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谍战上海滩 > 结局

结局

谍战上海滩 | 作者:张勇 | 更新时间:2018-03-22 19:12:45
    请记住本站域名 . 防止丢失

    明台心里一震,回头看看他。黎叔快步跟上。他们二人一前一后走进隧道口。里面光线很暗淡,明台拿出手电筒来照路。

    突然,一辆小型货车呼啸而来。昏暗中,黎叔一把抱住明台滚出隧道外,五节小货车轰隆隆地开走了,像是平地里刮起一阵飓风。

    你没事吧黎叔的话里充满了关切。

    明台心情复杂,想着明楼临行之际吩咐自己的话。他最敏感的神经被挤压了,问道:您有家吗,黎叔

    明台一句话出口,自己都觉得自己愚蠢透顶,什么不好问,脱口而出就是这句话。

    是人谁没有家啊。黎叔坐在草地上,我有过最美好的家庭生活,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儿子。他回头看明台,明台的心怦怦乱跳。

    黎叔拍拍他,说:别想太多了,大战在即,准备战斗吧。

    晚上,七点钟左右。

    阿诚开始有所行动了。他的小分队已经在食物里下了迷药,在餐车里很顺利地清理了伪装成旅客的日本兵,缴获了武器。他们把旅客车厢的门一个个反锁起来,虽然造成了不小的骚动,但是,都被他们有效地控制住了。

    桂姨去开水房打开水,前脚进去,后脚门就被反锁了。桂姨知道出事了。她不清楚自己是如何暴露的,但是,她清楚地明白,只要自己能够及时控制住明镜,自己就可以保住性命,甚至控制大局。她打开列车的车窗,狂风乱刮,她毅然将头钻了出去,然后是手和脚,她徒手爬向明镜的包间。

    她刚爬出去,没有多久,火车居然开始减速了。

    很明显的,列车开始松闸。

    铁桥下,列车开始错轨。

    例行检查,请等待。穿着满蒙铁路制服的明台在喊。

    阿诚布置好人手,在中间车厢预备人、货分离。他急匆匆到贵宾包间来接明镜出去。他刚一推开包间的门,就看见桂姨拿枪对准了明镜。

    放下枪。阿诚以最迅捷的动作,举起手枪。

    阿诚,你想干吗我是你的母亲。桂姨阴森森地笑。

    你别做梦了。阿诚冷冷地说,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孤狼,日本人的间谍走狗

    阿诚,别管我。做你该做的事。明镜喊,

    闭嘴该死的臭女人桂姨嘴里恶毒地咒骂着。

    桂姨阿诚冷声怒喝,我真该一上车就开枪打死你

    我是你的亲娘。你居然要打死我桂姨的眼睛里闪动着诡异的光芒,当初我为什么要到孤儿院去领你啊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我亲生的孩子,你是我的私生子,虽说这个称呼对你来说,并不光彩。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事实很清楚。当年,你的确跟一个姓于的湘绣商人有私情,你们生下了一个孩子,那个年月,姑娘家还没结婚就生下孩子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于是,于老板骗你,叫你先找一家主雇做佣工,孩子送进孤儿院,他跟院长嬷嬷讲好了,院长嬷嬷会很好地照顾那个孩子。他答应你,等他回湖南安顿好了,就来接你们母子。于是,你就进了明家帮佣,一干就是两年。他没来找你,你这才慌了神,你害怕他彻底抛弃你,你想到了那个孩子。

    桂姨的脸瞬间煞白。很显然,阿诚早有所备,她根本就伤不到他一根筋。

    嬷嬷给了你那个两岁的孩子,就是我。你当年爱如珍宝,你觉得只要有孩子在你的手上,你的那个于老板终有一天会来找你。你手艺很巧,明家很多湘绣制品都出自你手,你在明家勤勉劳作,称得上是一个好母亲、好佣工。你时常买东西去孤儿院看嬷嬷,打听那个男人有没有来找过孩子。嬷嬷都支吾过去了。终于有一天,那个嬷嬷得了绝症,快死了,你拿了米和面粉去看望她,她良心有愧,就对你说了实话。她告诉你,那个孩子早就被于老板给抱走了,她给你的那个孩子,就是一个孤儿,跟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当初,她收了于老板的钱,所以欺骗了你。你从此以后就彻底疯了。你开始虐待我,我悲惨的童年就开始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桂姨一个男人骗了你的感情,偷走了你的孩子,你就把无穷的怨恨施加在另一个无辜孩子的身上,何其狠毒何其残忍

    你是怎么知道的桂姨的脸有些扭曲,你说

    我去过那家孤儿院,找到了那个得了绝症的嬷嬷,她还没死,她只是眼睛瞎了,看不见了。她心里清楚得很,她得知我是那个孩子后,还感到欣慰,说我命好,遇到你这个善良的女人,在得知我不是自己的孩子后,还能爱我,把我抚养成人。她还叫我好好待你,说她对不起你。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没有死桂姨咆哮起来,她一把抓起明镜,她的枪指着明镜的头,对阿诚说,你什么都知道了还等什么我要杀了你们我恨你们,恨所有的人我要把你们斩尽杀绝

