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女欢男爱 > 最终番外:麻将搭子

最终番外:麻将搭子

女欢男爱 | 作者:admin | 更新时间:2018-04-05 14:56:13
    请记住本站域名 . 防止丢失

    事情起因很无聊。不过是某女人又一次感叹书店生意越来越差,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人们越来越不重视神食粮。这个感叹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程嘉一一心扑在她那占地约莫20平米的小书店里,无暇再理其他事,其他人

    几个据传闻日进斗金的男人决定集体休息一天,利用圆桌会议讨论出一个解决方案。方案目的是为了能让程嘉一的书店保证每个月收益交得起房租和员工开销,简言之,收支平衡。

    一番昏天暗地的唇枪舌剑后,桌子上飞扬的纸张不过暗示了中间过程多么激烈和结果尚未出现。

    眼见天色已晚,守着书店的话题焦点也即将归巢。柏崇文合上会议夹说道先到这里。明天我要一个满意的答案

    答案杨流云抬抬眼镜只要她不要再只凭自己喜好买回一堆哲学书籍,我相信成本这一块可以降低十个点;如果她不再提供一些无谓的工读生岗位,成本还能降三个点

    只要一一喜欢,为什么不可以。我倒是觉得多投入一些广告宣传,增加些名人效应,搞搞签售林夜瘫在椅子上反驳。果真冷血的家伙,只知道砍成本。一点都不顾及一一心意。那几个工读生,都是当年大地震之后考到这里来的地震孤儿,让他们自食其力,远比施舍的帮助重要。

    你们两个,一整天了还没吵够冷冰冰的语调直接暴露出柳起帆有多不满,目光向柏崇文,更是不满要不是你当初提议,会有这些麻烦老师她想的太多,却都不是一个决策者该有的

    其余三人略微一呆,真是,一阵见血的答案。当初那个出色的女秘书,认真的盘手,合格的gens员工,其实并不适合当老板。不过,谁负责去揭开这层面纱

    同时浮现在心头的问题让四个人彼此对望一眼,各自沉思。片刻后,林夜勾唇一笑关于这点,我倒是有个主意。要说起来,之前也不是没做过。

    哦扫过林夜,杨流云微微点头也许,我想得跟你一样

    柏崇文一时不清这两个人在打什么暗号,自顾交叉起双手做出决定老规矩。订一份游戏协议,输的人去完成其余人共同提出的一个要求。

    年龄最小的柳起帆优雅的起身离开我没意见,反正不管什么游戏,输家不会是我

    程嘉一回到自己家里依然看不到人时,略有奇怪。虽说因书店的事情,忙得她是头昏脑胀,也还是记得,现在不是gens最忙的季节。没理由四个人都出差啊。那怎么电话同时关机,老宅子那边也说没人过去。能去哪里呢除非不过马上又否决了这个想法。柏老爷子近几年真是老小老小,越老越小。他真巴不得几个人每天都可以在他眼皮底下上演窝里斗博他一笑,断不会这么大一脚进来;至于柳起帆的妈妈,去年也把她戴了几十年的宝石戒指给了自己。虽没明言,程嘉一也明白那个道理的灵验:日久见人心。她却没想到,这不过是已觉无望的柳凤仪决定从另一个层面让自己儿子领先另外仨。

    杠沉思的心绪被书房里传来的声音打断。抬头望着书房里隐隐透出的亮光,程嘉一暗笑自己关心则乱。这么明显的不同居然没有注意到。这套五房两厅的房子是她当初最大手笔的投资。本来打算高位卖掉,却因其余几人一致反对而作罢。

    南京西路那套也好,后来那套房子也罢,几个人总是因为有某些人更多的回忆而心有不甘。平衡的结果,就是这套连她自己以前都没住过的略嫌偏僻的房子最得人心。里面的装修真是一个房间一个风格,只把书房丢给她。她这个真正的主人居然没一个安身之所,天理何在为了不再引起一场世界大战,只好舍弃一个客厅,让可怜的她有了落脚地。要是她真按小妖说的跟他住一起就成,那么第二天的太阳所以说,呃,男人多了,就跟女人多了一样,都是麻烦

    推门进去,就见四方麻将桌上的几人个个正襟危坐,面前无一例外的摆着厚薄不一的扑克牌堆。

    嗯。如果,灯光再昏暗一些,烟雾再缭绕一些,穿着再萎缩一些,表情再狰狞一些,还真像电影里演的棋牌室程嘉一双手环,悲哀的接受没人注意到她的这个事实。难怪她娘当年虽然自己麻将打得很欢,一再告诫她千万不可以找有赌博恶习的男人,瞧吧,眼下就是例证。

