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东方不败之驭夫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东方不败之驭夫 | 作者:风之掠影 | 更新时间:2018-04-10 10:49:25
    第二十三章

    屋中蒸腾的雾气,因东方不败这句突然沉声的问话,而骤然冷凝起来。

    杨莲亭抬眼,只觉东方不败脸色微微发冷,不禁皱眉,这一年凭借杨莲亭对东方不败的了解,东方不败无论高兴还是恼怒,脸上的神情素来是难以捉的,而此刻,不悦明显卸载脸上,不由的心中暗暗吃惊。

    “莲亭……”杨莲亭开口,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称呼东方不败更妥当,竟然东方不败不喜欢教主这个称呼,自然要换个说话才是。

    “你喊我什么?”东方不败重复,似是不耐,虽然一时间他也捉不清,他究竟要杨莲亭喊他什么,但是昨夜一夜之后,他心里自然讨厌这疏离的称呼,尤其是杨莲亭那故意疏离的语气实在可气。

    “教……”除了教主,杨莲亭还真不知道能喊什么?只是他一开口,便见那清泉陡转,直直得浇了他一头一身,把杨莲亭淋得好似落水的哈叭儿狗,浑身湿淋淋地任水就那么从头顶直灌而下。

    东方不败瞅着杨莲亭那狼狈的模样,突然开怀,童心顿起,索就让那股山泉水把杨莲亭浇个凉心透,看他那套孔家礼法比他东方不败强多少!

    杨莲亭抬手看着直泻的水,然后抬眼看东方不败,忽然一愣,然后不由得竟呆呆地看着东方不败,不言不语得反倒冲着东方不败笑了起来。

    东方不败收住笑意,微微诧异,问:“笑什么?”傻得那样儿?

    杨莲亭不语,摇头,仍旧笑。

    东方不败不禁停手,以为杨莲亭酒没醒,被浇傻了,忙要从池中起身,却不想杨莲亭站在那里看着忽然又回到原位的山泉,惋惜道:“你真笑的样子,还是和以前好看!你该多笑的……”

    东方不败微微一愣,有些不懂,杨莲亭怎么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不禁抬眼看杨莲亭,难道酒真还没醒?不由得眯细了眼,却只见那头的杨莲亭一改常态地斜靠在一边镜前,直直得瞅着自己,一副痴迷,又若有所思的模样。

    “想什么?”东方不败一言既出,便觉这话问的傻气,纵然杨莲亭在想什么,他又在呢么会说?

    杨莲亭背靠着镜子,微微地拉了拉滴水的衣襟,两眼瞅着池中沐浴的东方不败,也不知道自己想什么,一双眼异于往常的深沉,听东方不败这么问,开口:“想教主若是女子,莲亭夫复何求。”他真的想娶东方不败,只……

    “若不是女子呢?”东方不败踏出水池,直视杨莲亭的眼。

    杨莲亭扯了扯嘴角,靠着镜子,看着东方不败那一身的痕迹,撇开头:“莲亭不会做教主的玩物。”死也罢,他杨莲亭不会为求一命,把自己的尊严践踏在所爱的人面前,喜欢一条狗也是喜欢……

    “我并无此意!”东方不败皱眉,不懂杨莲亭怎么会这样认为。

    “那是什么意思呢?”杨莲亭冷笑,他不是女人,不会因被人看重色相而雀跃,更不会学那等轻薄子弟,为了名利,以身侍君博个荣华利禄,他所求独所爱,相守而已!不多,却难求!

    “莲弟要什么?”要什么他都给!东方不败挨近杨莲亭,他喜欢杨莲亭,尤其此刻的杨莲亭,真实、而不是戴着畏惧面具的莲弟。

    杨莲亭皱眉,嗤笑:“你当我是什么?”一个为了荣华小命,会拿身体交换的佞臣?

    “我当你是杨莲亭!”东方不败伸手探进杨莲亭的衣物,谁会比男人更懂男人的身体喜欢什么呢?他不信杨莲亭会经过昨夜后,还能坐怀不乱。

    “教主!”

    杨莲亭呼吸一窒,自感觉到东方不败走来,昨夜的余温就似是未散,一股燥热随着东方不败的逼近而袭来,此刻更是让杨莲亭难以喘息,只是挣扎,不像个男人所为,他也不会,但这种鱼水之欢不过是一时欢愉,终究做不得数。

    “我不是教主……”东方不败低语,手在杨莲亭衣下游走。

    湿漉漉的衣,湿淋淋的水在指腹间滑过温润的轨迹。

    “莲弟……你要什么?”

    “……”杨莲亭撇开脸,昨晚他醉了,但是今天他没醉。

    “莲弟……我都给你!”

