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嗜虐成性 > 番外之有道难为【完】

番外之有道难为【完】

嗜虐成性 | 作者:第六 | 更新时间:2018-03-22 19:17:24
    请记住本站域名 . 防止丢失

    6鲜币番外之有道难为58

    我什麽时候嫌弃过你你不嫌我就不错了。赵春武哈哈一笑,又啪的在全有道脸上亲了一口。

    我可以嫌你,但你就不许嫌我。全有道戳赵春武口。

    是是是,我的全当家的,您可以嫌我,我哪敢嫌您啊跟著全有道半年,不知道是不是近墨者黑,赵春武也开始学著油嘴滑舌了。

    知道就好,行了,你赶紧送柴吧,我要回去喂了。穿戴整齐的全有道从赵春武怀里退出来,准备回去顾他那一大棚子的。现在他们前院养了一大棚子的,後院又种了好大一块菜地,光靠卖蛋和整已经够他们一家吃喝,後面的菜也无非是种著玩自己吃的。

    呵呵,你喂出来的,蛋都下的比别人家的大,好多人都只买咱们家的呢这方面赵春武也很佩服全有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再管不好几只哼过了大半年,全有道也慢慢走出了过去的影,却从没想过回去万全庄,他满足於现在的生活,也不忌讳提一些以前的事了。

    五年後,赵家

    你小子有种别跑全有道在後面追的苦哈哈,前面一个小人跑的飞快。

    我当初就不该教你功夫。全有道停下呼呼喘著气。

    爹你别气了。赵全见爹不追了,也停了下来,怯怯的开口。虽然他的功夫已经在父亲和爹之上了,但他不知道为什麽就是怕他爹,大概是因为他的功夫是他爹一手调教的吧

    怎麽了赵春武一回来,就看到全有道在和他儿子大小瞪小眼。

    父亲赵全欢叫一声跑过去。父亲回来就好了,所有人都以为他爹是家里老大,平时好像也确实如此,只要他爹说什麽,父亲几乎是言听计从,只有点头称是的份。但只有他知道,其实只要父亲皱皱眉,他爹就什麽都听父亲的了。所以只要这事父亲同意了

    都是你当初捡这个死小子回来干嘛啊专门气我的全有道指著爷俩的鼻子骂。

    他又怎麽气你了赵春武赶紧走上前给全有道抚背顺气,却在全有道看不见的地方冲儿子眨眨眼。

    还不是你,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看看,什麽都敢往回捡,捡个阿猫阿狗的也就算了,我忍。看看,看看,这什麽全有道拽著赵春武进里屋,指指炕上一边睡著还一边吃手的小东西。

    呀赵春武也没想到儿子能捡回个孩子来,而且看这样子,分明还是繈褓中的婴儿,怕是还没断吧

    父亲赵全拉拉赵春武衣袖。

    法之就养吧,反正我们也养得起。

    养当我这里是什麽地方我养你们俩已经够费劲的了我,我还养他你要不要把全天下的孤儿都给我弄家来啊全有道拧著赵春武耳朵吼。

    哇哇哇就在这时,小孩儿不知是被吵的,还是被饿的,醒了过来。

    赵春武闻到了臭味,知道是小孩拉撒了,赶紧过去扯开包袱换尿布。因为有当初伺候全有道失禁的经验,所以做起来极其顺手。

    赵全看赵春武忙活,也极懂事的上前帮忙。

    我我欠你们的我全有道看著看著,咬咬牙,找旧床单扯尿布去了。

    7鲜币番外之──有道难为59

    十多年後,全有道在一次大扫除中,突然在压箱底的地方找到了一张泛黄破旧的信笺,而信笺上的字迹,是他曾经极为熟悉的。

    全有道咬著唇,努力控制著不让自己的手发抖。

    怎麽了赵春武从屋外回来,就见到对著信纸发傻的全有道。

    这是什麽全有道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而他也确实做到了,只是嗓音比之平时略有些低沈。

    什麽赵春武走过来和全有道一同看。哦,这个啊,就是当初给了我大笔送信跑腿费的公子扔的东西。他让我处理掉,又没说怎麽处理,我想我拿回来压箱底也算处理了吧你怎麽了赵春武看著全有道全身轻颤,隐隐有要哭的趋势,不禁问道。

    全有道转身将脸埋入赵春武的膛,努力吸取他的气息,好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

    他现在都知道,知道是韩量送了治病的方子,知道是韩量送了银两给他们度过难关,知道韩量对他们也没要赶尽杀绝,这也就解释了为什麽这些年来他们明明住的离广寒这麽近,却没有被找到的原因。不是没被找到,而是他们放了他们一马。甚至可以说,他们是受到了庇护的,因为在这广寒的实力范围内,外面门派是不敢随便进来寻衅找人的。

    如果这信放在十年前让全有道看到,他不知道自己会怎麽样,但是随著时日的推移,全有道已经明白了,其实当年,他对韩量的感情本称不得爱,不过是一种因著体上的诱惑而被引发的迷恋而已。或者干脆可以说,其实不过是纯粹欲的吸引。所以他在韩量背叛的时候可以拉著大队的人马去寻仇,所以他在和韩量相处的时候还是一种高高在上施恩施惠者的心态,所

