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火影 谁家青梅来 > 番外:他和他的弟弟

番外:他和他的弟弟

火影 谁家青梅来 | 作者:挖坑不填 | 更新时间:2018-04-06 15:22:54
    番外:他和他的弟弟

    本篇为长篇连载漫画《追逐》原作者『朝生暮死』所写的番外《他和他的弟弟》。刊载于《秘密花园》第256期。经许可后翻印。

    .

    .

    .

    杀人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不不不,其实并不困难。

    因为在杀人和被杀之间,很轻易的就能做出选择杀死别人,而让自己活下来。

    活下来的理由有很多,有时候会产生为了“活着”才必须活下去的情况。

    但是,这是他必须要承担的事情。

    因为他是兄长,所以继承家业,承担必须的责任,能够承担的不能够承担的一切责任全部都必须背负——

    「那么,我的弟弟呢?」

    他这样子询问,回答他的只有自己不愿意承认的真相。

    「啊,他在分家担任保护宗家的责任就好了。」

    只有这样子的答案。

    那么,保护宗家的责任又是什么呢?

    替宗家分担危险的任务,保护宗家的生命,以——绝不容许违反的咒印。

    明明,我们是从出生以前,就在母亲肚子里的兄弟,只是因为你是弟弟,所以去了宗家。

    除了死亡,没有什么任何可以解除那个丑陋的烙印在额头上的笼中鸟的咒印。

    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许多许多的事情……

    因为我——很悲伤。

    我——很不甘心。

    非常——厌恶。

    无力。

    所以最后,连一句“对不起”也说不出来,只能够站在你的对面,介绍着我的儿子。

    然后,听着还没有遭遇和你相同命运的儿子,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那个只会躲在我身后的儿子。

    不,并不是这样子。

    看着我的儿子将我没办法给别人表露的软弱,全都展露在人前,觉得非常、非常、非常的——

    很悲伤。

    很不甘。

    很厌恶。

    虽然至今为止没有这么想过。

    虽然至今为止没能这么想过。

    一瞬间从心底涌出来的这些感情,我犯下了错误。

    其实也不能称之为错误,是每一个被烙下咒印的风家的人,必须看到的一幕。

    我惩罚了因为对于我自己软弱的儿子产生怨怼的弟弟——在他的儿子面前。

    啊啊啊啊——

    结果,结果死撑到最后的结果,就是犯下了个错误。

    不容许改变的错误。

    因为分家是为了保护宗家而存在的。

    所以。

    所以……

    所以,我的弟弟。

    我唯一的弟弟。

    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前,就已经在一起的弟弟,为了弥补我犯下的错误,死了。

    连尸体都被夺走了。

    明明,因为遭遇过我本无法想象的艰难处境而比我坚强的弟弟。

    明明,因为遭遇过我本无法想象的艰难选择而比我果断的弟弟。

    所以——就这样死了。

    明明是我犯下的错误,应该是我去弥补的错误。

    你代替我去弥补了这个错误。用你的「死亡」。

    不是只有活下去,才可以——

    才可以——

    哪怕击伤我,哪怕

    「为什么……要为了宗家去死呢?」

    不是这个理由,如果不是这个理由……那又是为什么不活下去呢?

    明明我们都从战争中活下来了啊,明明活了下来,并且……

    「这一次,我是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我的一生之中,唯一一次自己做出的选择。」

    这个时候,你是微笑的。

    非常愉快又舒心的笑容。

    松了一口气一样的笑容。

    为什么明明去送死,还会笑得这么开心?

    只是因为……

    只是因为那个「命运」。

    能够挣脱那个命运的话,那么哪怕选择的最终结果是死亡,也可以笑着欣然接受,迈上死亡的道路。

    你留给了我一封信,等到合适的时候,转交给你的儿子。

    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也就这么拖下去了。

    一年一年的拖下去的结果,我知道了儿子喜欢上了背负着全族被灭的这一血海深仇的女孩子,震怒。

    然后,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孩子顶撞了我。

    你这个——

    骂不出口。

    然后,就在忽然间,我发现时机合适了。

    将那封信交给了弟弟的儿子后,我——

    啊啊,对不起。

    我觉得很抱歉。

    但是——

    请不要原谅我。

    请一定不要原谅我。

    因为啊……这个我和你,还有家族里所有的人都背负的命运,在我和我的弟弟出生以前,更早以前更早更早以前,更早更早很久以前——

    就注定了。

    但是,看着深夜和那个女孩子离开家门私奔的儿子,我稍微有些期待起,他们两个人可以创造的未来了。

    虽然,这个未来,注定了要建立在鲜血和死亡之上。

    不是一味的拒绝战斗,就可以迎来的未来。

    即便这个未来之中,有什么在闪闪发亮。

    .

    .

    “朝生老师,拜托你了下次请别喝完酒再写短篇番外故事来交差了!”

    编辑君内牛满面的跪在地上,拜托着吃软不吃硬的弥生姐。

    而正在内心想着怎么从阿白手中搞点酒来下菜的弥生姐,撇了撇嘴,说了一个很正直的无法让人拒绝的理由出来。

    “我现在是天璋公主殿下的侍读女官。还有时间搞点番外出来证明我还活着,并且没有坑掉任何一个故事。你就该谢天谢地了。”

    “挖了这么多坑的作者,没有立场说让编辑和读者去谢天谢地的吧!”

    “弥生大人的话,”阿白端来了一杯茶——从来都没有编辑的份——交到了弥生姐的手上,“现在不写故事,也没有关系的吧。”

    因为天璋公主,是土之国大名最宠爱的女儿。

    即将出嫁到火之国的公主殿下,她的嫁妆据说丰厚到连她的几位异母的姐妹,都为之妒忌的地步。

    身为她的侍读女官的弥生姐,自然现在也足够富裕到不需要画十八禁漫画,以及写各种小说来挣稿费贴补家用的地步。

    事实上,掌管家中财政大权的阿白表示,有君麻吕在外面猎杀那些有悬赏金额的叛忍,以此换取到的那些用以贴补家用的外快,早就让他们家奔小康了。

    不过——

    “我,很喜欢朝生老师的小说。希望能看到接下来的故事。”

    既然身为衣食父母的天璋公主也这么说了,那么作为负责教授这位公主殿下“讲故事的才能”的侍读女官——弥生姐当仁不让的必须每天每天的被逼着填坑。

    “老娘到底为什么要来干这份工作啊!”

    被逼迫着日更的弥生姐抓狂的抓着自家编辑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以发泄内心的不满。

    而即便被摇晃的就快不醒人事的编辑君,感动到内牛满面的表示:“请您一直担任公主殿下的侍读女官吧!”

    “阿白,我想辞职了。”

    “弥生大人,按时吃饭睡觉是为了您的身体健康着想,请您继续担任这一职位养家吧。而且,夏生小姐的嫁妆……”

    阿白一边擦去屋内架子上的灰尘,一边依旧微笑着回答。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吗?”

    弥生姐叹了口气,咬着手上捏着的钢笔,继续想着下面的故事情节。

    “干脆说月亮掉下来了,然后不小心砸死了男女主角完结算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