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父皇,我们一起去种地(前修后更) > 灵魂出窍的猫咪

灵魂出窍的猫咪

父皇,我们一起去种地(前修后更) | 作者:醉风恋尘 | 更新时间:2018-04-06 15:22:42
    作者有话要说:</br>55555555为毛今个没涨收  难道真的是太杯具了么

    ╭(╯3╰)╮  配个套再来个茶具<hr  size=1  />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良辰美景,白云千载;

    暖风幽幽,气韵流动;虚无缥缈,流转韶华。

    叶萧尧望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心情就像面前的层层白雾一般茫然而无措,虚无缥缈如梦似幻,嘴角却依旧挂着那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打破这个让人沉寂的空旷,“枫衍,我们是不是进入到了贾宝玉曾经无意中闯入的太虚幻境内了……嘿嘿,他遇到了仙姑解了金陵十二钗的命数,那我们是不是也会遇到一仙女给我们指点迷津”。

    商枫衍眼睛盯着前方,轻声说道,“能不能遇到仙女我是不知道……不过,我们却能碰见一个神似莫羽的帅哥”。

    “什么神似莫羽的帅哥?在哪呢,我怎么连个鬼影都看不到”,叶萧尧作势抬着头东张西望。

    商枫衍听到叶萧尧的话差点气闷的吐血,停下脚步转过身又走回到叶萧尧面前,双手固定着他那颗东张西望的脑袋,有意压着嗓子说道,“鬼影!鬼影你一个都没看到,那咱俩算是什么!!!空气吗!!”。

    “呵呵,要是我真是空气的话那就好了……”,瞧着商枫衍想要对着自己施展暴力,叶萧尧眼疾口快的改了口转移话题,“好了好了,别生气。我不就是想给这个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白色空间添加点活力,要不我非要被它逼疯不可……对了,你刚说的帅哥身影在哪呢,快点给我引见引见”。

    商枫衍深吸一口气压下将要到达口的气血,“真不知道你脸上的那两个大窟窿长着是干嘛的,除了见到帅哥美女乱放电之外其他时候都是个摆设”,却依旧忍不住对此刻还在东张西望的男人翻了几个大白眼,伸出手忿忿的指向正前方那个蜷成一团的白影,“那不是嘛……看见了吧”。

    顺着商枫衍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果真如他所言见到一蜷成一坨的白色身影,“嘿嘿,你还别说,从背后看他还真的蛮有小羽的感觉,那我们就过去打个招呼吧”。

    商枫衍望着已经走到自己前面的叶萧尧,撇着嘴巴略显吃味,“我看你就是职业病又犯了,看见长得好的就像上去搭讪尤其是对酷似莫羽的那一类型的更无抵抗力,你就恨不得当场拔了人家的衣服,让他赤身裸体的站在你面前,方便你对他视奸”。

    “枫衍,话不能这样说”。

    “难道我说的不对!!你那次见到莫羽不是扑上去的,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想要别人不误会你们的关系都不行,每次都埋怨娱乐周刊玷污你们两人的清白,那本就是你们自找的”。

    “嘿~~,那是别人不了解,你还能不了解吗。我跟小羽那都是过去式了,你不要抓住过去不放,而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着商枫衍对着自己冷哼一声,头也不抬的越过自己大步跨前,叶萧尧忙言道,“好了好了衍哥,你就大人有大量别吃醋了,现在其他人在我叶萧尧的眼中都是浮云,只有衍哥你才是最给力的”。

    商枫衍美目一瞪轻手甩开那张忽然近在鼻息的脸庞,“给我滚到一边去,少拿你那套诱骗清纯男女生的下三滥跟我说话,你真当我商枫衍是那种肤浅无知的白痴,一两句甜言蜜语就把我哄得团团转,追在你屁股后面笑的跟个向日葵似的”,绕过笑的一脸诡异的叶萧尧跨步走在最前面,面颊却在不知名的时候爬上一层亮丽的殷红。