    倒贴OK?最新章节

    以他在得知韩量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而是真心对著陆鼎原的时候才会自尊心作祟的疯掉。而现在,换个人想一想,如果是赵春武要抛弃他只是这麽想一下,全有道就已经心痛得要死掉了,他相信如果真有那种事情发生的话,不用去寻什麽仇,赵春武离开他的时候就是他心痛而死的时候了

    你怎麽了怎麽了又想起过去不开心的事情了赵春武急得搂紧在他怀里抖得厉害的全有道,不明白他是怎麽了,这些年明明提起过去的事情他也没有那麽难过了啊

    你不会离开我对不对只是因为自己的想象,全有道就把自己吓得心慌得直需要赵春武的保证。

    不会不会,死都不会。赵春武急著回答,更著急的,是想把埋在他怀里的全有道的脸扯出来,他想知道他到底怎麽了。

    得到安慰的全有道抬起头,眼里闪现的是点点泪光,但脸上挂著的却是大大的笑容,没事,我只是太激动了。他这麽说,也不算是骗赵春武。我们从今以後,再也不用担心随时需要逃亡了。不对,或者说,我们这十多年的心都白担了。

    什麽意思赵春武有点懵,今个法之说的话他怎麽都听不懂啊

    你知道这个方子是谁写的吗全有道扬扬手中的纸。

    赵春武老实地摇摇头。

    是韩量。我认得他的字。

    韩量韩公子一开始赵春武还没想起来,後来终於明白过来了,不禁惊叫出声。

    全有道笑,给赵春武时间,等著他想明白。

    那个人为什麽拿著韩公子写的方子我记得韩公子除了主子不给人看诊啊

    全有道对於赵春武仍旧管陆鼎原叫主子也不说什麽,也许他心里仍有芥蒂,但他除了感激他们没有对自己赶尽杀绝以外,更多的,是尊重赵春武。他知道赵春武在有些事情上是极有自己的原则,也是极执拗的。

    啊难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故意放过咱们,还给咱们治病的方子和钱赵春武终於想明白了个中道理。

    全有道点头。看,他家武子只是憨,也不算太笨嘛

    那那真是太好了赵春武激动得无以附加,一把抱起全有道,原地在屋中转了好几个圈。

    5鲜币番外之有道难为60完

    啊全有道尖叫,你你放我下来一边捶著赵春武,呼吸却已经乱了,胯下之物刚好顶在赵春武膛上的全有道半片身子都软了。

    你又饿了赵春武停下,傻傻地看全有道。

    看看,看看,这就是赵春武的本事,他本不用怎麽挑逗,也不用绑他抽他,只要用一种近似惊叹怀疑的目光看著他说句不像样的话,他全有道瞬间就春心荡漾、横流了。

    随著後面的一抽一抽似的蠕动,全有道拧著身子皱眉低喘。进进来。伸手紧紧抱住赵春武的头颈,双腿缠住他的身子,扭著股邀请自己的爱人给自己喂食。

    好,包君满意。赵春武咧嘴一笑,提棍上马。一把扯下自己和全有道裤子,赵春武直接将人压在桌上,两指一并一到底。

    啊全有道一声媚叫。

    毕竟是被很多人开发过的身子,加上曾经失禁过,所以全有道的後其实是比常人松软得多的。也就因为这样,他才耐得起赵春武的愣头愣脑。

    这麽多年了,赵春武仍旧没学会太高深的房事技巧,两指随便挖了几下,便猴急的将自己的真家夥捅了进去。

    啊哈全有道大腿带著全身一阵哆嗦,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爽的。

    嗯你真会咬。骤然的紧缩也带给赵春武一阵小高潮,不过他没有早泄的毛病。腾出空的双手一只揉向全有道胯下半挺立之物,一只就向面前的红樱袭去。

    野汉子的手劲,加上长期劳作给双手带来的厚茧,你能期望他温柔到哪去不一会功夫全有道就大汗淋漓了。但不可否认他们在床上的契合,无论是赵春武的鲁还是他的受虐体质

    你又偷看爹爹们的房事赵全悄悄走近,一把捏住窗下小毛孩的耳朵。

    疼疼疼疼疼,哥你放手。全子照捂著耳朵小声的喊,却不敢叫的太大声。但无奈屋子里有人的耳朵很好使

    全子照,限你一个时辰内砍二十捆柴,你要下次再敢偷看,看我不废了你一双眼睛全有道在屋里扯著脖子喊,等他披上衣服追出来的时候,两个小鬼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对於他威胁的话,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不过他也知道,不管他们听到没有,屋里那个护犊子的主儿,也只会让他的威胁停留在口头上而已

    完

    六六:

    番外到这里就基本结束了,原预计的飞影的无奈就不以番外形式出现了,具体的故事会融合到飞影自己的故事中去──也就是会写进文云秋飞的正文里。至於韩量在现世的故事,鉴於是在遇到陆鼎原之前,亲们估计也不感兴趣,写出来也过於罗嗦,所以六六就私藏在自己心里了。

    好了,嗜虐成到此正式结束

    请记住本站域名 . 防止丢失</div>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