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犬夜叉)吸血鬼的穿越血泪史 > 平静无波的再见

平静无波的再见

(犬夜叉)吸血鬼的穿越血泪史 | 作者:柒邵 | 更新时间:2018-04-10 10:49:43
    樱冢陌带着久美子跑远,确定再也没有人追上来后,小小的放松。擦伤的皮肤上灵力消散的差不多了,却还是有阵阵灼痛感。就在樱冢陌放松的时候,那股疼痛袭来,通过神经直接传入大脑,樱冢陌一咬牙,面色变青,他艰难地靠向久美子:“带着我躲起来。”说完他的视线里一片漆黑。

    久美子娇小的身躯承受着樱冢陌全身的重量,倒也不觉吃力,她回头看靠在自己肩上的那张苍白的脸,突然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之轻,那么小的重量显得他不像会是那种张开双臂庇护自己女人的人,反而期着别人的保护。

    久美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他们身处于一片很大的树林中。樱冢陌为了躲开追捕特地选择了这片森林,高大的树木恰巧可以挡住视线。可此刻这森冷寂的树林透着死寂。久美子想起了村子旁的那片坟墓,她抖了抖身子。这样一片人类不能涉足的地方也不知潜藏着怎样的猛兽妖怪。

    久美子将樱冢陌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慢慢地向前走,她走的很小心,深怕下一刻面前就会出现什么危险,可是又有什么地方可以容得下他们藏身呢?

    久美子突然觉得有些口渴,她舔了舔唇,这才发现唇都干裂开来。她小心翼翼地把樱冢陌放在地上,让他坐靠着一棵大树。

    就离开一会儿,应该没事的吧。

    久美子盯着樱冢陌熟睡的脸,等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奇异的生物在周围走动后,她转身离开,她走的很急,脚踩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现在她身体的每一处细胞都在渴求着水源。

    绿色的小妖抱着一比它高出一个头的人头杖,显得滑稽可笑。他拨开挡路的叶片,高声叫喊着:“杀生丸大人,杀生丸你在哪里啊?不要丢下邪见啊。”

    它喘着气来到一棵树下,想要休息休息,真是的,自家的主人也太不懂得关心仆人了。想归想,别说它不敢真的向杀生丸大人这样抱怨,只要一见到那张冰冷的素颜,它的心里就生不起一丝怨念,从来都只有恭敬。

    它挥手擦了一把汗,抱着人头杖继续向前走,它左顾右看,一边不停的喊着:“杀生丸大人,你在哪里?啊——”邪见的头撞到了什么东西,它低下头用手揉了揉,十分生气:“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它抬头望了一眼罪魁祸首,立即静了音,语气带上了几分颤抖:“杀生丸大人······”它的面前的正是它找了半天的主子。

    杀生丸坐在地上,靠着一棵树,左腿微曲,正闭目养神。他嗅到了邪见的气味,也感到邪见冒失地撞在自己腿上,更是听到了它的话。他的眼睛却没有睁开,仍旧一动不动,任由邪见带着畏惧搓着衣角,乱七八糟地解释它刚刚说的话并不是有意责骂自己主人。实在不能够忽视邪见嘈杂的声音的时候,他冷冷地说一句:“太吵了。”小跟班吓了一跳,忙闭了嘴,畏畏缩缩地站在一边。

    半饷,杀生丸的鼻子一动,他睁开了眼,再次使一旁的邪见受惊。

    “风中有奇怪的气味。”

    邪见有些发愣:“杀生丸大人,发生什么事了?”

    杀生丸并不想给自家的小跟班解释,兀自站起,一个华丽地转身。“邪见,走了。”

    邪见忙抱着人头杖跟在自家主子身后。

    杀生丸在一棵树前停下,邪见好奇地张望,发现树下靠着一个人,它一阵小跑过去,眼睛突然直了,“这不就是那天窥视杀生丸大人的半妖么?”

    半妖?

    杀生丸皱了皱眉头,“邪见你的眼睛瞎了吗?这不是半妖。”

    “不是半妖?”邪见凑近观察,“不是吗?可是气味明明和人类很接近么。”

    久美子刚巧捧着水袋找了回来,看到一个穿白色和服的男子站在树下不远处,还有一只怪异的河童一样的东西站在樱冢陌的身边,她跑了过去,一手把那个快将鼻尖凑到樱冢陌大人脸上的河童挥到了地上,张开手臂,以母**护小**的姿势挡在樱冢陌前面。

    “你们要对樱冢陌大人干什么?”

    她直视面前的和服男子,发现他不但是白发,脸上还生着几道妖纹,耳朵也略尖。这些都是妖怪的特征。能变化成人的妖怪。她曾听村子里的老人说过,那种能够化成人类模样的妖怪是最可怕也是最厉害的。

    妖怪黄色的兽瞳扫向久美子,久美子在那道平静的目光下受到了莫名的压力,身子抖得厉害,有些懊恼地垂下头。但她还是坚持守在樱冢陌的身前。

    被扫开的邪见从地上站起来,用那口公鸭嗓生气地冲她喊:“人类女人,你在干什么?”

    杀生丸移开头,继续向前走去。邪见还没来得及追究这个胆大的女人的过错,余光瞟到主人又要前行,它悲号一声,忙追上:“杀生丸大人,慢一点,等等邪见。”

    杀生丸对它的呼唤充耳不闻,刚刚那个女人的姿势,那个保护身后的人的姿势,他看过,也是个人类。他不悦地皱起眉头。

    “十六夜。”

    他记得,那次十六夜也是这样,即使浑身颤抖,即使害怕他,还是死死挡在幼小的犬夜叉的面前。

    身后的邪见只看到杀生丸顿了顿脚步,微微张了张口,却没有听到他呢喃的内容,不停地追问:“杀生丸大人,你在说什么。”

    “啊——————”

    可怜的邪见再次在自家主人的脚下被踩入泥土中。

    见那两个妖怪走远了,久美子这才停止了颤抖,但心里仍是止不住后怕起来。她扶正有些下滑的樱冢陌,将头在他的肩膀上,脸贴着他的月色衣服,微微耸动着肩,片刻,樱冢陌的肩头有些湿。衣服黏在樱冢陌的肩膀上,他难受地睁开了眼睛,看着靠在自己身前的人。

    “久美子?”

    他的声音有些喑哑。

    “久美子,你哭了么?”

    久美子听到声音,忙用手擦了擦通红的眼睛,这才抬起了头,有些牵强的笑着:“没事。”她注意到樱冢陌的声音有些低沉喑哑,捡起被丢到地上的水袋,打开塞子,递给樱冢陌。

    樱冢陌苦笑一声,撇开头:“我确实是口渴了,可惜水是没有用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