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染 指 > 再见未亡

再见未亡

染 指 | 作者:十青 | 更新时间:2018-04-10 10:49:50
    有一种人,爱上他的人痛不欲生,他爱上的人生不如死,不是因着对方给的不够多,而是因他给的太多,恨不得瞒天欺世的悉数赠与,成全,让原本就只开花不结果的眷情以一种遗失孤立的姿态存在着,可偏偏这世上,无人可救赎它,便是系铃人也无计可施。

    我对着这些给予,拿不出适合的姿势接受,只因着无论如何,都只是茫然彷徨,看不到结果的情爱,不是只有勇气和执着就能让彼此相安无事的。

    “如是,我当初允你的,这一辈子都作数。”他拥着我,声色极尽温柔。

    我弯弯嘴角,将头靠上他肩头,嘤嘤道:“你送我的东西,我领情。”

    听他浅笑,扶我起身:“如是穿给我瞧瞧,可好?”

    我点头,心酸如含梅,起身换衣。无人可懂我的心,这红色是瀛苑女眷人人奢求的艳色,亦是不可得之人望闻色变的罪因,可它对于我来说,除了证明所有一切的情感都注定要开放在暗无天日的人后之外,得来也就再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穿着这一身红色站在他面前,他不见喜,而我欲哭。

    “如是,你信我,我......”

    我含笑,伸手掩他口:“若说这十年相处还不能心领神会,你便错信了我。千言万语,我只问你一句。”

    “你说。”

    “你可否放我走?”我看他,诚然而自若。情爱固然重要,可为之舍身赴命,可那只是从前的我。还有什么是一个死不能死之人看不透的?

    如今的我,对于他爱或不爱,全可承受,人海流浪也罢,青灯古佛也罢,我不欲再找另一个乔清然求解脱,也不愿再委身于身不由己的晏柏安,为了现世安稳,我情愿什么都不要。

    “如是,我不会放你走的,这一辈子都不会。”

    我笑:“自古,倾尽极致而得的结局,往往都好不了,不必非要如此不可。”

    他走上前,揽我入怀:“人只有一生一世,若是真的有心,又何须一再错过?我本不是那种子,我欲得到的,必是要事必躬亲,牢牢地握在手里。”

    “你难道不懂,你姑姑的为人?”我反问他,是因为我心有猜疑,允我嫁给乔家的真实因由到底与她有无关联,若是有,缠绕在我和他之间的复杂,怕是难的连他也未必解决得了。

    晏柏安莞尔,不见锐色,不见动怒,只是微微垂目,手指撩过我脸颊,无足轻重道:“如是,欠你的我会百般弥补,而欠我的人,必要她百倍还来。”

    “到底当初,她......”

    晏柏安不由我发问,略略挥手,示意我止言,转身走至桌边,举杯饮尽:“别问,这其中是是非非交给我处理就好,你要做的,只有乖巧待在我身侧,等待岁月静好的那一日到来就是。”

    我不再开口,径自解下身上的喜袍,沾了灯油,撩过灯烛,扔进旁侧的铜盆里,任娇艳如血般的红渐慢被火舌吞没,变成漆黑的一滩滩灰烬,什么白头偕老,什么相濡以沫,那注定是我得不到的东西,许是到最后,连灰烬皆不如,至少灰烬还有余温可存。

    到底乔家是为谁所利用?到底晏柏安的身不由己是为了什么?我不可想,也不愿多想,就怕想到水落石出的那一瞬,刹然发现,他的今时今日所处竟是为我所累。

    清算这世间,若是还有一人是我不愿连累亏欠的,也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那乔清然呢?”

    晏柏安转身,脸上略有浅红,气息缠着淡淡酒意:“如是,他是敌人,可这一次,我不杀他,亦是不想你日后怨我。”

    “龙烟是你安在他身边的,你就不怕龙烟也会假戏真做误了事?”

