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古代幸福生活 > 第两百三十二章,乌云(二)

第两百三十二章,乌云(二)

古代幸福生活 | 作者:一个木头 | 更新时间:2018-03-22 19:10:40
    章严之自己笑完了,才看了万才夫笑道:“怎么你不觉得好,我这条计策可是不容易想出来的。”北平王这个胆小鬼,天天就会背地里恨南平王,居然没有胆子上,只有我自己出马了。好在刑部里我的门生比较多。

    万才夫勉强一笑,还是提醒了章严之:“南平王并不是好惹的。”章严之立即神色冷冽了:“我让你帮我出主意的,不是让你来夸南平王的。他再厉害又怎么样,我这一次可是策划了许久了的。”

    万才夫下一句话就没有说出来:“听说南平王身边有一批死士,都是他江湖上网罗来的。”这句话也不必再说了,章严之已经做了,已经招惹到身上了。

    万才夫在心里紧急地想了想,见章严之还看了自己,忙笑道:“端的是好计策,亏了大人怎么想出来的?”

    心里却骂他糊涂,这样就能扳倒南平王,如果你不能一下子扳倒南平王,南平王是人人皆知的一头老虎,回头咬你可不是好玩的。

    章严之信以为真,就呵呵笑了道:“好计也要用在好时候,今年皇上大兴整顿吏治,我就发现是个机会。牵扯进去的罪臣都是三位异姓王的,说明皇上对三位异姓王不满了。”

    万才夫心里更是惊骇不定,眼前的这位大人不会想一个一个地扳倒三位异王吧。这与你有什么好处?

    就试探地问了一句:“大人的意思是?”章严之一笑不语,当然不能对他说太多。

    万才夫又坐了一会儿,借口天晚了就告辞回自己的住处去,一路之上,风雪交加,有如万才夫的心情。

    他是住在鲜花胡同的最深处,已经是半夜了,街上寂静无人,万才夫开了门,他只是一个门人清客,还没有家人,平时只是在外面吃。

    推门进来,就觉得有些不对,房里象是有人。忙惊疑地问了一句:“谁?”

    一个黑影转了出来,道:“才夫兄,别来无恙?”万才夫听声音是有些熟悉,但又不是很熟悉,又害怕地问了一句:“是哪位仁兄?”

    黑影在月下现出了身形,笑一笑道:“是我。”万才夫这才放下心来,有些后怕地道:“是从安兄,你要把小弟的魂给吓没了。”

    徐从安看了他回身关上门,轻笑了一声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才夫兄难道忘了。”万才夫一下子想起来了今晚刚刚与章严之的谈话,不说话了,也不点灯。两个人静静站在房里,徐从安也没有催他点灯。

    房间里太静,只听到两个人的轻轻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徐从安才道:“才夫兄,王爷思贤若渴,难求一面呐。”

    万才夫苦笑了,才道:“怎奈我无颜去见王爷。”

    徐从安一笑道:“刑部步步紧逼,与兄无关,兄为何自责?”徐从安是奉了朱宣的命来见万才夫的,朱宣认真排除了人选,章严之也是嫌疑最大的一个人选。

    万才夫长叹了一声,苦笑了:“章大人还觉得自己一条好计。这才发动,你就找到我这儿来了。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小弟也是拿俸禄的,只知道办事。”

    徐从安一笑,这不是等于变相承认了。就轻笑道:“这个当然,王爷是最体谅人的。不过请兄处事上,留一些以后相见的余地。”

    万才夫沉默了,过一会儿才道:“请上复王爷,明日章大人让我去刑部看了他们审讯,我想章大人不会是没有证据就敢动手的人,只是我不知道他手里有什么证据。”

    徐从安只关心他明天去刑部的事情,关切地道:“明日去刑部,还请手下留情。”

    万才夫声音里透了忧郁:“九老爷今晚能不能熬过去还不知道呢。听章大人的语气,是要屈打成招了。”

    徐从安对这个倒不担心,笑道:“刑部里我们也有人,九老爷今晚不会再吃亏了。明天的事情还很难预料呢。”

    王爷让人明天陪了九老爷外面那个女人的家眷一早就去顺天府擂鼓去,明天么,可是热闹得很。

    九老爷虽然是个生意人,可是南平王府里宗族做官的多得很,刑部的人也不傻,刑讯逼供是一回事,刑讯致死,他们有什么好处,这件事情可不是好玩的。

    徐从安还关心的是一件事,章严之也是做久了官的人,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情,背后一定与人勾结,这个人是谁?

    万才夫倒真的是不知道,他也想知道,今天后来又旁敲侧击了章大人,也是没有问出来。万才夫心想,你们这些当大人的,用到我们时,都是好的。真正做起事来,是不会相信我们的。

    见徐从安问,万才夫就如实回答:“是真的不知道。”

    徐从安又问了:“那平日里与什么人来往得密?”

    万才夫想了一想,轻声道:“晋王,梁王,三皇子这些都是常来往的。”

    徐从安用心听了,才含了笑容对万才夫道:“现今军中多缺人手,兄何不改换面目,到军中去谋出身,不强似于在京中做个穷京官?”

    万才夫心想,我连个穷京官都不是呢,只是个门客罢了。面对了徐从安的邀请,认真的想了一想,看到窗外一缕月色照在桌上,光华清净。

    长叹一声道:“以后若有机会,一定要拜托从安兄多多美言。”

    徐从安轻笑了,却突然手一翻,黑暗中一道雪光一闪,却是一把利刃握在了手里。万才夫后退了几步,受惊道:“你,你。。。。。”

    徐从安呵呵一笑道:“就这么说定了,指着此刀为誓,我恭候了。”然后收起了刀,开了门,投身于黑夜之中。

    万才夫这一惊不小,看了徐从安出去了,腿一软向后退了几步直至靠到了墙上,才觉得冷汗流了下来。

    门外风把门吹得啪啪响,万才夫这才勉强站了起来,扶了墙去关了门,点了灯,桌上放了一堆银子,是徐从安刚才留下来的。

    对了这堆银子,万才夫不由得又苦笑了,扳倒南平王,谈何容易,就这一个徐从安,都是来去自如,手里敢握了雪刃上门来。

    章大人是吃错了哪门子的药,倒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