    叶萧尧望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商枫衍,心中忍不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轻声嘀咕呢喃,“哎~世人常说哄女人最开心的话就是谎话,但好听的话对男人来说同样受用无穷,赞扬的话在爱情这场拉锯战中果真是一张畅通无阻的通行,任谁都会买他的帐”,望着商枫衍的背影,“哎,感情债又多了一笔,这还债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走了半晌却突然发现身边少了一个鼓噪不已声音,满脸疑虑的转过身寻找那个身影,看到叶萧尧依旧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叶萧尧你一个人在那墨迹什么,不是要去跟人家打招呼的吗”。

    “呵呵,来了来了”,回过神来,叶萧尧急忙用他那个掌握不久的飞行术飞落到商枫衍身旁,“走吧”,顺手拉着商枫衍的手走向那抹白影。

    锦靴踏梅,飞雪飘舞。如衣白雪,青丝微湿。

    皇甫珏狩带着李凌几人朝着洗衣房的方向急速奔去,将原本跟在他身后的翠云甩的远远的,完全顾不上迎面扑来的簌簌寒雪。

    前脚刚踏上石阶,紧闭的木门瞬间轻启,后脚紧跟而上,刚走近门槛处,微启的房门完全打开,皇甫珏狩神色匆忙的跨过门槛走到内监,一眼就望见被棉被裹的浑圆只露出个小脑袋的人儿,疾步走到床前低声轻呼依旧不见任何声响。

    “星涵、凌,你们快过来看看”。

    林星涵、李凌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未待皇甫珏狩将话说完疾步上前,推开坐在床沿边上的皇甫,舒展的眉头慢慢皱在一起,“皇甫,我们带着猫儿先回你的琉璃吧”。

    “怎么?事情很严重?”,纵然他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但林星涵的表情告诉他这次事情真的大条了,皇甫珏狩上前一步将呼吸微弱脸色苍白如纸的莫羽紧紧揽在怀里,宽大的手掌抚在莫羽的后背,但见李凌跨步上前一步,手掌覆在皇甫的手上朝着他摇了摇头,“他现在身体很弱,就算你的真气再怎么温和,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住一点的碰撞”。

    “……可…可他的身体”。

    林星涵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在前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到头来伤的还是你自己……看来比起心狠你儿子猫儿可比你要狠的多”。

    “星涵……”,扭头望了望站在自己身边的李凌,“凌,我真的做错了吗?”。

    李凌嘴角带着一抹苦涩的笑意,“你没错,错的是我!如果不是我多嘴说的那几句废话,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瞧着皇甫那张越来越愧疚的脸尤其是那双已积满悔恨的睑水双瞳,李凌深吸一口气强自打起神恢复往常的温和笑意,“走吧,我们再在这洗衣房待个一时半刻没什么问题,但你的宝贝儿子可就要魂归离恨天了,到时候别说是我,恐怕连我师傅也无能为力”。

    皇甫珏狩神色匆匆的回到自己的琉璃,动作轻柔似羽的将怀中脆弱的人儿放在暖暖的龙床上,滑腻的苏锦棉被紧紧的贴在莫羽光洁冰凉的身子上,“星涵、凌?”。

    “皇甫,你先站在一边去,坐在这里碍事”,林星涵一把将皇甫珏狩推开,坐在他原来的位置,手掌凝聚一股温和的暖流伸进丝被内,轻柔似风的游走在莫羽的身上,闭着眼感受着莫羽体内的每一寸骨骼每一血脉每一个位,真气游走三个周圈,浓密的羽扇微微张开,露出被遮蔽着的流光溢彩,温和的眼眸被蒙上一层冰寒,“……他的右臂怎么会骨折?”,扭过头望着紧张兮兮的立在一旁的皇甫珏狩,眼中出来的凌厉冰寒让人不寒而栗。

    “骨折?”,皇甫珏狩脸色扎染,急忙拨开李凌走到林星涵的身旁,“怎么会骨折……难道是”,想到在御书房的时候,莫羽被自己的真气挥的摔倒在地,当时没注意过他的窘境,现在回想起来他似乎是在摔下去的时候反压倒骨折。