    晏柏安轻笑:“执棋有术,落棋无悔,这是游戏规则。如是切莫问我讨个人情,乔清然我自是不会杀他,留下他还有用处。”

    我望着铜盆里燃燃火色,凝了眼,怔了意,听他在我身后道:“我不可久留此处,你来陪我吃些东西,你吃好了我再走。”

    桌上都是我平日最喜吃的东西,还有一盅山参**汤,他倒也很少吃菜,多半浅饮,时不时夹菜给我,或是看着我吃。

    “不要空腹饮酒,伤胃。”

    晏柏安点头,不看我,轻声道:“如是,若是要让龙烟成功潜入,又可让乔清然信以为真,只有一个办法可行。”

    我抬眼看他,叹过无声:“我知晓该怎么做了。”

    晏柏安莞尔:“这世间哪有不费吹灰之力就可达到的通途?如是,你不会恨我吧?”

    我摇摇头,没有回答,当初落水的一瞬,以为乔清然会带着对我的恨意一直到死,可今日再见,方才知晓人算不如天算,龙烟若不可成事,晏柏安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乔清然,这是不可躲的祸事,若非他投诚,否则,不会有消停的一日。

    “你可是知晓余下半本名册的内容了?”我试探问他。

    “如是可这般看,这么重要的东西,五皇子那里也一定有心防范,岂能想不到九皇子费尽心机也是要得到那些人头的名字,可会真真的都记录在名册之上?若是如此蠢顿无防,还争什么天下。

    ”话说了半句,又转首瞧我:“我知晓,你之前就清楚这事,那剩下一半,想必应是被你毁了吧。”

    我没有食欲,少吃了几口,便搁筷:“你这招真是下极好,若让我猜,你便是当时连我也一并算了进去吧,无人知晓我毁了剩下半本,乔家不知,便跑不掉受五皇子问责,怕是五皇子早就对乔家起了杀意,丢书册之事,不是个过时由头罢了。

    而我待罪受死,书册的踪迹便再没有出天日的机会,五皇子也就可名正言顺的清理知之甚多的乔家人,乔清然是当家,自然会受到追杀。这么一来,倒是便宜了你,捡得个现成的,现下我何需担心乔清然会死,你不会杀他,杀了他,道是无论如何也不知晓究竟漏网了多少人了。”

    “如是,你的聪明我从不怀疑,这本是他人设计好的一出剧段美的戏,你与我,乔清然或是他人,也不过都是他人手里的棋子而已。可往往就是如此,看戏人也未必就真可看得出门道所在,到最后,反而因只缘身在此山中,而断送了命。”

    他笑,笑的俊艳粲然,那般喜不可说:“如是,也不是所有旁观者都会自清的。”

    我没有再回到牢笼之中,而是在牢房里住了下来,因着有些发热,晏柏安不得不将衔珠带了进来伺候,喝过药,我躺在铺上休息,衔珠坐在火炉边绣帕子。

    “小姐,果是被您说中了,那帮子人总是想尽办法算计您,尤其是环夫人,明明很得侯爷宠爱,还非得跟您计较这么多,难道侯爷是她一个人的不成?您不知道,您走之后,侯爷让蒋筎又送了柄簪子给她,现下走在路上,她的眼睛已经看不见脑袋顶上之外的任何人了。”

    我无心听这些,转过身,心里还在琢磨晏柏安之前所说的话。

    “小姐?”衔珠以为我又发热,走过来我额头:“不热了,您身子还难受吗?”

    我摇摇头,衔珠撇嘴,在我身边坐下来:“小姐,你当真一点不恼?”

    我挪眼看她:“这世间也不是恼了就解决问题的,我何必自寻烦恼。”想了想转而问她:“我走之后,漓夫人如何了呢?”

    衔珠想了想,嘟囔道:“她还能怎么样,侥幸逃过一劫呗,侯爷懒得计较,环夫人得了天大的便宜,又是抄人家院子,又是得了新簪子,里子面子都有了,还计较什么。”

    “元红为何没来?”

    说到这衔珠恼了:“说是什么在环夫人面前藏了东西,惹怒了人家,环夫人还哪容她离开,我看她本就是故意的。”

    话正说着,门口传来敲门声,衔珠看我一眼,转身去开门。来人是蒋筎,手里还端了银盘,见我俯身拜礼道:“夫人,这是侯爷让属下准备的,衣裳首饰已是备齐了,过会儿属下来接您过去。”

    衔珠纳罕,不知到底什么事,随口道:“衣裳?首饰?”又再看了看盘子里摆的东西,随之噤了口。

    “放着吧,我就起来收拾。”

    蒋筎走后,衔珠面色如土,撩起衣裳细看,隐忍道:“小姐,这不是那次您出府时候我亲手为小姐准备的东西吗?侯爷缘何又分毫不差的备了一份送了来?”