    疯婆子阿诚冷静地看着她,说,你谁也杀不死你的枪膛里没有子弹。

    桂姨一愣,就在她一愣之间,阿诚手举枪响,打掉了桂姨手上的枪,鲜血从她的手掌间蔓延开来,她大声惨叫着。

    大小姐,过来。阿诚人到手到,将明镜拉到自己身后。桂姨试图俯身去捡枪,阿诚喝道:别动,再动就打死你

    桂姨满脸狰狞,吼叫起来:你打死我吧我恨你们我为明家卖命地干活,得到了什么一个大少爷一句话,就可以把我扫地出门。我找不到工作,流落在大街上,谁肯帮我

    血染了的青春txt下载

    是南云小姐收留了我,是她把我带到了东北。是她想办法替我找到了那个姓于的,可惜,他死了我只看到了他的墓地,他跟他那个不会下蛋的老婆埋在了一起我是什么是他借用的生育工具。我还有个孩子,也是个湘绣商人,可是,他好端端的被水匪给杀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是日本人赏给我一口饭吃,让我重新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我在沈阳一个音乐家家里做佣人,帮助南云小姐挖出了抗日分子的窝点,把他们统统送进坟墓

    你这个疯子。明镜说。

    你才是疯子桂姨扑过来,你这个共产党

    枪声响了,桂姨扑倒在阿诚脚下,血污溅了阿诚一裤脚。

    阿诚。明镜喊着。

    我没事,大小姐。我们走。阿诚提枪,带着明镜走出包间。明镜手里仍然拎着那个假的骨灰盒。

    小分队的人开始全面后撤。

    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眼看就要迈过最后一道坎,到达目标时,置放杂物的车厢发出巨大的响动,防水布被逐一揭开,原来,此处隐藏着一个日本秘密护送小分队。

    目标,就在眼前。

    牺牲,也在眉睫。

    开枪了。机关枪、步枪,火舌凶猛,小分队的人员立即迎战。瞬间,血河飞溅,陈尸狼藉。

    血染在车厢过道上。

    阿诚拼死护着明镜冲到了目标口。

    黎叔、锦云、明台在分割车厢处一边火力增援,一边准备等阿诚他们一过来,就分离挂钩。

    明台看见了明镜,大声喊着:大姐,过来,我掩护您。阿诚哥,小心。他平枪而射,一梭子子弹打到阿诚背后的敌人脸上。

    明镜向前腾了一下,突然,她腿上一热,她知道自己中弹了。

    大小姐。阿诚惊叫了一声。

    日本小分队成员集中火力,猛烈扑过来。

    阿诚奋力反抗。他大声喊着:大小姐,我掩护您,跳过去。

    明镜的腿传来撕裂般的剧痛,鲜血直喷,她知道,她伤到大动脉了,她根本无法移动。

    明镜知道,自己走不了了。

    她不能因自己一人之故,毁掉整个计划。

    她大叫一声:阿诚阿诚一回头,她奋力将阿诚推出车厢门,阿诚不提防她仓促一击,滑落在车厢分离的铁链上,被锦云和黎叔两个人接住。

    明镜一下转过身去,她手中犹自抱着那个假的骨灰盒。她大叫了一声:明台,分离挂钩。

    一梭子的子弹打在明镜的背后,打穿她的前身。

    大姐明台大叫。

    分离挂钩。明镜面对明台微笑,拉响了手中的炸药。

    几乎与此同时,明台惨叫了一声:大姐他忍着心头剧痛,亲手把挂钩分离。

    轰隆隆震天雷动,一片火焰硝烟。

    两段车厢全速分离。

    明台眼睁睁看着明镜消逝在一片火海之中。

    大姐明台在飞速倒退的车厢前厉声惨叫

    硝烟、大火弥漫。

    缓缓地、缓缓地离开了明台的视线,明台昏厥在车厢门上,他仿佛听到黎叔、锦云在叫自己的名字。

    但是,他满耳都是那一句话,四个字分离挂钩。

    明镜去了,没有一句遗言,只有这四个字留给了明台。

    满载着三十节车厢的生铁被顺利运往第三战区。南京新报上刊登了,共党袭击普通列车,导致平民伤亡的报道。报道中称,南京政府官员明楼的胞姐也在遇难旅客之列,明氏金融陷于瘫痪,明长官悲痛欲绝,誓与共匪斗争到底,云云。

    明公馆的小祠堂内。

    清香袅袅,明镜的灵牌立在了供桌上。

    明楼形容枯槁,在小方桌上摆弄着一架老式留声机。他从明镜匣子里取出一张存放的粤语唱片,小心翼翼地把唱片放进留声机里。

    留声机开始转动,嘶嘶哑哑地唱起来,曲调无比凄惶、沧桑。

    烽烟何日靖,待把敌人尽扫清,卿你奋起请缨,粉骨亡身亦最应。他日沙场战死,自育无上光荣。娥眉且作英雄去,莫谓红颜责任轻,起救危亡,当令同胞钦敬。

    明楼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明镜的音容,历历在目。

    明楼脑海里浮现一组组数字,那是明台到延安后,第一次用密码跟他联系。

    任务完成。大姐牺牲。

    临终遗言

    分离挂钩。

    做得好。

    何时相见

    等待命令。明楼用密码发给明台的最后一句是,她一生都怕失去我们,到头来,我们失去了她。

    他可以想象,明台在发报机前的痛哭失声。

    光荣何价卿知否,看来不止值连城,洒将热血亦要把国运重兴。娇听罢,色舞眉飞,愿改初衷,决把襟怀抱定。

    明楼忍痛在明镜灵前祭拜。

    佢临崖勒马,真不愧冰雪聪明。又遭以往痴迷今遽醒。昔年韵事己忘情。要为民族争光,要为国家复仇,愿你早把倭奴扫净。

    他缓缓推开了小祠堂的门。

    家里空荡荡的,异常凄清。阿诚孤零零站在门廊下。明楼正面朝着大厅,眼光锐利,耳边粤曲犹在。

    他日凯旋歌奏,显威名

    全文完

    请记住本站域名 . 防止丢失</div>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