    林星涵侧眼瞄了一脸苍白的皇甫珏狩,“怎么?……你知道?”。

    “……可能是摔倒的时候,一只胳膊正好掉进凌用手掌劈开的地砖里”,皇甫珏狩抬头看着笑容突然僵在脸上的李凌,“…这样才导致他右手骨折”,眼珠子翻了又翻,都是你的错才会让猫儿骨折的,哼!李凌瞧着皇甫珏狩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身上,气结的伸出手颤抖的指着皇甫珏狩的鼻头,“你——额”,看着自己的手指突然被疾雨握住,要说的话顿时卡在嗓子里,咳了半天才缓过劲来,心有余悸的望着疾雨那张挂着一副再明显不过的假笑,“嘿嘿……疾…疾雨,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是不是又想对皇甫指手画脚的!”抬眼望着一脸凝色的皇甫珏狩,映入眼帘的那道疤痕让他舒畅不久的心再次提了起来,“皇甫脸上的伤,我还没跟你算完帐,你又开始不安分了是不是,我看你现在真的很想让我揍的你爬不起床来——嗯”。

    正在给莫羽做全身检查的林星涵,扭过头皱着眉头盯着牵制住李凌的掠风和疾雨,站起身走到李凌身旁,右手暗自运用真气靠着巧劲将李凌护到自己身后,瞪了两人一眼拉着李凌坐到自己身旁。

    “星涵,猫儿怎么样了”,皇甫珏狩望了望背对着自己但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林星涵压抑的怒火,反身瞪了疾雨一眼,师兄你们别挡着星涵的面欺负凌,星涵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欺负的人。

    林星涵心情郁结,怒火波及到状似无辜的皇甫珏狩身上,不给他一点好脸色,冰冷的语气夹杂着不可磨灭的怒火,“还能怎么样,寒气浸体。就算现在把他这只残废了的右臂给接回去,将来还是会留下后遗症”。

    皇甫珏狩一颗心都被林星涵的这句话吓得猛然提了起来,“……后…后遗症!!什么后遗症,难道连你们也都束手无策吗”。

    “如果是由于生病而导致身体弱化,那我可以帮他调理,但是…基被破坏了,那就很难痊愈,只能是尽人事看天意”。

    “……猫儿他”。

    “他本来就是个孩子,虽然平时我们有给他注入真气以增强他的免疫力,但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而且又在雪地里躺了那么长的时间,寒气浸入体内,连大人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一个幼儿,我想他的右臂一定会落下隐疾”。

    “……隐……隐疾,什么隐疾?现在不能治愈吗,需要什么药材你尽管开口,皇里如果没有,我可以派人出去找,只要你能说的出名字,我都一定让人给你找回来”。

    “有些东西既然已经失去那是不论怎么做也无法弥补,基已损,他只能被动的承受每逢变天就会如期到来的钻心疼痛……除非是神仙在世否则谁也救不了他“。

    最后一丝希望被无情的摧灭,皇甫顿时如掉进冰窟中,四周寒气急遽回笼冻得人心神俱颤,”……真的没救了吗?”,皇甫失魂落魄的如行尸走一般走回到龙床上坐下,手指轻轻的抚着莫羽苍白的脸颊,“……猫儿~~对……不…起,对不起……都是父皇害了你”。

    疾雨看着皇甫一脸悲痛的神情,忍不住心中揪痛不已,走上前拍了拍皇甫的肩膀,“……你不是说猫儿被送到旒逸让静妃娘娘代养的吗?那他怎么会被人抛在御花园无人照顾俺呢”。

    一脸悲痛霎那间转变为恼火,手掌紧握双眸盈满愤怒的火焰,“刘义,去把静妃娘娘给朕请来”。

    “额……皇…皇上”。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说”。

    “回皇上,昨下午老奴送静妃娘娘和二殿下回旒逸的时候,并未看见六殿下的身影,所有老奴想此事未必与静妃娘娘有关”。

    “无关!就算与他无直接关系,皇儿不见了一个晚上,那她怎么不差人去找也不让人前来通报,知情不报意图残害皇子其罪当诛”。

    “皇上……”。

    “还不快去”。

    “嗻——嗻嗻,老奴这就去请静妃娘娘前来,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刘义神色匆忙的退出琉璃阁。