    我笑笑,站起身,踱到桌边,撩起那日佩戴过的簪花无谓道:“是啊,既是未亡人,总要有再露一面的那日。”

    牙白暗花的衣裳,绾发如云,浅妆淡抹,那是我第一次到乔府上见乔清然时的样子,他见我笑,笑我如莲般有种无所可染的纯粹,想来,分道扬镳之日后的分分秒秒他都将后悔当初怎的就轻下断言。人看人,怎能看得准?人,总还是得品。

    我跟着蒋筎走在潮湿冰冷的牢笼之间,头脑中余下的只有乔清然的两种表情,初见时的一见倾心与最后一面的恨之入骨。

    不是所有感情都会有发挥展露到极致的机会,大部分的情爱,只是淡淡如水别有温馨,或是半是情愿半是幽怨,也有一些刻骨铭心的,那便是从头到尾都至死不渝着,而我与他,从爱到恨,从生到死,足够摧毁那个投入其中的人,又彻底改变那个佯装有心的人。

    晏柏安一身玄色站在前头等我,见我来,只是微微一笑,牵了我的手,进了另外一间牢房。房里没有刑具,没有篝火,略有些冷。

    我步入,房间里灯光亮的刺眼,晏柏安停下脚,我随之停下,站在他身后的影里。

    “几日不见,乔少可好?”

    “好与不好,你难道不知?”乔清然的声音有些倦,我顺着望过去,他被锁在木架上,无力的垂着头,不愿多看一眼。他身上仍旧是几天前我见他时穿的蓝衣,未破,也不见血色,只是有些皱褶肮脏。

    “美食美酒奉上,公子何苦绝食作践自己身子,正所谓有志之士,当为人杰,饿死的有志之士可算不得人杰,那只能叫死人。”

    乔清然冷笑:“安国侯若是想劝我投诚,想必是看错乔某的为人了,若是朝三暮四,一人侍两主,他日还可有脸面苟活于世?你也莫要在此猫哭耗子,救我,我也不会领你这情分。”

    晏柏安扬袖拍手:“果是有骨气之人,只可惜,在这世道之上,你以为你可有骨气到什么程度?比如乔家被诛尽?”

    话音刚落,乔清然猛地抬头,怒喊:“你说什么?”

    “我能救你,自然也是有所图,大家不过你来我往,谁也不欠谁情分,你一心为着五皇子卖命,到头来也不过就是这下场,乔家还有几人活在这世上?”

    晏柏安云淡风轻的故作思忖了半晌,幽幽道:“许是只有我救下的你,一人而已吧。”

    乔清然狠狠咬牙,两眼怒瞠,只闻喘息燥急。

    “再或者,比如,苏如是未死?”

    “晏柏安......”乔清然怒吼:“你闭嘴,闭嘴。”

    晏柏安站在原地衔笑,看着眼前乔清然的面色渐变铁青,似乎更是解恨,只道是眉梢眼角都染了悦色:“我说她未死,你可想见?”

    乔清然面狰狞,拼尽气力挣了挣,锁链被挣的尖锐作响,又见他颈间血管暴凸,似一条条青蛇盘在其上。

    “如是,你快来见,是故人来访呢,是一个口口声声道尽闻言软语,却也是亲手将你下入阿鼻地狱的故人。”

    无声息间,手握成拳,隐在宽袖之中,攥出了疼意。我垂首,挪步从晏柏安身后走出,站在乔清然面前,缓缓抬了头。

    那一瞬,世间俱静,乔清然仿佛在一刹间被时间凝滞在当处,他傻眼,呆呆维持那个被锁链拉紧的姿态,怔怔望着我的脸,不敢信,不敢喘息,仿若我只是一个梦,眨眼间就碎了。

    “如......如是......”

    死寂的牢房里缓缓传出这一句,我心尖一颤,往昔那些温热记忆又泛上心头,是当初的暖意,后来的冷灰,如今的苦涩。

    我动了动嘴角,幽幽道:“乔清然,我们又见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