑服于他霸道的气势,丝毫没有疑惑。

    心岑疑惑地盯着他,和自己的感情拔河。

    她该相信吗

    她不相信他,不想轻易地原谅他,可是听起来,他说的却好像都是真的

    「该死的原来你竟然因为艾萍信口开河的话,就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轻易地离开我」唐司漠懊恼地诅咒。

    看来他对狄志青和艾萍的惩罚还太轻,明天他就让人去那两人的小公司,一个星期内,保证要整到他们破产

    心岑却被他的话吓到。「你、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孩子」

    「到现在你还不说实话」唐司漠懊恼地吼她。

    心岑畏缩了一下,然后她抗拒地推开他,唐司漠吸了一口气,压抑下突然被激怒的情绪,紧紧地抱住她

    他气的是心岑还是不相信他,不放心把自己和家人的未来交到他手上。

    「维维一个星期前已经在美国入学,他一到美国,你父亲就告诉他自己的身世,他已经接受我了。」他平静地宣布,等着她激烈的反应。

    事实上,聪明的江维早就猜到唐司漠可能跟自己有很深切的关系,否则上回他不会间接对心岑说,有人告诉他,他和唐司漠看起来像父子的事。

    听到唐司漠的话,心岑的反应却出乎唐司漠预料的平静。

    她不言不语地盯着地面看,他开始有点担心她。

    「心岑」

    「是吗维维他他接受你了」她还是不抬起头看他。

    「看着我,心岑。」唐司漠半强迫地抬起她小脸,要她目光盯着自己。「现在我们都已经知道七年前是一场误会,你还在担心什么」

    心岑摇头,眼泪却不争气地悄悄滑下。

    在她的感觉中,唐司漠就跟维维一样,一直是个不能掌握的男人。

    她不知道今天自己原谅了他,明天他会不会又像七年前一样,送给她一个「惊喜」。

    「嫁给我」在心岑胡思乱想的时候,唐司漠已经拿出准备了七年的戒指。

    心岑呆住,愣愣地瞪着那只手工粗糙的银色指环。

    她耳边不断回荡着刚才唐司漠说出口的三个字,耳朵开始轰轰作响。

    「那只戒指原本是要在那天晚上给你的,可是你却不告而别你可知道,当时我有多恨你可是我却留下了这只戒指七年,现在我终于知道,我一直在等待它的主人回来,为我戴上它。」他低嗄地道出埋藏在心底七年的话,且向来刚毅的脸部线条有了一丝松动。

    对着他最爱的女人告白,仍然是他不能习惯的事。

    心岑却傻住了,一只戒指他竟然留了七年

    看得出来,虽然是粗糙的指环,对于当时只是穷学生的他而言,买下戒指也得花上一笔为数不小的钱。

    回眸,她泪盈于睫,情感再也管不住的倾泄

    她伸手拿起了造型粗糙的银戒。

    「我要你替我戴上它。」她低下头,腼腆地轻轻呢喃。

    唐司漠愣了半晌,回过神来,他颤着手,为这辈子唯一最心爱的女人套上这只爱的枷锁。

    「你还没说,你愿意嫁给我」戴上戒指,他紧紧拥住她,深深地吸嗅她发间醉人的馨香,无限的感激老天爷把他最最心爱的女人还给他

    「傻瓜,我都戴上戒指了」

    「我要听你亲口说」他霸道地在她发间嘶喊。

    「好嘛反正维维和爸都被你拐去了,我要是不嫁给你,不是太吃亏了」

    她羞红着脸,嘟着小嘴表明她很「不情愿」的立场。

    听到她许下的承诺,唐司漠放心地霸住她的小嘴亲吻。

    搂着最心爱的女人,他终于说出了迟来七年的三个字

    「宝贝,我爱你」

    午夜的星空,黑丝绒般的帷幕蒙上了一片浪漫的黑和华丽的银光

    夜晚的星子偷偷窥视着这对相爱至深的恋人,并顽皮地对着月娘眨眼睛

    尾声  处女情妇  作者:唐绢

    何心莲在心岑正要搭机到美国前,突然找到心岑的公寓

    「心岑,你要到美国去找维维和江伯伯吗」何心莲劈头第一句话就问心岑。

    「是啊」

    「那你可不可以把公寓的钥匙给我」心莲一脸愁容地求着心岑。

    「发生什么事了」心岑放下行李,担心地望着心莲。

    她和唐司漠约好在公寓碰面,因为时间还早,她先提着行李到门口等他,没想到会碰到心莲。

    「我求你别问我」心莲别开脸,她清秀的脸蛋上眉头深锁着。

    「心莲」

    「我以后再跟你解释,现在你只要答应我,先把家借给我,而且不告诉任何人我的行踪包括我爸」

    「可是,你不去学校了吗」听起来心莲像是要躲着所有的人。

    可是为了什么

    心岑虽然担心她,不过心莲既然不想说,心岑也就体贴地不追问她。

    「你不要管了,你从美国回来,我再告诉你好不好」心莲并不知道心岑是到美国结婚。

    心岑原本打算到了美国,再告诉好友这个消息。

    「你要住多久都没问题,可是,要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告诉我啊」心岑担心地叮咛,一面把手中的钥匙交给心莲。

    「我知道。」心莲忙着拿过心岑手里的钥匙。「祝你在美国玩得愉快,我两天没睡了,我先上去了」

    「嗯」

    心岑不解地看着心莲匆匆忙忙进了公寓。

    随后唐司漠的车子刚好开过来。

    「上车吧」他接过心岑手中的行李,同时搂着她的纤腰,偷了一个吻。

    「漠我觉得很怪耶」心岑推开唐司漠,因为一直悬念心莲的事,她终于问出口。

    「什么事怪」妻子没头没尾的话,只让唐司漠觉得好笑,他根本没专心在听她说什么。

    一个星期的相处,唐司漠从维维的口中,已经够清楚维维最爱的妈咪有多需要「保护」。

    「心莲脸色怪怪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唔司漠,你没在听我说话。」

    唐司漠专心吻她,直到心岑不得不专心回应,完全忘了心莲的事。

    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她口中的「新年」是谁他也压根不想管「新年」是谁

    现在他只许他的女人满心满眼都是他,从此她的注意只许在他身上

    唯他而已

    全文完

    请记住本站域名 . 防止丢失</div>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