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下嫁 > 初见长辈

初见长辈

下嫁 | 作者:小孩要长大 | 更新时间:2018-04-10 10:50:37
    沈荣轩走了,流香给宝儿做了福也去了外间。

    宝儿走近绿珠,手覆在她额头,未语泪先流。绿珠握住她的手笑道:“我不疼,姑娘快回床上去吧,站这许久,该冻到了。”说着将宝儿往床上推。宝儿只觉得阵阵心疼,反抱住她嘤嘤哭起来,绿珠知道她心里委屈,也陪着掉眼泪。两人哭了会儿,宝儿拿袖子给绿珠擦了擦,轻轻道:“外头还有个姐姐,我们不该这么失态。现下已别无他法,去留都随了他吧。只是委屈了你们,跟着我受累遭罪。”绿珠见她想的明白,也松口气,道:“姑娘说的什么话,奴婢跟着姑娘这几年,姑娘连一句重话都没讲过,更别说打骂,这是奴婢几世修来的福,感激都来不及。”两人说着上了床,虽都是睡不着,却都只是闭目躺着,明儿也不知是个什么状况,还需将养些神。

    五更天时候流香打了热水候在外间,宝儿她们没睡,听见响动,便也都起来。不一会儿,翡翠也过来了。流香话不多,动作利索,白白净净的圆脸庞,眼睛大大的,鼻子挺翘,宝儿觉着她比流滢亲近许多。一时宝儿穿戴好,虽是连着两日未睡,亏得年轻,她那苍白的小脸在大红五彩刺绣小袄的衬托下也显出几分粉嫩。流香暗暗赞了句,走到门口叫了个韩家陪嫁来的小丫头看着屋里那对不到天亮不能灭的龙凤烛,便在前头领着宝儿主仆往大太太金夫人住的庆春园里去。

    四人前后走着,远远看见庆春园门口立了两人,就着暗淡的天光看去,竟是沈荣轩和流滢。他也看见了宝儿,举目定定望着她,一时间仿佛周遭的人都消失了,他的眼里只剩一个她。待得她走近了,他才移开目光转身往正院里去。宝儿从没想过今生会伸出手去打人,更没想到打的第一人便是自己头顶的天。刚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悔得很,这会儿见他立在这里等自己,更是愧得五内俱焚,急走两步跟上他,轻轻道:“对不起。”沈荣轩回头看看她,什么也没说,扭头继续往前走。倒是他身边的流滢听了心里诧异,偷偷打量他们好几回。

    宝儿怀着心事,也无心打量婆母居所,只亦步亦趋跟着沈荣轩。行至正房前,金夫人正洗漱,沈荣轩便领着宝儿立在廊下侯着。宝儿悄悄看他,见面上没什么印记,心里才稍稍踏实些。沈荣轩却是满腹心事,并未再看她。

    过了一刻钟,一排丫头端着水盆毛巾茶盅痰盂等物出来,宝儿知道该见他们了,便端正立好。果然,很快出来个穿着体面的丫鬟,人才出来,笑呵呵的声音也响起来:“二少爷二少可真孝顺,这么早就过来了。快请进来吧,太太在里面等着呢。”沈荣轩抬脚往里走,宝儿见那丫鬟还笑呵呵看着自己,便朝她点点头。  流香轻轻道:“这位是采荷姐姐,太太跟前一等一的大丫头,最是个热心人儿。”采荷闻言亲昵地拉宝儿的手,笑道:“二少以后有什么需要又不方便跟太太说的,便使个丫头来找我,我虽是个奴才,却是这沈府里长大的,多少能帮上些忙。”宝儿微微矮身,道:“如此多谢姐姐了。”采荷笑笑,拉着她往里去。沈荣轩虽先进的门,却只是立着,见宝儿跟上了,才往内室去。

    内室里,一位贵妇人端坐在镜前,一个丫鬟拿着两支钗在她发上比划,一支是金凤含珠钗,凤喙里含的红宝石晶莹璀璨;一支是点翠双凤挂珠钗,颜色娇艳。她听见声响,转头问道:“我儿来的正好,帮娘看看,哪只钗合适?”沈荣轩应道:“太太雍容华贵,自然是戴什么都好看的。”金夫人笑骂,“这孩子,只会哄我。”沈荣轩便说:“儿子真觉得两个都好看,不如让曼宁帮您选一个吧。”金夫人这才看向宝儿,挤出丝笑道:“那你便选一个吧。”宝儿应了,垂头打量她穿着,见她上身是土色缂丝镶领秋香色五彩花卉纹样缎面对襟褙子,下着绣金蔽膝朱砂马面裙,富贵端庄,便道:“不如用那个含珠钗吧,红宝石正好与朱砂裙辉映。”拿钗的丫鬟听了便将含珠钗给她戴上,沈荣轩上下打量,点头道:“果然妙哉。”金夫人在镜前照了照,起身道:“往你祖母那里去吧,她也该起了。”沈荣轩伸手扶她,宝儿便跟在他身后。