    碰杨流云强迫自己不去注意背后因开门带进的凉风。不用想,也知道谁回来了。他不能自己坏了规矩,先败下阵来。

    对面的柳起帆被这一声碰惊醒,低头轻声提醒三口了,等一会包牌,可不要怪我不能抬头,否则看到老师的眼睛,他那会夸下的豪言马上就被戳破。

    怎么,你们俩就这么肯定这一把

    迷淫倩影sodu

    会是你么胡林夜起一张牌,看也不看,摆到右手边一系列花字旁边,花随即从最末起一张不好意思,又是花。很抱歉啊,小堂弟,你没有机会再花了总之就是当程嘉一不存在。

    看来每次都不能让你们记住,最后的赢家肯定是我柏崇文扯扯领带,终于也忍不住开口。再不转移一下注意力,他一定会成为第一个开口的人。

    真难得,你们居然在打牌

    谁赢了呢

    带我一起玩好不好从背后贴着杨流云,感觉到身下男人明显僵硬片刻。五万只是片刻,就当她不存在般甩出一张牌。

    跺跺脚,走向另一边,因此也没注意到,方才某人,把到手的清一色自打了出去。

    小帆让老师玩这一把吧

    平时言听计从的柳起帆这会聚会神的盯着麻将,似乎想看出到底他可以胡几张。反正就是不应她

    接受不了这诡异气氛的程嘉一怒上心头,上前抓起砌好的麻将洒落到桌上哼,谁也别想玩

    一一林夜难掩兴奋,迫不及待的出声你搅乱了我们难得的牌局

    那又怎样气势汹汹回过去,她才不怕这个虚有其表的野狐狸呢。

    不怎样果然,林夜弯弯双眼,笑得一个春风满面。并很自然的滑到她身边拉起她刚才碰过麻将的手指走,一起洗洗去

    老师柳起帆暗暗从背后打向对手不安分的爪子,却被林夜轻巧躲过。一时激怒,忍不住对着程嘉一撒娇。别听他的,他诚心给你下套

    呃被一左一右固定住的女人免不了茫然,她似乎闻到一种可以称之为谋的气味

    柏少爷杨流云眼中厉光闪过,淡淡警告谁都脱不了干系

    柳起帆一听,不再多说,只是愈加依恋的抚着老师的手臂。

    崇文,怎么回事看几个人阳怪气的打哑谜,只好求助看起来最正常的当家人。

    别担心,跟你闹着玩呢柏崇文微微一笑,拍拍程嘉一肩膀安慰。只是那手,贴上女人香肩,就不愿再下来。脑海里闪过方才几人的协议,再看看程嘉一信任的脸,稍有愧疚的开口。你累了吧,先去休息

    堂侄,莫非你打算退出抑或认输一直站在原位的杨流云总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浇来凉水。

    嗯,我也觉得先去洗澡放松一下是不错的选择略略扫过周围,体会到其余三人眼神里的期待,柏崇文转得稍嫌生硬。要真退出了,真是只有让小点心更累

    其实一开始,四个人都明白。这个游戏,只会有注定的那一个输家;尽管,她也是,唯一的赢家。

    等程嘉一再度回到书房,发现方才还战局正浓的牌搭子们这会已经把牌桌收拾干净,无一例外盯着她看,等待着她这只迷路羔羊。

    呃,你们,继续,玩,啊来不及跑路,最后一个啊字因被人一把抱住而尖叫出声。

    林夜,混蛋,放我下来要放了平时,早有帮手上前。今天倒撞了邪,一个个看起好戏。

    程秘书杨流云多此一举的理了理已经铺上整洁台布的方桌,对着她笑得险欢迎进入我们的游戏时间

    小帆,小妖,你们想干嘛凶巴巴的语气配上可怜兮兮的表情,确实是柳起帆最不能抗拒的一招老师,那个,我们的赌局如果被外力破坏,那么

    那么外力承担一切后果,我的一一今天不愧是幸运日。在程嘉一搅乱的那一刻,正是他牌桌上点数正多时,于是,他有优先权。

    柏崇文厚实的声音慢慢传来关于你的书店,我们觉得如果不是她闯入的过早,柏崇文坚信不会是由他来当这个坏人。

    停虽然敌我状况依旧不是很清楚,但程嘉一敏锐的预感到接下来的话跟她有莫大关系不如,玩完游戏再讨论我的书店

    嗯,我没有意见已经拉开她浴袍的杨流云欣赏的看着这朵出水芙蓉,加入战局。

    我的老师啊幽幽叹息从耳边传来,然后颈项处传来湿润的触感。轻柔的如同筑巢春燕,一啄、一点。

    夜色迷朦,交缠的身体中偶尔传来些许惹人脸红心跳的呢喃;时而也有极力隐忍才能成句的女声说好了,每周,你们去我店里一次记者已经联系

    嗯低沉的男声高低不同,却都只有一个念头。该怎样,才能堵住她的嘴也就无暇去想,到底应了她些什么

    后来,据说有一家书店,是本城未婚女青年们最爱光顾的书店。传闻,店主人跟gens有莫大关系,如果运气够好,还可以遇见老板本人。

    凤凰涅槃的神话,一定是那些有准备的人才可以实现。一个工读生打扮的女人这样告诉每一位客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 防止丢失</div>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