    “……”杨莲亭眼直瞅着那池水,努力告诉自己,即使触怒东方不败他也不要做一个枕畔的玩物,算什么?在上、在下?又如何,这感觉就好像那些太后被看中的朝臣……

    “你说!”要权?要钱?东方不败把杨莲亭压在怀中,杨莲亭越是如此,他越喜欢,和那些一味讨好他的女人如此不同。

    “你放……你!?你……”

    杨莲亭压住喘息,豁出命来到口的话,被东方不败那大胆的所为惊得无法言语,第一次……第一次他发现这样的事,原来也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

    “放?你说,这样了……怎么放?”东方不败低问,亲昵的话语就在杨莲亭的耳畔伴着昨夜熟悉的野叫嚣,回荡……

    (和谐)

    池水的浪花初平,只有山泉注入池中的哗哗声,静静地拂过水中两具疲惫却仍旧交叠的身体,潺潺而落。

    杨莲亭没说话。当所有的狂野归于平静,他拥着东方不败靠在池壁上,两眼看着池外那被溅了一地的水洼,好似暴雨倾泻过——

    有些事,做了才知道,而有些事,醒着才会懂。

    “莲弟……”东方不败半闭着眼,头仰在在杨莲亭的肩上,拉着杨莲亭的手放在腰间,呢喃,似是恍惚微醒,嘴角带笑,心里黏黏的,有一种说不出的依附感,昨夜那样后,东方不败就爱上了这种恨不得生在一个藤上的感觉。

    “恩!”杨莲亭侧过眼,就能看见东方不败侧脸望着自己的眼,有一种鼓动人心的媚如丝,像极了昨夜的月色,雌雄莫辩的美。

    “莲弟想要什么?”东方不败第一次感觉软软地,第一次把自己全身的重量放在身后的杨莲亭身上依偎着低语,突然觉得女子好幸福,她们生来就为了这么幸福地躺在所爱的人臂弯里——他也想。

    杨莲亭不语,他想要的,东方不败不会给他,又何必问。

    “怎么不说话?”东方不败合上半闭的眼,把杨莲亭的手握紧在手中合十。

    “怎么就是我?”杨莲亭看着自己的手在东方不败的手中,十指相合,脑子混沌。

    “你不喜欢我们那样?”东方不败嘴角含笑,眼上挑,这一点同是男人的他相当明白,他们都喜欢,不然……不会这么疲惫。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是男人都喜欢!

    杨莲亭无言,他在意的是他这样算什么?就这么过?等东方不败那天遇上新欢,又把他当他那几个夫人一样杀了?

    “嗯?”东方不败不喜欢杨莲亭在身后的沉默,总觉得这事好像快活的只有自己,他要杨莲亭也喜欢,只有喜欢了,这两个人的事才算是有了着落。

    “喜欢。”杨莲亭低道。

    “……”东方不败笑,翻过身拥住杨莲亭,“那怎么闷闷地。”像是他又强迫他做什么一样。

    “但我不想这样!”杨莲亭看着东方不败的头顶,不想再委曲求全,这情事,他讨厌的虚情假意,更讨厌这样的事,也要戴着面具虚以委蛇。

    “不想这样?”东方不败心沉,满满的喜悦好似逢了霜冻,顿时凝结在口闷闷地,要发作,又不想再弄伤杨莲亭,少不得忍了忍。

    “恩!”杨莲亭点头,等待着东方不败又把他拆了,或者一掌劈死他,继续说:“我不想这样,我只想娶一个平凡的女子,过平凡的日子。”

    “你跟着我,可以荣华富贵,我还可以传授你绝世的武功,你可知道这天下,唯我不败,你只要跟我,我可以都给你!”东方不败低道,虽这样求人有损自己的尊严,但他想留下杨莲亭的心,那怕爱的只有他的权利和地位。

    “我要那些做什么?”杨莲亭觉得可笑,他一个凡夫俗子,何曾想过什么独步武林,绝世武功能当饭吃?再说这江湖何曾有人一生不败?江湖就是个吃人的地儿。

    “有我在身边,无人敢欺辱你!你留在我身边,日月神教都可供你驱驰?”

    “我没那本事,也没这奢想!”

    “你信不信我会打断你的腿,让你永远无法离开我身边半步?”

    “那不如把我杀了。”死过几次,不过没死透而已。

    “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句话,离开他东方不败,死也不行。

    “你到底怎样才会放我?”

    “你问错了人,你应当问你自己,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知好歹!”东方不败冷笑,起身披衣,背对杨莲亭静静地说道。

    “若我不知道呢?”你就杀我?杨莲亭在东方不败身后站起。

    “你爱谁,我杀谁!你除了从我,还是从我,你除了喜欢我,也只能喜欢我,你这一生只能跟着我,也只能跟着我左右!莲弟,我喜欢你,这不是玩话!”东方不败转过头,回看杨莲亭,一脸严肃,“你仔细想想,你从了我,我宠你,爱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要谁死,我绝对不会让他活!”

    “你在说笑?”杨莲亭脸上挂着笑,心里却为东方不败后面那句话,心中微微吃惊。

    “怎么会?”东方不败笑着转过身,伸手拂过杨莲亭的脸,索着杨莲亭那厚实而宽阔的膛,倾身,上挑着眉眼,耳语:“你若和我好,我可以为你做一切,就是刚才那样的事,你要我都给……”

    杨莲亭尴尬,东方不败却笑了,在他看来那不过欢爱罢了。

    “我是男人!”杨莲亭不自在地最后坚持心里最后一道防线。

    “若我说,我可以做女人呢?”东方不败抬眼。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