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易读网 > 奇幻玄幻 > 忧伤不再来 > 第25章

第25章

忧伤不再来 | 作者:慕尘 | 更新时间:2018-04-10 10:44:37
    沙慧玲还真是说话算数,每天都会来做两顿饭,当然,她也是跟我们一起吃的。中午的时候夜弦还是在公司吃,晚上我们一开始吃饭,我就能听见夜弦的牙不时地咯咯作响,好像吃了沙子一般。所以说在平日跟人对抗的时候一样,若是没了气势,那么结局基本也就是输了。像夜弦这么咬牙切齿的,还怎么搜罗一些或明或暗的话去回击沙慧玲?

    可我看得很欢乐,甚至希望沙慧玲刺激夜弦更重一点,再重一点,量变积累到我胳膊好的时候能来个质的飞跃就太好了。

    唯和蓉儿也来看过我一次,可是没留下吃饭,她们跟我一样,就只是作为一个看客,诧异地看着夜弦和沙慧玲斗嘴,不明情况。

    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恢复得很好也很快,就算现在去上班也不成问题,只不过一只手打字而已。可是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怎么会去破坏它呢?自然是选择失聪,装作没听见医生这句话就好。

    沙慧玲真给我带了点东西让我在家里工作,其实把签过保密协议的数据带出公司是不对的,好在我们三人嘴都算是比较严,所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公司不知就够了。因此虽然休息了一个月,却并没有影响项目进度。况且初期本来就是沙慧玲他们部门的工作多一些,而我则是打下半场的。

    ~★~☆~★~☆~★~☆~★~☆~★~☆~★~☆~★~☆~★~☆~★~☆~

    每天宅在家里,时间过得就是快,休息一个月跟上一周的班感觉差不多。

    然而回到了公司,却又遇上全公司暂停工作。刘叔叔不知是怎么想的,忽然要提高公司知名度,具体做法就是趁着元旦做一台晚会,然后联系某北京台播出一下。注意,是做一台晚会,而不是赞助一台,概念完全不同。赞助是找专业演员,而做一台晚会则是让自己公司的员工去演。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有人跟我开玩笑呢,也太不靠谱了。且不说我们公司没有专业演员了,就连业余水平高一点的都很难找啊。

    我正想着乐呢,刘叔叔的秘书打来了电话,通知我去开中层会议。中层会议沙慧玲不能参加,那里面没有我熟悉的人,开起来相当无趣。

    好在人一到齐刘叔叔便直入主题:“这次开会我们主要讨论晚会的事,一定要做出我们公司的水平。”

    不用做我都能想象出来是什么样子,绝对会引来网络上阵阵嘲笑,晚会的视频和动图也会不知不觉流入各个论坛,于是作为公司一员,被围观是难免的了。

    刘叔叔继续说道:“这是提高我们公司知名度的一个好机会,不知道多少企业在争取这个晚会的时间段,结果被我们争来了。时间是紧了点,可是我相信大家一定会尽力去做并且做得很出色的……”

    在叙述了一大段晚会的重要以及对于这场晚会的期望之后,刘叔叔又说:“现在我们推举一下这场晚会的负责人吧,不记名投票。”

    我随便投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是比较有艺术细胞的同事。可是在宣票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投了我的票。我想如果是好事一定没这么高的票,晚会很容易办砸,到时候他们再反过头来指责我,说我有负大家对我的期望。我不禁暗骂这些老滑头……

    我自然是不能拒绝大家的“美意”,还得感谢大家的信任,不过最后我说了一句话:“如果是让我当负责人,我想全权负责,内容形式演员都由我决定。”

    刘叔叔同意了,于是散会。

    ~★~☆~★~☆~★~☆~★~☆~★~☆~★~☆~★~☆~★~☆~★~☆~

    回到办公室,我静下心来考虑了一会儿,决定不做那种节目类型齐全的晚会,改为拍一部话剧。相比而言话剧比较不容易显得极为不专业,并且可以短期内练好。我很有自知之明,我也知道我没有拍莎士比亚剧的能力,我拍个冷门的还不行吗?

    最终,我选择把《长夜》改编成剧本。这个故事简单地说就是,一对狗男女想钱想疯了,于是选定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作为目标,女的成为了那个小姐的密友,而男的则顺理成章出现在了小姐的生活里,最终结婚。可是在他们度蜜月的时候,那对狗男女合谋把小姐害死了,取得了巨额遗产。比较有意思的是结局,通过小姐的遗物得知,那小姐明明知道男人是在骗她,却甘愿结婚并且被害死。在小姐死后的一个雨夜,那男人恍惚看见小姐回来了,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真正爱的是那个被害的小姐。

    我觉得这部小说情节比较强,戏剧冲突也很明显,拍成话剧效果应该不错。至于演员,说我出于私心我也认了,我是真的觉得沙慧玲和夜弦比较合适,虽然沙慧玲并不像书中的女人那般恶毒,夜弦也不像书中富小姐那样无辜。