    “皇甫,你不用太担心了,星涵和李凌他们一定会救猫儿的,星涵他只是跟你开玩笑的”,抬眼望着坐在边上一脸正色的林星涵,翻着眼意有所指声嚷道,“你说是吧……星——涵”。

    林星涵丝毫不把疾雨的要挟放在眼里,一脸淡然宁静,纤长的手指不停的把玩着李凌那长若飞瀑的青丝,一语平静似湖水,“开玩笑?”,挑眉斜望,“疾雨,你觉得我有这个必要跟他开玩笑吗?你我都是学武之人对人的奇经八脉有一定的了解,如果你不相信我的判断,那可以自己来把把他的脉象。”。

    疾雨看着林星涵一波无澜的表情,就知道他并没有说谎话,脸色微微一沉,“真…真的没……没救?”。

    “也不能这样说”。

    吊人胃口掉的让人非常不爽,皇甫珏狩一时气不过伸手抓住林星涵的衣襟,咬牙切齿的吼道,“林星涵你到底再给老子卖什么关子,到底是能救还是不能救,你***就不能给我个痛快话”,恨不得一拳打爆那张依旧波澜不惊的俊脸。

    林星涵伸手挥开皇甫珏狩紧捏着自己衣襟的手腕,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淡然的撇了撇站在一旁垂首而立的翠云,平淡如水眼无痕,“这次多亏了人家翠云小姑娘,如果不是她及时帮猫儿驱了寒气,那他早就去见阎王了,现在别说是一副温热的身子,恐怕连半点气息都没有”。

    “你的意思是……猫儿他现在没事,你不是自诩这世上没有你和李凌医不好的人,就算是死人你们也能给医活,现在就是惹了点风寒而已,你就这么多的废话”。

    “我们不想让他死的人,就算是阎王也抢不过我们,但是……如果他本身没有求生的意志,我们就算是想把他医治好那也是有心无力”。

    “你…你什么意思”。

    “你——皇甫你这个不开窍的家伙,风雨国早晚会毁在你这个笨蛋皇帝的手上”,李凌拍了拍林星涵突然紧绷的肩膀,伸出去的手刚要碰到皇甫的鼻头就瞄到疾雨警告的眼神,转而收回手朝着疾雨淡淡一笑,“星涵的意思是说,不是我们不想救活他而是猫儿他自己不想活,我们也没办法,而且我也已经帮猫儿做过全身检查,身体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怎么说呢……猫儿他…他现在虽然还活着但是他…怎么说呢就是说他身体现在是空的,三魂七魄好像少了七魄不知道飘哪去了,所以即使他身体已经全好,但是如果自己不想醒过来的话,那我们也无能为力”。

    掠风走上前望了望脸色苍白的小人儿,“凌,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伸出手探了探猫儿的鼻息,继而蹙着眉头,果真如李凌所说的,猫儿虽然气息平稳但却相当微弱,如果不是用内力去探测本察觉不到,“不管怎样可他…还还是个孩子而已,他会有那么复杂的思想?”。

    “可如果他不是一般的小孩呢”。

    “……这”。

    皇甫珏狩低下头,显得手足无措完全丧失了平时那种指点江山的豪气,“那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让猫儿醒过来?我要怎么做才能弥补我犯的错?我……”。

    “这我也帮不了你,心狠你比不过你儿子,那你就比心软吧,看你怎么能化解你儿子心中的怨气了,我想只要他怨气被化解了,自然会醒过来,不过……你可要想好了,他醒过来之后你要怎么对他,还有以后的路你要怎么走,是否还让他代替二皇子去做本不属于他的事,让你的亲生儿子去做别人的牺牲品”。

    “星涵我~~说实话,我现在很矛盾,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就想清楚吧,依他现在的子就这么倔更何况是四年之后,如若有一日他知道你生了他只是让他代替别人的儿子去死,我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条路,必定会成为他的上上之选”。

    一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击的皇甫珏狩心神狂乱,自己的亲生儿子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格,现在就如此刚烈,眼中揉不得一粒沙子,真若将来知道他自己的父皇竟然用他这个亲生儿子去换得征战的契机和战机,那岂不是会闹得天下大乱。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