    金夫人朝外走了两步,稍扭头问采荷道:“可派人去看过姜姑娘了?可好些了?”采荷回道:“小巧儿去看过了,说是夜里睡了一觉,已经好了许多。太太只管放心吧,姜姑娘只是浸着了寒气,待调养些时日也就全好了。”金夫人叹口气,“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凭白遭这许多罪。”宝儿听了不知心里什么滋味,只是将头埋的更低。

    金夫人见儿子没答话,便又道:“轩儿,你一会儿再去看看你姜妹妹,她最是听你的话,你劝她乖乖吃药,别多心,我们总会想着她的。”沈荣轩略侧头瞥了宝儿一眼才回道:“儿子正有事想要向母亲禀告,原想到了老太太那里一起说了省事,母亲既然说到这个,儿子只能先向您禀明了。昨儿夜里葛大牛来报信的事情母亲已经知道了吧,儿子和三叔、大哥、三弟商量了,我们决定由三叔、三弟带人赶去泾原接应二叔,儿子抄近路去云州购锦,大哥留在这边配齐其他货品。这次泾原的订单数量大档次高,原说五月初就给人送到,如今出了这事,别的都好说,都是自家的,大部分有存货,少数没有的,让庄子里工人们赶一赶也来得及,只是另外订购的云州织锦却是每年限量出售的,便是有银子也买不到。儿子必须尽快赶去云州,看看有什么门路能再弄到一批一样的。家里只能烦劳母亲照料了。”金夫人点点头,“这是正经事情,你放心去吧,你媳妇和你姜妹妹,我都会替你照顾好的。”沈荣轩道:“哪里要您去照顾曼宁啊,自然是她伺候您。只是她刚进门,家里许多规矩还不懂,还得要母亲费心提点她些。”金夫人笑笑,“还没走就先牵挂上了?果然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沈荣轩摇她手臂,“太太别取笑儿子了,儿子只是担心她年轻不懂事,冲撞了您,没得惹您不快。”金夫人摇摇头,笑道:“好了好了,心疼媳妇便是心疼媳妇,有什么好羞的。”

    走了一刻钟,到了老太太住的鹤园,宝儿脚步放慢,绿珠偷偷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宝儿看到她鼓励的笑,心微微放宽些,快走两步,跟上沈荣轩。沈荣轩似未看见,又似故意放慢了脚步,让她同自己并肩。

    过了垂花门,早有婆子等在那里,见了他们过来,忙笑着引路。金夫人随口问了几句,无非是老太太的起居,昨日睡得如何、被褥够暖等等,那婆子一面一一答了,一面引着他们穿过游廊,越过白玉雕花的大屏风,进了正房大院。宝儿扫了两眼,只觉院内五间上房皆是雕梁画栋,边上厅房亦是轩峻壮丽,院内两株桃花正值花期,花朵上带着晨露,娇艳可爱,树下两个穿着红色丝缎小袄的丫鬟一个提着篮子一个拿着剪刀,二人正讨论哪个花枝更美些。

    那婆子见了,笑道:“姑娘还没选好呢?大太太和二少爷二少来了,这会子能进去不?”两个丫鬟闻言忙转身给众人问安,拿剪子的那个笑道:“老太太知道今儿新娘子要来,特地早起了会儿,这会子正在房里等着呢。”说着将手里剪子塞给另一个道:“嫣红,你剪吧,我领大太太进去。”说着又看看宝儿,笑道:“新娘子果然漂亮,太太好福气呢。”大太太看了眼宝儿,淡淡道:“为□母,最重要的还是贤良淑德,漂不漂亮,倒在其次。”那丫鬟忙道:“太太说的是,自然是品最重要。要说起这洛城里最贤惠能干的管家太太,还数太太您,我们这些丫鬟们若是能学得一星半点,便是前生修来的福。”那丫鬟的语气,听着像十二分的真诚,可也许真诚的过了,在宝儿听来,好似带了些嘲讽。金夫人听了却甚满意,面上也带了笑,指着那丫鬟道:“瞧瞧绣屏丫头的嘴,天下的好话儿都叫她说尽了。”沈荣轩也笑,道:“绣屏姐姐最是实诚人,她说的句句是真话,母亲怎么反倒责怪起她来?”  说着到了陲廊,守门的丫头早打起了帘子,绣屏走在前面,引着他们进去。

    进入堂屋,迎面悬着一副水墨写意的寿比南山图,下设紫檀雕花案,案上摆了二尺多高透紫色的翡翠玉鼎,鼎左边是鎏金彝,右边是青瓷盘,盘上摆着些玉雕的水果。地下两溜楠木圈椅,椅上搭了红色绣花椅袱,很是喜气。宝儿稍稍打量一番,待进了屋子,便不再张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