    我把大体思路跟刘叔叔说了一下,他居然赞同了,并且让我去全公司挑演员。那些次要演员还好,依照平日的感觉就能选出,只是男主角比较难办。

    我正犹豫呢,scoring的分析师竟然主动来找我了,要求担任男主角。我知道他并不是个爱出风头的人,这么自告奋勇不过是想跟沙慧玲演对手戏罢了。他的形象还可以,可是大概因为办公室坐久了有点肚子。

    ~★~☆~★~☆~★~☆~★~☆~★~☆~★~☆~★~☆~★~☆~★~☆~

    “怎么样啊?”他看我有些犹豫不决,催促道。

    “嗯……”我迟疑片刻说道,“这样吧,你要是能在元旦以前减掉二十斤就让你上,不然我就女扮男装替掉你。”

    “二十斤???!!!不能通融了?”

    “要不要我找架摄像机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一下?”我知道我很不给他面子,可我觉得这样说话比较爽。

    “不用了,我尽力,尽力。那就拜托你了?”

    “行,等我把第一幕的剧本编出来我们就开始排练。”

    一切安排得差不多了,也到了该下班的点儿了。

    因为演员名单还没有最后确定,我也就没急着告诉夜弦。结果在公司门口遇到夜弦的时候,她反而急着问我了:“听说有个晚会公司让你负责?”

    我侧目打量着她:“没想到你不只是闷头工作嘛,消息还挺灵通的。”

    “我好奇嘛,对于丢人的晚会我一向好奇。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学校那次?”

    “不记得了……”

    “哦。”夜弦显然有些失望。

    “那你给我讲讲?”

    “你要是记得我给你讲才有乐趣,只靠语言是没办法让你体会到的。”

    于是我明白了,失去记忆不仅仅是失去了过去,同时也失去了未来分享过去的机会。

    ~★~☆~★~☆~★~☆~★~☆~★~☆~★~☆~★~☆~★~☆~★~☆~

    夜弦笑道:“还是说说这次你打算怎么组织吧。”

    我把自己关于话剧的想法跟她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夜弦点头道:“主意不错,不过演员呢?”

    “你,沙慧玲,还有scoring的分析师当主演。认识他吧?”

    “就那个啤酒肚男?”

    我点头。

    夜弦又问我:“那你呢?你演什么?”

    “我是导演。”

    夜弦撇嘴道:“不是吧?让我整天跟他对戏?更何况还有她!”

    “什么他他他的?”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我哈哈地笑着捏了捏夜弦的肩膀:“我这不是伤好了吗?以后这种事不太可能发生了。沙慧玲是你上司,别这么针对她,不利于提拔。”

    夜弦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也笑了:“我没那么小气,就是觉得接下来这段时间会比较不爽。”

    “没事,不是有我陪你吗?”

    ~★~☆~★~☆~★~☆~★~☆~★~☆~★~☆~★~☆~★~☆~★~☆~

    改编剧本也有改编剧本的乐趣,我做了很大的改动,突出了感情戏,减弱了破案经过。回过头来读一读,发现我有点模仿莎翁文风,不过我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写好第一幕了。”我兴奋地告诉夜弦。

    “是吗是吗?给我看看。”

    “等下,我打印出来再看。”

    夜弦拿着剧本看了几眼,问道:“咦?你不是说第一幕吗?”

    “是啊。”

    “我怎么记得这是结局?”

    “我想用倒叙,你觉得不好吗?”

    “嗯……这个得看完整效果,无所谓了,实在觉得不好的时候再调整回去,只是个次序问题。不如咱俩先试试?”

    这一幕是男主角跟小姐鬼魂的对手戏,夜弦的台词不多,都是自言自语质的,比较注重肢体语言以及面部表情。

    “好啊。”我自己也想看看写出的文字从口中说出的感觉如何。

    念着念着我觉得我入戏了,仿佛我就是那个挚爱去世后才幡然醒悟的人,看着回魂的爱人想忏悔却是那么的无力,想挽回却已经没了可能,想要表达自己的爱意对方却听不到。

    想说说不出,想触触不到的感觉最难受最纠结,我设计的动作也是常常接近却不会碰到。

    越演我的心里越难受,故事并不同于我的经历,感情却有相似之处。最终,夜弦转过脸去,我做出抱她的姿势,当然,依旧是不触碰的抱,然后定格。

    对完戏,夜弦把脸转回来,对着我。

    我凝视着她的眼睛,手臂不仅没有收回来反倒紧紧抱住了她。夜弦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笑着拒我于千里,她微闭上了眼睛。一切都那么自然,我们的双唇接触了。夜弦的唇凉凉的,可是却很柔软。她并不是被动地接受,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回应。我抛开了一切杂念,沉醉于此情此景……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